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侧妃娘娘,王妃娘娘请您过去吃晚饭!”丫鬟走到秦朵的身边,笑着说道,没有行礼,只不过就是安静的站在那里,她本是在吕阳王妃的身边伺候的丫鬟,听到昭和郡主说秦朵仗着云锦然欺负昭和,脸上自然是有些看不过去,所以就是直接来了这边,脸上带着冰冷看着秦朵。

    她的本意是要给秦朵一个下马威!

    秦朵头都是没有抬一下,只是一脸冰冷的坐在那里看着手中的话折子,月环也没有动,殷娘秦袖更是一个说话一个手势,两个人讨论着布料,嘴角都是带着笑容。

    看到房间的人的样子,丫鬟的脸色有些挂不住了,她没有想到,这群人竟然目中无人!

    没有人关注丫鬟,丫鬟咬着嘴唇站在那里:“侧妃娘娘,王妃娘娘请您过去吃饭!”

    “你是谁?”秦朵抬起头看着丫鬟,挠了挠脑袋,笑着问道:“我的院子虽然大门敞开,但是也不是什么阿猫阿狗想要进来就是进来的,怎么,欺负我这里没有丫鬟?”

    秦朵冷笑了一声,看着丫鬟,说道,丫鬟咬牙,看着秦朵,目光里面都是狠戾,显然,她没有想到秦朵是真的这样的嚣张!

    就算是昭和郡主,见着她也是要给三分礼貌的,可是眼前的秦朵,却是一点面子都是没有给!

    秦朵淡淡的笑笑,看着眼前的丫鬟:“我知道,我是个妾室,没有什么地位,不过,你别忘记了,你是个丫鬟!如意,月环,走咱们去王妃娘娘的院子,吩咐下面好好的看着韩枫苑,别让一些阿猫阿狗都是进来了!”

    秦朵淡淡的扫视了一眼下面,朝着外面走去,一袭枚红色的长裙穿在身上,裙子随着她的动作而摆动,十分的漂亮。

    “小姐,咱们真去啊,王妃娘娘等下要给您立规矩,怎么办?”月环一脸担忧的看着,秦朵,问道,秦朵只是淡淡的笑笑。

    “怕什么,立规矩就立规矩啊,再说了,就算她立规矩,也是立规矩给媳妇,我一个妾室,怕什么!既然有人请我们吃饭,为什么不去?”秦朵的脸上带着笑容,朝着吕阳王妃的院子走去,吕阳王妃的院子,秦朵还是十分的熟悉的,怎么说也去过一二次,虽然去的少,但是记忆还是十分的深刻的,到了院子里面,秦朵便是看到无数的丫鬟正站在那里,秦朵过头看了一眼那个丫鬟,什么也没有说,踏着步子直接就是进去了。

    “昭和,你放心,姑姑在这里,这件事情,一定要给你个交代,那秦朵,不过就是一个妾室罢了,不管怎么说,都是无法盖过你这个正室的!”吕阳王妃一脸认真的对着昭和郡主说道,姑侄两个人坐在那里,脸上都是带着温和的笑容。

    “姑姑,你等下一定要发给那个秦朵一点颜色瞧瞧,真的是太过分了!”昭和郡主轻轻的搂着吕阳王妃的肩膀,轻声说道,吕阳王妃笑着点头。

    “你放在心吧,我等下一定好好的给她点颜色瞧瞧,王爷已经带着世子爷出去了,晚上就只有我们三个人吃饭呢!”吕阳王妃笑着说道。

    “谢谢姑姑!”昭和郡主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咋一抬头,便是看到秦朵坐在那里,正好整以暇的看着两个人,吃葡萄吃的十分的开心,看到秦朵,吕阳王妃的脸色也是冰冷了下去。

    “这么大个人了,难道没有学过礼义廉耻?”吕阳王妃的话语里面都是冰冷,看着秦朵,冷哼了一声,说道。

    “我和你的丫鬟学的!”秦朵的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轻声说道,“您的丫鬟就是这样的闯进我的韩枫苑的,我还以为这是王府的规矩呢!我是个新人,也就只有丫鬟可以教导教导我了!”秦朵一脸无辜的对着吕阳王妃说道。

    吕阳王妃听到秦朵的话以后楞了一下,抬头看向贴身丫鬟,丫鬟低着脑袋,微微咬着嘴唇,确实,她刚才是做了这样的事情了!

    看到丫鬟的样子,吕阳王妃冷笑了一声,刚才她还在和昭和郡主说要整治秦朵,这下,肯定都是被秦朵给听到了!

    秦朵的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看着吕阳王妃,似乎没有看到吕阳王妃脸上的不开心,“谢谢王妃娘娘喊我这个妾室吃饭,恩,万分感谢!”

    秦朵笑眯眯的,好像这是一件十分大的殊荣一般,王妃愣住,看着秦朵,秦朵低着脑袋,嘴角微微上扬,头发不过就是用簪子随意的簪住,清新雅致,也十分的漂亮。

    这样的秦朵让吕阳王妃楞了一下,她见过秦朵,秦朵一直都是简单朴素,这还是第一次看到秦朵穿的这么正式,这么一看,秦朵还只有几分俾睨天下的额样子,看着都是十分的舒服的!

