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王叔刚才和你说了什么?”骑在马上,云锦然转过头看着秦朵,轻声问道,秦朵摇头。

    “没有说什么,谢夫人答了两句嘴,我请秦王让开,然后你就过来了!”秦朵的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轻声说道,听到秦朵的话,云锦然楞了一下,转而便是点头,脸上微微带着无奈,到:

    “照你这么说,我就应该晚一点出现的,说不准你就可以知道秦王叔到底想要做什么了!”

    “说不定啊,我总感觉秦王应该是在我的身上看到了某个人的影子,他想从我身上的我到一些关于那个人的样子,但是又是不好意思彻底的说出来,所以方才是做了这个事情,对这样的人,我一向来是看不惯的!”

    秦朵淡淡的说道:“再说了,我们关门过我们的日子,等到而来京城,咱们就分道扬镳了,我是真得一点都是不愿意和这些人呆在一起!”秦朵微笑着说道,听到秦朵的话,云锦然点头。

    昭和骑着马站在不远处,看到两个人过来了,微微舒了口气:“你们怎么这么晚才过来?”

    “发生了一点小事情!”秦朵轻笑着说道,走到昭和的身边,昭和转过头看着秦朵,好一会儿以后,方才是开口,道:“其实仔细看起来的话,秦朵你真的很像一个人!”昭和轻声说道。

    秦朵抬起头看着昭和,眼中闪过一抹不解,昭和轻笑了一声:“我听到那个人是秦王的心头好,恨不得一辈子都是对那个人好的,按时不知道怎么的,那个人就是一直都是没有嫁给秦王,反倒是后来进了宫,是宫中的贵妃,现在也是十分的受到宠爱!”

    昭和轻声说道,“那个人一直都是受到皇上的宠爱,六宫之中没有人可以比拟她,但是她却一直没有孩子,似乎也不愿意有孩子一般,每天都是安安静静的过自己的日子,也不参与六宫争斗,不过我小时候听家里的长辈说过,秦王就是因为那个女子,才是会去到蜀中的!”

    昭和十分认真的对着秦朵说道,秦朵楞了一下,没有想到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这么巧的事情,会有一个人长的和她一模一样,不过也就是一个巧字罢了,秦朵淡淡的摇头。

    “大概就是巧合罢了吧,这个世界上无奇不有,有两个长得像的人,也是十分正常的事情的!”秦朵轻笑着说道,听到秦朵的话,昭和愣在了那里,转过头看着秦朵。

    “秦朵,难道你一个商户之女,能够被许婚,你一点都是不觉得奇怪吗?”昭和一脸认真的对着秦朵说道,“纵观大秦开国到如今,你可是第一例商之女指婚当朝权贵的!”

    “还真没有关注过!”听到昭和的话,秦朵一脸认真的对着昭和说道,昭和看着秦朵,目光之中有些复杂,她知道秦朵说的是大实话,秦朵的没哟飬,是实实在在的没有关注,但是那样的话语从秦朵的嘴里说出来,还是让昭和觉得十分的奇怪。

    “秦朵,我看你就是太过于安逸享受了!”昭和嗤笑了一声,说道,秦朵只是呵呵笑笑,然后就是摇头:“不管是我安逸享受还是其他,这对我来说,其实一点都是不重要的,重要的是我的生活现在好好的,我对自己的生活也很满意,这就足够了!”

    听道秦朵的话,昭和转过了头去,不是她不和秦朵说话,而是秦朵这个样子,让她觉得很嫌弃,或者在秦朵看来每天这样无所谓的就好了,可是,昭和看来,每天都是有馊味的,正是因为这样的想法,所以两个人兴许方才是无法凑到一块儿吧!

    “丫头,你家里难道有什么亲戚曾经进宫了?”云锦然转过头看着秦朵,问道,秦朵摇头,

    “应该没有吧,我也不是十分的清楚,我家里的人那么多,不过大家都是不怎么往来的,如果是真的有的话啊,那也要我爹爹才知道了,他是组长!”

    秦朵裂开嘴笑了笑,轻声说道,听到秦朵的话以后,云锦然点头,确实,这样的事情,大概也就只有秦大壮知道了!

    不过,一个家族若是有人进宫的话,那么至少在家族之中,那也是一种荣光的,但是听秦朵的话,怎么就感觉,好像是没有人知道的呢?

    “我也不清楚了这些事情,不过大大小小的事情总归有那么多,我也不可能一一去了解的!”秦朵轻声说道,不过秦朵的眉头却是微微皱了起来,她心里自然是心如明镜,家里的族谱她翻过,对于那些亲戚的去向也是十分的清楚,至少,在本族亲戚里面,是没有人入宫的,秦家以前只是老实的农户之家,后来发达了,连带着整个家族都是富裕了起来,家族富裕以后,到处都是一片祥和,大家也都是进入了族谱之中。

    秦朵低着脑袋,脑海里面开始旋转了起来,她从谢夫人的话语中,慢慢的也是得到了一个人,那就是张芝,显然,秦王心心念的,应该就是那个叫做张芝的女子,那个女子,和自己长得很像?

