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酒楼出来,秦朵的脸上微微带着一些失落,簪子放在桌子上面,司梦文端着酒杯看着簪子,眼睛许久都是没有动过。

    轩之早就在自己的饭店订好了席位,中午似乎吃的很饱,也是十分的开心,秦朵过去的时候,端家人都是在酒楼里面参观轩之自己设计的酒楼、

    “姐姐,你来了,伯父和伯母都是在前面参观,姐姐你要过去吗?”轩之的脸上带着笑容看着秦朵,笑着说道。

    “爹爹来了吗?”秦朵笑着看着轩之问道。

    “来啦,爹爹和大娘都来了,吃过午饭以后,就是陪着伯父伯母看去了,姐姐你呢?”

    “我嘛,这个时候出场肯定不适合,就先午休一下,等下再出场,怎么样?”秦朵的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看着轩之,笑着说道,听到秦朵的话以后,轩之点头,自然是给秦朵安排了地方休息。

    许久都是没有好好的休息一下,一沾到枕头,秦朵就是开始睡了起来,一直到黄昏时节方才是醒过来,这个时候外面已经是一片热闹,大家都是坐在下面的院子里面,赵红棉也是过来了,两家人坐在一起,看上去十分的热闹。

    “看来这次我又吃了!”秦朵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坐在了轩之的身边,脸上带着不好意思看着众人:“这两天生意上面有些忙碌,还请大家原谅则个!”

    听到秦朵的话以后大家都只是笑笑,转而都是将目光看向了对面的女孩子,女孩子安静的坐在那里,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秦朵又是看向了女孩子身边的中年夫妇,想必这就是端氏夫妇了!

    “伯父伯母好!”秦朵笑着点头,听到秦朵的话以后,端氏夫妇都是有些受宠若惊,对于秦朵,他们都是清楚的,轩之和端澜的婚事,最主要的人,还是秦朵,而选择在元宵见他们的人,也是秦朵。

    “这就是秦姑娘吧,果然是美人!”端夫人笑着看了一眼秦朵,心里却是想着,眼前这个小姑娘是皇婚,看上去,也不过尔尔,就是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地方过人了,竟然是要嫁到王府去!

    “伯母客气了,是秦朵招待不周,因为忙碌,所以伯父伯母过来没有早早的招待,这位就是端小姐吧,真漂亮!”秦朵将一个小巧的盒子放到了端澜的面前。

    “这是我准备的一点小小的心意,我听说元宵乃是你的生辰,所以准备了这一份小礼物,希望你喜欢!”秦朵的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说道。

    “谢谢姐姐!”端澜急忙站了起来,拿过秦朵的盒子,打开,里面放着一柄玉如意,玉如意本身晶莹剔透,做工也是十分的精致,看上去十分的漂亮。

    如意如意,端氏夫妇看到秦朵送出来的礼物,脸上立刻就是带上了笑容,端家七八个女儿,嫁出去的,还只有四个,剩下还有四个,虽然端家殷实,但是钱财这个问题,在嫁女儿上面,还是有些困难的,若是端澜可以嫁到秦家去,他们要准备的嫁妆,也就没有多少了,说不准还可以弄一点彩礼钱下来,以后嫁其他的三个女儿。

    “剩下的这三位,是六小姐七小姐和八小姐吧!”秦朵的目光看向了端澜身边的三个姑娘,三个姑娘都比端澜小,脸上带着笑容 ,看到秦朵送给端澜的礼物,目光里面都是有些羡慕。

    “是,都是我们家的不争气的小姑娘,那边两个小子是两个儿子,老大和老九,老大已经定亲,明年五月成亲,老九还??!”端夫人笑着对秦朵说道,秦朵点头,如意端来托盘,给端家剩下的三个小姐,还有老九给了礼物,至于端家老大,秦朵并没有给,因为这些礼物,都是用来哄小孩子的。

    “我听说端少爷最是喜欢研究法,我偶然得到过一副先人法,乃是出自谢大家,我已经让轩之包了起来!”秦朵的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端老大听到亲都的话以后,眼睛一亮,秦朵只是淡淡的笑笑,转而就是看着一桌子的人。

