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乌镇又呆了四天一行人方才动身,秦朵和云锦然一起坐在外面赶着马车,云锦然的脸上带着温和和的笑容看着秦朵。頂點小說,

    “喂,丫头,第一次去京城,有没有期待?”

    “还是有一点的!”秦朵的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很好奇大秦的国都是什么样子的,若是可以的,我还想去看看紫禁城是个什么样子的!”

    听到秦朵的话,云锦然笑着点头,嘴角微微勾起:“嘿嘿,马上就可以看到了额,最多还有一天,你就可以看到那里是什么样子了!”

    秦朵笑着点头,司梦文跳上马车,坐在了云锦然的身边,笑着说道:“京城为什么好看的,朵儿,等到事情完了,咱们就好好的去其他的地方走走,看看,大秦的大好河山,那才是真的漂亮!”

    司梦文笑眯眯的对秦朵说道,秦朵转过头看着司梦文,司梦文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看到司梦文的样子,秦朵笑着点头。

    “好啊,到时候一定好好的去看看祖国的大好河山是什么样子的!”秦朵眼中闪烁着星光,轻声说道。

    “我陪你啊,咱们不是说好了吗?”云锦然轻轻的搂着秦朵,司梦文只是叹了口气,看到云锦然的样子,脸上微微带着无奈,昭和也是走了出来,坐在秦朵的身边,笑着说道:

    “锦然哥哥,你要去哪里???我也和你一起吧,我也想去看看!”

    “小姑娘家别闹!”司梦文直接开口道,带着笑容看着昭和,“你一个小姑娘家的懂什么,就应该安安心心的呆在家里,绣绣花,看看四书五经!”

    听到司梦文的话,秦朵很不厚道的笑出了声,云锦然也是跟着一起笑了起来,昭和瞪了一眼似梦文,只是淡淡的笑笑。

    “这不是司姐姐你最爱做的事情吗?”昭和笑眯眯的看着司梦文,“就是不知道司姐姐见到了她以后要怎么做呢!”

    听到昭和的话,司梦文噎住,秦朵转过头看着司梦文,云锦然的眼睛里面都是幸灾乐祸,司梦文一脸悠闲的摇着扇子:“什么什么怎么办,我和她早就是已经过去了,再说了,就算我们没有过去,那又怎么样,我和她怎么说也不可能嘛!”

    “谁???”秦朵一脸好奇的问道。

    对于云锦然在京城中据说被别了追着跑的事情,秦朵还是很有印象的,转过头看着司梦文,秦朵也是十分的好奇,究竟是什么样子的人,可以让司梦文跳脚!

    “端和长公主,端和长公主最喜漂亮的女孩子,他穿着女装在街上招摇的时候,就遇上了端和长公主,端和长公主看上了他,要把他带家,不过他灰溜溜的跑了,估计现在都是不敢出现在端和长公主的面前!”

    云锦然嘴角带着嗤笑说道,秦朵有些好奇的说道,转过头看着司梦文,没有想到司梦文竟然还有这样的过去,司梦文咳嗽了两声。

    “你们就不要想太多了,不管怎么说,现在我都是一个英姿飒爽的帅哥,端和长公主喜欢的,是女孩子!”云锦然笑眯眯的说道,“这次去京城,我可是给端和准备了好些顾娘,让她好好的舒服一番!”

    司梦文的眼中闪过一抹精光,笑眯眯的说道,听到司梦文的话,三个人都是转头看向了司梦文,司梦文呵呵笑笑,轻轻的摇着扇子。

    “司姐姐,有没有男人见过你的长相以后,从此心甘情愿爱上男人不爱女人了?”秦朵看着司梦文,笑着问道,司梦文的笑容顿住,云锦然和昭和也愣住,都是看着秦朵,不知道秦朵怎么会忽然有这样的想法。

    司梦文顿了一下,转而就是轻轻的妖气了扇子,笑着点头:“那自然是有的,并且还不少!我记得,曾经在京城,就有那么个痴情|人,说愿意为了我遣散一院子佳丽,从此只要我一个人!”司梦文笑眯眯的说道。

    听到司梦文的话,秦朵笑着点头,“这才正常啊,我就说,肯定很多人都是恨不得将你娶家的,谁让你这么漂亮呢!”

    秦朵低声嘟囔,云锦然默默秦朵的脑袋,苦笑着摇头:“你那些乱七八糟的话折子,还是少看一点的好!”

    “什么话折子??!”秦朵抬起头看着云锦然,脸上带着无辜:“我可没有多看什么话折子,再说了,那些话折子挺好看的,要不是那些话折子,这两个月,我怎么度过?”

    秦朵淡淡的说道,听到秦朵的话,云锦然愕然,一脸的无语,到了京城这一带以后,话折子又是多了一些,还有一些南方没有的话折子,也是多了起来,那些话折子里面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偏生秦朵还看的津津有味!

