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京城安顿下来以后,秦朵就是开始每天安心的待在院子里面,院子里面东西很多,秦朵也是每天心安理得的享受最后这一份美好,云锦然有时候会在一边看着秦朵忙活,看到秦朵脸上的笑容,嘴角就勾起一个淡淡的笑容。

    “不忙碌了?”秦朵抬起头,看到云锦然,笑着说道。

    “忙,但是想过来看看你,一看看你,我就觉得精神好了很多!”云锦然的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看着秦朵,秦朵直起腰,轻轻的点头。

    “我和如意殷娘一起将院子清扫一遍,院子很久没有主人了,有些脏乱?!鼻囟湫ψ藕驮平跞凰档?,云锦然点点头,坐在一边看着秦朵忙碌。

    “丫头,我能问你个事情吗?”云锦然低头看着秦朵,秦朵转过头看着云锦然,云锦然轻轻的笑笑,道:“你什么时候葵水能不来了??!”

    说道这个问题,云锦然的心情就是有些郁闷了,看着秦朵,轻声问道,听到云锦然的话,秦朵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听到秦朵的笑声,云锦然抬起头看着秦朵,看到秦朵脸上明媚的笑容以后,愣在了那里。

    “怎么了?”

    “没事,我只是在想,这事情到底是怎么事而已,好了,现在没事了!”秦朵转过了头去,云锦然坐在那里。

    “司梦文问你要不要一起出去吃饭,说是找到了一家很好的酒楼!”

    “你去吗?”秦朵转过头看着云锦然,云锦然摇头。

    “我今天可能有些忙碌,京城中有些来人,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对了,丫头,你也准备一下,过几天,应该就要进宫了!”云锦然笑着对秦朵说道,“我和你说,皇后娘娘是很好说话的!”

    “昭和和皇后是什么关系?”秦朵忽然问道,云锦然楞了一下,转而就是笑笑。

    “昭和的姐姐是皇上身边的贵妃,不是皇后,皇后和昭和没有关系,不过到时候进宫的时候,肯定是要昭和和你一起去的,你们都是皇婚!”云锦然淡淡的说道,眉头也是微微皱着,秦朵笑笑,点头。

    “你放心吧,我不会和昭和发生什么的,在别人面前,我还是会和昭和保持良好得分关系的!”

    听到秦朵的话,云锦然点头,抬起头看着秦朵,目光中都是愧疚,秦朵却只是淡淡的笑笑,没有再说话,看到秦朵的样子,云锦然裂开嘴,最终还是没有笑出来,只是拉了拉秦朵的手,脸上微微带着无奈。

    “我现在也很头疼昭和的事情呢!丫头,你给我支个招呗!”云锦然笑着看着秦朵,秦朵摇头。

    “我没有招儿,你要自己解决这件事情!”秦朵笑看着云锦然,轻声说道,“若是有一天你觉得累了,不想这样下去了,事情也是可以很好的解决的,但是现在,你要做的事情,还是好好的平衡好这一个点的,这个是我不能帮助你的,因为我和昭和,都在里面!”

    秦朵笑着对云锦然说道,云锦然看着秦朵,秦朵费力的提着水朝着里面走去,云锦然提过秦朵手中的桶子,看着秦朵。

    “可是,我不想这件事情就这样的纠结下去,丫头,我希望事情可以很好的解决,至少,我不想这样的麻烦一直存在??!”云锦然轻声说道,“我不希望,你不开心!”

    “谁能一直开心下去呢?总有些事情要处理了,才能开心的!”秦朵轻声说道,转过头看着云锦然,“你放心吧,我若是心情不好了,我就会自己出去走走的!”

    云锦然点点头,秦朵和丫头一起做事,云锦然则是站在一边看着,对于家务事,他不懂,也不会做,只是看着秦朵的身子忙碌,一点都?不知道疲惫。

    看了一会儿,外面来人找云锦然,云锦然便是朝着外面走去,脸上还有些不虞,看到云锦然一身冷气的出去,如意转过头看着秦朵。

    “小姐,您说世子爷这是怎么了?怎么脸色这么差劲呢?是不是有人得罪世子爷了?”

    “估计是有什么不愿意见的客人来了吧!”秦朵呵呵笑笑,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说道,听到秦朵的话以后,如意点头,云锦然这几天每天都是在招待客人,如果是来了客人,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秦朵的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很快就是将这一幕放在了一边,脸上带着微笑看着外面。

    很快,外面又是来人了?!扒胤蛉?,外面国公夫人有请!”来的是昭和身边的丫鬟,秦朵楞了一下,好一会儿方才是反应过来,国公夫人,应该是昭和的母亲来了,秦朵苦笑了一声,没有想到还会有人过来!

    “小姐!”如意轻声喊了一声秦朵,秦朵笑笑。

    “你们快去收拾一下,陪我过去吧,人家都来请了,咱们也不能少了礼仪,你们说是不是?”

