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的几天,秦朵开始走亲戚了,难得的,秦朵在秦大丫的邀请下去秦大丫夫家住了几天,秦大丫嫁的地方离家并不远,地地道道的地主家庭,收入不高,但是胜在家庭和美,秦大丫的肚子又是争气,嫁过去这么些年,生了三个小子。

    “我到现在都还是没有理清楚,当年怎么就莫名其妙上了你的贼船!”秦大丫的来还是我那个带着温和的笑容看着我秦朵,笑着说道,秦朵呵呵笑笑,转头不说话,难道要告诉秦大丫,她当初根本就是调戏她来着?

    看到秦朵脸上的笑容,秦大丫忽然笑了:“其实我知道,以前你肯定是十分的不喜欢我的,你是个这样的人,做事情也每天都是这样,所以,我也是十分的清楚的,但是秦朵,有时候我又是想不清楚,你的心里究竟装着一些什么!”

    秦大丫坐在院子里面,一边看着孩子一边说话,“那个时候,爹爹要你进入王府,可是你不远以,到头来,我发现,你还是进入王府了!”

    “有些事情,不是你情我愿的,大家都不开心,有些事情,是你情我愿的,大家都想着忘记!”秦朵的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看着秦大丫,说道。

    “可是不管是不是你情我愿的,对我来说,都是不重要的,你知道吗?我一直对自己说,故事没有了就没有了,可是,我最终还是相信,故事没有了还是有的!”秦朵的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看着秦大丫?!澳愕男慕嵋彩强梢苑畔铝?,对了,下午我就回去了,过两天就元宵了,我还要去巴陵郡看望一下老朋友,再然后,我请了轩之的小姑娘一起赏灯吃饭!”秦朵笑着说道,听到秦朵的话以后,秦大丫楞了一下,然后就是点头。

    “我知道了,我让厨房准备你喜欢吃的东西,你想吃点什么?”秦大丫转头看着秦朵,秦朵犹豫了好一会儿,方才是开口。

    “太多的东西就不要准备了,简单一点就好!”秦朵笑着说道,“逢年过节每天都是大鱼大肉的心里还是不舒服了,不过想想,其实日子还是不错的!”秦朵的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说道,听到秦朵的话以后,秦大丫楞了一下,转而就是哂笑了一声。

    “你知道你的生活,有多少人是羡慕的吗?以前的我,不知道,后来嫁到赵家,我才知道,这个世界上,不是只有我们这样的小姐们的生活的,当初秦家宅子被焚毁,家族生意全部消失的时候,我的心情是空落落的,直到今天,我还心有余悸,你知道吗秦朵!”秦大丫低头看着秦朵,轻声说道,秦朵点头。

    “我知道,但是过去了,不是吗?咱们之间的所有事情,都是已经过去了,秦家也是,我只希望,接下来的生活,可以安安心心的走下去,至于生活到底会怎么样……”

    秦朵低头,目光里面微微带着一些忧伤,看着秦朵的样子,秦大丫没有说话,她不知道秦朵为什么会这样,但是也知道,这些年,秦朵的生活,肯定是过得十分的不容易的,因为秦朵不是一个人,她的身后,还有无数的人。

    “谢谢你,秦朵!”秦大丫轻声说道去,你多淡淡的笑笑,摇头,没有接秦大丫的话。

    吃过午饭以后,秦朵就和秦大丫道别,回到了秦宅,秦大壮依旧坐在门口搓着草绳,这个事情,秦大壮十分的喜欢做,这么多年,一直都是没有落下。

    “在姐姐家里玩的这么样?”秦大壮抬起头看着秦朵,笑着问道。

    “还好吧,挺好玩的,不过接下来的几天有事情,所以我就是回来了,那个,爹爹,我问你个事情??!”秦朵笑着看着秦大壮,坐在了秦大壮的身边。

    “这么多年,你为什么一直都是不起祭奠我母亲?”秦朵的嘴角带着好奇看着秦大壮,问道,秦大壮手头的动作停了下来,转过头看着秦朵,秦朵正一脸好奇的蹲在那里,目光里面带着探究。

    “你又听谁说了一些什么不该说的事情吗?”秦大壮低头,继续搓起了草绳子,轻声问道。

    “不知道啊,不过,我听司梦文说过一些东西,不管怎么样,都是对不起来??!”秦朵低头,微微带着一些苦恼,看着秦大壮,“司梦文说,在我还没有出生之前,我就已经有过一个哥哥的存在了,是吗?”

    秦朵看着秦大壮,问道,秦大壮手头的动作顿了一下。

    “没有,他认错人了!”秦大壮低头,目光里面都是严肃,“司梦文大概是将我和其他的人认混了吧,你也不要老是去研究这样的事情,我和你母亲,原本就不过是因为一些特殊情况走到一起的罢了,两个人的感情也算不上多好,这些年我不去祭奠她,也是正常的事情!”

    秦大壮的话语里面都是冷漠,轻声对秦朵说道,秦朵转过头看着秦大壮,她知道秦大壮已经是子啊隐瞒着什么事情,但是她却是不知道秦大壮究竟是要隐瞒事情,因为秦大壮不愿意说,很多事情,她自然也是不好意思去问,有时候,人就是这么纠结的动物!

    “爹爹,在我的心里,你永远都是最重要的!”秦朵的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看着秦大壮,忽然就是说道。

    秦大壮楞了一下,点点头:“天气冷了,进去吧,不要站在外面!”

