秦朵出了院子,就是直接去了暮云客栈,青娘依旧坐在门口,无名在里面忙碌,看到秦朵过来,青娘立刻就是跳了起来:“你来做什么?”

    “我过来看看你!”秦朵笑眯眯的说道,然后将如意手中的一包瓜子放在了青娘的手里:“这是我特地找人淘来的瓜子,你尝尝看味道怎么样,要是喜欢的话,我再让别人多准备一点!”秦朵的脸上带着笑容,说道。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说吧,你找我有什么事情?”青娘看着手中的瓜子,抬起头看着秦朵,问道。

    “没有什么大事情,真的只是过来看看你和无名?!鼻囟湫呛亲谝槐?,拿着瓜子一起磕了起来,青娘翻了个白眼,看着秦朵。

    “我可不知道你还是这么个好人!”青娘翻了个白眼,将瓜子抢了过来,秦朵也没有争抢,只是呵呵笑笑,任由青娘将瓜子抢了过去。

    “说吧,你来暮云客栈到底有什么事情,不过我事先说好,不管什么什么事情,我都是不会帮助你的!”青娘的话语说的十分的决绝,秦朵却只是淡淡的笑笑,然后就是转过了头去。

    “没什么大事,也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鼻囟涞牧成洗盼潞偷男θ菘醋徘嗄?,“就是来你这里坐坐,看看你还有无名大哥?!?br />
    “那你可以走了,人已经看到了,我们很好,多谢惦记?!鼻嗄锢浔乃档?。

    “我都来看望你们了,还带了东西,怎么说,也应该让我进去坐坐,对不对?”秦朵的脸上带着笑容,看着青娘,说道。

    “你”青娘指着秦朵,一时间不知道应该说点什么才好,秦朵站了起来,叹了口气,道:“其实我也不过就是过来坐坐,既然姐姐不欢迎我的话,那我还是走好了,坐在这里做别人的嫌弃鬼还是挺糟糕的?!彼底?,秦朵朝着外面走去。

    “谁让你走了!”秦朵刚走两步,青娘干巴巴的说道,秦朵转过头看着青娘,青娘别过了头去?!拔也还褪鞘樟四愕睦?,所以留你下来喝杯茶,你不要想太多了?!彼低?,青娘就是朝着里面去了,秦朵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看着青娘的样子以后,整个人完全就是一副奸计得逞的模样,显然,她这件事情,算计已经很久了。

    看到秦朵的样子,如意的脸上也是勾起了一个笑容,她自然是知道秦朵为什么要这么做的,也明白秦朵这么做的原因,现在看到秦朵似乎是十分的开心,如意的脸上也是带上了笑容。

    这一天秦朵死皮赖脸在青娘这里过去了,在青娘那里过完了一天,很晚秦朵方才是到院子,去的时候所有的人都是休息了,只有月环的房间里面还亮着灯。

    “小姐,您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呀!”月环看着秦朵,微微皱着眉头说道。

    “小丫头懂啥!”秦朵却是呵呵笑笑,说道,听到秦朵的话以后,月环翻了个白眼,道:“我知道小姐是不愿意见人,但是小姐您总不能天天躲着是不是?迟早是要见的,早见也是见,晚见也是见,完全就是没有任何的区别的?!?br />
    月环笑眯眯的对着秦朵说道,听到月环的话以后,秦朵翻了个白眼,然后转过了身去?!凹笔裁?,先急一下再说吧!”秦朵一点都是不在乎,第二天又是早早的出去了,谢夫人看到秦朵的样子,眉头也是皱了起来,这一天,秦朵选择去茶楼听书,上了茶楼,秦朵就是看到一个少年正坐在那里,脸上还不带着些青紫,看到秦朵,对着秦朵裂开嘴露出了一个笑容。

    “我说丫头,你的心好狠哪,我手上那么重都是不去看我,要不是提前有人告诉我说你来听书,我今天又要扑个空了是不是?”云锦然的脸上带着痞子笑,看着秦朵,说道。

    如意看了一眼云锦然,再看了一眼秦朵,终于知道秦朵那些歪点子是从谁那里学来的了,原来是从秦朵这里学走的,看到这个样子以后,如意心里开始默默的几下了云锦然这个人,以后坚决不能让小姐再和这个人打交道!

    “军营里面那么大,还有那么多的规矩,我还是不进去了,再说了,你都可以给我写信诉苦,肯定不是十分的重的!”秦朵笑眯眯的坐在云锦然的对面,看着云锦然的样子,脸上微微闪过一抹不忍心,笑着说道:

    “天哪,这是哪个天杀的,把你弄成这样,告诉我,我保证不打死他!”

    “去去去,你个小丫头,就知道编排我!”云锦然甩甩手,给秦朵倒了一杯茶,“什么时候来的凉州城,怎么没有提前说一声?”

    “这都几个月了,你还问我这个问题,不给答!”秦朵笑眯眯的说道,然后就是看着云锦然,道:“说起来,我还是有个事情想要和你说?!?br />
    秦朵沉吟了一下,对云锦然说道,“谢夫人和那个什么洛云郡主到了凉州城,你知道司梦文在哪里吗?”

    如意听到秦朵的话猛的睁大了眼睛,云锦然摇摇头。

    “司梦文那个猴精除非他自己愿意出来,否则谁也找不到他的,狡兔有三窟,像他这种不是一般的兔子,至少有三十个窟!”云锦然摆摆手,对着秦朵说道,“所以你就是不要想着见到他了,你放心吧,谢夫人过来不过是为了一点事情,三天后就是要走的!”

    听到云锦然的话以后,秦朵舒了口气,点头:“没想到你知道的还挺多的嘛?!?br />
    “托你爹的?!痹平跞凰婵诶戳艘痪?,说到一半,立刻就是闭上了嘴。

    “我爹怎么了?”秦朵却是敏感的抓住了话题,看着云锦然,云锦然立刻闭上了嘴巴,嘿嘿笑了两声,道:“没什么,只是你爹先前给我写过信吗,问我知不知道你在哪里,现在知道你在哪里了,一切安好,安好?!?br />
    “你瞒着我什么是不是?”秦朵看着云锦然,问道,云锦然呵呵笑笑,摇头,道:“绝对没有瞒着你什么,真的!”说着,云锦然还竖起了三个指头,看到云锦然的样子,秦朵撇撇嘴,显然是不相信云锦然的话,看云锦然的样子就是知道,肯定是瞒着她什么了。

    本文来自看书蛧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