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朵睡得很早,不过还是给云锦然留了个灯,也是将床铺留了出来,云锦然到院子的时候,只有守门的婆子依旧没有休息,婆子是王府的人,听到里面丫鬟的话语以后,一点都是不敢放肆,安心的守着门口等待着云锦然来。

    云锦然微微喝了一点酒,脸上还有一点淡淡的醉意,看到云锦然的样子,秦朵只是无奈的谈咯克怄气,看到秦朵站在门口看着,如意有些无奈的跟在秦朵的身后。

    “小姐,您既然放不开世子爷,那您现在就是去世子爷的身边吧,我相信世子爷是十分的开心出现的!”

    如意轻声对秦朵说道,看到秦朵又是挂念云锦然又是不愿意和云锦然同房,如意也是觉得十分的无奈。

    “不是我不去,只是,我和他的事情,我们都还需要冷静一下,我不知道我这个应该算什么,但是我至少知道,现在的我,心里还有很多的芥蒂,如意,我不是那么好心的人,也没有那么好心,这样的事情就这样轻易的可以放下!”

    秦朵的话语说的十分的决绝,听到秦朵的话以后,如意 点头,偏着脑袋看着秦朵,却是看到秦朵的目光中都是带着无奈,嘴角微微上扬,似乎是为什么事情苦恼着,这样的秦朵,让她觉得十分的无奈,无奈之余,又是多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很多事情,不是说过去及时可以过去,说开始就是可以开始的,尤其是这样的事情。

    “小姐,奴婢不懂,但是奴婢知道,小姐其实很喜欢世子爷,不是吗?”如意低头问秦朵,秦朵摇头,转身朝着里面走去,“你去伺候他休息吧,我先睡觉了!”

    “小姐!”如意转过身子看着秦朵,目光中有些诚惶诚恐,秦朵却只是淡淡的笑笑。

    “你放心吧,云锦然不会做什么事情的!”

    听到秦朵的保证,如意方才是点头,微微咬牙,朝着外面走去,云锦然坐在那里,房间忽然多了一盏灯,抬起头,看到如意正在剪着灯花。

    “丫头让你来的?”云锦然抬头,轻声问道。

    如意点头,恩了一声,将衣服和毛巾都是放进了净房,看到叠的不算工整的衣服,云锦然的脸上忽然就是带上了笑容:“丫头叠的?”

    “是,都是小姐准备好的额,但是世子爷不在,所以小姐就是提前去休息了!”如意点头,十分坦荡的说道。

    云锦然 原本有些失落的心情立刻就是好了,脸上带着笑容朝着里面走去,一边走一边头看着如意:“可以了,我自己洗浴就是好了,你就在这边休息吧,我知道丫头在你的房间!”云锦然淡淡的说道,“不要想着去吧,不然明天我就将你送出府去!”

    听到云锦然的话,如意的脸上微微低着哭笑不得,道:“世子爷您想太多了,奴婢是小姐的丫鬟,若是小姐不开口的话,您也是无法将奴婢送出去的!”

    云锦然撇撇嘴,转过头看着如意,道:“你可要想清楚了我敢还是不敢了,你最好明白,我若是要做的事情,你小姐肯定是不会拒绝的!”

    云锦然笑眯眯的说道,如意摇摇头,转身出门,将门关好,了自己的房间去了,秦朵坐在软踏上,看到如意来,招招手:“那个王八蛋怎么了?”

    “正在洗浴呢!还说要把奴婢送走!”如意扁扁嘴,轻声说道,秦朵轻笑了一声,摇摇头,闭上了眼睛,“好了,我去休息了,你帮我铺一下床吧,不然今年你可不要睡觉了,那也是个麻烦!”秦朵轻声说道,听到秦朵的话,如意点点头,转身去主卧忙活了,云锦然出来的时候,秦朵和如意已经铺好了床铺,云锦然笑眯眯的看着秦朵。

    “丫头,快过来给我擦头发!”

    “如意,给他擦一下头发!”秦朵头也不的说道,话语里面还有一些冰冷,听到秦朵的话,云锦然的脚步顿住,叹了口气看着秦朵 ,“丫头,我说咱们好得也是夫妻,你就不能不要这样小气?”

    “有小气吗?”秦朵转过头看着云锦然,云锦然摸摸鼻子,然后摇头,道:“你很大方可以吗?今天下午的事情我可是听说了,母妃和昭和可都是气得不轻,还去和我父王说了这件事情,丫头,我真的就希望,你安静的呆子啊你的院子里面就好了!你放心,外面的事情,我会处理好的!”

