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锦然抬起头看着秦朵,目光里面都是认真,秦朵也是看着云锦然,云锦然的目光中带着执拗,似乎还有一些秦朵看不懂的东西,而秦朵的目光中,则满满的都是无奈,看到秦朵的样子,云锦然转过了身去。

    “丫头,有时候我在想,是不是我错了,将你强行拉到了我的身边,我是不是应该放你做,至少,你可以不跟着我,去过你自己的日子!”云锦然的话语有些冷淡,轻声对秦朵说道,秦朵没有接话,只是脸色冰冷看着云锦然。,

    “云锦然,你如果要真的要这么想的话,我也是不介意的,但是你最好是要清楚了,我做这么多,到底是为了什么!”秦朵抬起头看着云锦然,目光里面都是冰冷,“我不是个傻子,我做这么多事情,自然也不是为了做给别人看,云锦然,难道你真的觉得,若是我不愿意,我会嫁给你?”

    秦朵的话语都是冰冷,走到云锦然的面前,站着看着云锦然,一字一句的说道,云锦然提起头看着秦朵,不知道应该如何接上秦朵的话语,在他的记忆里,秦朵一直都是一个性格温和的姑娘,她很少生气,也很少和别人这样的置气过,云锦然转过了头去。

    “丫头,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

    “你只是觉得你处处不如司梦文,你只是觉得司梦文才可以给我幸福的生活,因为我的心里,一直都是装着思梦文的,就是路边的一个小摊子,我可以尝出司梦文的味道来,对不对?”秦朵冷笑了一声,看着云锦然,说道,云锦然抬起头看着秦朵,咬咬牙,点头。

    尽管夜色里他知道秦朵看不到他点头,但是他还是点头了,他不想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他害怕秦朵会将一切坦诚,或者说,秦朵会说出什么来,让他难以接受!

    “云锦然,我从来不知道,原来你还是也一个这样的懦夫,算我秦朵看走了眼,看上了你这样的懦夫,以后咱们山水相逢,也不要认识好了!”秦朵转身朝着院子里面走去,云锦然迅速的跟上,但是秦朵的步伐太快,云锦然小跑着跟上秦朵的步伐。

    “丫头,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应该相信,你在我的心里是独一无二的,丫头,我对你的感情,是认真的!”

    云锦然一脸认真的ui带着秦朵说道,秦朵没有头,继续朝着前面走去,云锦然停下脚步,已经看到院子门口挂着的灯了,云锦然站在那里,秦朵上了台阶,感觉到身后没有人跟过来,秦朵转过头了去。

    云锦然抬头,恰好就看到了秦朵站在等下,今天的秦朵穿着一袭淡粉色衣裳,在灯光下,完全就变成了白色,她就那样的站在那里,目光看向了这边。

    云锦然被秦朵的这个样子吓了一跳,从来灭有想到秦朵竟然还可以这样的漂亮!云锦然呆呆的站在那里,秦朵看到云锦然的样子,没有说话,只是默默朝着上面走去,云锦然的要昂子,在她看来,还是没有任何的吸引力的,看到秦朵朝着上面走去,云锦然迅速跟上,脸上带着笑容,嘿嘿笑道:

    “丫头,我仔细想了一下,我觉得你说得对,我云锦然绝对不是什么会害怕的人物,再说了,你都是我的额人了,我却是也不应该想那么多!”

    云锦然笑眯眯的和秦朵说道,秦朵转过头看了一眼云锦然,好一会儿以后,方才是摇头道:“你自己看着办吧,我要去休息了,你随便找个地方休息吧!”

    听到秦朵的话,云锦然一脸愕然的站在那里看着秦朵的背影,嘴角微张,脸上带着不可置信,他没有想到,丫头竟然是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丫头,你这也太绝情了,我不过就是随便说了两句话罢了,你也不要生气??!”云锦然微张着嘴说道,秦朵转过头看了一眼云锦然,嗤笑了一声,眼中没有太多的感情,好一会儿以后,方才是轻声说道:“我今晚心情不好!”

    听到秦朵的话,云锦然摸摸鼻子,这个时候忽然开始后悔了起来,好端端的非要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现在好了,娇妻不能抱着睡觉了!

    秦朵没有被云锦然的样子所动,看到云锦然一脸苦哈哈的样子,只是转过了头去,直接朝着自己的院子走去,云锦然看着秦朵毫不留恋的背影,收起了脸上的可怜巴巴,四处看看,发现虽然有路灯,但是还是晚上,也而看的不是十分的清楚,所以,秦朵根本就灭有看到他脸上的可怜巴巴!

    如此想着,云锦然的心里的某个地方忽然像是丢失了一般,一脸无奈的摇头,痛苦的拍了拍额头:“早知道事情这么多,我就不应该想那么多事情的!”

    云锦然一脸痛苦的说道,“说了那么多,现在倒好,自己没有地方睡觉了!”

    云锦然转身朝着书房走去,秦朵没有感觉到云肌肉男跟上来,嘴角微微上扬,到院子,殷娘和如意正在做衣服,看到秦朵来,如意急忙迎了上来。

    “小姐您来了,世子爷呢?”如意朝着后面看去,“今天严夫人来了您的院子好几趟,说要见您,不过您和世子爷出去了,一直不在,所以她也走了!”

