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妹妹,你知道吗?我还是很小的时候,就喜欢上竟然了,我一直都觉得,竟然就是我这辈子的人,我看中了他,我嫁给他,一辈子,不离不弃!”

    昭和郡主的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看着秦朵,说道云锦然,目光里面都是柔和,“可是,锦然他的心里没有我,以前的他一门心思喜欢着画眉,所以我解决了画眉,你看啊,一个爱慕荣华的女人,现在过得多好??!”

    昭和郡主低头看着秦朵,?“后来我才知道,画眉进入王府的时候,他不哭不笑也不闹,甚至于一句多余的话都是没有,我以为是他在默默的帮助着画眉,后来我才知道,他的心里,其实真正喜欢的人是你,不是画眉,所以,对于画眉的遭遇,他没有多少的感触!”

    昭和看着秦朵,秦朵闭着眼睛,呼吸匀称,似乎已经睡过去了!

    看到秦朵的样子,昭和只是苦笑了一声,她知道秦朵肯定是没有睡着的,但是秦朵不愿意和她说话!

    “我知道你没有休息,我也知道,你不愿意听,是因为你害怕,你害怕我说的东西,对你来说是一种折磨!”

    秦朵睁开眼睛看着昭和,看到昭和倔强的样子,秦朵叹了口气,道:“不是我怕你说的东西对我来说是一种折磨,而是我不愿意和你说这么多,昭和,你觉得你的爱很伟大,好吧,我承认,伟大,但是伟大有什么用呢?对我来说,你不过就是一个痴儿女罢了!”

    秦朵轻声对昭和说道,“再说了,我是他的妾,你是他的妻子,我和你,都是一个人的人,我对他呢,没有什么太大的想法,但是,并不代表我就不喜欢他,不爱他,我就会拱手相让!”

    “秦朵,算我求你了,可以吗?”昭和低头,目光中带着泪水,“我堂堂一个贵女郡主,我能够为你这要,秦朵,我已经进我最大的努力了!”

    “对不起,我做不到!”秦朵摇头,目光中带着苦恼,道:“不是我不够在乎,而是,对我来说,很多事情,那是不一样的!我再好再坏,我也放不下云锦然!”

    听到秦朵的话,昭和低头,看着秦朵,秦朵的目光里面没有太多的表情,只是就那样安静的坐在那里,目光所到之处,既不冰冷,也而不多情。

    “秦朵,你真的好狠的心!”昭和看着秦朵,轻声说道,秦朵呵呵笑笑,摇头道:“我狠心什么啊狠心,如果换做我站在你的立场上,我求你,放过云锦然,让我和云锦然在一起,你会松手吗?”秦朵冷笑了一声看着昭和,“你不会,你会将我直接踩下去,我不过就是一个小农女罢了,之所以现在你来求我,是因为,我们之间的角色互换了,我和你之间,有一点改变了,那就是,我在云锦然心中的地位,正是因为这一点的改变,所以,很多事情都是不一样了!”

    秦朵看着昭和郡主,招呼就魂珠坐在那里,似乎有些难以接受这样的言论,秦朵只是淡淡的笑笑,她没有指望昭和可以接受,不过,她说的都是事实。

    “如果你只是要和我说这个事情的话,你已经说完了,咱们的事情,也是告一段落 了,以后,再也不会有这样的事情了!”秦朵轻笑着说道,听到秦朵的话,昭和的目光闪躲了一下,看着秦朵,可是秦朵的心间似乎对这样的事情一点都是不在乎,只是躺在那里,闭上了眼睛。

    看到秦朵的样子,昭和有些看不过去,也有些恼恨,她不喜欢这样的秦朵,什么都是装作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可是秦朵就那样的在那里,目光里面没有感情,也没有其他的东西。

    “秦朵,我就讨厌你这个样子,永远装作自己是圣母,其实你什么也不是!”昭和冷冷的说道,秦朵点头,转过头看着昭和:“是啊,你说得对,不过这一天路程还很远,躺着可比坐着舒服多了,你要不要也躺着??!”

    秦朵笑着对昭和说道,昭和愣住,看着秦朵,秦朵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看到秦朵的样子,昭和的整个人都是愣在了那里。

    “你 就装吧,秦朵,我迟早要撕开你伪善的面容!”

    昭和转过了头去,秦朵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昭和怎么就说不清楚呢!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昭和,我们之间,最不应该的事情,就是你认识我,我认识你,我们都认识云锦然!”

