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然哥哥!”看到云锦然进来,昭和的脸上立刻就是带上了笑容,喊道,云锦然看了一眼昭和,目光中带着一些自己都是不知道的复杂。

    “其实这么多年,昭和,我相信你应该知道了,我一直都只是将你当作妹妹一样存在的!”云锦然十分认真的对着昭和说道,昭和抬起头看着云锦然,目光中有眼泪在打转。

    “可是锦然哥哥你明明知道,我一直都是喜欢锦然哥哥你的啊,很久很久以前我就喜欢你了,我的梦想就是做你的妻子,嫁给你,给你生孩子,然后咱们一直走下去??!”昭和抬起头看着云锦然,戚戚然说道,云锦然苦笑了一声。

    “感情这个事情说不准的,我真的不喜欢你,不是因为你不够好,是因为我的心里有其他的人,昭和,你应该知道,我的心里,有其他的人!”云锦然拉着秦朵的手,目光里面都是认真。

    “你真的就这么狠心?”昭和抬起头看着云锦然,“她不过就是一个乡下的女子,什么都是不会,就会做点生意,每天吃吃睡睡,甚至于连衣服都不会做,就别说琴棋书画了,姑姑说得对,你就被这个女人迷了心窍!”

    昭和瞪着一双眼睛看着秦朵,大声说道,“就是这个女人迷了你的心窍!你什么都不在乎 ,功名利禄,你也不要了,你就只有这个女人!”

    “我有没有这个女人不需要你管,昭和,我只是告诉你,我对你,是真的没有任何的感情,不管是以前还是以后,我都是不愿意对你有感情,你应该知道,我之所以还能够这么心平气和的和你说话,是因为,我希望你可以主动退出,我们之间,没有感情,只有利益!”

    云锦然十分认真的看着昭和,说道,“因为利益,我们才会在一起,所以,昭和,如果你不想受伤太深,你就趁早走吧,离开,去一个没有我的地方,我们之间,注定是有很多的事情,要重新清算的!”

    云锦然板着脸,看着昭和,目光里面都是淡漠,昭和抬起头看着云锦然,这样的云锦然让她从心里感到了害怕,也感到了无奈,因为,云锦然的目光里面,什么都没有,只有冷漠?!?br />
    “你真的一点都不在乎我?”昭和看着云锦然,目光里面都是冰冷,“我一直都是一个人作战,云锦然,就算得不到你的心,我也要得到你的人,让你一辈子和秦朵不可能!”

    昭和看着云锦然,轻声说道,哂笑了一声,目光里面都是冰冷,云锦然也是带着冷笑看着昭和,好一会儿以后,方才是站了起来,拉着秦朵朝着外面走去,

    “走吧,丫头,去外面 一起骑马吧,咱们已经出了云城了,如意,你去后面坐着,将昭和的丫鬟叫到前面来好好的看着昭和!”

    云锦然说的简单,秦朵拒绝了云锦然,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道:“昨晚准备东西到半夜,我没有好好的休息好,你先出去吧!我就在这里躺一会儿,你放心吧,我没事的,再说了,我也不会有什么事情的,我和昭和,还是想好好的说一下!”秦朵笑着对云锦然说道,云锦然看着秦朵,看到秦朵眼中的坚定以后,轻轻松开了手。

    “那你小心点!”

    “你放心吧,昭和又不是什么恶霸野兽,不过就是一个姑娘罢了!”秦朵好笑着说道,云锦然嘴角咧开一个笑容,轻声点头,自己出去了!

    秦朵坐马车里面,看着昭和,好一会儿以后,方才是叹了口气?!拔也恢滥愕降资窃趺聪氲?,不过呢,昭和,我希望,咱们之间,能够很好的说清楚,不管以后你和云锦然会怎么样,不过有一点,云锦然说得对,他的心里,或许可能,如果没有那么多的事情,会有你,但是偏偏有那么多的事情,所以他的心里没有你,不是因为你不够好,而是因为,有些故事,不是他一个人写就的,是一群人写就的!”

