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过了晚饭,大家的精神也是好了很多,昭和却是直接了房间去了,秦朵跟着昭和上了楼,站在门口看着昭和。

    “你还有什么事情?”昭和转过头看着秦朵,笑着问道,秦朵微微摇头,好一会儿以后,方才是说道:“我就是上来看看你,本来是打算和你说一点话的,但是想想,似乎是多余了!”

    秦朵笑着说道,听到秦朵的话,昭和嗤笑了一声,道:“我知道你要和我说什么,不过就像你自所说的,有些多余了,秦朵, 你应该知道,我是不会放手的!”

    昭和冷笑着看着秦朵,“不要以为你今晚上救了我,就觉得你可以为所欲为,在我看来,秦朵,这一切都是不重要的,不管你救我还是不救我,对我来说,我最后的选择,都是不认为你做了什么比我好的事情!”

    昭和看着秦朵:“我承认我不如你,在锦然哥哥的心里,你永远是最重要的,但是秦朵,你听到了那句话吗?那句,欺负我媳妇,我打死你那句话,那句话,才是我最喜欢的!”

    昭和的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说道,看到昭和的样子,秦朵点点头,转身了自己的房间,第二日上午难得出了太阳,原本打算出行的一群人却是因为昭和生病了而止住了脚步。

    谢夫人和秦王先走了,云锦然的一记闷棍让秦王十分的不爽,早早的就是招呼了系诶夫人带着东西离开,谢夫人走的时候脸上依旧带着笑容,转过头看着秦朵,微笑着说道:

    “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会这样,或许他还没有想清楚,但是总有一天,我想故事是会结束的!”谢夫人笑着和秦朵说道,秦朵点头,嘴角微微勾起:“是啊,我也相信你的故事有一天会结束的,日子过得开心!”

    听到秦朵的话,谢夫人笑着点头,转身上了马车,和秦朵挥手,带着丫鬟直接走了。

    昭和高烧,他们要走,也要等到昭和的感冒好了,才能离开。

    大夫是乌镇很好的大夫,开了药之后便是离去了,秦朵百无聊赖的坐在客栈里面发呆,这里虽然是在仅成交小,兴盛繁荣,但是北方和南方终归是有些不同的,生活习惯和爱好,也是大不同。

    云锦然抓了药来,看到一脸郁闷的秦朵,笑着坐在了秦朵的身边,脸上带着笑容看着秦朵,道:“丫头,是不是很无聊啊,要不要出去走走?”

    听到云锦然的话,秦朵眼睛一亮,笑眯眯的看着云锦然:“去哪里玩耍?这个小镇就这么大??!”

    “我刚才经过街尾的时候,看到一伙艺人正在表演杂技,你要不要去看看?”云锦然指了指街尾热闹处,笑着说道,“以前年年京的时候啊,我最喜欢的就是在乌镇停留一天,去吃那边的一家三鲜锅,那锅做得好,我就算是年年去吃两次,怎么都吃不腻,等下咱们中午就去那里吃饭!”

    “那我喊上殷娘还有如意,带着她们也出去开开荤,这几天都窝在客栈里面,肯定是难受极了!”秦朵转身,上楼准备喊两个人,云锦然拉着秦朵,脸上带着笑容,道:

    “不用了,殷娘和如意出去玩耍了,我告诉她们,今天我带着你出去好好的走走,她们两个人就率先走了,所以你不要太担心了,现在,你就和我一起出去玩耍吧!”云锦然拉着秦朵的手朝着外面走去,秦朵的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点头,跟在云锦然的身边,两个人朝着外面走去,秦朵时不时的转过头看着云锦然,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

    “喂,云锦然,我问你个问题??!”秦朵笑眯眯的看着云锦然,云锦然转过头看着秦朵:“什么问题?”

    “你是怎么发现你喜欢我的?”秦朵带着好奇看着云锦然,轻声问道,云锦然转过头去,摸摸鼻子,微微低着头,好一会儿以后,方才是开口道:

    “那天画眉问我是不是不喜欢她喜欢你了,我就想,我食物画眉,好像也没有太多的伤心,若是我失去你呢?”

    云锦然笑着拉着秦朵的手,轻声说道,“我仔细想了很久很久,我失去你了会怎么样,我想象不到我失去你了会怎么样,只是每当有那样的想法了的时候,我就很恼火,我不能失去你!”

    云锦然一脸认真的看着秦朵,说道,秦朵的嘴角勾起一个淡淡的笑容,许久,方才是摇摇头,道:“是啊,很多时候,我们都是无奈的,有时候,一个故事,对我们来说,太简单了,可是故事到了最后,又是到了原点了!”

    秦朵笑着说道,转过头看着云锦然,云锦然嘿嘿笑笑,拉着秦朵的手,脸上带着笑容,眼睛里面都是甜蜜:“不管怎么说,你现在是我的媳妇,我的媳妇,肯定是不能让任何人拐走的,司梦文也不行!”

    云锦然一脸认真的对秦朵说道,秦朵转过头看着云锦然,目光挑了挑。

    “司梦文也来京城了?”

