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吵了,快点到京城吧,这么长时间没有好好的休息了,我现在心情还有点小郁闷呢!”秦朵笑着说道,听到秦朵的话,云锦然和司梦文都是不再说话,两个人安静的跟在秦朵的身边,身后有马蹄声起,一行人转过头朝着后面看去,远远看见金戈铁马朝着这边而来,一路上经过,队列整齐,小心翼翼,丝毫没有做出任何过分的事情来。

    “这是谁的兵队啊,好整齐!”

    “七皇子来了!”云锦然裂开嘴露出一个笑容,轻声说道,“凉州城那边的事情一解决,七皇子就是来了,速度还真是快,咱们去旁边休息一下吧!”

    赶着马车到一边的岔路口,看着七皇子的军队过去,七皇子骑在马上,低头,恰好便是和三个人的目光对视在了一起,微不可察的点头,七皇子朝着里面走去,看到七皇子得了速度很快,所有的人都只是淡淡的笑笑,转而便是朝着另外一边走去。

    看到这个样子,云锦然只是淡淡的笑容,七皇子的军队从身边经过,激起层层灰尘,四个人在马车里面带了好一会儿,等到没有声响小半个时辰以后,方才是走了出来。

    “难怪这些将士一到年纪就是各种身体上面的我情况,这样天天吃灰,身体能好才怪!”秦朵叹了口气,轻声说道,听到秦朵的话,云锦然只是淡淡的笑笑。

    一行人继续赶路,在黄昏的时候,已经到了京城,云锦然在京城有自己的郡王府,是以前的府邸转让过来的,云锦然在京城的时间少,郡王府里人也不多,司梦文也是有自己的府邸,并且是显然是不愿意和云锦然住在一起。

    郡王府大,原罪也多,秦朵自然是喜欢简单一点的,昭和则是直接占据了主院,看到这个样子,秦朵只是淡淡的笑笑,在院子里面行走,挑了一个不大起眼的小院子,小院子里面有两颗红豆树,这个季节正是红豆绿叶葱葱的时候,纳凉是十分的不错的。

    “这个盛夏天咱们可总算是到了京城了!”如意招呼下面将东西搬上来,笑着说道,听到如意的话,秦朵笑着点头,和殷娘一起帮忙将东西搬进院子里面。

    “也不知道今年不云城!”如意轻声嘟囔。

    “每年年关各地藩王都是要到京城来,所以我想着十有**就是在京城过年了再去了!”秦朵笑着说道。

    “这样啊,我还以为今年可以去呢,我还想小姐还没有门,若是去的话,小姐也可以去看看了,老爷少爷说不定现在都是希望可以见到小姐呢!”如意轻声说道,秦朵笑着点头,将东西都是拿开。

    “哈哈,明年去也一样,你们一群小丫头啊,每天就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有我照顾你们小姐,难道还会欺负你们小姐不成?岳父岳母若想念丫头,丫头写信给她们就可以了!”

    云锦然的怀里抱着一大堆东西,放到了秦朵的面前:“丫头,这些都是我的行李,我|日常用的东西,剩下的一些等下小厮都会送过来,你且拿过去收拾好!“

    云锦然笑着对秦朵说道,如意急忙走上前将盒子打开,见一堆东西都是拿了出来,细细的准备好看到这些东西,秦朵只是无奈的摇头,显然云锦然的爱好还是十分的独特的,这些东西,都是一些小玩物罢了!

    “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秦朵笑着将东西摆放好,看着云锦然问道。

    “本来早就可以过来了,但是偏生你挑选了这么一个僻静的院子,我花费了好些时间才找到这个院子,怎么住到这里来了?”云锦然笑着问秦朵,秦朵只是淡淡的笑笑,轻轻的摇头,道:

    “你忘记了,我对花粉过敏,前面都是花海,我住过去,那不是遭罪么?”

    听到秦朵的话,云锦然捏捏鼻子,这个季节正是花开最好的时候,偏偏秦朵却对花粉过敏,就算是再漂亮的花朵,在秦朵看来,也是多余的!

    “那丫头,我吩咐下面的家人去将话都是铲除吧!”云锦然一脸认真的对着秦朵说道,听到云锦然的话,秦朵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摇头道:“不需要了,花开多漂亮,我不过去就是了,远远的看看心情还是愉悦的,再说了,也不是所有的花我都是过敏的,大部分的花,我还是十分的喜欢看的!”

    秦朵笑着对云锦然说道:“你不用急着去挖掉花,闲来无事我也可以让殷娘去画些花样子或者挑选一些去弄弄胭脂!”

    听到秦朵的话,云锦然点头,看到秦朵似乎是真的不在乎那些花朵,云锦然轻轻的舒了口气,点点头。

    “你折腾吧,反正一个院子都是在那里,你要怎么折腾你就怎么折腾!”