    秦朵摇摇头,很快就是抛弃了脑海里面的杂念,不管像不像,只要不打扰她的生活就可以了!

    身后有马蹄声响起,显然是有人追上来了,感受到后面的来人,秦朵撇撇嘴,云竟然是显然不想理会,反倒是昭和笑着和后面的两个人打招呼。

    “昭和,你这次京城,是带着锦然府上吧!”秦王笑着对昭和说道,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秦朵,奈何秦朵完全没有头的意思,秦王的眼中闪过一抹失望。

    加深对河山大好萨达哈就看按时撒娇和跌复健科赛把房产局傻吊西门车站v就是大和喀什范围去为妻按时段发出都是好为妻

    自行车大世界复我而去文琼如以前我建设大街刷单好的话当初说的我哈师大吃唯一端午节还是的话武器二u盾你按生产国按时

    “是啊,这是其中的一件事情,不过还有一件事情,妹妹的婚事乃是皇婚,我陪着妹妹去京城,给皇后娘娘敬杯茶!”

    昭和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和秦王说道,抬起头看着秦王,见到秦王的目光一直都是盯着秦朵,昭和的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看着秦王。

    “秦王叔呢?秦王叔去京城做什么?”昭和郡主笑眯眯的看着秦王,秦王愣住,抬起头看着昭和郡主,昭和的脸上带着微笑看着秦王。

    云锦然对秦朵笑笑,秦朵咧开嘴,不过心情显然是不好,云锦然挠挠脑袋:“丫头,你知道的,秦王他就是一个老色|鬼,你别放在心上!”

    “我没有放在心上??!”秦朵转过头看着云锦然,“我只是心情有些郁闷罢了,但是也不是因为他的事情,只是因为你们和我说的,那个一模一样的人的原因,其实这样的事情,我是一点都是不在乎的,不管事情最后会怎么样,总归只有那么一两个结局的!”

    秦朵轻声说道,听到秦朵的话,云锦然他抬起头看着秦朵,秦朵骑在马上,心情似乎看上去很郁闷。

    “丫头,你不郁闷为什么会有一个一模一样的人,你是不是郁闷那个人忽然和你有了交集?”云锦然看着秦朵,说道,秦朵抬起头看着云锦然,忽然咧开了一个笑容。

    “是我想多了,怎么会还有其他的结局呢!”秦朵笑笑,摇摇头,“反正事情都这样了,我也是不在乎了,再说了,总归也只有这么些事情罢了!那个人,和我,肯定是见不着面的!”

    “丫头”云锦然轻声喊了一声,想要说点什么,但是最后却是什么都是没有说,只是抬起头看着秦朵,眉头微微皱着,秦朵转过头看着云锦然,看到云锦然的样子以后轻笑了一声,微微偏着脑袋。

    “怎么了?”

    “没什么,咱们赶路吧,如此下去,咱们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就是可以进入北境了,到时候去京城,就快了!”云锦然抬起头,脸上带着笑容对秦朵说道,秦朵看到云锦然的样子,她觉得云锦然应该是有什么没事情瞒着她的,可是又不知道,云锦然究竟瞒着她什么了!

    秦朵甩甩脑袋,转过头看到后面言笑晏晏的三个人,加快了速度,追着云锦然而去,接下来的一段路程,秦朵鲜少骑马,大部分时间都是窝在马车里面,最主要的,还是因为秦王,谢夫人偶尔也会过来坐在一起,三个人凑在一起聊聊日常,虽然各自都有心思,不过三个了一起说说话,日子过得确实也是快了很多。

    很快一群人就是进入了北边境内,一进入北边,就是开始下雨,一行人的路程严重受到了阻挡,一行人不得不停下来,在一个叫做乌镇的小镇停了下来,只要翻越乌镇这边的山,基本就进入了京城地域,到京城,也很快了。

    一行人坐在客栈里面,外面下着滂沱大雨,根本就无法出入,秦朵一脸唉声叹气的看着外面的大雨,这个时候忽然来一场大雨,秦朵的心情也是十分的糟糕,只希望大雨能够早点停下,她也好早点去京城,结束以后,好好的到云城去过日子。

    云锦然一脸苦恼的坐在秦朵的身边,支着脑袋,昏昏欲睡,客栈里面好玩的东西不多,秦朵身上虽然带了一些打发时间的话折子,路上也买了一些,但是翻来翻去,基本已经翻阅完毕,现在两个人一脸苦恼的坐在这里,完全不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

    “丫头,我说,你这葵水来的时间也太长了一点,足足两个月了!”云锦然一脸苦恼的看着秦朵,听到云锦然的话,秦朵只是淡淡的笑笑,一脸无奈的摇头,道:“我看是你想太多了!”

    听到秦朵的话,云锦然抬起头看着秦朵,嬉皮笑脸的:“你是我媳妇儿,我不想太多,难道还要别人想太多?”

    看到云锦然的样子,秦朵一脸无奈的摇头,转而便是转过头去,不愿意和云锦然说话。

    本书首发于看书网</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