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早,云锦然便是早早的出现在了秦朵的院子,和秦朵一起吃过早餐以后,两个人就是朝着外面走去,秦朵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云锦然拉着秦朵的手,轻声说道:“事情都已经准备好了,丫头,咱们现在出去吧,我怕你旅途无聊,所以给你准备了马,人不多的时候,你可以骑马的!”

    云锦然的脸上带着笑容看着秦朵,说道,秦朵点头,嘴角微微勾起。

    “咱们先过去吧,不能让昭和郡主等得太久了!”秦朵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说道,“我已经送了信去了,爹爹说让我和你安心的去京城,等来再讨论接下来的事情!”秦朵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对云锦然说道,云锦然摸摸鼻子,点头。

    “丫头,我还有个事情想和你说一声,就是不知道你怎么想的!”云锦然看着秦朵,轻声说道,秦朵转过头看着云锦然,云锦然犹豫了一下,方才是开口道:“就是昭和的事情,我一直都是不知道,你到底是怎么看待的!”

    “昭和郡主吗?”秦朵抬起头,楞了一下,对待昭和郡主是怎么看待的呢?秦朵一时间有些想不大清楚,昭和,对她来说,大概就是一个十分简单的人物吧,因为她对昭和,其实并没有太多的想法啊,聪明,她承认,她也承认,她有点看昭和不爽,不过,照业不过也是为了自己罢了!

    “我对昭和,是真心的没有多少的想法的!”秦朵的嘴角带着一抹苦笑说道,“说白了,对我来说,昭和就是一个普通人一样,我没有想过要对昭和做什么,甚至于昭和会发生什么,我都是没有想过!”秦朵的嘴角带着无奈,说道。

    “我只是希望过好我自己的日子,如果昭和可以不介入我们之间,我还是很开心的!”秦朵轻声说道。

    “可是丫头,我感觉到了你的不开心,自从来到王府,你就没有开心过!”云锦然转过头看着秦朵,说道,秦朵愣了一下,摇头,呵呵笑笑:“什么叫做开心什么叫做不开心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我的生活现在很好!”

    “你骗我!”云锦然轻声说道,“丫头,如果你有什么烦恼,你就告诉我,可好?”

    秦朵摇头,目光里面微微带着一些无奈,“好了,事情大概就只有怎么多了,你也不要多想,我是真的没有什么,你若是真的关心的,你应该关心,这一路上,要怎么过去!”秦朵笑着对云锦然说道,云锦然楞了一下,转而就是点头,低头不再说话。

    昭和已经在门口等到,吕阳王妃和吕阳王也是在,说实在话,秦朵对吕阳王的印象是真的不是特别的深刻,不过唯一深刻的时候,就是画眉准备将她送给吕阳王的时候,秦朵觉得,其实眼前的男子,也是个好|色鬼!

    看到秦朵,吕阳王也是微微有些尴尬的转过了头去,反倒是画眉笑着走上前看着秦朵,脸上带着柔和笑容:“原本打算过来看看你的,但是我他听说你这几天十分的忙碌,就没有过来看你了,现在在你又要去京城了,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可以和你好好的说说话了!”

    画眉的话语中都是遗憾,秦朵却是轻笑了一声,开口道:“什么有机会没有机会的,以后就在一个屋檐下,咱们要说话的时间啊,多的去了,你说是不是?”秦朵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看着画眉,笑着说道,画眉抬起头看着秦朵,秦朵的嘴角的笑容十分的温和,看到秦朵的样子以后,画眉低下了头去,她不知道,秦朵这句话,要怎么街上。

    她也听出了秦朵的话语里面的揶揄的意思,画眉的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看着秦朵:“好,我等你来!”

    秦朵笑着点头,走吕阳王和吕阳王妃的面前,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道:“王爷,王妃娘娘!”

    秦朵的声音十分的如何,吕阳王准过了头去,吕阳王府则是笑着看着秦朵:“路上好好照顾世子爷和世子妃,若是他们出了什么差错,我唯你是问!”

    “这是我的分内事!”秦朵抬起头看着王妃,笑着说道,吕阳王妃看着秦朵,秦朵的脸上带着柔和的小人,嘴角微微月哈桑杨,整个人看上去十分的温和,可是,吕阳王妃却总感觉秦朵的笑容怪怪的,秦朵淡淡的笑笑,云锦然走到秦朵的面前,拉着秦朵的手朝着外面走去。

    就在这个时候,谢夫人和秦王笑着走了出来,两个人的脸上都是带着温和的笑容。

    秦王看到秦朵,眼睛瞬间就是亮了,欲语还休,谢夫人警告的目光看向了秦王,秦王转过了头去,摸摸鼻子不说话。

    “我们也正好去京城,咱们便是一起吧,还有梦文,说起来,咱们也是一家人,可惜了哥哥嫂子不能一起去,不然两家人在一起,看上去也是十分的热闹的!”

    谢夫人的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看着秦朵,笑着说道:“朵儿,你介意和我一起上路吗?”