    如意和殷娘点头,两个人朝着外面走去,秦朵说得对,两个人是不能少了礼仪的,看到两个丫鬟的样子,秦朵只是淡淡的摇头,自己去房间换了一身衣服,又是梳了一下头发,整理了一下脸,随意的簪了一根簪子,如意和殷娘很快就整理好出来了,看到秦朵素淡的样子,两个人都是皱起了眉头。

    看到两个人的样子,秦朵淡淡的笑笑:“没事,就这样吧,不管素淡还是不素淡对我来说都是一样的!”

    听到秦朵的话,两个人抬起头看了一眼秦朵,看到秦朵神色正常,两个人点点头,陪着秦朵朝着外面走去。

    令国公府是昭和的本家,国公夫人严氏是昭和的亲生母亲。原本女儿和女婿京,严氏自然是笑着等待着两个人到她的面前来拜见,但是好几天都是不见女儿来,严氏再也是忍不住过来看一眼女儿,等到了女儿的院子,方才是得知了女儿的状况,这让严氏的心情很不好,将云锦然叫到身边教训了一顿,又是将秦朵叫了过来。

    “国公夫人好!”到了院子,秦朵笑着和严氏打招呼,微微弯腰,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看到秦朵的样子,国公夫人冷笑了一声。

    “这就是你一个妾室的礼仪?”

    秦朵抬起头看着国公夫人,国公夫人冷笑了一声,“难道还要我来教规矩?给我跪下!”国公夫人一脸冰冷的说道,云锦然站在一边,听到严氏的话,眉头皱了起来,朝着秦朵走来,秦朵示意云锦然站住,抬起头看着严氏。

    “国公夫人似乎忘记了,我可是皇上赐的婚,并且皇上可是直接赐婚我为侧妃的!”

    “我看就是昭和对你太好了!”严氏冷哼了一声,“给你一个侧妃的位置,不过是看得起你罢了!”

    “我的侧妃之位,是昭和郡主给我的?”秦朵抬起头,笑着问道,严氏愣住,猛的闭嘴,抬起头看着秦朵,秦朵的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似乎说的十分的轻松,脸上一片柔和。

    看到秦朵的样子,严氏的心头慢慢的带上了严肃,显然眼前的女子是个厉害的角色,也不是一般人可以驾驭的。

    “不管是侧妃还是皇婚,你总归都是个妾室,妾室有妾室的规矩,在主母面前,自要低一等的,立规矩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我倒是没有看到拿个妾室,竟然是拿捏主母的!”严氏一脸冰冷的对秦朵说道。

    “是这样吗?”秦朵抬起头看着严氏,目光中微微带着一些天真,不好意思的笑笑,“不好意思啊,秦朵只是乡野人出身,对这样的事情,是不清楚的,不过您若是这样觉得话,那就这样吧!”秦朵笑着说道。

    听到秦朵的话,严氏抬起头看着秦朵,对于这个中间的内幕,她自然是十分的清楚的,正是因为清楚,所以对这样的内幕,是十分的严肃的,她自然是不可能将所有的事情都是说出来,只是看到秦朵似乎一派轻松简单的样子,严氏的心里又是十分的不舒服。

    她的昭和她自小就是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何时受过这样的欺负,竟然要对一个乡野女子俯首称臣!

    “你!”严氏指着秦朵,转而看着云锦然,“云锦然,你管管你的妾室!”

    “国公夫人,我尊重您,唤您一声夫人,但是您和您的女儿扰乱了我的婚礼,又是做了那么多过分的事情,我没有追究,是看在您是我的长辈的份儿上,并且我也是将事情摊开说清楚了,我和昭和,就算皇婚,我也是会想尽一切的办法取消掉的,哪怕就是丢掉这个帽子,我也愿意!”

    云锦然一脸严肃的看着严氏,目光中都是清冷,“昭和,可以找一个更好的男人,而不是找我!”

    严氏转过头看着云锦然,一向来都是一副闲来无事的云锦然,这个时候竟然是说出了这样严肃的话来,这严氏觉得有些难以接受,当然,也是觉得十分的恼火,云锦然竟然是敢当着她的面说出这样的话来,简直就是太过分了!

    “云锦然,我的女儿,现在是你的世子妃,不管你承认还是不承认,她都是你的世子妃,她有她的权利!”

    严氏咬牙切齿的说道,话语里面都是清冷,秦朵笑着在一边坐下,云锦然坐在秦朵的身边,耸了耸肩,道:“昭和的权利,没有谁去打乱她的啊,随便她咯!想怎么折腾王府就怎么折腾王府!”云锦然淡淡的说道:

    “反正哦我也而不经常在府上,所以我没有太多的想法的!放心吧,丫头我会带走的,不会给昭和添太多的麻烦,我和昭和,真的什么都没有,你若是让你女儿守一辈子的空闺,你就让你女儿继续这样吧,你若觉得,昭和可以找一个更好的男子,你们和我一样,都可以处理好这件事情,我相信,你会处理很好的!”

    云锦然站了起来,转过头看着秦朵,“我就不打扰你们母女相聚了,我和丫头去外面吃饭!”

    秦朵笑着将手放到了云锦然的手中,两个人相视一笑,朝着外面走去,严氏看着两个人出去的背影,一口银牙咬碎,目光中都是恨意。

    本部小说来自看书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