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童哭丧着一张脸看着云锦然,目光里面都是无奈:“世子爷,小的也不知道,小的就是睡了一会儿,醒来就发现,世子爷的书房变了个样子,东西都是整理的十分的症结的摆放在那里,我以前是少爷自己弄的,可是少爷以前,明明不做这些事情的”

    灵童低着脑袋,一脸苦恼的说道,云锦然好整以暇的看着灵童,转过头看了一眼秦朵,秦朵正在将书籍摆上去,做事十分的认真。

    “那你就去好好的查清楚,到底是谁进了小爷的书房,若是没有查清楚,板子伺候你!”云锦然瞪了一眼灵童,说道,灵童苦着一张脸看着云锦然,不知道应该怎么街上接下来的话语,难道他真的要去做这件事情?不过看到云锦然的样子,似乎也没有要彻查的意思,秦朵轻笑了一声摇头。

    月环和如意看了一眼灵童那呆头呆脑的样子,有心想要说两句,但是灵童却是苦着一张脸出去了,就是如意喊他,也是没有听到。

    “这样欺负一个小孩子,估计也只有你做的出来了!”秦朵好笑的摇头,看着云锦然,说道,云锦然只是耸耸肩。

    “这个小子,隔三差五就头睡觉,不好好打额给他一点颜色看看,肯定是不知道太阳石从哪边出来的!”

    云锦然笑着说道,转而便是看着秦朵,目光里面都是柔和,“丫头,没有想到,你也有那么细心的一面啊,替我将书房收拾的那么妥帖!”云锦然得了天上带着笑容看着秦朵,轻声说道,秦朵只是淡淡的笑笑,微微摇头,道:“你可不要想太多了,我可不是为了你才做那么多的事情的,不过呢,你若是真心要感谢我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秦朵眼珠翻转了几下,看着云锦然,“你也替我一起收拾书房好了!”

    看到秦朵那边大大小小的箱子,云锦然点头,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啊,世子爷也真是的,说好帮小姐您收拾书房,可是自己却走了!”如意嘟起嘴,轻声说道,秦朵只是笑笑,摇头,看着丫鬟们忙碌,“没事,估计是去院子里面喊人了,你们去休息一下,等下就指挥他们做事就好了!”

    秦朵笑着说道,话语刚落,云锦然就是带了足足二十个人进来,丫鬟们笑着站好,招呼这些人开始摆放书籍,秦朵笑着坐在那里,丫鬟们做事都是轻手轻脚的,速度也是十分的迅速。

    “在看账本?”云锦然站在秦朵的身后,看着上面密密麻麻的数字,笑着问道。

    “是啊,上个月的总账都在这里了,我要清理完,这生意多了,账务也就多了,我虽然没有全部看,但是有些比较重要的,还是要经过自己的手才放心!”秦朵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轻声说道,听到秦朵的话以后,云锦然点头,看着秦朵上面的账本,嘴角也是上扬:“我家娘子,还真不是一般的厉害,账目可以做的这么的漂亮!”

    秦朵抬起头看着云锦然,云锦然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看着云锦然:“我看你每天都是没有事情可以做?”

    秦朵挑眉,看着云锦然,问道。

    云锦然嘿嘿笑笑,坐在秦朵的身边:“你也知道啊,我们做僵尸的,只有到了打仗的时候,才有事情做,其他的时候,我们是没有事情做的,当然了,陪娘子也是我的事情??!”

    云锦然一脸吊儿郎当的说道,秦朵无奈的摇头。

    “小姐,昭和郡主来了!”如意走到秦朵的身边,轻声说道。

    “就说小爷我在忙,现在没有时间搭理她!”云锦然听到如意的话以后,直接就说道,如意看着秦朵,秦朵眉头皱了一下。

    “让她进来吧!”

    “妹妹这里,原来还没有收拾好呢!”昭和郡主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看着秦朵,轻声说道,秦朵只是淡淡的笑笑,尔后便是点头,昭和郡主转过头看着云锦然。

    “相公,刚才京城来信,您和我,还有妹妹都是皇婚,我已经准备好了,咱们明天就启程去京城吧!”昭和郡主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看着云锦然说道,“本来,明天也是我应该门的时候,不我家远在京城,也就只有这个时候可以过去了,若是相公不嫌弃的话,我已经打包好了行李,妹妹,你也收拾一下,咱们明天就动身吧!”

    “后天不行吗?”云锦然抬起头看着昭和郡主,问道,昭和郡主微微有些苦恼的看了一眼云锦然,低下了脑袋。

    “我本来也是打算后天再走的,但是公公说,你们毕竟是皇婚,并且成婚也这么久了,所以咱们必须早一点动身,我和王妃婆婆已经为相公你准备好了行李,妹妹,你也应该收好东西准备动身了!”

    昭和郡主不笑着对秦朵说道,秦朵愣住,转过头看着云锦然,她不知道,原来还有这样的事情,云锦然的眉头也是皱了起来,他怎么就不知道还有这样的事情呢?