    “咱们快吃饭吧。等下街上的灯会就是开始了!”秦朵笑着说道,秦大壮看了一眼秦朵,见到秦朵对端澜满意了,心里也是舒了口气,秦家家大业大,娶个姑娘,一般就好,至于姑娘的出身,是真的一点都是不在乎的。

    “端澜丫头,我听说最近这段时间你都是一个人在院子里面没有出门,可是真的?”李氏笑着看着端澜,轻声问道。

    “也不是每天,不过这段时间爹娘说我都是这么大了,也不应该出去打理生意了,所以我就是在院子里面没有出门!”端澜的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说道。

    “我们秦家啊,最不忌讳的,就是姑娘自己有本事,若是你有喜欢做的事情,尽管做就是了,我们都是十分的支持的!”李氏笑着对端澜说道,“你看我们家朵儿,轩之,很多生意都是他们自己做起来的,我们根本就没有插手不说,甚至于很多生意我们都是不知道在哪里呢!”李氏笑着对端澜说道,端澜的嘴角带上了淡淡的笑容,点头。

    一顿饭吃的宾主尽欢,秦朵没有怎么开口说话,端澜一直都是慢慢的回答着李氏的问题,谈吐都是十分的不错的,大家也都是十分的满意,吃过饭以后,端氏夫妇和秦大壮李氏赵红棉都是不愿意出去,但到时一群年轻人带着一群孩子朝着外面走去,秦朵稍微慢了一些,李氏拉住了秦朵的手。

    “轩之和端澜姑娘的八字,我已经去合过了,很好,这一次吃饭,我们也想着将婚事定下来,我就是想问问你,彩礼的事情你怎么看?”李氏低声对着秦朵说道,“我左右想来想去,高了,感觉我们有些仗势欺人,低了,又是有些不好!”

    “这有什么,我已经和轩之说过这个事情了,轩之说是五间铺子,五千两,外加该要去的东西,段家不比我们家,这些东西过去,肯定是要打些折扣的,不过轩之的生意好,赚的也多,自然也是不会在乎这么一点钱,多给钱也是没关系的,给的多,那是我们对端家姑娘重视!”秦朵的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说道,听到秦朵的话以后,李氏点头,既然秦朵开口了,她也是知道,秦朵肯定是已经经过了考虑的!

    “那就这样了,我等下就给端家透个底!”李氏点头,“我们这边 ,一般都是三十六担,我想了想,咱们就弄七十二担吧,当年大丫嫁过去的时候,赵家来的三十六,我们去的百零八,端澜嫁过来,大概就是个九十担左右了!”

    “可以了,七十二,端澜是个沉稳的女孩子,想必心里也是清楚的,七十二担厚重一点,最后弄成百零八担也不是不可能的!”秦朵的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说道,听到秦朵的话以后,李氏点头,去了里面,秦朵也是朝着外面走去。

    “姐姐,您今天怎么了,我们都等你好久了!”轩之的脸上微微带着一些不开心,端澜轻轻的拉了一下轩之的手,秦朵不好意思的笑笑。

    “那还不是在为你的事情想办法吗?”秦朵的脸上带着笑容看着轩之,:“走吧,咱们快去河边看灯会!云城的灯会啊,可是十分的热闹的!”秦朵笑着说道,一群人有说有笑的朝着外面走去,大家的脸上都是带着温和的笑容,一路上有说有笑的。

    轩之和端澜走在一起,秦朵则是在后面和端家的小三姐妹说话,小三姐妹都是十分的活泼,一路上叽叽喳喳,一点都是不寂寞!

    “轩之,你说秦小姐会不会对我不满意啊?”端澜转头看了一眼言笑晏晏的秦朵,轻声问轩之。

    “姐姐不是送了你玉如意吗?”轩之的脸上带着笑容,“那就说明,姐姐十分的满意你,我和你说,姐姐很少送别人东西的,送玉如意,我这看着还是第一次!”轩之笑眯眯的对端澜说道,“所以你就是不要想太多了,姐姐一直都这样,他只喜欢别人热闹,不喜欢自己热闹的!”