    云锦然的脸上带着笑容说道,听到云锦然的话,秦朵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点点头,“好啊,我修换折腾就折腾了,你不是还有事情要忙碌吗?这个时候就不要守在这里了,快去将你的事情忙碌完毕吧!”秦朵笑着对云锦然说道,听到秦朵的话,云锦然点点头,朝着外面走去。

    “好的,我先去忙碌,等忙完了我再来找你,我订了晚餐,到时候咱们一起出去吃晚饭!”云吞尽然对秦朵点头,“京城之中规矩多一些,对女子的约束也是强一些,我让灵童等下给你送一些帽子过来,出门的时候,也方便一点!”

    听到云锦然的话,秦朵笑着点头。在京城这个地方,她也不是十分的熟悉,不过云锦然这么说肯定有云锦然的道理的!

    看到秦朵理解的眼神,云锦然舒了口气,他就最担心秦朵不能够理解,既然秦朵可以理解,那么他就是放心了。

    “那我等下来找你,我先出去了!”说着,云锦然朝着外面走去,如意和殷娘已经将一些秦朵常用的东西准备好了,下面还有好些脏乱的衣服需要清洗,秦朵主动要求将这些衣服放到了第二天,两个人听到秦朵的话以后都是点头,和秦朵一起,剩下的时间好好的将自己整理了一番,然后等着云锦然出来带他们去吃饭。

    云锦然来的额速度还是很快的,很快就是将所有的东西都是准备好了来到了这边,看到整装待发的三个人,云锦然的脸上带上了笑容。

    “都准备好了,那咱们就出发吧,对了丫头,你不是说秦袖和月环也是过来了?”

    “她们处理生意上面的事情去了,这个时候应该是没有时间来管我的!”秦朵的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说道,“我已经给她们去了信,等忙完,她们自然就是会来找我了!”

    秦朵笑着说道,听到秦朵的话,云锦然笑着点头,知道秦朵说的是大实话,秦朵的身边人,做事一向来都是事情为先的。

    “好吧,那咱们先出去吧!”云锦然笑着点头,带着一群人朝着外面走去,秦都欧跟在云锦然身边,昭和不在,两个人的心情也就好了很多。

    “喂,云锦然,我问你一个问题??!”秦朵笑着看着云锦然,“当初你怎么会要这个院子的?这个院子,距离那边,可是很远了,并且外面还是市井!”

    “这不是担心你想出去玩耍吗?这里里面安静,外面很热闹,并且宅子也很大,你想怎么玩耍就怎么玩耍,并且,这里是外门,里面还有一个门,里面那个门,门禁早,天还没有黑就是关上了,没有令牌就无法进出,不适合你!”

    云锦然喜爱着对秦朵说道,秦朵笑着点头,对于云锦然的话语没有拆穿,对于这个,她还是不相信的,云锦然的宅子早两年就是赐下来了,那个时候,他们还没有在一起呢!

    “丫头,你不要不相信,这可是真的,很多年以前,我大概就想着,我要娶的媳妇是你,所以就将一切都是准备好了!”云锦然笑眯眯的和秦朵说道,听到云锦然的话,秦朵只是淡淡的笑笑,什么都是没有说,不管云锦然的话的真假,最起码,这对她来说,还是一个十分不错的安慰的!

    看到秦朵嘴角的笑容,云锦然猛然发觉自己似乎被眼前的小丫头耍了一道,云锦然在秦朵的脑袋上面轻轻的敲了一个爆栗,看着秦朵:“丫头,你是不是在编排我?”

    “窝怎么可能编排你啊,你就是想太多了,绝对没有编排你的意思,就是好奇的问一下!”秦朵笑眯眯的说道,“不过对于某些没有节操的人,喜欢将事情赖在别人身上的态度,我觉得十分的不爽快!”

    秦朵哼唧了一声,说道,云锦然嘿嘿笑笑,站在秦朵的身边,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轻声说道:“哪里有那样的事情,我不过就是随意的看看了,再说了,事情本来就是那样子,若不是为了你,我将院子选在这样的地方做什么!”

    “你不是自己想要玩耍吗?”秦朵转过头看着云锦然,笑着说道,“你应该知道,我挑选宅子的时候,都是会远离市井的!”

    听到秦朵的话,云锦然轻轻的摸了摸鼻子,抬起头看着秦朵,秦朵和两个丫鬟走在前面,不知道在说着什么,几个人的脸上都是带着笑容。

    “好吧,我承认,是我要玩耍!”云锦然跟着秦朵,脸上带着死皮赖脸的笑容看着秦朵,道:“不过以后你就要跟着我过日子了,所以我过什么样子的日子你也跟着过什么样子的日子好了,丫头,其实,我觉得这里也是十分的适合你的!”

    云锦然笑着对秦朵说道,他领导云锦然的话,秦朵摇摇头:“好了,快带路,咱们去吃饭吧!”

    本書于看書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