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群丫鬟,却是是如意为秦朵挑选的丫鬟,原本是打算晚些熟悉了王府环境在将丫鬟们带过来的,但是如意气不过,早早的就安排了人将这一群丫鬟送过来,合着乃是秦朵的嫁妆,所以这一群丫鬟便也是光明正大的进了王府,问了一下秦朵的韩枫苑在哪里,一群丫鬟就是主动过来了。

    云锦然在房间里面搬箱子,可谓是十分的辛苦,从左搬到右,如意也是故意要整云锦然,有些箱子搬了一遍还要搬第二遍。

    “韩枫苑没有地下室,等过两天的我让下面去安排过来弄一个,你这些东西这样堆积着太不安全了!”休息的时候,云锦然看着秦朵,笑着说道,秦朵昏昏欲睡,昨晚上没有睡好,白天虽然睡了一会儿,但是午睡时间一到,整个人就是昏昏沉沉的提不起劲来,这样的情况,一直都是存在的。

    “丫头,你去休息吧,我帮你看着,怎么样?”云锦然转过头看着秦朵,轻声说道,昭和郡主正一脸冰冷的站在那里,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了说笑声,一群丫鬟联袂走了进来,丫鬟一个个的都是十分的漂亮,各有千秋。

    看到这些丫鬟进来,昭和郡主精神来了一下,转头笑着看向了那丫鬟,待看清楚以后,昭和的脸色有些不自然了起来,这些丫鬟一个个的十分的漂亮,她根本就没有见过!

    “是她们来了!”如意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看着秦朵,“小姐,奴婢给您调|教的丫鬟都到了!”如意朝着外面走去,招呼那些丫鬟朝着这边来了,“你们快过来,小姐在这边!”‘

    这些丫鬟先前都是见过秦朵的,看到坐在那里的秦朵,一个个的脸上带着笑容朝着秦朵走了过来,安静的给秦朵行礼,脸上都是带着温和的笑容。

    “见过小姐!”

    “叫什么小姐,叫奶奶!”云锦然听到一群丫鬟的话,立刻就是说道,昭和的脸色更加的铁青了,奶奶是只有正妻才能叫的头衔,可是,现在云锦然竟然将这个头衔给了秦朵!

    “没事!你们喜欢怎么叫就怎么叫,如意你去安排吧,丫鬟都是你教出来的!”秦朵的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轻声说道,听到秦朵的话以后,如意点头,扫视了一眼这个院子,院子的房间还是蛮多的,出了留下西厢两间客房,其他的房间都是可以随意安排的。

    “你们,去东边右手边的房子,每四个人一间房,自己安排去吧!”如意笑着说道,“将东西放置好,马上过来,小姐给你们安排好了睡眠的房间,也是将所有的你们需要的东西都是准备好了!”如意轻声说道。

    八个丫鬟笑着点头,朝着外面走去,走到门口,看到昭和郡主,一群人还一脸一伙的额看了一眼昭和,转而继续朝着里面走去,感受到丫鬟的目光,昭和的脸色就更加的铁青了,她怎么就成了一个无用的人一般!

    “妹妹的丫鬟,调|教的可真好,连我这个世子妃都是不认识!”昭和郡主越是生气,话语就越犀利,看着秦朵,尖着声音说道。

    “那个就是世子妃啊,长得还没有我们小姐好看??!”

    “就是,真不知道她的脸皮怎么那么厚!”那些出门的丫鬟似乎是听到了昭和郡主的话,一个个的低声的念叨着离去,听到这些丫鬟的话,昭和那个气啊,但是却是没有任何的办法,跟在她身边的丫鬟不见了,她也无法指使秦朵的人!

    “奶奶,您的茶!”昭和郡主的丫鬟气喘吁吁的跑了来,手中端着托盘,上面放着热茶,昭和郡主冷笑了一声,直接将茶盘打翻了!

    “要你给我泡杯茶,你跑到哪里去了?”昭和郡主的脸色有些冰冷,看着丫鬟,厉声说道,丫鬟立刻就是跪了下去。

    “奶奶饶命,奴婢也很想早点给奶奶准备好热茶,但是奴婢的话下面的人都不听,还说奴婢扯着虎皮当大旗,王府真正的主人是侧夫人!”丫鬟低着脑袋,泪珠儿在眼睛里面打转,昭和郡主低头看着丫鬟,好一会儿,方才是拉起丫鬟的手,脸上带着笑容,轻声道:

    “辛苦你了,起来吧,午睡时间到了,咱们先去吧!”

    昭和郡主朝着外面走去,主仆两个人朝着外面走,两个人的脸上都是带着狼狈,就算是走的时候,也是没有人头看一眼。

    “奶奶,咱们家吧,世子爷太过分了!”丫鬟头看了一眼院子,轻声说道,昭和郡主笑笑。

    “怕什么,是我的总归是我的,别人怎么都抢不走,再说了,区区一个秦朵而已,我还不放在心上!”昭和郡主微微抬起头,目光里面都是冰冷,“这只是刚刚开始而已,走吧,咱们去找王妃姑姑!”

