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新年因为秦朵的婚事得到了解决而过的十分的开心,秦朵每天都是开始和一家人在一起玩耍。

    秦宅的房子刚建好没有多久,年后土地也依旧是打算租给村民,村民听到以后脸上都是带着狂喜,显然是没有想到秦家回来以后依旧不愿意自己亲手接手这些土地。

    轩之也是趁着空闲带秦朵去看了他相中的姑娘,姑娘家中父母俱全,兄弟姐妹众多,小户之家,算不上有钱,但是也还十分的殷实,对女儿的管教也不错。

    姑娘名叫端澜,识字懂画,性格也是十分的温柔。

    “姐姐,我就说不错吧,怎么样!”轩之的脸上带着笑容看着秦朵,眼睛里面都是期待。

    “是啊,很不错,不过呢,咱们也只是远远的看了一眼,这样吧,元宵晚上的灯会,你就邀请端澜家人一起出来赏灯,你看怎么样?” 秦朵笑着看着轩之,提出了自己的意见,听到秦朵的话以后,轩之的眼睛立刻就是亮了,抬起头看着秦朵。

    “姐姐,是真的吗?”

    “是真的,我和爹已经说过了这件事情了,你放心吧,你现在也是独自经营生意的人了,自然也是应该明白,很多事情,现在都改变了的,所以你也不要太过于想太多事情了,姐姐和爹爹,都是相信你的目光的!”秦朵笑着说道,听到秦朵的话以后,轩之抬起头看着秦朵,十分肯定的点头。

    “姐姐,澜儿是真的是个好姑娘的!”

    秦朵笑着点头,看着在作坊里面忙碌的小姑娘,嘴角的笑容却是越来越深,她从来都不会怀疑轩之的目光,但是,也并不代表她这个姐姐不会为弟弟做点什么事情!

    秦朵拍拍轩之的肩膀,现在的轩之已经完全的长大了,她也就勉强能够拍到肩膀了。

    “咱们先回去吧,我还要去拜访几个客人,你也是,今年所有的生意都是到了你的手上,以后所有的事情都是要你来处理了,你也是应该要拿出秦家当家人应该有的态度来了!”

    秦朵笑着对轩之说道,轩之点头,脸上依旧带着温和的笑容,秦朵看着轩之,整个人却是恍然了起来。

    她还记得,以前的轩之就是个小孩子,有一个当官的梦想,可是没有想到,转眼间,这么多事情都是改变了,眼前的小男孩,可是独当一面撑起一个家了!

    看着轩之的样子,秦朵的心里除了感叹,更多的还是自豪,轩之,是她看着长大的,一点点,长到如今。

    “轩之,你还记得,你第一次告诉我,你的名字叫轩之的时候的事情吗?”秦朵转过头看着轩之,笑着问道。

    “记得啊,姐姐的脸上带着开心的笑容,表扬轩之,说轩之的名字真好听,那个时候,我是十分的自豪的,因为我终于有一个和姐姐的名字一样好听的名字了!”轩之转过头看着秦朵,笑着说道。

    “想吃姐姐做的菜,虽然姐姐做的菜不好吃,但是我却吃的十分的香甜!”轩之笑着对秦朵说道,秦朵的嘴角也是带上了温和的笑容。

    “那个似乎,我从来都没有想过,有一天,我要和秦家友好相处,爹爹的放养方式,对那个时候的我来说,还是十分的厌恶的,我怎么都没有想到,一个男人,竟然那么惧怕老婆,就是连儿女,都可以不管不顾!”

    秦朵也是笑笑,姐弟俩找了一个地方坐着,絮絮叨叨的说了起来,往事来得快也去得快,两个人还在说的时候,画眉已经出现在了两个人的身边,画眉的脸上带着笑容看着秦朵,阳光明媚的脸依旧没有什么变化。

    “秦朵,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秦朵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看着眼前的画眉,轻声说道,画眉坐在秦朵的对面,轩之看着秦朵,秦朵示意轩之坐着不动。

    “多年不见,朵儿你还是这样!”画眉似乎有些疲惫,站在那里,嘴角带着笑容看着秦朵,“你所和赵寻所有的项目你都是撤了出来,这件事情,你应该知道,对赵寻的打击,还是十分巨大的,赵信百分之八十的生意来源,都是你!”画眉看着秦朵,轻声说道。

    “我知道!但是你应该知道,我现在,根本已经不再插手我的生意,生意的主要负责人,是殷娘秦袖还有月环!”秦朵抬起头看着画眉,淡笑着说道。

    秦朵的话让画眉整个人愣在那里,低头看着秦朵,秦朵的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坐在那里,这个时候,画眉忽然发现,她一点都是不懂秦朵,明明秦朵就站在她的面前,但是,她对秦朵却是一无所知,不知道秦朵为什么会这样,这大概,就是一种无奈吧。

