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夫人抬起头,便是看到秦朵正站在那里,看到秦朵,谢夫人的嘴角勾起了一个温和的笑容,轻声道:“秦姑娘,好些日子不见,没有想到,这么点时间没有见,你便是已经成了锦然的妻子了,恭喜!”

    谢夫人的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看着秦朵,秦朵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坐在谢夫人的身边,嘴角也是微微上扬,“是啊,我也没有想到,事情走的这么快,这么快,我就是成为了别人的妻子了!”

    秦朵的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看着谢夫人,谢夫人这个时候在秦朵的眼中,似乎也没有那么讨厌了,或者说,谢夫人在秦朵看来,就是那么个人吧!

    “今天来,就是希望可以好好的和秦姑娘说说话,我还哦是十分的遗憾,你没有和梦文在一起,但是遗憾过后,我又是觉得有些庆幸你没有和梦文在一起i!”谢夫人的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看着秦朵。

    “若是秦姑娘和梦文在一起,我想我这辈子都是没有见到梦文的机会了!”

    听到谢夫人的话,秦朵只是淡淡的笑笑,好一会儿以后,方才是点头:“是啊,我想我这辈子若是和司梦文在一起,或许,你是真的没有任何的机会,可以接近司梦文了,其实我就是不清楚,在你的心中,司梦文到底是什么一样的存在!”

    秦朵的嘴角带着笑容看着谢夫人,谢夫人楞了一下,好一会儿以后,方才是轻笑了一声::“你会相信,其实梦文在我的心里,也是我最重要的人吗?”

    谢夫人笑着对秦朵说道,对着身后的丫鬟挥了挥手,“我和秦夫人说说话,你们退下吧!”

    丫鬟们鱼贯退了出去,如意摆上了茶和糕点,也是退了下去,两个人坐在院子里面,谢夫人四处看了看,忽然就是笑了。

    “想必过一段再来这里,我就不会认识这里了!韩枫苑以前是我的院子,但是后来嫁出去以后,我就是再也没有来这里住过了,没有想到王妃竟然将这里送给了你!”谢夫人笑着说道,秦朵只是淡淡的笑笑,好一会儿以后,方才是微微摇头,道:

    “原来这里曾经是谢夫人的院子,难怪我总感觉这里有一股书香的味道?!?br />
    “你过奖了,蹉跎了半辈子,我都是没有找到我自己想要的东西,最后还有半辈子,我不知道我自己开可不可以好好的过偶去,但是我还是希望,后来的半辈子,可是好好的过日子!”

    谢夫人的眼中带着苦涩,抬起头看着秦朵,秦朵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看着谢夫人,等待着谢夫人的答。

    “秦姑娘的赌注,押在七皇子的身上吧,不,你的赌注,一定在七皇子身上,因为,你恨透了太子,也恨透了四王爷,一个人毁了你的家,一个人差点刺伤了你父亲,是你的伤痛,也是你绝对不能容忍的,所以,我想,出了七皇子,就没有人可以选择了!”

    谢夫人看着秦朵,忽然说道,“你的店铺在进行大调整,很多东西都是开始调节,很多店铺都是开始调整,表面上,是因为四皇子和太子的对付,实际上,你是在准备你自己的事情,你看不惯这些,所以,你要打破这一切!”

    谢夫人的目光骤然间变得冷冽,抬起头看着秦朵,秦朵只是带着微笑坐在那里,看着谢夫人,手中端着茶杯,等待着谢夫人接下来的话语,谢夫人的冷冽瞬间就是没有了,抬起头看着秦朵。

    “我的赌注,和你是一样的!”谢夫人忽然转变了气势,看着秦朵,说道,秦朵只是轻笑了一声。

    “谢夫人您错了,我只是一个小姑娘,现在我所想要的都是已经得到了,我已经很满足了,对于您所说的这些,我一点都是不清楚!”

    秦朵的心中划过一抹冷冽,但是脸上却是依旧带着温和的笑容看着谢夫人,轻声说道。:“众人皆知,我对云锦然,是真爱,为了云锦然,千里迢迢追到了凉州城,直到婚事下来,我才到云城,现在整个云城,可都是我的痴心传闻!”

    秦朵放下茶杯,拿了一块糕点:“夫人,尝尝这个糕点怎么样?”

    “世人都说我为了富贵,嫁给了自己的哥哥,做了哥哥的妾,殊不知,曾经我也有个快乐的家,尽管曾经的婚事是逼迫的,但是我的心里,却是实实在在的喜欢着那个家的,但是,什么都是改变了,不是吗?”

    谢夫人的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看着秦朵,“其实我知道,秦姑娘是个骄傲的人,做个妾室,心里不舒服吧?”

    “挺好的,因为云锦然的心,在我这里!”秦朵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看着谢夫人,说道,谢夫人抬起头看着秦朵,目光之中带着柔和,可是很快,那一份柔和就是没有了,目光也是冷冽了下来,秦朵的嘴角微微勾起,看到这一幕以后,摇摇头。

    “夫人,我知道,夫人想要从我偶这里得到一些夫人想要的东西,但是夫人,您别忘记了,对我来说,最重要的,其实是生活?!?br />
    “若是有人想要对秦大壮下手,你还可以这样的悠闲吗?”谢夫人抬起头看着秦朵,忽然说道

    秦朵抬起头看着谢夫人,谢夫人轻笑了一声,“我现在,只想下半辈子去过我自己的生活,所以,我要的,不过就是一个合作的机会罢了,当然,在这个机会里面,我会好好的把握住,?;ず媚阆胍娜说陌踩?,秦朵,你应该相信,我是可以做到的!”