    昭和郡主的目光里面都是冰冷,朝着吕阳王妃的院子走去,丫鬟跟在后面,看到昭和郡主的样子,点点头,跟着朝着外面走去,奶奶说得对,这才是开始,接下来还有很长的一段路,世子爷这个时候只是太过于痴迷那个女人了,到时候,肯定会知道他们家奶奶的好,到奶奶的身边的!

    “丫头,那个”云锦然看着秦朵,秦朵的精神似乎好了,过了午睡的点,整个人的精神气放佛都有了,此刻正指挥着丫鬟做事,十分的开心。

    云锦然走到秦朵的身边,看到秦朵的样子,叹了口气:“我知道,这件事情是我不对,我没有好好的处理好事情,也没有想到他们竟然会出这么一招,做出这么阴损的事情来,所以,我就是想和你说说这个事情,丫头,不管怎么说,她都是那边的人呢,你你要是能不得罪,就不得罪吧,我知道这对你来说有点难度,但是我还是希望你”

    云锦然看着秦朵,结结巴巴的说道,秦朵抬起头看着云锦然,忽然笑了一下,好一会儿以后,方才是叹了口气。

    “云锦然,我知道,在你心中肯定很多事情都是觉得这样做好那样做好,不过呢,这件事情,我不怨你,我只恨我自己,不过,我还是老样子,我不可能因为他们就做出什么事情来,也不可能因为他们就不相信这件事情或者做出其他的我觉得我要做的事情来,因为,我的想法就是这样的,云锦然,你若是看不下去,你可以取消我们之间的婚约,反正,我们一没拜堂二没成亲,三没圆房,说白了,我就是一个你随时都是可以舍弃掉的小妾!”

    秦朵看着云锦然,话语里面都是冰冷,云锦然的身子颤抖了一下,抬起头看着秦朵,秦朵的目光里面没有多少的阴郁,许久,方才是淡淡的笑笑。

    “你和我置气,说明你心中有我,丫头,真的对不起,我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变成这个样子!”云锦然低头,话语里面也是带着无奈,“昨天是我不对,我一心想着我就可以娶你家了,没有想到那是娶正妃的典礼,对不起,丫头!”

    云锦然转过头去,想到家中人的算计,脸色也是变得冰冷了起来,这么多年,他一直都是没有对家里人说过十分过分的话,也没有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来,反倒是这么多年,一直都是听家里的话,可是,他没有想到的是,就是这样的一群人,竟然在后面算计他,这让云锦然的心情,十分的不好!

    “世子爷,司公子来了,正在书房等你!”就在云锦然还多准备和秦朵待一会儿的时候,灵童走了进来,轻声对云锦然说道,云锦然抬起头看了一眼秦朵,秦朵和丫鬟有说有笑的清理着嫁妆,似乎十分的开心,看到秦朵的样子,云锦然叹了口气,点点头,和灵童一起朝着外面走去。

    “小姐,司公子来了!”如意轻声在秦朵的耳边说道,秦朵淡淡的恩了一声,好一会儿以后,方才是抬起头,苦笑了一声,道:“来了就来了,没有必要大惊小怪的,毕竟,这件事和咱们的关系不大!”秦朵轻声说道,听到秦朵的话,如意点点头。

    “小姐在生司公子的气吗?”月环也是问秦朵,秦朵摇摇头。

    “我哪里还有心情来生气啊,我和你们说,这件事情,不是我的错,也不是你们的错,咱们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要好好的将这些事情都是处理掉,因为接下来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需要我们来做,再者,现在,我已经嫁人了,和司梦文,是曾经的朋友,现在,我们能够不见面,还是不见面比较好!”

    秦朵叹了口气,目光里面带着黯然:“事情太多了,很多事情反倒是失去了什么,就这样一直走下去,那就好了!”

    秦朵转头安心的坐骑了自己的事情,如意和月环对视一眼,看到秦朵的样子,她们也知道,秦朵说得对,这个时候,不是置气的时候,很多事情都是要进行处理了,秦朵也是嫁作他人妇了,若是这个时候再和司梦文纠缠不清,到时候害的,反而是秦朵自己!

    听到秦朵的话以后,几个丫鬟都是摇摇头,只是陪着秦朵安心的收拾东西,原本和乐的气氛骤然就是变化了,大家脸上的笑容也是小了一些!

    云锦然这一去,就再也没有来了,显然在和司梦文讨论什么,讨论的十分的开心,或者有其他的事情耽搁了也有可能,秦朵将东西都是收拾好,浑身上下都是一身汗,从厨房提了热水过来,不过浅浅洗一下,水就是凉了,秦朵的眉头皱了起来。

    “小姐,我已经请了将人过来,咱们院子很快就是可以自己烧水了!”如意轻声对秦朵说道,秦朵点头、

    “顺便灶台也弄好吧,反正是我自己出钱准备伙食,王府也是不好说什么的!”秦朵轻声说道,听到秦朵的话,如意点头,下去安排去了,殷娘和秦袖这是挑选着布匹准备给秦朵做衣服,月环给秦朵绞干头发。

    就在几个人忙碌的时候,一个丫鬟笑着朝着里面走了过来。

    “侧妃娘娘在吗?”丫鬟的而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在房间里面扫视了一周,看向了坐在那里的秦朵。

    本书源自看书王</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