    听了轩之的话,端澜轻轻的点头,转过头看秦朵,秦朵恰好是转过了头来,对她露出了一个友好的笑容,看到秦朵脸上的笑容,端澜的心漏了一拍,转而就是低下了脑袋,诚如轩之所说,确实,秦朵看上去就是一个十分文静的姑娘,在后面安静的听着她的三个妹妹絮絮叨叨,她却是没有说话。

    一行人走在街道上自然是十分的醒目,时不时有目光看向了这边,尤其是端澜也是个小美女,后面还有一群的小美女的时候,大家对这一群人,都是觉得十分的新奇的。

    “咱们今晚可是焦点,姐姐,你要不要和我们走在一起!”轩之停住脚,看着秦朵,笑眯眯的说道,秦朵微微摇头,有些好笑的看着轩之。

    “不要以为姐姐不知道你打的什么注意,怎么,想要我在一边衬托你和你家丫头?” 秦朵笑眯眯的看着轩之,“我看你还是不要做梦了,我是肯定不会这么做的!”

    秦朵拍了拍轩之的肩膀:“去玩你的吧,我就在后面看着你们,对了,你可是要好好的看好这一群孩子了,这么多的孩子,这要是丢了一个,都是要找很久的!”秦朵笑着对轩之说道,轩之吐吐舌头,转身跟上端澜,一群小孩子都是围了上去。

    秦朵站在后面看着,嘴角不自禁就是勾起了一个淡淡的笑容,曾经的梦想是想着回去,后来知道自己回不去了,所以想着将轩之养大,养大了轩之以后才发现,原来很多事情,可以这样走,可以那样走,她的生活,也是有了很多的改变,这样的改变集结在她的心里,给了她很多的想法。

    现在的轩之,已经长大了,可以独当一面了,有了自己心爱的人,站在自己心爱的人的身边,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看着所有的事情,再也不是以前的那个小孩子了,秦朵叹了口气,大家都是长大了,顾氏也是重新开始了,似乎只有她依旧没有怎么改变。

    秦朵啊秦朵,这个世界上,大概所有的不开心的事情你都是经历了吧,秦朵闭上眼睛,快二十年的生活在脑海里面回放,见过的人,做过的事,伤过的心,最后发现,所有的一切,都是在扯淡。

    不管她如何努力,如何上进,如何想要改变自己,改变一生,最后,所有的一切似乎就在那里停止了,她的故事,她的一生,她的所有都是定格在了那里,没有人说,也没有人嫌弃,有的,只是无尽的回忆里面那一抹淡淡的忧伤,或许,这样的故事,她早就是应该习惯了的。

    可是,有时候她还是想不清楚,想要想的更加的清楚,想的更加的清楚了,又是害怕想清楚,最后,所有的一切似乎都是这样的盘旋着,无奈着,她最终,还是走了一条,她自己不愿意走的路,做了一件,她自己不愿意做的事!

    而她,面对这样的事情,只能微笑,只能接受!

    “秦朵啊,新年快乐!一年又是开始了,不知道明年的今天,你还可不可以这样安静的走在大街上,不因为其他,只因为,你是你,这个世界上,最简单的你!”

    秦朵低头,嘴角似乎有苦涩一闪而过,不过那苦涩也不过就是瞬间的事情,她紧了紧手,想要从怀里去掏簪子,恍然想起簪子已经还给了司梦文了,那个秦朵,再也不能陪着她说说话,聊聊天了!

    秦朵叹了口气,眼中有落寞一闪而过,不过也就是一闪而过而已,其他的,都是没有了,她知道,顾氏了结了就是了结了,谁也是不能再给故事配个后续了!

    生活不是话折子,从来不会因为笔者的心情而改变 ,她的世界,就是这样,会一直走到底,没有尽头。

    本部小说来自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