    秦朵抬起头看着谢夫人,谢夫人也是看着秦朵,两个人的目光就这样的对峙在了一起,但是两个人都是没有说话,风吹过,吹起谢夫人的满头青丝,青丝下面,夹杂这一层淡淡的白色,谢夫人将头发压了下去,嘴角带着笑容看着秦朵。

    “你再考虑考虑吧,我相信,你会十分乐意接受这一切的!”谢夫人转身朝着外面走去,秦朵看着谢夫人的背影,谢夫人的背影有些落寞,她的脑海里面,挥之不去的,是谢夫人青丝下的白雪。

    谢夫人走了,如意和月环都是走了出来,两个人站在秦朵的身边:“小姐,那谢夫人又来做什么!”

    “解脱呗!”秦朵淡淡的笑笑,嘴角带着柔和的笑容说道,“每个人都想要解脱,因为每个人的想法啊,都是不一样的,或者说,每个人的心里,都装着一件,明知道不可能完成的事情,但是还是想着要去完成一下!”

    秦朵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肩膀,:“厨房准备好了午饭吗?咱们大概也是到了要吃午饭的时间了!”

    “已经准备好了,小姐,您先去坐着吧,我这就是将午饭拿过来!”月环笑着说道,听到月环的话,秦朵笑着点头,云锦然也是在这个时候走了进来,脸上带着柔和的笑容。

    “丫头,刚才姑姑来找你了??!”

    “是??!”秦朵笑着说道,“你怎么这个时候就来了?”

    “是三叔来了,我最看不惯的就是三叔,所以就来了,我和你说,三叔的心里,就装着一大堆的女人,你最好是不要去见三叔,免得他看到你就流口水!”云锦然撇撇嘴,说道。

    “是秦王吗?”秦朵眉头挑了一下,看着云锦然,说道。

    “是啊,姑姑在哪里,他基本也在哪里的,所以,你没事就不要出院子了,也少见姑姑,姑姑这个人,也奇怪!”云锦然笑着说道,拉着秦朵朝着里面走去,月环将午饭端了上来,云锦然和秦朵坐在最中间,下面则是坐着一大群的丫鬟,云锦然舒了口气。

    “丫头,你知道吗,这样吃饭,让我觉得,我的士兵都是在下面!”

    云锦然转过头看着秦朵,笑着说道,秦朵无奈的摇头,如意却是嗤笑了一声?!岸际悄镒泳??”

    “那是自然,一大批的娘子军,我以前去过一个小国家考察,你不知道,那个小国家里面,男女皆兵,别看那些姑娘一个个的十分的温柔,但是,下一刻,她们就直接会对你出手,一刀子捅死你!”

    秦朵拦住云锦然,脸上带着哭笑不得,“你不要说了,我这些丫鬟可不是深宅大院里面出来的,一二个的都是十分的彪悍的,你这么一教,我估摸着下次出门,还得地方这些丫鬟身上的刀子!”秦朵有些哭笑不得的说道。

    “这样好,你若是要出去玩耍,我不在你的身边,就是不要担心你的安全了!”云锦然笑着说道,秦朵翻了个白眼,转过了头去。

    “别贫嘴,我可不想出门,我的身边一群彪悍的老姑娘,我以后怎么将她们嫁出去?”秦朵哭笑不得的说道,听到秦朵的话以后,云锦然默默鼻子,看了一眼月环,月环的年纪比秦朵还要大一点,以前传出过喜讯,后来就是没有任何的消息了,说起来,自己的下面,有几个将军,还都是不错的1

    “世子爷可不要打我的注意,我可是有喜欢的人了!”月环抬起头看了一眼云锦然,说道,云锦然转过头看着秦朵,秦朵只是淡淡的笑笑,道:“月环心里装着一个我们都是不知道的人,所以,你就是不要想着让月环为你做点什么了!”

    “我不过就是看了一眼罢了,你有必要这样的护犊子么?”云锦然一脸郁闷的说道,秦朵夹了一块五花肉放到云锦然的碗里。

    “吃饭,别说话!”看到盘子里面的菜,云锦然裂开嘴笑了一下,低头吃饭,不再说话,秦朵时不时的给云锦然夹上一些肉和青菜,云锦然虽然不喜欢吃青菜,不过看到秦朵开心,便也是吃了,反正就是吃一点素罢了!

    吃过饭,云锦然果然是让书童将所有的东西都是送到了秦朵的院子来,秦朵的院子有现成的书房,秦朵便是用了那边的书房没有改变,云锦然的东西都是搬到了那边,灵童的脸色微微有些苦。

    “少爷,我觉得,咱们院子里面,肯定是出了个田螺姑娘!”灵童十分认真的看着云锦然,说道,云锦然转过头看着灵童,挑眉,灵童一向来不会说话,也只有犯错了的时候,才会绞尽脑汁的想一点东西来应付他的!

    “说吧,发生什么事请了,如果是小事情的话,我就免了你的板子!”云锦然挑眉看着灵童,等待着灵童的答。

    看書网小说首发本書</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