    “大夫说了,那些话折子,看多了对身体不好!”云锦然低头,轻声说道,秦朵抬起头看着云锦然,眼睛里面微微带着一些奇怪。

    “你知道我看了什么话折子?”

    “京城中的话折子确实多种多样,妹妹要是喜欢的话,可以叫人多收集一些带云城,云城那个地方,还是太死板了,很多好东西都是没有!”昭和笑着说道,秦朵点头,难得的和昭和站在了一起。

    “是啊,我已经相好了,月环和秦袖早就是已经到了,我让她们给我去收集!”秦朵笑眯眯的说道,司梦文转过头看着秦朵,说道月环和秦袖,便是想到了殷娘。

    “朵丫头,这几个动作,是什么意思?”司梦文打了几个手势,看着秦朵问道,秦朵楞了一下,苦笑了一声:

    “这是什么手势啊,我不懂??!”

    听到秦朵的话,司梦文点点头:“我也不知道,不过有人表演了给我看,我觉得好奇,所以问问你,既然你也不知道,那就算了!”司梦文笑着说道,秦朵点头,转过了头去,目光中微微有些伤痛,看到秦朵的样子,司梦文扁扁嘴,低下了头去,昭和看和秦朵的样子,眉头皱了起来,这手势,难道还有什么寓意不成?

    或者,这手势,是秦朵的一个什么秘密?

    昭和看了一眼秦朵,又看了一眼司梦文,目光中闪过一抹探究,低头细细的思忖了起来,或者,自己可以从这里下手??!昭和的眼睛猛的一亮,抬起头看着秦朵。

    若是秦朵和司梦文在一起了,那么自己和云锦然的事情,自然就灭有任何人来聚聚饿了,这样的话,她也就可以心安理得的占有云锦然了!

    “妹妹不是一直都是和殷娘用手势交谈的吗?为什么对这个手势不懂呢?我看殷娘经常就是这样的使用手势的??!”

    昭和看着秦朵,笑眯眯的说道,话语里面,还带着几分狡黠,听到昭和的话,秦朵只是淡淡的笑笑,眉宇间微微带着一些淡雅,轻声说道:

    “我也不是圣人,我和殷娘之间的交流,也是我说话,只有我不能理解的,殷娘才会有手势,所以,我也不是十分的清楚了!”

    秦朵淡淡的说道,昭和看着秦朵,秦朵的话语虽然说得轻松,但是昭和还是从前秦朵的话语里面听出了嫌弃,显然是秦朵对这件事情充满了戒备!

    看到秦朵的样子,昭和的嘴角微微上扬,为自己找出了这样的秘密而感到开心,若是可以好好的利用一下这个秘密,说不定自己就是可以将秦朵永远的松开了!

    这样的想法让昭和十分的开心,恨不得手舞足蹈,秦朵却不过是淡淡的看了一眼昭和,转而就是低下了头去,云锦然看到秦朵似乎又沉默了起来,搂着秦朵,扫了一眼昭和,目光中带着一些意味不明。

    “昭和,外面风大,你还是进去休息吧,不要和我们在外面吹风,你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好,不适合出来吹风!”

    云锦然淡淡的对着昭和说道,昭和抬起头看了一眼云锦然,咬咬牙,点头,朝着里面走去,进去的死后,还低头看了一眼秦朵,秦朵只是安静的闭着眼睛坐在那里。

    秦朵,你放心,所有的一切,我都是会好好的解决的,到时候,咱们再来计算这所有一切!

    “昭和进去休息了!”云锦然轻声和秦朵说道,秦朵转过头看着云锦然,看到云锦然眼中的关心,笑笑,轻轻的点头。

    “那个丫头,你别介意这么多事情??!”云锦然轻声对秦朵说道。

    “没事了,你放心吧,这样一点事情,我还没有放在心上?!鼻囟湫π?,坐在一边,轻声说道。

    “过了前面一点,咱们就到京城的门口了,接下来这一带都是一些小山庙宇,风景还是不错的!”云锦然笑着说道,秦朵点点头,朝着外面看去,这一带小山庙宇多,她也可以看见一些小和尚,一个穿着红色袈裟的和尚吸引了秦朵的注意,秦朵拉了拉云锦然的袖子。

    “云锦然,你看,那是不是慧智大师?”

    “那不是慧智大师,只是和慧智大师有些像罢了!”司梦文笑着说道,“慧智大师这个时候,应该还是在云城的,再说了,慧智大师都几十岁的人了,现在也走不动,不会出来云游了!”

    司梦文笑着说道,云锦然撇撇嘴,对司梦文的话语不可置否,“说不准老人家忽然就得了什么灵丹秘法,就出来云游了,这也是不一定的!”

    本书源自看书網</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