    “晚上我亲自下厨给你们做饭!”秦朵笑着说道,秦大壮抬起头看着秦朵欢快的背影,许久,方才是哑然失笑。

    “现在你知道了吧,我们在老爷心中,说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人物!”不愿吃,李氏站在不远处,看着眼前的一幕,对赵红棉说道,赵红棉看着秦大壮萧索的背影,脸上还带着执拗,但是眼中,显然是也已经带上了灰败。

    “是不是觉得,这个世界上面的所有事情,都是不一样的?”李氏转过头看着赵红棉,“不要仗着你年轻,就觉得所有的事情都是理所当然的,我记得,当年我见过张氏,那个时候,不是在这里,是在很远的地方,张氏坐在马车上,低头,对着外面轻轻一笑,没有颜倾天下,但是就算是谢夫人在她的面前,也是黯然失色,和现在的秦朵,是一样的!”

    李氏朝着房间里面走去,“秦朵唯一缺乏的,就是张氏的那一份,独霸天下罢了!”

    “张氏死了?”赵红棉跟上李氏,问道,李氏没有回答张氏的问题,只是摇摇头,朝着里面走去,走了很远,又是停了下来,继而笑了一声。

    “不要得罪秦朵,也不要妄想去得罪其他的人,也不要再想着和主家取得联系,你保不下秦家的,这有去你多,才可以!”

    李氏说完,转身走了,赵红棉站在那里,看着李氏的背影,从来,她都觉得李氏只是一个简单的人,每天做着简单的事情,可是现在,她发现她错了,李氏,和表面上的差距,太大了,秦朵看得出来,李氏不是一个人,或者说,李氏和秦大壮之间,有着,她从来都是衔接不上的关系!

    那么这么多年,不管李氏怎么样,秦大壮对李氏,一直都是相敬如宾,这中间,肯定是有故事的,而那个故事,是她不知道的!

    赵红棉有些不大喜欢自己这个时候的想法,但是那样的想法似乎就是存在了,怎么都是挥之不去。

    秦朵果然是给大家准备了一桌子晚饭,不过只有秦朵,轩之,秦大壮三个人吃的津津有味,其他人只是淡淡的动了一下筷子,就是没有吃了,看到一群人的样子,秦朵倒是没有多少的在乎,她承认她的饭菜做的不够好吃,当然,也没有奢望大家喜欢吃!

    吃过晚饭以后,一群人就是迫不及待的回了房间,厨房继续开始忙碌了起来,赵妈带着几个年轻人一起帮忙下厨给这些没有怎么吃晚饭的人准备晚饭。

    “朵丫头,你反正有钱,以后这厨房还是不要进去了的好!”李氏看着秦朵似乎十分开心就的样子,笑着对秦朵说道,秦朵楞了一下,转而就是看着李氏。

    “这个你就大可以放心了,你看我像个喜欢厨房的人吗?”秦朵笑眯眯的看着李氏,说道。李氏也是淡淡的笑笑。

    “恭喜你,很快就要成为别人家的妻子了!”李氏笑着看着秦朵,“虽然这么多年,我没有为你做过什么,不过看到你成亲了,我还是十分的开心,这大概,是我的心理在作祟吧,秦朵,我欠你母亲的,大概已经还给你了!”李氏笑着对秦朵说道。

    秦朵点点头,哂笑了一声:“是啊,我以后,就要成为别人家的丫鬟了,喂,以后能不能帮我个忙?!鼻囟渥房醋爬钍?,李氏站在那里,秦朵将身子靠在栏杆上。

    “以后,不管我过得怎么样,你们都?不要出现在我的生活里面,可以吗?至少,这样我会觉得,我对得起自己,对得起生活,也对得起你们!”秦朵笑着对李氏说道,李氏看着秦朵,秦朵的目光里面有些幽怨和惆怅,更多的,还有无奈。

    “你在害怕什么?”李氏看着秦朵,“你放心吧,秦家会一直这样走下去的。至于你,不管未来怎么样,不管你是为妾,还是什么,都是我秦家的女儿,我们断然是不会做出什么事情来的,再说了,你这是皇婚,说得好听一点,我们也沾了你的光!”李氏淡淡的开口,说道。

    “是吗?”秦朵转过头看着李氏,转而就是苦笑了一声:“也对!不过,你可别指望我可以为家里做点什么,我能做的,就是每天忘记烦恼罢了!”秦朵起身朝着房间里面走去,看到秦朵的样子,李氏没有说话,只是安静的站在那里,看着秦朵的背影。

    “时候不早了,你也是早点回去休息吧,吕阳王府送来的年礼,你去回一下,挑些东西汇过去吧,具体什么东西,你看着办就好!”秦大壮站在不远处,看着李氏,淡淡说道,李氏转过头看着秦大壮,秦大壮背着手站在那里, 脸色似乎有些不好。

    “你怎么了?”看到秦大壮的样子,李氏急忙走上前去,秦大壮摆手,摇头。

    “我没事,你去忙你的吧,我只不过是想着,秦家,这个时候是个多事之秋,你且带着孩子,回娘家住一段时间吧,就在元宵过后就走,等到秦朵的婚事过了,你再回来!”秦大壮对李氏说道,李氏抬起头看着秦大壮。

    “其实我一直不明白,你对秦朵和轩之到底是什么样子的感情,尤其是秦朵,大壮,那个孩子,这么多年,一直都是住在那里,你真的不愿意再去看他一眼?”李氏看着秦大壮,轻声问道。

    “不去了!”秦大壮摆手,“他现在的生活很好,过得也是十分的开心,这就足够了!”秦大壮摇头,转身走了,看着秦大壮的背影,李氏咬咬牙,叹了口气,转身朝着另外一边走去,这些人啊,一个比一个还要执拗,而她,又能够说点什么呢?

    什么都是不能说,什么也说不出来,因为这些人的心里,装的事情,和她,终究是不一样的!

    本文来自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