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色正好,两个人的精神也不错,锦然拉着秦朵的手,慢悠悠的京城干道上散步,京城不是其他的地方,各处的管制都是要严格很多,秦朵和云锦然相视一笑,看到秦朵眼中的笑意,云锦然的嘴角勾起了一个温和的笑容。

    “在京城还呆的习惯吗?”云锦然的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看着秦朵笑着问道。

    “还好吧,算不上习惯,也算不上不习惯,不过京城到京城的距离还是太远了,我每天都是在里面行走,对我来说,这真的是一件十分头疼的事情!”秦朵的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轻声说道。

    听到秦朵的话以后,云锦然点点头,拉着秦朵的手,轻声说道:“严氏的事情,你不要放在心上,作为国公夫人,她这些年一直都是高高在上,肯定是第一次见识到这样的事情,所以心里难免会有一些其他的系那个分啊,但是你要相信,很多事情,咱们都是可以解决好的,我已经私底下和昭和谈过一次了,若是昭和可以理解我的苦心的话,我也不会对昭和有太多的苛责的地方,至于我和昭和成亲的事情,我也会掩盖过去!”

    云锦然轻声说道,秦朵点点头,和云锦然两个人肩并着肩走在一起,微微低着头,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

    “其实,有一个事情,我一直都是有些华裔,但是我又不知道应该怎么说!”秦朵转过头爱卡着呢和云锦然,笑着说道,云锦然看着秦朵,等待秦朵的答。

    “有没有可能,其实昭和根本就不是皇上赐婚,而是她自己擅作主张?”秦朵抬起头看着云锦然,轻声说道。

    “这怎么可能,就算这样,皇命滔天,昭和绝对是不会有这样的胆子来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的,要知道,这样的事情,不管在什么地方都是不允许的!”

    云锦然一脸严肃的对秦朵说道,“丫头,你不要想太多,这样的事情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昭和的身后,还有一个国公府,就算昭和愿意,国公府也是不会允许昭和做出这样的过分的事情来的!”

    云锦然一脸严肃的对秦朵说道,秦朵点点头,微微咬着嘴唇,听到云锦然的话以后,也是释然一笑:“是啊,是我想糊涂了,这样的事情,可是欺君瞒上的事情,若是被知道了的话,是要全家抄斩的!”

    秦朵抬起头看着云锦然,轻声说道,听到秦朵的话,云锦然稍微松了口气,见到秦朵不再纠结于这样的事情,对云锦然来说,也是可以放松一下的,毕竟,秦朵说的事情,还是太过于胆大了一点,云锦然相信,是没有人胆敢冒天下之大不讳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的!

    秦朵看到云锦然的样子,只是淡淡的笑笑,后面的话语没有说出口,她也不知道要怎么来说出口,难道要告诉云锦然,我说的都是实话?球多相信,云锦然是绝对的不会相信的!既然不相信,那就是不说好了!

    两个人手牵着手走在大街上,天色越来越黑,街道上的行人也越来越少,最后什么人都是没有了,只剩下两个人依旧慢悠悠的在走着,大部分的店铺都是已经关了门,一些在店铺里面帮忙干活的人也是草草的收拾东西离去,秦朵和云锦然就这样的慢慢的走过街道,到了宅子所在的胡同。

    “等下就到家了!”云锦然笑着对秦朵说道,胡同里面还有好些店铺,不过倒是一些小店铺,此刻这些小店铺倒是还没有打烊,都开着店门,坐在门口,似乎还在等着最后的客人经过。

    “这些小巷家的店铺,肯定还在等着那些在外面忙碌了一天的人,过来吃一碗,赚点小钱!”秦朵笑着对云锦然说道,云锦然点头。

    “是啊,这里是深巷之中,若是没有熟人指点的话,一般人根本就是走得近来走不出去,所以自然是没有多少人愿意来这样的地方的,来的人也顶多就是看看就走了或者是来找人的,这些小店铺,成本低廉,都是一些普遍的东西,对他们来说,不能赚钱也没有关系,若是能够赚点钱,那就更好了!”云锦然笑着说道,秦朵点点头,左右看着,看到一家葱煎饼,秦朵停了下来。

    “你想吃这个?”云锦然指了指那家葱煎饼,秦朵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我可不习惯吃大葱卷饼,生大葱,好大一股味道!”

    秦朵指了指葱煎饼旁边的一个小摊子,摊主是一个老妇人,摊上是热油,旁边放着一些面团,妇人坐在那里,背佝偻着,低着脑袋。

    “我想吃她家的!”

    “这个独眼妇人一直都在这里做事,在我的记忆里面起,我及时记得她,不过你看,她的双手黑乎乎的,揉出来的面团也是异常的丑陋,咱们换一家吧!”云锦然摇头,说道。

    “可是,你觉得这个妇人,像不像秦袖?”秦朵轻声说道,云锦然过头看了一眼秦朵,然后再一次朝着妇人看去,妇人果然是和秦袖有那么一点相似的地方,尽管风霜已经侵蚀了眼前的妇人,但是那独特的五官还是很容易就是认了出来。

    “是有一点像,但是我记得秦袖是官奴,虽然没有在脸上留下印子,但是背上还是有的!”云锦然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对于秦袖的身世,他也是知道一些的,秦袖是因为家中父亲贪污所以方才是被送到了青|楼,后来辗转到了司梦文的手里,最后到了秦朵的手里。

    “是啊,你看着妇人被挡住的半边脸,上面像不像印着官???”秦朵轻声说道,云锦然摇摇头,“完全看不出来,怎么,丫头,你想帮秦袖找家人?”

