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秦朵的话以后,云锦然沉默了下来,秦朵的话语虽然简单,但是也深入人心,很多事情,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看着秦朵有些苦涩的笑脸,云锦然拍了拍秦朵的肩膀。

    “乖,事情都过去了!”

    秦朵点点头,对云锦然笑笑,道:“是啊,是我太执着了,对不起啊,还让你跟着我一起?!?br />
    “这算什么,哥我早就是习惯了,你就是这样的一个性格,我也不能说啥了!不过你放心,你要是嫁不出去的话,就嫁给我了!”听到秦朵的话以后,云锦然立刻就是说道,看到云锦然前一刻还好好的,下一刻就这样,秦朵翻了个白眼,有时候,她是真的不清楚,秦朵到底是怎么长成这样的,简直就是越长越挫!越长越贱!

    “得了吧你!”秦朵翻了个白眼,转过了头去,云锦然看着秦朵,秦朵不理会云锦然,云锦然又是朝着前面蹭了一点:“真不打算嫁给哥了?”

    “不打算!”秦朵淡淡的说道,话语简单又直截了当。

    “怎么说哥也是个有为青年啊,换作在云城,哥那也是追求的人从街头排到街尾了,一个个的不都希望嫁给哥吗?你真的不考虑?”云锦然笑眯眯的凑在秦朵的面前,问道。

    “说了不考虑就是不考虑,你身边的桃花太多了,我懒得一一去剪桃花了,所以不考虑,不过云锦然,我倒是觉得,你和昭和挺配的!”秦朵笑眯眯的看着云锦然,说道。

    “小丫头,你变了?!痹平跞唤碜涌吭谝伪成?,一脸的痛心,身子轻微的抽恤了几下。

    “别装了,你要是痛心的话,早就是走了!”秦朵翻了个白眼?!安缓湍憧嫘α?,说的还和真的一样!”

    “丫头,你不知道,很多真心话,都是在玩笑里说出来的吗?”云锦然笑眯眯的看着秦朵,说道。

    “我也知道很多玩笑话都是当真心话说出来的?!鼻囟涞乃档?,这个时候说书人已经过来了,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家,看到茶馆里面寥寥无几的人,说书先生似乎是有些不大开心,不过还是在说书席后坐了,拿着案板一拍,开始说书了起来。

    看到老人家的样子,秦朵的脸上就是带上了温和的笑容,端着茶杯完全就是一副专心致志听书的样子。

    “我说丫头,这听书都是听腻了的故事,你还听什么?”云锦然一脸郁闷的说道,这说书先生说的故事,早就是听过无数了,可秦朵似乎还在听的津津有味。

    “你懂啥,一人一故事,一人一心情,说故事的或许是同一个人,但是故事说出来以后,让人体验到的,可就不是同一个故事了,咱们听的是好故事,故事带给咱们的是好享受,至于故事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故事,那就是有些远的事情了!”

    秦朵笑眯眯的说道。

    云锦然翻了个白眼,看着秦朵,秦朵不说话,只是安静的听着讲故事,看到秦朵的样子,云锦然一时间有些无语了,如意也是有些无语,这个故事,光是她陪着秦朵出来听,就是听过四五了,她几乎都是能够背了,可是秦朵依旧坐在那里,听的津津有味。

    “你别太介意,你们家小姐就这样,在云城的时候,她听同一个说书先生说同一个故事听了十年了,她说那个故事很好,很有想象力,而我就觉得那些是完全不可能实现的!”

    “谁说不可能实现的,有些东西,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不出现的!”秦朵笑眯眯的对着云锦然说道,云锦然抬起头看着秦朵,秦朵呵呵笑笑。

    “故事啊,很多真实的东西,都是藏在故事里头的!”秦朵摇头晃脑的说道,闭上眼睛,细细的感受故事去了。

    云锦然和如意相顾无言,两个人都是低着脑袋喝茶,对于故事,完全没有多少的想法,一个故事说完,说书先生说干了口水,但是喝茶的人都是那样坐在那里,完全没有什么表示,说书先生不由有些颓败,看来这个上午,又是没有收入了。

    不过下午喝茶的人会多一些,大概那个时候收入就是会好一点了,如此想着,说书先生的心情又是好了一点,只要收入好一点就可以了,其他的事情,他也是不在乎了。

    “这是我家小姐打赏给你的!”就在说书先生准备离去的时候,如意拿着一些碎银子到了说书先生的面前,将碎银子放在了说书先生的案板上,说书先生抬起头,就是看到一个少女和一个男子朝着外面走去,说书先生看着手中的碎银子,有些不知所措。

    因为在他的目光里面,那个少女,一直都是闭着眼睛的。

    “我们家小姐说了,您的故事很好,但是太过于迂腐了,这女人可以靠天靠地靠相公,靠不住了,靠自己也是可以的!”

    如意说完,就是跟着秦朵快速的去了,说书先生抬起头看着秦朵离去的方向,低头开始细细的沉吟了起来。

    显然,他的故事,那个少女一直在听着,看着手中的银子,说书先生一时间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出了茶楼,云锦然和秦朵都是在街上慢慢的溜达着,两个人也不急,这个时候方才是正午时候,天气不是特别的热,所以两个人也不过就是慢悠悠的走在大街上,一边走,一边看附近的饭店酒楼,看有没有动心的。

    很久,两个人方才是选了一家小饭店,如意跟在两个人的身后,腿已经微微有些发麻,小姐和眼前的云锦然,两个人都是太能走了。

    一到饭店,如意就是率先坐了下来,也顾不得主仆之分了,看到如意的样子,秦朵一脸无奈的摇头:“我出门的时候就说了,穿个平底的鞋子,不听我的话,现在脚疼吧!”

    秦朵笑眯眯的对着如意说道,如意点点头,微微嘟起嘴:“奴婢那里知道小姐会走这么远的路了额,小姐明明告诉我是在茶楼听书一天,中午吃点小糕点的!”

    “没有办法,遇到了朋友,所以就过去一起吃点东西了,你不要太介意!”秦朵笑眯眯的对着如意说道。

    “奴婢才不介意,奴婢只是走得太远了,脚疼!”如意嘟起嘴,对秦朵说道。

    “你这小丫头,身子太娇嫩了,要养养!”云锦然抬头看了一眼如意,说道。

    如意的眼睛蓦地瞪大,看着云锦然,秦朵呵呵笑笑,道:“挺好的,养养就免了!”秦朵自然知道云锦然的养养是什么意思,云锦然天生缺乏运动细胞,他的所谓的养养,就是锻炼了,并且是高强度的锻炼!

    看書网小说首发本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