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杂技很快就是落幕了,秦朵转身,抬头便是看到司梦文站在那里,言笑晏晏。

    “司姐姐好??!”秦朵咧开嘴,对司梦文说道,司梦文点点头,手中拿着扇子轻轻的摇着,脸上带着微笑看着秦朵。

    “丫头,好久不见,怎么,这么多时间没有见,不想我?”司梦文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看着秦朵,轻声问道,秦朵嘴角微微勾起。

    “那可不能说,司姐姐若是想要见我的话,不是很简单的事情吗?”秦朵笑笑,云锦然走到秦朵的身边,搂着秦朵,宣示着自己的主权,秦朵只是淡淡的笑笑,任由云锦然搂着,司梦文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云锦然,什么都没有说,只是走在前面,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朵儿,到了吃午饭的时候了,要不要一起吃个午饭?”

    “我已经和丫头约好了一起去吃东西,你就一边去吧,若是想要吃什么,自己去找就可以了!”云锦然干巴巴的对着司梦文说道,司梦文摇着扇子,听到云锦然的话以后摇头。

    “这怎么说恩?”司梦文笑眯眯的,“怎么说我以前也是朵儿的闺蜜,现在是你的竞争者,怎么,难道你还害怕,到手的肥肉,就这么飞了?”

    “司梦文,我是一点都不害怕的,但是我希望你可以离开,既然你已经选择了离开,就不应该再出现的!”云锦然低声对着司梦文说道,看到两个人的样子,秦朵一脸无奈的摇头,直接朝着前面走去,乌镇只有这么大,秦朵很快就是找到了三鲜锅在哪里,至于那两个人,秦朵不是不关心,是在是要听两个人絮絮叨叨心里有些不舒服。

    云锦然和司梦文争执许久,低头方才发现秦朵已经已经走了,云锦然冷着一双眼睛看着司梦文:“说吧,你要怎么才愿意不追究这件事情,我知道你对丫头根本就没有什么心思!”

    “没事啊,我就看看!”司梦文笑眯眯的看着云锦然,“你应该知道的,我和你说过的胡啊,是算话的,云锦然,不要以为所有的事情都是可以这样的随心所欲的,我要的,不过就是事情的解决巴勒既然你不能解决事情,那自然是不可能让你这样的舒舒服服的!”

    司梦文笑眯眯的看着云锦然,嘴角带着而冷笑,道:“你最好是要想清楚了,我之所以将丫头剑交给你,不只是因为丫头喜欢你,更多的,是因为你喜欢丫头,你若是和昭和的事情不能好好的结局的话吗,那么,云锦然,我也不会放手的!”

    司梦文朝着外面走去,云锦然站在那里看着司梦文,司梦文走的悠闲,脸上带着笑容朝着外面走去,看到司梦文的样子,云锦然有心想要说点什么,但是却是什么都是不能说,只是跟着司梦文朝着外面走去。

    秦朵已经点好了饭菜,看到两个人过来,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看着两个人,道:“怎么样,事情解决好了吗?”

    “朵儿,最近你的火气有些旺盛,不能吃太辣!”司梦文笑着说道,云锦然坐在秦朵的身边,原本打算给秦朵夹菜的筷子顿住,给秦朵嫁了一些青菜,司梦文看到云锦然的动作,没有说话,低头吃饭了,他知道秦朵最不耐烦的就是看到勾心斗角的那些东西,自然也而是不想在秦朵的面前说什么。

    “等昭和身子好一点咱们就是动身去京城!”云锦然轻声说道,“咱们可能会在野外休息一个晚上才能到京城,丫头,你有时间的话,就去准备一些东西吧!”

    “昭和现在的身体不适合在野外过夜,咱们快一点或者慢一点赶路,都是直接到达京城吧!”秦朵轻声说道,云锦然看着秦朵,秦朵淡淡的笑笑。

    “你别想太多,我只是不想亏欠昭和太多的东西,不管怎么说,昭和这次生病,很大的原因是因为我!”

    “去那边的路上只有一件客栈,这大雨天刚过,客栈里面人肯定多,人多混乱,我左右想着,咱们在野外过一夜还要好一点!”云锦然轻声说道,“这个事情,我会和昭和说的,我相信昭和也是可以理解的!”

    听到云锦然的话,秦朵楞了一下,没有想到竟然还有这样的梗在里面,点点头云锦然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

    “既然怎样,你去说说吧,若是昭和不同意的话,咱们就在乌镇多住几天吧,反正赶路这么久,也不多也不少这几天!”秦朵轻声说道,云锦然点头,抬起头看着秦朵,秦朵的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低头吃着东西。

    “一起走吧,我的马车宽敞,昭和那个丫头可以睡在我的马车里面!”司梦文难得的抬起头,笑眯眯的说道,云锦然翻了个白眼,道:

    “我不相信你,谁不知道你司梦文公子有洁癖,最不喜欢这样的事情!”云锦然的脸上带着冷笑看着司梦文说道,司梦文点点头。

    “但是朵儿可以坐我的马车,所以你就不要太担心了!”云锦然笑眯眯的说道。

    “算了,我还是等等吧!”云锦然低头,轻声说道,听到云锦然的话,司梦文只是一脸无奈的摇头,看着云锦然:“不行啊,怎么胆子就这么小呢?我告诉你,胆子要大一点,不然,顾娘迟早是人家的!”

