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仆三人朝着宅子走去,到了宅子门口,门口并没有人,门也只是虚掩着,秦朵推开门,顺着灯的方向朝着那边走了过去,越挨近那边,秦朵就越感到了温暖,秦朵站在正房门口,房间里面烧着火盆,看到秦朵,秦王抬起了头。

    “芝儿,你来了?”秦王的脸上带着含情脉脉看着秦朵,看到秦王的样子,秦朵只觉得有些恶心,别过了头去。

    “我是秦朵,不是我娘亲,我相信你很清楚的!”

    “是秦朵还是张芝重要吗?只要你可以和我长相厮守,其他的,我都不在乎!”秦王的嘴角带着笑容看着秦朵,轻声说道,秦朵有些厌恶的转过了头去。

    “淋湿了吧,坐火前将衣服烤干吧!”秦王笑着看着秦朵,说道,秦朵走到火炉前坐下,脸上带着冰冷看着秦王,秦王抬起头看着秦朵,目光流转,眼中带着兴奋,“芝儿,你这张脸,我怎么也看不厌!”

    “她就在皇宫之中,你有胆子在路上劫持,怎么就没有胆子去皇宫劫持?”秦朵一脸冷笑的看着秦王,秦王愣住,转而就是带着微笑看着秦朵。

    “丫头,皇宫重地,不是我能闯就能闯的,你应该知道,那个地方,是很危险的!”

    “说到底,你就是无法抛弃那一份荣华富贵不是吗?若是你愿意抛弃荣华富贵,带着张芝走,现在你们的孩子应该很大了吧,现在说不定你们正过着闲云野鹤的生活,日子要怎么舒坦就怎么舒坦,不是吗?”秦朵的嘴角勾起一抹哂笑看着眼前的人,说道,目光清冷,句句话语都是犀利。

    秦王听到秦朵的话,一双眼睛猛地盯住了秦朵,目光里面也是带上了骇然,看着秦朵:“你在找死!”

    “其实你清楚我说的都是大实话!”秦朵笑着看着秦王:“只是你不愿意承认罢了,秦王,你不愿意承认我说的都是大实话,因为你现在在害怕,你害怕所有的一切都是真实的,你害怕从你的想法里面走出来,你害怕别人知道你舍不得荣华富贵,因为你舍不得荣华富贵,所以你将谢夫人囚禁了起来,其实谢夫人什么都没有做,但是对你来说,这一切就足够了,囚禁一个弱女子,发泄你的绝望,这不就是你想要的生活吗?”

    秦朵低头看着秦王,秦王的身子不断的颤抖了起来,抬起头看着秦朵,目光里面都是阴狠,秦朵没有要停下的意思,看着秦王,继续开口。

    “其实对你来说,张芝不重要,谢夫人也不重要,他们都是不重要的,你唯一要的,就是你想要的知足罢了,你怨恨她们都不爱你,怨恨她们的心都不再你的身上,所以你报复她们,其实,这一切都是你的自私!”

    秦朵冷笑着看着秦王,秦王抬起头看着秦朵,一双眼睛里面都是怒火,直接站了起来,抓住了秦朵的衣领子:“你懂什么!”

    秦朵任由秦王捏着衣领,秦王顿住,看着秦朵,秦朵没有动,脸上带着冰冷看着 秦王,秦王放开秦朵,整个身子都是跌坐在了地上。

    “昭和在哪里?”秦朵低头看着秦王,问道、

    “你一直都不害怕我?至始至终都是!”秦王抬起头看着秦朵,说道,秦朵看着秦王,秦王哂笑了一声,“是啊,你不是她,她害怕我的,像小鹿一般,就好像,被老虎盯住的小鹿!”

    秦王低头轻声喃念着,目光悠远,看向了很远很远以后,看到秦王的样子,秦朵不知道是应该庆幸还是应该觉得可悲,许久以后,方才是摇摇头,直接朝着里面走去。

    秦王在的话,昭和肯定也是在这里的!秦朵如是想着,朝着里面走去,整个院子不大,秦朵很快就是找到了被绑架的昭和,昭和的身上受了一些轻微的伤,看到秦朵进来,眼中瞬间就是亮了、

    秦朵将昭和嘴上的布团取掉,昭和喘|息了好一会儿,方才是开口:“秦王呢?”

    “我先带你离开!”秦朵解开昭和的绳子,昭和的整个人就那样的呆滞的立在了那里,看着门口,秦朵过神来,看到秦王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跟了过来,此刻正站在门口,一双幽深的眼睛看着她。

    秦朵站起来看着秦王,秦王的身后,云锦然手中拿着一根棍子,直接给秦王敲了一记闷棍,敲完以后,云锦然踢了一脚秦王,眼睛里面都是嫌弃。

    “叫你欺负我媳妇,活该!”云锦然一脸嫌弃的说完,走到秦朵的身边,上下打量了一番秦朵,“丫头,你没事吧!”