    “秦朵,你明白我的意思的,我知道,赵寻和月环之间的那件事情,对月环的伤害很深,但是你不要忘记了,我们也赵寻,也是一起长大的朋友!”画眉看着秦朵,话语里面柔情似水。

    “并且,在赵寻的心里,你一直都是独一无二的!”画眉的话语里面都是真挚,这个从来没有因为任何事情而低过头的女子,此刻正低头站在秦朵的身边,柔声和秦朵说这话。

    “画眉,你也应该知道,我是个生意人,我的生意,不多,但是,我却是需要一个诚信可靠的伙伴帮我打理生意,而不是一个人在后面拖我的后腿?!?br />
    秦朵的嘴角带着哂笑看着眼前的这一切,轻声说道。

    “我承认,我和赵寻,和你,是朋友,不过,朋友是朋友,生意是生意,我不可能将我的朋友和我的生意混为一谈,这一点,你比谁都清楚的!”秦朵抬起头看着画眉,“赵寻和你之间的事情,我不会管,我也不想管,但是,赵寻为什么会失去我这里的生意,我相信你们都是十分的清楚的!”

    话说到这里,秦朵不再说话,许久,方才是叹了口气,道:“我绝对不会允许,任何一个人,将我的东西泄露出去的,哪怕是朋友,也不成!”

    秦朵的话语里面都是严肃,画眉抬起头看着秦朵,赵寻做了什么,确实,她比秦朵清楚,但是,那些事情不是赵寻做的,赵寻,至始至终都是不清楚的!

    “秦朵,我承认,那些事情,和赵寻没有关系,是我和段水柔做的,赵寻根本就是不知道,现在,你可以放过赵寻了吗?”画眉看着秦朵,十分严肃的说道,秦朵呵呵笑笑,摇头。

    “保密条约是我和赵寻签订的,我们之间早就死已经说清楚了,只要出现一点事情,哪怕只是一点小小的事情,我都有权利终止这一切,而最终,事情出现了,所以,我不得不终止!”

    秦朵的话语十分的冰冷,画眉抬起头看着秦朵,第一次,她感觉到了惊恐,感觉到了秦朵给她的惊恐,是的,秦朵是个恐怖的人,那些久违的技艺,再一次出现在了画眉的脑海里面,画眉整个人都是站了起来,微微后退了一步,将后面的小凳子给打翻了,秦朵看着画眉。

    “我该说的都是已经说了,至于你到底要怎么做,那是你的事情,画眉,我们之间,已经没有什么可以交集的地方了,你也不要因为这样的事情找上我了,你 应该知道我的个性的!”秦朵的话语里面都是冰冷,画眉咬着牙看着秦朵,但是秦朵已经转过了头去,根本就是不愿意理会她。

    “秦朵,到今天我才发现,原来你的心,是铁做的!”

    “铁做的也好,铜铸的也好,这和你,都是没有任何关系的,你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秦朵的嘴角带着冰冷的笑容看着眼前的人。

    “已经结束了,那就趁早结束吧,不要在我的面前装作一切都是有所在乎的样子,我对这些,早就是已经看淡了?!鼻囟涮鹜房醋呕?,“咱们之间,或许我父亲欠你一个对不起,但是,你应该知道,所有的事情,都不是我父亲可以一手操控的,你之所以出现,之所以会有那么多的后来,其实说到底,画眉,是你的不甘心罢了!”

    秦朵低头,看着手中的茶杯,茶水已经凉了,但是秦朵却是没有放开的意思。

    “正是因为你的不甘心,所以你理所当然的认为,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美好的事物都应该是围绕着你转的,你觉得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美好,都是值得你去拥有的,但是你忘记了,这个世界,终究不是你一个人的世界!”

    秦朵站起来,示意轩之和她一起朝着外面走去,没有看向画眉,也没有再说什么,轩之亦步亦趋的跟在秦朵的身边,回头看着站在那里的俏丽女子,好一会儿以后,方才是开口。

    “姐姐,咱们真的就这样让她在那里,不管她?”

    “她又不是小孩子,再说了,这件事情,和咱们没有任何的关系了,咱们现在的事情呢,就是好好的回去准备,然后订好宴席,就在咱们自己的酒楼订一桌子吧!”秦朵的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说道,听到秦朵的话以后,轩之笑着点头,知道秦朵定饭菜是为了他和端澜,脸上也是带上了温和的笑容。

    看到轩之开心的样子,秦朵的嘴角也是带上了笑容,她现在就唯一的希望,希望轩之可以好好的和一个姑娘成亲,生活和和美美的过下去,至于其他的,她是一点追求都是没有了,或许曾经有过,但是现在,却是已经将那些曾经,都是丢失在了脑后了!

    本文来自看書惘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