    司梦文摇头晃脑的说道,看到司梦文样子,秦朵一脸无奈的摇头,大概也只有司梦文这样的奇葩,才可以说出这样的话来了!

    到客栈,昭和的情况好了一些,不过依旧躺在床上,秦朵了自己的房间,云锦然去了昭和的房间,司梦文也是搬了进来,原本有些空的客栈因为司梦文一行人进来立刻就拥挤了起来。

    云锦然坐在秦朵的身边,心情有些郁闷,看着住在旁边的司梦文,好心情完全就是灭有了,秦朵看着云锦然的样子,只是无奈的笑笑,道:“别想太多了,司姐姐要住过来就住过来吧,他反正是闲着的!”

    “丫头你倒是一点都是不担心!”云锦然轻轻的坐在秦朵的身边,将脑袋搁在了秦朵的身上:“可是他每天都是对我的丫头有意思,我心里不舒服!”

    听到云锦然的话,秦朵只是淡淡的笑笑,放下话本子,转过头看着云锦然:“你是不是觉得这件事情我有些麻烦,也觉得是不是我的心里不一定是装着你的,所以你觉得你可能不能完全的拥有我?”

    秦朵认真的问云锦然,云锦然楞了一下,转而就是摇头:“怎么会,我的丫头,我自然是相信的,再说了,就算司梦文有天大的本事,我也不觉得司梦文可以完全拥有你的,丫头!因为现在你是我的妻子??!”

    听到云锦然的话,秦朵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看着云锦然,目光有些深沉,看到秦朵深沉的目光,云锦然叹了口气:“可是丫头,有时候我心里也很纠结,你的目光,让我有一点猜不透,我不知道,你的心里,是只有我还是装着其他的东西,我恨不得你天天都开心,但是你却是每天都是一脸的沉默!”

    “我的心情自然是十分的不错的!”秦朵的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轻声说道,“不过呢,事情还是要解决的,我是不可能一直扥个待下去的,云锦然,你应该知道的?!?br />
    “司梦文到了,四皇子和太子肯定也要出现的!”云锦然忽然转变了话题,看着秦朵,“我记得他们曾经也是去秦宅求过亲的!”

    “那又怎么样?”听到太子的四皇子,秦朵的脸色楞了一下,不过也就是瞬间的事情,秦朵的心情很快就是调节好了,带着微笑看着眼前的人说道:“对我来说着都是不重要的,重要的是,我想要的事情解决好就可以了!”

    “丫头,你是真的不明白我害怕什么?”云锦然抬起头看着秦朵,“我是害怕,他们会对你不利!”

    “我知道他们想要得到什么,若是从我的手中得不到那些东西的话,他们是不会关注我的,现在,他们的重点是司家,毕竟,司家拥有的手腕能力,不是我可以比拟的!”秦朵的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轻声说道,“我不在乎这些事情,所以我一点也不会关注,若是真的找上了我,我也会将所有的事情都是说清楚的,所以,你不要太担心了!”

    秦朵笑着说道,听到秦朵的话以后,云锦然点点头,犹豫了好一会儿,方才是开口道:“既然你已经想清楚了,那么我就不说了,丫头,我希望,你可以处理好所有的事情!”

    “好!”秦朵笑着点头,将脑袋靠在了云锦然的肩膀上,“云锦然,等这件事情解决了,如果咱们还在一起,咱们就远离这些是是非非吧,将生意交给下面的人打理,咱们好好的将大秦走一遍吧!”秦朵笑着对云锦然说道,云锦然楞了一下,转过头看着秦朵,看到秦朵眼中的向往,嘴角勾起一个淡淡的笑容。

    “好,等到事情完了,我就陪着你天涯海角!”云锦然的嘴角勾起一个淡淡的笑容,轻声说道,秦朵点头,云锦然握着秦朵的手,秦朵反握着云锦然的手,两个人就那样安静的坐在那里,十分的安详。

    司梦文站在门外,看到两个人的样子,许久,方才是叹了口气,轻轻的摇头,道:“朵儿,我曾经答应你的事情,算是已经做到了,以后,咱们互不相欠吧!”

    司梦文转过身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走了几步,又是顿了下来,看了一眼房间里面的两个人,嘴角微微勾起一抹苦涩:“不,还是要欠一点,丫头,如果我不欠你一点,你不欠我一点,我都不知道,这辈子,我要如何和你见面??!”

    司梦文絮絮叨叨,殷娘站在不远处,听到司梦文的絮叨以后,只是淡淡的摇头,转身朝着楼下走去,司梦文抬头,恰好便是看到了殷娘,司梦文跟上殷娘。

    “你在想什么?”司梦文看着殷娘,殷娘摇头,摆弄了几个手势,司梦文看不懂,不过看到殷娘嘴角的哂笑以后,便是明白了殷娘心里在想些什么,司梦文只是淡淡的笑笑,什么都是没有说。

    前世,司家的悲剧依旧在,他不想这个悲剧,持续下去,也不想,将最心爱的人,送到是非面前去!

    看书罔小说首发本书</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