    “不,我很欢迎夫人!”秦朵的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说道,谢夫人点头,拉着秦朵的手朝着马车走去,“咱们坐一辆马车,好好的说说话吧!”

    “姑姑!”昭和郡主笑着走到谢夫人的面前,脸上带着温和的小人,“不管怎么说,朵儿都是我的妹妹,按理也是应该和我坐在一起的,姑姑要抢走朵儿,那也得过两天不是,我和朵儿还有好多的话要说呢!”

    昭和郡主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看着谢夫人,撒娇道,谢夫人愣住,转过头看着秦朵,秦朵的嘴角只是带着温和的笑容,听到昭和郡主的话以后,也只是轻笑了一声。

    “谢夫人,不好意思,既然郡主娘娘有什么话要和我说,那我就先和郡主娘娘一起坐着吧,等事情说完了,我再来拜访谢夫人!”

    云锦然转过头看了一眼秦王,眉头皱了起来,至始至终,秦王的目光都是停顿在秦朵的身上,这让云锦然那心里十分的不舒服,秦朵不管怎么说,都是他的媳妇,秦王的目光,让他很不舒坦!

    “王爷,咱们也是上车吧!”谢夫人看着秦王,看到秦王的目光以后,眼中闪过一抹嘲讽,轻声说道。

    “走吧!”秦王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秦朵,点头,上了马车,谢夫人转过头看了一眼秦朵上车的背影,嘴角微微上扬,转身也是跟着上了马车,秦朵坐在马车里面,昭和郡主的马车准备的十分的不错,十分柔软的垫子,里面的布置也是十分的华贵,秦朵闭着眼睛,昭和郡主坐在秦朵的对面,看到秦朵的样子,眉头皱了一下,转而就是露出了一个冷笑。

    “我从来不知道,原来妹妹还有这样的爱好!”昭和郡主 看着秦朵,“喜欢勾|引有妇之夫,我看秦王爷,确实是英俊潇洒呢!”

    “昭和,你在说什么!”云锦然的脑袋从外面探了进来,脸上带着冰冷看着昭和郡主,“朵儿和那个什么秦王,都是没有见过面呢!”

    “世子爷怎么知道的呢?”昭和郡主冷笑了一声,看着秦朵,“谁不知道,秦朵可是出了名的会做生意,说不准他们两个人就是因为生意,走到了一起呢?”昭和的脸上带着意味深长的笑容看着秦朵,说道。

    “妹妹,你说我是不是说得对?”

    “咱们还没有动身,你就开始使幺蛾子,昭和,信不信我不让你走!”云锦然一脸冰冷的看着昭和,昭和抬起头看了一眼云锦然,笑眯眯的,看着秦朵。

    秦朵睁开眼看着昭和郡主,嘴角勾起一个笑容,点头道:“是啊,很多事情都是不能说的,秦王英俊潇洒还是不英俊潇洒我不知道,不过,我看姐姐对秦王好像很熟悉???”

    云锦然看了一眼秦朵,看到秦朵好像并没有什么,似乎心情也不错,放下了帘子,是他想太多了,丫头怎么会 吃亏呢?

    昭和愣住,看着秦朵,秦朵的嘴角带着温和的小人,看到秦朵的样子,照旧楞了一下,她倒是忘记了,眼前的秦朵,那可是一个十分凶残的主,没有她做不到的事情,只有她不想做的事情罢了!

    “姐姐,说起来,姐姐的过去,和秦王的联系,似乎比我还多一点呢!”秦朵再一次说道,昭和看着秦朵,目光里面都是意味不明,好一会儿以后,方才是轻笑了一声,道:

    “比不得妹妹,和谁人脉都是好!”昭和轻笑了一声,说道,“我就想着,若是有一天,我能够像妹妹这般就好了,殊不知,我昭和的一辈子,在遇到云锦然以后,就是改变了?!?br />
    昭和的目光有些清幽,看着秦朵,说道,秦朵调整了一下位置,将座位方凯,俨然就是一个小小的小榻,如意急忙为秦朵将毯子拿了出来,秦朵躺下,打了个哈欠。

    “很多事情也不能这么多,每个时期不一样,最后的结果也是不一样的,就好像姐姐,你选择了这一条路,那么你就要继续走下去,至于我,我对自己的生活,很满意,也很放得开,所以,我现在觉得我,我的一辈子,还是在我自己的手里,没有改变的?!?br />
    “妹妹可是知道,一心一意爱着一个人的滋味?”昭和抬起头看着秦朵,轻声问道,秦朵摇头,嘴角带着淡淡的笑容。

    “我不知道,难道你知道?”

    昭和郡主苦笑了一声,掀开帘子朝着外面看去,马车已经开始走了,前后都是有好几辆马车载着丫鬟和东西,秦朵带的丫鬟不多,一个如意,后面还有两个丫鬟,以及殷娘,这一次,殷娘难得的跟在了秦朵的身边,准备去京城看看。

    本书首发于看书蛧</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