    秦朵轻声嘟囔,声音很低,马车咕噜咕噜在路上走着,这样低的声音,昭和完全就是没有听清楚,秦朵显然也是没有打算说给昭和听的意思,只是翻转了身子,开始悠闲的睡起了觉。

    昭和看着秦朵悠闲的样子,转过了头去,脸上也是带上了冰冷。

    “你什么都不懂,就在这里谈论,秦朵,你就是一个不懂爱的人,你不过就是为了占有锦然哥哥罢了!”昭和嘟起嘴,轻声说道,秦朵翻转了身子,睁开眼睛,眼中有落寞一闪而过。

    “小姐,要不,咱们换乘一辆马车吧,后面还跟着好几辆马车呢!”如意轻声对秦朵说道,月环和秦袖不在,殷娘也是不愿意坐到前面来,当然,最要紧的,是殷娘口不能言,无法和前面的人交流,所以方才让如意陪着秦朵在前面。

    “没事,你若是想要休息的话,咱们挤着一点就可以!”秦朵轻声对ui如意说道,如意听到秦朵的话苦笑了一声,秦朵还真是随意,什么忙都是不在乎,就这样随意的说出了一件事情,秦朵只是淡淡的笑笑。

    昭和转过头看着秦朵,秦朵坐了起来,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看着昭和:“马车挺大的,躺着也很舒服,你要躺着睡觉吗?”

    “秦朵,我可以和你一起分享锦然哥哥的,但是,那你不要总是站着锦然哥哥,好不好?”昭和看着秦朵,轻声说道,低着脑袋,双手绞在一起,秦朵看着昭和的样子,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苦笑。

    “昭和,你知道你最大的失败在哪里吗?”

    昭和抬起头看着秦朵,秦朵靠在马车上,嘴角带着一抹淡淡的嘲讽看着昭和郡主:“你们口口声声说着,你喜欢云锦然,你爱他,可是,你不懂他,你说我的爱是占有,其实你说的是你自己,你知道云肌肉男自喜欢吃什么吗?你知道云锦然平时最喜欢做的事情是什么吗?你知道云锦然为什么心头总有那么多的事情吗?”

    秦朵的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看着昭和,“你什么都不知道,其实比起我,你的感情更像是一道执念,一道挥之不去的执念!”

    秦朵抬起头看着昭和,昭和一双眼睛猛地瞪圆,看着秦朵,瞳孔慢慢的收缩,双手更是狠狠的绞在了一起,看到昭和的样子,秦朵只是淡淡的笑笑,微微摇头。

    “我该说的都是已经告诉你了,我相信,很多事情你比我想的通透,明白的也比我多,昭和,咱们之间,其实你不欠我,我不欠你,你不求我,我不求你,感情是自己争取的,不管我喜不喜欢云锦然,但是至少,我和他之间是清清白白不掺杂任何成分在里面的!”

    秦朵笑着对昭和说道,昭和看着秦朵,眼前的秦朵似乎是那么的陌生,可是秦朵说的都是实话,没有错,在她的世界里面,很多事情,都是掺杂这其他的成分在里面的,但是,最大的成分,还是她的爱??!

    “你血口喷人!”昭和一双眼睛瞪着秦朵,目光里面都是严肃:“分明就是你不愿意让出锦然哥哥,才说出这样的话来的!秦朵,明明是你自私,可是你还是要将这件事放在我的身上,你是不是看想着就这样一辈子,你可以得到锦然哥哥的心,我什么都得不到!”

    昭和瞪着一双眼睛看着秦朵,大声喊道,秦朵呵呵笑笑,看着昭和,目光里面都是无奈,但是,还有一些淡淡的微笑:“你说得对,我的梦想就是霸占我的男人,一辈子只属于我一个人,而不是和吧别人分享,我不知道我和云锦然会怎么样,但是至少,现在我和他是夫妻,他的心在我的身上,那么,我就会努力,将他其他的女人都是送走,你说我歹毒也好,说好自私也好,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秦朵看着昭和郡主,直接坦诚道。

    昭和郡主看着秦朵,目光里面带着无数的隐晦,秦朵就那样安静的坐在那里任由昭和郡主看着,目光之中,没有太多的感情,只有认真。

    看到秦朵的这样样子,昭和楞了一下,她看到过秦朵无数的样子,每一个样子下面,都是秦朵的汗水还有洒脱,这是她第一次,看到这样的秦朵,就这么认真的坐在那里 看着你,等待着你的答。

    这样的秦朵让人生畏,也让人心间情不自禁的想要后退,没有谁愿意和这样的秦朵打交道,包括昭和也是

    “秦朵,你应该知道,我和你,是不一样的,你不过就是一个乡下女子,就算被退婚了,你也可以重新找一个人家,只要你愿意,我也愿意帮助你,我知道,你和锦然哥哥还没有同房,我可以帮你掩饰掉着一段过去,只要你愿意,我可以达成你的心愿,帮你完成这个事情!”

    昭和看着秦朵,眼中星光流转,轻声说道,秦朵呵呵笑笑,看着昭和。

    “你觉得,我需要吗?”秦朵的话语十分的简单,昭和听到以后,却是愣在了那里,看着秦朵,一时间不知道要怎么来答秦朵的问题,是啊,秦朵需要吗?

    这个问题犹如一根扎扎进了昭和的心里,昭和看着秦朵,她没有想到秦朵锦然如此的难缠,完全就是油盐不进,不给他任何的机会,可是,她一点都是不甘心,她喜欢那个人??!

    昭和咬牙看着秦朵,云锦然就在这个时候抛进马车里面两包糖炒栗子,整个人也是跟着坐了进来,坐在秦朵的身边看着昭和。

    本書首发于看書網</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