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三娘的账本做的很简单,虽然简单,却是却是十分的实用,并且账目清晰,秦朵看着手头的账目,嘴角勾起了一个淡淡的笑容。

    “小姐对孙三娘,十分的满意?!比缫庹驹谇囟涞纳砗?,看到秦朵脸上的笑容,笑着说道。

    “是啊,账目简单清楚,人也很好,自然是十分的满意的,等到了月底的时候,将孙三娘的工资提两成吧!”秦朵的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说道。

    “这可是小姐第一次亲自给一个掌柜,做不过两个月的掌柜提高工资呢!”月环站在门口,一边啃着黄瓜,笑着说道。

    “当初你们跟在我身边的时候,我差不多一个月可就是给你们提了一次工资!”秦朵笑着看着月环,说道。

    “那可不一样!”月环坐在秦朵的身边,“我们不能比,当初若不是小姐将我们从水深火热之中解救出来,我们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漂泊呢!”月环笑着对秦朵说道,秦朵呵呵笑笑,嘴角带着淡淡的无奈。

    “若是没有我,你们也照样是可以找到很好的主子的!”秦朵笑着对月环说道,月环楞了一下,坐在秦朵的身边,嘴角勾起了一抹淡淡的苦笑,许久,方才是叹了口气。

    “小姐,奴婢不知道,若是没有小姐,奴婢哪里来的如此安逸的生活,这些年,奴婢已经受够了那些日子了,若不是小姐,奴婢现在,恐怕还不知道在哪里漂泊呢!”月环的话语里面有些低落,秦朵摸了摸月环的脑袋,安静的坐在一边,月环跟着秦朵坐着,两个人安静的坐在那里,远处有人看到这一幕,都是叹了口气。

    “小姐,云世子来了!”就在月环伤神的时候,如意轻声对秦朵说道,如意的话语还没有放下,云锦然就是自顾自进来了,脸上的伤好了一些,吊儿郎当的坐在了秦朵的对面。

    “丫头,怎么样,一天不见,想我没有?”

    “想你做什么?”秦朵抬起头看了一眼云锦然,“我还要处理账本,你先出去吧!”秦朵低头继续看着账本,云锦然看到秦朵的样子,咂咂嘴:“我看你最近都是以账本为重了,轩之不帮助你处理了?”

    “秦家那么多的生意现在都是压在轩之的身上,再说了,轩之现在也是已经步入了爱河,希望可以找到一个不错的姑娘好好的成家立业,我自然是不能在这个时候去打扰轩之的!”秦朵头也不抬的对着云锦然说道。

    “轩之那小子有喜欢的姑娘了啊,我都是还不知道,也不知道是哪个家的姑娘遭了秧!”云锦然完全没有动的意思,坐在那里,吊儿郎当的说道,秦朵直接一毛笔甩了过去,抬起头看着云锦然。

    “你不说话会死??!”

    云锦然耸耸肩,直接抓住了毛笔,手上沾了些墨汁?!拔宜笛就?,你温柔点会死??!”

    “给我滚出去!”秦朵指着外面,直接对云锦然说道,云锦然撇撇嘴,将毛笔给如意,自己朝着外面走去。

    “我就没有见过这样的凶婆娘,简直就是过分!”一边说着,一边去外面洗手去了,月环坐在屋檐下,看到云锦然嘟囔着出来,奇怪的看了一眼云锦然,然后转过了头去。

    “月环丫头,你家那个什么什么人呢?哦,叫段云生的,怎么样了?”云锦然转过头看着月环,问道。

    “世子爷,月环是个小丫头,月环的事情你就是不要太在乎了,不管怎么说,还是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就好了,对了,我和你说个事情啊?!痹禄沸γ忻械拇盏皆平跞坏纳肀?,“我听说程知月到了凉州城,你应该十分认真的告诉你的堂妹,程知月喜欢司公子的事情!”

    月环笑眯眯的看着云锦然,说道。

    “你狠!”云锦然转过头看了一眼月环,不过转而就是恢复了自己的心情:“不过我不会帮助你的!”

    “我本来还想说,小姐最近的烦恼是什么,看来是没有必要说了?!痹禄纷啡?,淡淡的说道。

    “这个事情倒是可以考虑的,我那个堂妹,实在是太过于刁蛮了一点,有个更加刁蛮的人治理治理,也好!”

    云锦然立刻就是改了嘴,笑眯眯的说道,“你快说,朵丫头最近的烦恼是什么!”

    “小姐能有什么烦恼,有烦恼也是我们帮忙解决啊,不过小姐最近心情很不好,段祺退婚的事情,让她受了很大的打击,需要出去走走宣泄一下,但是凉州城没有熟人,说不定还有敌人,所以小姐一点都是不敢出去!”

    月环一脸认真的对着云锦然说道,云锦然眼睛一亮,心里开始算计了起来,看着而云锦然的样子,月环的嘴角划过一抹轻笑,转身进了里面。

    “你和云锦然说什么了?”秦朵抬起头看着月环,问道。

    “我就是告诉云锦然,有些事情改变了!”月环笑眯眯的对着秦朵说道,“想必云世子现在肯定是有很多事情要去忙活了?!?br />
    就在秦朵和月环说话的时候,门外忽然传来了喧嚣声,秦朵和月环如意都是朝着外面走去,云锦然站在那里,在二门门口,一群人几乎是蜂拥着进来了,带头的是一个穿着暗黑色刻着四爪金龙的男子,男子的年纪应该是三十多左右,看上去不是十分的老,在男子的身后是一些丫鬟还有婆子,秦朵一出来,男子的目光几乎就是锁定了秦朵。

    “枝枝?!鼻赝踉魄乜吹角囟?,目光瞬间就是亮了,快步走了过来,云锦然拦住了云秦。

    “三叔,好久不见,三叔来凉州城怎么不和侄子说一声?”云锦然一脸吊儿郎当的看着云秦,笑着说道。

    “啊,锦然啊,你怎么在这里?”

    “哦,我介绍一下,这是我正在追求的姑娘,秦朵,朵丫头,这是秦王云秦,也是我姑姑现在的丈夫?!痹平跞凰档胶竺婺蔷浠暗氖焙?,话语里面明显有些别扭。

    秦朵笑着点头,微微弯腰行礼,不过对于云秦脱口而出的枝枝,却是留了些心思。

    “枝枝,你怎么出宫了?”云秦像是没有听到云锦然的话,一双目光死死的盯着秦朵,问道。

    “民女秦朵,秦王,您认错人了!”秦朵笑着对云秦说道,云秦向前走了一步,秦朵后退一步,云锦然直接挡在了云秦的面前。

    “三叔,你弄错了,这是我喜欢的姑娘,秦朵?!痹平跞坏牧成洗疟?,对云秦说道,云秦过神来,对着秦朵不好意思的笑笑。

    本書源自看書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