    秦朵摇头,“若是秦袖愿意,我相信她早就是遭到了她的家人,既然秦袖没有去找,我相信,秦袖是有她的道理的,就好像月环,我曾经就做了一件事情,差点伤了月环的心,后来我就想清楚了,她们要怎么选择,是她们自己的选择,只要她们开心就好了!”

    秦朵的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说道,一边说着,已经走到了老夫人的摊前,“给我一个大饼!”

    “您稍等片刻??!”老妇人站起来,将面团揉开,丢进了油锅之中。

    “我听您的声音,您的声音颇有几分南方的人的甜糯,您是南方来的?”秦朵笑着看着老妇人问道,老夫人抬起头看了一眼秦朵,眼中闪过一抹隐晦的凌厉,在看到秦朵微笑的嘴角以后,楞了一下,转而就是笑着点头。

    “是啊,南方来的,很多年了吧!”老妇人将煎好的面饼拿了出来,撒了糖,递给秦朵,“久到我都不记得南方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了!姑娘也是从南方来的吧,这个季节,南方肯定是荷花遍地了!”

    秦朵笑着点头,妇人没有再开口,只是低头再一次坐在了那里,秦朵拿着饼朝着里面走去,云锦然一把抢过了秦朵手中的大饼,脸上带着一些嫌弃,轻声说道:“这饼太脏了,不能吃!”

    “不干不净,吃了没??!”秦朵却是无所谓的接过大饼咬了一口,甜甜脆脆的,确实是南方才有的口味。

    “好吃?”看到秦朵的样子,云锦然挑眉,问道,秦朵摇头:“不是特别的好吃,但是又熟悉的味道,这才是重点!”

    秦朵笑眯眯的说道,掰了一块下来给云锦然,云锦然皱着眉头结果,放进嘴里尝了一下,转而又是吐了出来,“简直就和司梦文的厨艺是一模一样的!”

    “是啊,和司梦文的手艺很像!”秦朵笑着点头,目光中闪过一抹深究,不过很快就是没有了额,看到秦朵的样子,云锦然楞了一下。

    “你是觉得,其实秦袖早就是知道了这件事情,但是这些年一直都是没有说出来?”

    “可能吧,不过具体是什么样子的我也不是很清楚,你知道的,我一向来都是不管她们的事情的,只要她们过得开心就好了!”秦朵转过头看着云锦然,眼中带着温和的笑容,轻声说道,听到秦朵的话,云锦然楞了一下,好一会儿方才是点头。

    “确实,秦朵对这些事情,是一点都是不关心的,对于下面的人,只要不作出损害她利益的事情来,她就觉得他天下太平,一切都好!”

    可是,云锦然的思绪转了一群以后,猛然定在了一个事情上面,一双眼睛骤然眯了起来,如果不是秦朵提起,他似乎都是忽视了这件事情,那就是,关于司梦文和老妇人的事情!

    “其实,司梦文和老妇人一直都是有联系,或者说,司梦文之所以帮助了秦袖,将秦袖送到你的身边,完全就是因为老妇人?”云锦然转过头看着秦朵,一脸认真的说道,秦朵转过头看着云锦然,眼中闪烁着淡淡的星光,看到秦朵的样子,云锦然只觉得心里十分的堵。

    “其实丫头,说到底,你的心里一直装着的人,不是我,是他对不对?你知道他的所有事情,因为你一直都是在关注着他,你明白他想要的是什么,因为在你觉得,他想要的,就是你想要的,所以,其实说到底,我不过就是一个陪衬,若是没有我从中间插一脚,或者说没有我受伤的事情,你和司梦文,就已经在一起了,对不对?”

    云锦然站住脚,一脸认真的看着秦朵,问道。

    秦朵叹了口气,看着云锦然,她不知道,为什么这件事情云锦然就是将这么多的事情都是联系在了一起,不过,秦朵倒是一直都是没有关注这些事情的,不是她不关注,而是就算关注了,又有什么样?说白了,不过就是一件简单的事情罢了!

    “我和司梦文,只是朋友的关系,婚前是朋友,婚后也是,云锦然,你不要想太多,我既然现在选择了和你在一起,那么我自然是会好好的和你过日子哦,和你好好的相处,而不是让你去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秦朵轻声和云锦然说道,抬起头看着云锦然,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

    云锦然却只是冷哼了一声,转过了头去。

    “可是丫头,你的想法,你的世界,对我来说都是太深入了,我有时候就忍不住的想要知道,你到底在想些什么,可是我想不到,也想不清楚,我甚至不知道,你到底为什么要做出这么多的选择,因为在我看来,你应该简简单单的!”

    本書源自看書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