    秦朵的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看着吕阳王妃,微微抬起头,道:“王妃娘娘,我知道,我和你的关系不够好,不过有一句话,我还是要说?!本驮谕蹂囟涞纳肀叩亩钍焙?,秦朵轻声说道。

    “我的本意是安安静静的过自己的日子,若是王妃娘娘想要打扰的话,那么,恳请王妃娘娘,将我的婚约收,我这个人吧,没有什么其他的爱好,就算被赶出去,我也会很开心的!”

    秦朵笑着对吕阳王妃说道,吕阳王妃愣住,看着秦朵,秦朵只是淡淡的笑笑,走到了王飞的后面,昭和郡主跟着吕阳王妃走在一起,过头看了一眼秦朵,目光中有些意味不明的高高在上。

    秦朵没有关注昭和郡主的表情,只是跟着吕阳王妃朝着前面走,脸上的笑容十分的灿烂。

    等下,就有你笑不出的时候了!看到秦朵的样子,昭和郡主的眼中闪过一抹冰冷,秦朵却只是淡淡的笑笑,完全没有将昭和郡主的目光放在心上。

    对秦朵来说,这真的就只是一个简单的目光罢了!

    草了餐厅,丫鬟早就是已经摆好了碗筷,两副碗筷安静的摆在桌子上面,秦朵笑着坐在了其中一幅碗筷的前面,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看着吕阳王妃,昭和郡主这个时候正扶着吕阳王妃坐下,所以似乎错过了坐下来的时间!

    看到秦朵已经拿起了碗让丫鬟盛饭,昭和郡主咳嗽了一声,看着秦朵。

    “难道妹妹不知道吗?”昭和郡主故作惊讶的看着秦朵,秦朵抬起头看着昭和郡主,目光中带着探究。

    “怎么了?”

    “作为妾室,是要先主子吃了饭,你才可以和丫鬟一起吃饭的!”昭和郡主安静的坐在一边,看着身后的丫鬟,“再去给我准备一副碗筷,这一副碗筷已经脏了,我不想再用!”

    “原来这样??!可是,这次是王妃娘娘请我来吃饭的啊,以前也是在王府吃过饭的,怎么我没有看到这个规矩啊,说起来,我不过是云锦然的妾室,现在可是在王妃娘娘的院子,若是要立规矩,那也不是得画眉夫人过来立规矩?”

    秦朵笑眯眯的对着昭和郡主说道,昭和愣住,看着秦朵,她对秦朵的翘舌瑞黄早就是有了认知了,没有想到,这个时候秦朵的嘴巴还是这么的贱!

    秦朵看到昭和郡主越来越冷的脸色,只是淡淡的笑笑,道:“若是郡主娘娘要我伺候吃饭,我还是很乐意的,若是,我伺候您吃饭?”秦朵笑眯眯的看着昭和郡主,拿着筷子站了起来,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抢过了丫鬟手里的碗筷,给昭和郡主成了一碗饭,放在了昭和郡主的面前。

    昭和郡主看到满满当当的饭碗,气急,但是却是什么都是没有说,虽然有点看不过去秦朵这样的过分,但是立规矩这个事情是她的本意,所以她倒也是只能接受!

    “女孩子家的啊,还是多吃一些青菜的好!”秦朵笑着夹了一些青菜放到昭和郡主的碗里,又是给吕阳王妃夹了一些。

    “青菜美容养颜!”秦朵笑眯眯的说道,吕阳王妃只是低头吃饭,昭和郡主也是低头,不过她一向来不大喜欢青菜类的食物,自己伸手去那边夹菜,看到昭和身后,秦朵急忙将一块油腻腻的五花肉嫁到了昭和郡主的碗里。

    “原来郡主娘娘喜欢吃这个,这个号,吃多了对身体好!”秦朵立刻就是笑眯眯的对昭和郡主说道,昭和郡主楞了一下,碗里一碗饭,还有青菜,五花肉!

    昭和郡主低头,比起五花肉,她倒是更加的喜欢青菜,夹了青菜放进嘴里。

    “世子爷最不喜欢的就是浪费,他经常挂在嘴边的话就是,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秦朵一边说着,又是给吕阳王妃夹了一只鸡腿。

    “这鸡腿好,一看就是养得好鸡!”秦朵笑眯眯的说道,吕阳王妃抬头瞪了一眼秦朵,秦朵依旧笑眯眯的,目光里面都是温和,看到秦朵的样子,吕阳王妃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就是昭和郡主,也只是愣在了那里,因为秦朵再一次给她夹了一块五花肉!

    这五花肉,原本是吕阳王妃给秦朵准备的,她本意是打算让秦朵尝尝五花肉的味道,没有想到秦朵竟然将这五花肉给了昭和郡主还有她吃!

    秦朵一脸殷勤的给两个人夹着东西,吕阳王妃还好,布置的就是直接扔开了事,但是昭和郡主却是苦着一张脸,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因为秦朵一边吃还在一边说着云锦然的生活习惯!

    而这些习惯,她也是十分的清楚的,正是因为清楚,所以昭和这个时候不得不使劲的吃着碗中的饭菜!

    秦朵夹菜的速度很快,因为只要伺候两个人,所以秦朵做事也是十分的迅速的,筷子伸手十分的迅速,看到两个人脸上越来越苦,秦朵方才是慢悠悠的放下了筷子。

    本書首发于看書罔</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