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朵笑笑,和司梦文一起上了马车,司梦文作为比较慵懒的存在,一直都是,但凡是可以坐着的,他就绝对不会站着,但凡是可以躺着的,他就绝对不会坐着的。

    “司姐姐的马车没有以前的漂亮了!”秦朵笑眯眯的打量了一下马车,说道。

    “最近手头紧张,所以只能将就一下了!”司梦文笑着说道,将整个身子都是靠在了马车上面,带着慵懒的目光打量秦朵。

    “司姐姐和我说说司姐姐你的梦吧,你的梦里,到底有谁?”秦朵看着司梦文,忽然就是问道。

    “我的梦里,有很多人,有我未来的妻子,孩子,小妾,还有我未来的仕途?!彼久挝目嗌男π?,“就算是现在,想起那个梦,我依旧心有余悸,心间藏着无数的想法,朵儿”司梦文将秦朵压在身下,“有时候我一遍遍的想,你是不是也做了同样的梦,可是你不一样,什么都是不一样?!彼久挝目醋徘囟?,目光所到之处都是悠远。

    “我不知道,我要怎么面对你,或者说,我不知道,我要怎么释怀那个梦?!彼久挝牡幕坝锢锩嬗行┛嗌?,看着秦朵,目光里面都是悠远。

    “或许吧!”秦朵做起来,扶着司梦文坐在一边,将马车的帘子掀了起来;“你看外面,人来人往,或者你的那个人,就在这人群之中,或者你的那个人,已经远去了,她或许已经选择了,不再面对你吧!”秦朵的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对司梦文说道。

    司梦文看着秦朵,秦朵的嘴角也是带着苦涩,许久,方才是抬起头看着司梦文。

    “过去的就是过去了吧,黄粱一梦,醒来还是要面对活生生的现实?!鼻囟湫ψ潘档?,“我也好想做个梦,梦着到过去,再也不要醒来了,没有烦恼,没有无奈,没有选择,每天无忧无虑的,该有多好!”秦朵的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对司梦文说道,司梦文楞了一下,抬起头看着秦朵。

    秦朵的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他忽然想到了,前世的秦朵,只是一个农家的女子,却是有人亲自为秦朵许婚,那个时候,他只是觉得秦朵只是一个简单的姑娘,可是现在

    “朵儿,你知道吗?你注定是要站在风口浪尖之上的,这就是你的命运!”司梦文叹了口气,对秦朵说道,秦朵楞了一下,好一会儿以后,方才是点头,只是嘴角依旧带着苦笑。

    “我已经处在风口浪尖上了,即使再有,对我来说,也而不过尔尔吧?!鼻囟涞淖旖谴盼弈?,听到秦朵的话以后,司梦文楞了一下,转而就是点头。

    “少爷,咱们已经到了!”马车停了下来,秦朵抬起头,一家酒楼出现在了秦朵的眼前。

    “四皇子请咱们吃饭,走吧,这可是凉州城最好的酒楼了!”司梦文笑着下了马车,转过头看着秦朵,秦朵呵呵一笑,没有想到司梦文却是来见四皇子的。

    “好!”秦朵下了马车,和司梦文一起朝着里面走去,走到门口,恰好便是看到四皇子正站在门口,和一个陌生的男子有说有笑着,秦朵的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跟在司梦文的后面,四皇子看到秦朵以后却是眼睛一亮。

    “秦姑娘,许久不见,秦姑娘一直都是安静的待在院子里面不曾出门,这还是秦姑娘第一次出来吧,原来不知道秦姑娘要来,所以准备的宴席有些简单,秦姑娘”

    四皇子走到秦朵的身边,完全就是忽略了一边的司梦文,秦朵看到四皇子的样子,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看着司梦文,司梦文站在秦朵的前面,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看着四皇子。

    “四皇子,今儿可是我和你一起来谈生意的,四皇子难道还要主次不分了不成?”司梦文的话语里面带着淡淡的笑容,听到司梦文的话以后,四皇子哈哈一笑。

    “司老弟说的什么话,只是想要追求的美人在身边,所以心情难免有些激动,让司公子见笑了!”四皇子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看着眼前的这一切,目光所到之处都是温柔。

    秦朵不为四皇子的温柔所动,只是安静的转过了头去,无悲无喜,“快点吧,咱们吃了饭,还要去接人呢!”

    “秦姑娘可是有朋友来了凉州城?我这边的行府很大,要不?”

    “院子很大,容得下!”秦朵淡淡的说道,四皇子楞了一下,看到秦朵似乎有些不大乐意的样子,也就是不再说话,而是和司梦文一起说起了话,秦朵跟在司梦文的身后,司梦文和四皇子谈生意,秦朵则是安静的跟在一边看着两个人谈生意。

    “我听说秦姑娘最近的生意有些不好,可是真的?”说着,四皇子的话语又是转到了穷多这边,秦朵的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点点头。

    “还好,就是有些店铺最近生意不好,所以关门了!”秦朵淡淡的说道。

    “我那个太子哥哥啊,就是心眼小,眼睛里面容不下任何的沙子,所以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秦姑娘,你千万不要在意才是!”四皇子笑着对秦朵说道。

    “我不会在意的!”秦朵的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轻声说道,“听说太子也是来了凉州城,我还没有好好的和太子说过话呢!”

    秦朵笑着对四皇子说道,四皇子的心咯噔了一下,看着秦朵,秦朵的嘴角正带着温和的笑容,看到秦朵的样子以后,四皇子总感觉似乎有哪里不对劲,但是具体,又是不清楚了。

    “秦姑娘,和我太子哥哥很熟?”

    “不太熟!”秦朵的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轻声说道,“不过许久都是没有见到太子了,以前一般都是见到太子和四皇子一起出现,现在只看到了四皇子一个,有些不大习惯!”

    秦朵笑着对四皇子说道,四皇子哈哈笑笑,朝着上面走去,司梦文转过头看了一眼秦朵,秦朵的嘴角正带着笑容,看到秦朵的笑容以后,司梦文楞了一下,这个时候,秦朵这个丫头还在笑!

    本部小说来自看书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