    云锦然站起来,直接朝着外面走去:“我去问清楚这件事情!”云锦然直接就是说道,听到云锦然的话,秦朵苦笑了一声,她已经知道,事情基本就是要这么的定下来了,可是心里总是有些排斥才是??!

    秦朵叹了口气,看到秦朵的样子,如意和月环都是坐在了秦朵的身边:“小姐,明天是您门的时候??!您”

    “替我送封信去吧,这件事情,不是咱们可以处理好的!”秦朵无奈的笑笑,说道,听到秦朵的话,月环点头,转身朝着外面走去,秦朵叹了口气,低头看着账本,目光里面也是有些无奈了起来。

    “昭和郡主就是欺人太甚,明明知道世子爷答应了小姐,小姐您也想通过这次门好好的化解和世子爷之间的尴尬,结果就出了这样的事情来!”如意撇撇嘴,有些不开心的说道。

    “没事了,这次长途跋涉,你们快去准备东西吧,这个时候说,明天就要走,肯定是十分的忙碌的,去京城,那么远,可不是一下两下就是可以解决的!”秦朵笑着说道,听到秦朵的话以后,如意和月环都是点头,两个人朝着下面走去,生意上面的事情都要殷娘秦袖还有月环打理,所以这三个人,注定只有一个人可以随着秦朵去,说不定一个都是不能随着秦朵去,所以,月环和如意要给秦朵准备的,是丫鬟,还有东西。

    秦朵一个人坐在书房里面,书桌上放着早上丫鬟剪下来的芍药,开的十分的打眼,也十分的漂亮,但是秦朵此刻却是没有多少心思来看着眼前的芍药,很多事情似乎都和她所想象的不一样,或者说,很多事情在做了以后,才发现,原来和想象是不一样的,她有心想要改变这样的局面,但是却是做不到。

    这大概就是她以后的路吧!秦朵叹了口气,心里就算是有无数的想法,最后都只能一一扼杀掉。

    云锦然来的时候,脸上明显的带着怒气,心情也是十分的不好,低着脑袋,整个人都是那样的一脸阴沉的坐在那里,秦朵缓缓走到云锦然的身边,将手搭在了云锦然的肩膀上,云锦然握着秦朵的手。

    “你说,你说人家夫妻,那都是甜蜜如玉的,为什么到了我们,就不一样了呢?”云锦然的话语里面带着苦涩,看着秦朵,问道,秦朵低头看着云锦然,云锦然在秦朵的手臂上面蹭了一下,目光里面似乎带着一些忧伤。

    “我曾经也希望,咱们的婚姻可以甜甜蜜蜜的,可是现在,这一切似乎都是改变了,我没有想到我们之间会忽然多一个昭和,多那么多的烦恼,我也没有想到,我父王母后会这样的玩我!”云锦然叹了口气,“我原本,就想着安安静静的和你过日子的,为了这个,我还将身边的通房都是送走了,我知道,你最不喜欢那样的!”

    “没事了,事情很快就是可以解决的,七皇子已经和我说过了,咱们之间的事情,是绝对可以一直走下去的,所以你就不要太担心了,你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好好的处理好手头的事情!”秦朵笑着对云锦然说道,云锦然点头,看着秦朵,秦朵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目光里面都是柔和。

    “丫头,你等我,我一定会将所有的事情都处理好的,到时候,我就请婚,让你成为我的正妻,好不好?”云锦然的脸上带着笑容,看着秦朵,笑着说道,秦朵点头,目光中难得的带着柔和。

    “好啊,那咱们那个时候,就可以好好的在一起了!”听到秦朵的话,云锦然点头,目光中猛然绽放出了光辉,嘴角也是上扬,月环和如意站在门口,看到秦朵和云锦然的样子,两个人都是相视一笑,若是两个人可以这样的天长地久,那么他们自然也是十分的开心的!

    “丫头,我问你个事情可以吗?”忽然,云锦然转过头看着秦朵,轻声问道。

    “你说!”秦朵低头,目光里面带着温和,云锦然嘿嘿一笑。

    “还有几天咱们才可以同房??!”云锦然目光里面都是期待,秦朵耻笑了一声,转而便是一脸无奈的摇头。

    “咱们明天不是就要出发去京城了?到时候再说吧,总不能在路上草草了事吧!”秦朵一脸无奈的说道,听到秦朵的话以后,云锦然撇撇嘴,转过了头去,“我就发现啊,丫头,我发现你的借口还挺多的!”

    门口传来了两个丫鬟的轻笑声,云锦然转过头去,看到是两个丫鬟,叹了口气,“吓了我一跳,我还以为是什么,原来是你们两个啊,说吧,你们两个躲在门口偷听了什么!”

    “我们什么都没有听到,小姐,您过来看一下,我们已经准备好了东西,就等您去查看了!”月环笑着对秦朵说道,秦朵点头,转身和两个丫鬟朝着外面走去,云锦然站在那里,看着秦朵的背影,嘴角勾起一个温和的笑容。

    本書首发于看書辋</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