    “好啊,你处理好就可以了,其实我一点都是不在乎的!”秦朵转过头看着云锦然,笑眯眯的说道,“对我来说,很多事情大概就是这样就可以了,至于最后到底会怎么样,其实我一点都是没有在乎,云锦然,你觉得,咱们真的可以天长地久一辈子吗?”秦朵忽然转过头看着云锦然,轻声问道,云锦然擦头发的手顿住,看着秦朵。

    好一会儿以后,方才是转过了头去。,“你说什么啥话,咱们都是成亲了,哪里不会天长地久了?”云锦然笑着说道,秦朵点点头,嘴角勾起一个淡淡的笑容。

    “云锦然,你知道吗?我经常做一个梦,梦到自己在无边的黑暗里面行走,有时候是看到这样的事情,有时候是看到那样的事情,但是,我怎么都是看不到前方,我以为,我的一辈子就是这样的周旋着过去了呢!”

    秦朵微微闭着眼睛,轻声说道。

    “你想太多了,丫头,好好休息吧!”云锦然将双手搭在秦朵的肩膀上,轻声说道,“或许别人会说你离经叛道,会看不起你,但是丫头,你在我的心间,永远都是那样子的,一点都是没有变化,对我来说,你就是我最重要的人,你知道吗,丫头!”

    云锦然躺在床上,看着秦朵,拍了拍身边,“过来躺着休息吧,你放心,我不会告诉别人你晚上睡相不好的!”

    云锦然笑着和秦朵说道,秦朵翻了个白眼,躺在云锦然的身边,云锦然给秦朵盖着被子,轻声嘟囔。

    “人家都是妻子给相公盖被子,我们家恰好相反,相公给妻子盖被子!”

    “那是自己要做的,不能怨我??!”秦朵淡笑着说道,“再说了,谁让你这么晚来的,以前,我可是看到有彪悍的婆娘,若是妻子去晚了,直接让跪着搓衣板的呢!”

    秦朵笑眯眯的看着云锦然,说道。

    “凶婆娘!”云锦然嘟囔了一声,看着秦朵,“丫头,你以后不会也这样吧!”

    “是啊,我为什么不能这样?”秦朵渣渣眼睛,看着云锦然,“以后你若是敢出去赵三勒斯,寻花问柳,我就直接出手,给你一棍子,让你好好的尝尝看干坏事的结果!”

    云锦然的身子抖了抖,整个人都是蜷缩在了一起,抱着被子看着秦朵,轻声说道:“年制,未付错了,为夫不敢了,你饶了为夫吧!”

    看到云锦然的样子,秦朵抿着嘴,转过了头去,道:“时候不早了,你快点休息吧!”

    说着,自己闭上了眼睛进入了梦想之中,云锦然没有睡,只是带者笑容看着秦朵,秦朵的睡颜十分的安静,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就那样安静的躺在那里,门外没有丫鬟躺着守门,也没有婆子偷听里面的动静,整个房间安安静静的,可以听到外面的风声。

    云锦然轻轻的搂住秦朵,秦朵没有挣扎也没有动,云锦然将脑袋靠在了秦朵的脑袋身边,嘴角也是带上了满足的笑容。

    “丫头,我发现,和你在一起,是真的很舒服,很安详,我真希望,就这样搂着你一辈子走下去!”

    云锦然轻声说道,秦朵淡淡的嗯了一声,将云锦然的手从她的胸前拿开,“那就早点睡觉吧,时候不早了,睡醒了,明天还要去处理事情,被司梦文揍了吧,晚上又去找他喝酒了吧!”秦朵淡淡的说道,云锦然嗯了一声,也闭上了眼睛,秦朵说得对,明天还有很多事情要解决。

    例如,抛开新婚妻子跑到小妾的房间睡觉,例如秦朵下午给他找的麻烦,云锦然叹了口器,感到脑袋微微有些疼,忽然发现其实秦朵这个丫头还挺能给他找事的!

    “丫头,你可是给了找了好多麻烦了,元嫩我在这里都是有人抱怨了,现在好了,你还给我找了一堆麻烦,我估计着,明天我是不要想要好好的安宁一下了,有王妃一个人就是足够了!”

    云锦然一脸无奈的说道,秦朵转过头看了一眼云锦然,忽然就是笑了:“我想吕阳王妃拿你其实没有办法吧!”

    听到秦朵的话,云锦然楞了一下,转而便是轻笑了一声,秦朵说的是实话,其实王飞拿他是一点办法都是没有的,但是能够在妻子面前装装的事情,他还是十分的乐意的,尤其是秦朵的面前。

    “等这件事情忙完了,丫头,我带你去我母妃的坟边上柱香!”

    “司梦文告诉你的?”秦朵睁开眼睛看着云锦然,云锦然点头,轻轻的嗯了一声,不再说话,秦朵拍了拍云锦然的肩膀,身子翻转,朝着外面?!昂?,咱们一起去,不过今天先休息吧!”

    本部小说来自看书蛧</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