    “你要说明什么?说明你的主权?秦朵,你应该知道,我说到做到的!”昭和一脸冰冷的看着秦朵,说道,秦朵只是淡淡的笑笑。

    “我不要说明我的主权,因为我的主权就在这里,我也不要说明什么,因为对我来说,那些东西都不是重要的,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事情,是因为我的心里有一段我自己喜欢的感情,身边有一个人,由一段情,有一个不可言说的故事!”

    秦朵笑着看着昭和,目光里面带着温和,昭和转过了头去,不看向秦朵,看到昭和的样子,秦朵只是苦笑了一声,什么都是没有说。

    “你不愿意放手,我也不会勉强你,反正,事情现在还没有一个完全的着落,我和你之间,也不过就是一段简单的关系罢了,我能够等到,水落石出的那一天,能够等到所有的事情都是干干净净的完成,再来决定我的以后,如果你也是这样想的话,那么咱们就这么想着吧,你应该知道,我不会做什么事情,也不会伤害什么人,那是,建立在别人不伤害我,不损害我的利益之前的!”

    秦朵深深的看了一眼昭和,轻声说道,昭和看着秦朵,嘴角微张,她相信秦朵所说的这些话,秦朵就是个疯子,一个地地道道的疯子,所以她知道秦朵说的都是大实话,秦朵这个人,唯一的好处就是,从来都是不吝啬说实话的!

    “秦朵,我也不会放弃的,不是为我自己,是为了我的将来,我已经一个人作战这么久了,你不是和他甜蜜蜜吗?最后还不是被我插入了进来?我有人支持我,在王府之中,所有的人都是支持我的,除了你,就算是画眉,恐怕也时不愿意和你在一个院子吧,秦朵,连你曾经的知心姐妹都是不愿意和你在一起,你说,你可悲吗?”

    昭和郡主冷笑着和秦朵说道,秦朵只是淡淡的笑笑,好一会儿以后,方才是摇头,道:“我不知道我这到底是在劝说你还是在告诉你事实,昭和,你应该清楚,故事有时候就是这样的,有时候,我们不得不承认,它就这么的简单,我和画眉之间的事情,或许你觉得很好笑,但是对我来说,不过就是过去的事情罢了!”

    秦朵淡淡的笑笑,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

    “秦朵,你在逃避,不是吗?”昭和看着人秦朵,冷笑了一声,道:“你一直都是在逃避,看啊,你脸上的笑容告诉我了,你在逃避,其实你的心里比谁都清楚,你要的,不是这样的,可是,你就是装作一切都是这样的,不是吗?”

    “嗯,最懂我的是我的敌人,这句话果然不假,不过呢,我要休息了,不和你说了,你冷静下来,再好好思考问题吧!”秦朵点头,躺好,伸了个懒腰,转过头看着昭和,“你要是真的气愤的话,学我,好好的躺一会儿!”

    “秦朵!”昭和低头,话语里面带着而警告,秦朵挑眉看着昭和,看到昭和的样子,叹了口气?!罢押?,不是我不在乎你,也不愿意和你说事情,实在是你这个样子,让我不知道应该说点什么才好!”

    秦朵一脸无奈的看着昭和,道:“我这个人呢,你也知道,没有什么大优点的,最大的优点就是脸上一天二十四小时可以对这笑容,可以不说话,可以和敌人聊得开开心心,可以自己一个人傻傻的开心大半天,但是我这个人也有个缺点,不耐烦和别人讲道理!”