    “没有!”云锦然转过头去,直截了当的答,看到这个样子,秦朵自然是已经明白了一切事情,司梦文应该是来京城了,或者,就在乌镇。

    “我和司梦文之间,是不可能的了!”秦朵笑着看着云锦然,轻声说道,“再说了”

    “司梦文那个王八蛋说,我们没有成亲,没有拜堂,没有圆房,算不上夫妻,他只是暂时将你放在我这里,丫头,我是绝对不会允许任何人抢走你的!”云锦然一脸认真的对着秦朵说道,秦朵的心头动了一下,看着云锦然,云锦然的眼中都是认真,秦朵点点头、

    “你不是说要带我去看什么杂技表演吗?咱们快点过去吧!”

    秦朵笑着说道,云锦然点头,拉着秦朵的手,朝着街尾走去,秦朵转过头看着云锦然,云锦然的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脸上也是带着微笑,就那样的跟着朝着外面走去,看到云锦然的样子,秦朵低下了头,甚至于她自己现在都不知道,她的选择是对的还是错的,云锦然又怎么会知道呢?

    “昭和的身体怎么样了?”秦朵忽然开口,问道,云锦然楞了一下,转而眉头就是皱了起来:“大夫说了,应该是无事的,但是因为昭和的身体本就虚弱,所以需要好好的调养一段时间,等一段时间就好了!”

    云锦然轻轻的说道,“那丫头也不是个省心的丫头,明明身子虚弱还装作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若不是这一次生病的话,谁会知道,到了京城,说不定他们都会说我欺负了她去!”

    云锦然的眉头轻轻的皱着,像是在说着一件十分简单的事情,秦朵点点头,手悄悄的松开了云锦然的手,看到云锦然的样子,嘴角勾起一个淡淡的笑容,用自己才能听见的声音叹气。

    或许在云锦然看来,很多事情就那样子的吧,但是秦朵却是看得出,其实在云锦然的心里,也是有昭和的一个身影的,只是那个身影模糊,连他自己都是不知道罢了。

    “云锦然,你觉得昭和怎么样?”秦朵轻声问道,云锦然转过头看着秦朵,楞了一下,转而捏了捏秦朵的鼻子。

    “什么怎么怎么样,在我看来,昭和就是个小姑娘而已,没有什么怎么怎么样的!”云锦然笑着对秦朵说道,秦朵呵呵笑笑,点头。

    “是啊,昭和只是个小姑娘,不过,昭和已经长大成为了一个大姑娘了!”秦朵笑着说道,听到秦朵的话,云锦然摇头。

    “那倒是好像也是,不过我仔细想想,我对昭和的记忆还停留在小时候,那个时候的昭和很可爱,也很漂亮,每天都是跟在我的屁股后面喊哥哥,我一直都觉得,昭和像我的妹妹!”云锦然一脸认真的说道,“我从来没有想过把妹妹娶家啊,并且,昭和这样的做法,让我真的很生气!”

    云锦然撇撇嘴,“昭和在京城的追求者还是蛮多的,反正去到京城我就去和他们家里人说清楚这件事情,反正我和昭和也没有什么!”

    云锦然一脸郁闷的说道,看着云锦然的样子,母亲秦朵只是淡淡的笑笑,指着那边,脸上带着笑容,道:“好了,咱们到了,去那边看看吧,我还没有看过北方的杂技表演呢!”

    秦朵挤进人群里面,云锦然看到秦朵开心的样子,从旁边买了一包小食,跟着挤了进去,秦朵正站在最前面,看着眼前的杂技表演,脸上带着惊奇,眼中迸发着亮光。

    “这就和咱们在云城看到的杂技表演师一样的,你怎么就好像看出了不一样来呢?”云锦然有些郁闷的看着眼前的杂技表演,说道,秦朵淡淡的笑笑,甩了甩脑袋。

    “那是你看左了,这里的表演和那边的表演还是不一样的,最起码,云城的杂技表演,年年就那么几个人在那里表演,看来看去,就腻歪了,这个不一样,这个是第一次看到!”秦朵笑着说道,云锦然愣住,转过头看着秦朵,不知道秦朵什么时候又来了这么多的歪心思,不过看到秦朵开心,云锦然的嘴角也是带上了笑容。

    “给你,零嘴!”云锦然得了天上带着小人看着秦朵,轻声说道,秦朵接过零嘴,轻轻的点头,抱着零嘴,一边看一边安静的吃着,云锦然跟在秦朵的身边,那边来收钱了就丢几个铜板进去,到了秦朵的面前时候又丢两个,脸上带着笑容看着收钱的艺人。

    “这是我媳妇儿!”

    云锦然笑眯眯的说道,就在云锦然正开心的时候,司梦文不知道什么站在了秦朵的身边,带着笑容看着那边的表演,看到司梦文过来,云锦然的脸色立刻就是沉了下次安全,显然是十分的不待见司梦文,司梦文笑眯眯的站在那里,任由云锦然怎么看着,都是那样笑眯眯的!

    本文来自看书网小说</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