    “我没事,咱们先扶着昭和去吧,昭和淋了雨,又在这湿漉漉的地方待了这么久,想必现在肯定不舒服!”秦朵淡笑着和云锦然说道,云锦然点点头,秦朵扶着昭和,三个人朝着外面走去,如意和殷娘都在不远处寻找着昭和,看到秦朵扶着昭和出来,两个人急忙跑了过来,从秦朵的手中接过了昭和。

    昭和抬起头看了一眼秦朵和云锦然,眼中闪过一抹落寞,不过很快,昭和就是提起了精神,看了一眼被直接丢在地上的秦王,昭和的眼中,不知道怎么就闪过了一抹可怜,或许对昭和来说,眼前的人,是真的十分可怜的吧。

    可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若是秦朵落到他的手里昭和抬起头看着秦朵,忽然,她的心里产生了两种感觉,一是秦朵不要落到他的手里,另外一种,就是秦朵落到他的手里,这两种想法在她的脑海里面盘旋。

    “昭和,你是不是不舒服?你再忍忍,咱们很快就到客栈了,谢夫人应该还给你热着乌鸡汤!”秦朵笑着对昭和说道,昭和看着秦朵,微微咬着嘴唇,好一会儿以后,方才是开口。

    “秦朵,我不需要你假好心!”

    “我也没有真心想要对你好啊,不过这次你受伤都是因为我,我不忍心看到你那样吧了,所以方才是多说了而一句话,我不过是为了心安理得罢了!”

    “丫头,别说话!”云锦然拉过秦朵,轻声说道,秦朵吐吐舌头,什么都是没有说,只是转身朝着外面走去,昭和看着两个人的背影,冷哼了一声。

    到客栈,所有的人都是已经在等着了,谢夫人看到一群人狼狈的来,没有看到后面的秦王,眼中闪过一抹失望。

    “秦王呢?没有和你们一起来吗?”谢夫人轻声问道,云锦然摇头。

    “姑姑,你放心吧,秦王没事,只是在那边一个人安心的住着呢!”云锦然笑着说道,“估计还有些没有想清楚吧!”

    听到云锦然的话,谢夫人点点头,眉头微微皱着,转过头看到几个人的样子,急忙让开了路,“快进来吧,我已经让掌柜的准备好了热水,你们快上去洗洗下来吃东西!这都已经半夜了!”

    听到谢夫人的话,一群人点头,很快小二就是提了好几桶水上去,云锦然走到秦朵的身边,带着笑容看着秦朵,道:“要不丫头,咱们一起洗吧!”

    “要么你先,要么我先,你自己看着办吧!”秦朵淡淡的说道,听到秦朵的话以后,云锦然摸摸鼻子,好一会儿以后方才是点头,脸上虽然还带着郁闷,不过好了一些。

    “那你先吧,我就在一下面等你!”云锦然默默的说道,秦朵朝着楼上走去,谢夫人坐在那里,看着外面。

    如意跟在秦朵的身边上楼,秦朵示意如意跟着殷娘去了房间:“现在的当务之急,是你们也去洗个热水澡,将身上的寒气驱散,若是你生病了的话,谁来照顾我?”秦朵笑着对如意说道,听到秦朵的话,如意点头,迅速朝着自己的房间去了,看到如意的样子,秦朵有些无奈的摇头,这个丫头,就是这个客气!

    说白了一点,就是笨!

    秦朵披着毯子下楼的时候,谢夫人正坐在那里,目光看着外面,云锦然看到秦朵下来,舒了口气,将火放到了秦朵的身边,“我让店家烧了木炭火,你坐一会儿,去去寒气!”

    秦朵点头,坐在了一边:“热水我已经放好了,你快上去洗洗!”

    云锦然点头,快步朝着二楼上走去,谢夫人转过头看着秦朵,目光中微微带着一些笑意,秦朵的嘴角也是勾起一个淡淡的笑容看着谢夫人。

    “在想秦王?”秦朵轻声问谢夫人,谢夫人犹豫了一下,尔后便是点头。

    “秦朵,你是不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秦朵偏过头看着谢夫人,好一会儿以后,方才是摇头,道:“不知道啊,你还知道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吗?那个时候是一次庙会,我远远的看到你,你在丫鬟的身边,犹如众星捧月,尽管那些丫鬟都是难得一见的美人,但是在你的身边,她们实在是太差劲了,根本究竟无法和你比,你笑着走过那些丫鬟,嘴角带着笑容,脸上越是带着温和的笑容,我想,你就是天上的仙女下凡!”

    “就算是仙女,也是有无奈的时候的!”谢夫人叹了口气,目光有些悠远,看着外面,心头充满了挂念。

    “有些事情,已经过去了,来不及想,也来不及去弥补,可是活着的人,还要继续下去,或许这其中处处都是错,可是,谁又能从这些错误中走出来呢?”谢夫人轻声喃呢,秦朵嘴角带着我呢恶化的小人看着,好一会儿以后,方才是苦笑了一声。

    秦朵听到谢夫人的话,呵呵笑笑,轻轻地擦着头发,两个漂亮女子坐在奶,掌柜的目光不断的抬起头看着眼前的两个女子,这两个女子,实在是太漂亮了,昭和的脸上有些挂伤,此刻已经涂了药,不过看上去还是有些怪异。

    看到昭和下楼,秦朵的眼中闪过一抹惊讶,昭和看到秦朵眼中的惊讶,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的走到一边坐着,抬起头看着秦朵:“我饿了,吃东西了吗?”

    “等锦然下来就吃吧!”谢夫人笑着说道,这个时候淋湿的丫鬟也是陆陆续续下来了,大家都是湿漉漉的头发,背上盖着毯子,一群人坐在了一起。

    看书罓小说首发本书</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