    昭和看着秦朵,秦朵闭上了眼睛,如意坐在秦朵的身边,为秦朵盖好了被子,秦朵转过了身去,挑了一个不错的姿势,开始睡了起来,和昭和说话,对秦朵来说,还是十分的耗费心神的,看到秦朵的样子,昭和也是慢慢的沉静了下来,原本紧绷的身子换换的放松,低头看着秦朵,想要从秦朵的身上看出点什么来,但是秦朵就是那样安静的躺在那里,似乎已经进入了梦乡。

    “则会你闭嘴答你怎么就甘心伺候这样的一个主子!”昭和冷笑了一声,看着如意,说道。

    如意看了一眼秦朵,嘴角勾起一个淡淡的笑容:“小姐人很好的,从来都是不会打骂我们,就算是我们做错了事情,也不过就是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这些,都是别人不具备的!”

    如意轻声说道,看着昭和,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

    “您可能觉得小姐她不够善良,不过好,又有点自私,但是小姐说得对,有些东西,是应该自私的就要自私,有些东西,不自私的,那么永远就都不自私!”

    如意笑着看着昭和,昭和转过了头去?!拔也恍枰愀鲅诀呃锤宜凳裁?!早荷,我要休息一会儿,你给我将软塌整理好!”

    昭和身边的丫鬟听到昭和的话语,点头,将昭和的座位放开,铺上了褥子,如意只是淡淡的笑着看着,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昭和抬起头看了一眼如意,看到如意脸上的笑容以后,嗤笑了一声。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你和秦朵,就是一样的!秦朵这么自私,你真的觉得,秦朵会给你好好的安排你呆在云锦然的身边?”

    “谢谢郡主娘娘关心,奴婢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小姐也是答应了奴婢,只等奴婢到了时间,就是将奴婢放出去,以后奴婢想要过什么样的日子,就由奴婢自己!”如意轻声笑着,看着昭和,眼中一片坦荡。

    “你就舍得王府的荣华富贵?”昭和嗤笑了一声,看着如意,说道,如意嘴角勾起一个淡淡的笑容,看了一眼安静躺着休息的秦朵,点点头。

    “小姐和我说过,荣华富贵不过过眼烟云,谁也说不准明天会发生什么事情,只有掌握在自己手里的东西,才是最好的,我相信小姐和我说的!”

    “你就把你小姐当做神吧,我和你说,神,也有犯错的时候!”昭和嗤笑了一声,加大了声音,好像故意和秦朵说的一样,秦朵没有睁开眼,也没有说什么,只是依旧安静的躺在那里。

    “小姐从来没有这样觉得!”如意一脸认真的看着昭和,说道,“奴婢只是觉得,小姐说得对,荣华富贵都是自己挣来的,再说了,如意笨,能够做的事情,也就只能好好的伺候好小姐,只要小姐开心,我就开心了!”

    如意嘴角微微上扬,说道。

    “也只有秦朵,才会培养出你们这么一群傻子来了!”昭和嗤笑了一声,轻声说道,丫鬟为昭和卸下头上繁重的头饰,用盒子装好,昭和看了一眼秦朵,方才是躺好了,微微闭上了眼睛。

    躺着睡着着实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舒服,昭和躺在上面,尽管褥子很厚,但是马车还是在不停地颠簸着,十分的难受,不过这个时候没有任何人来理会她的难受。

    颠簸着一路向前,昭和的精神也是慢慢的安静了下来,低头看着眼前的一切,脸上微微带上了苦涩。

    人前她是坚强的郡主,但是卸下伪装,她就什么都不是了,只是一个简单的人,简单到不能简单的人,她也有她的少女心,她有她的爱好她的想法,可是现在,那些都是可能不存在的,因为她追求,她喜欢的那个人,心里始终是装着别人的。

    这样的想法让昭和的心微微有些疼,也有些无奈,因为她不直到自己接下来的路要怎么走,大概就只能这样的一直走下去了!

    昭和翻转了身子,背对着外面,丫鬟看到昭和的样子,轻轻为昭和盖上了被子,和如意两个人坐在狭小的空间里面,对视一眼,嘴角都是勾起了一个淡淡的笑容。

    看書惘小说首发本書</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