    如意轻声和秦朵说道,“严夫人和殷娘姐姐说话,嫌弃殷娘姐姐是个哑巴,殷娘姐姐虽然没有说什么,不过脸色似乎有些不好!”如意轻声和秦朵说着事情,秦朵只是点点头,听到如意的话以后,笑笑,道:

    “世子爷约莫在书房了,你等下送点东西过去,我就先去洗洗了,严夫人来了没关系,若是敢要侮辱你们的话,直接丢出去就好了,你们也跟在我身边这么久了,怎么这一点事情都是做不好?”秦朵听到话以后,眉头皱了皱眉,轻声说道::“再说了,那个严夫人也见不得是个什么好东西,能够给她这么多好处,是咱们对她的好,若是她真的执迷不悟的话,你们也不要客气,云锦然早就是已经将话说开了的!”

    秦朵轻声说道,如意点头,殷娘抬起头看了一眼秦朵,难得看到秦朵竟然如此的强势,看到秦朵的样子以后,殷娘点点头,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缓缓的朝着方便的房间走去,将所有的东西都是整理好。

    “殷娘姐姐,小姐好强势??!”如意轻声和殷娘说道,拿过殷娘准备好的衣服放在了净房,殷娘转过头看了一眼如意,好一会儿以后,方才是淡淡的点头。

    “小姐一直都是很强势的,只是这些年,小姐都是没有表现出他的强势来!”殷娘用手语轻声和如意说道,如意点点头,朝着里面走去,秦朵舒服的泡在水里轻轻的呻|吟了一声。

    “小姐,我去外面,给世子爷送件披风!”如意轻声和秦朵说道,秦朵点点头,想到云锦然一个人在外面,心到底是软了一下。

    “你去吧,记住了,不要和他说太多的话,也不要和他说我来的心情怎么样,让她心急心急一下去!”秦朵微微嘟起嘴,轻声说道,听到秦朵的话,如意的嘴角勾起一个笑容,眼中也是带着一些戏谑,点头,朝着外面走去。

    殷娘在外面,自然是听到了秦朵的话,脸上也是带上了笑容,显然是为秦朵可以很快敞开心扉接受云锦然而显得十分的开心!

    如意出去没有多久,云锦然就是跟着如意来了,脸上带着笑容看着秦朵,“丫头,早知道你想我我就应该跟着你一起来了,害我一个人在书房坐了那么久的冷板凳!”云锦然走进来,直接对秦朵说道,秦朵转过头看着云锦然,挑眉,感情这个王八蛋自己做了错事,现在还有道理了!

    殷娘给秦朵绞着头发,感受到秦朵的目光以后,殷娘淡淡的笑笑,看着如意,如意急忙走到秦朵的身边,笑眯眯的看着秦朵。

    “小姐,您可是需要些什么?”

    “没有什么需要的,你先下去好好的梳洗一番吧,等下就是好过来伺候我休息!”秦朵笑着对如意说道,殷娘放下毛巾,看着云锦然,云锦然用手指头指着自己,殷娘点点头,指了指秦朵的脑袋,又指了指毛巾,也是朝着外面走去。

    “要我给丫头擦头发?”云锦然愣了好一会儿,方才是走到秦朵的身边,拿过毛巾开始轻轻的给秦朵擦起了头发,脸上带着笑容看着秦朵。

    “那个,丫头!”

    “轻了!”秦朵淡淡的说道,头都是没有抬一下,目光向下|垂着。

    云锦然加重了力道,笑了笑,说道:“丫头,今晚的事情是我不对,以后我不会在这样了,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秦朵依旧只是坐在那里,闭着眼睛,像是在思考什么问题,看到秦朵的样子,云锦然再一次蹭过去了一点,脸上带着笑容看着秦朵。

    “丫头,你要相信,我对你绝对是真心实意的,若是有半句假话,你就让我三天都是吃不到窝窝头!”

    “重了!”秦朵再一次开口,云锦然放晴了力道,嘿嘿笑着看着秦朵,“丫头,你是不是觉得我的话说的重了,你放心,你在我心里,是绝对独一无二的,我对你的真情,也是天地可鉴!”云锦然信誓旦旦的说道,秦朵的嘴角微微上扬,但是却是闭上了眼睛,看到秦朵不搭理的样子,云既然的眉头皱了起来。

    秦朵这是怎么了?怎么一点反应都是没有,难道是真的生气了?生气也不要生气这么久??!云锦然的脸上都是无奈,看着秦朵的样子,开始想入非非,秦朵抬起头,看了一眼云锦然的样子,有心想要笑一下,不过最后什么都是没有说,只是转过了头去,让他急一下吧!

    将秦朵的头发擦干,如意已经给云锦然备好了热水,云锦然好好的熟悉了一番,躺在了秦朵的身边,轻轻的搂着秦朵的身子,脸上带着讨好的笑容凑到了秦朵的面前。

    “丫头,我和你说一个事情!”云锦然笑眯眯的和秦朵说道,秦朵转过头看着云锦然,云锦然顺势吻住了秦朵的唇,双手将秦朵托起,一只手放在了秦朵的脑后。好一会儿以后,云锦然方才是放开了秦朵,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看着秦朵,目光里面都是深情款款。

    “丫头,咱们圆房吧!”说着,云锦然的双手已经朝着秦朵的衣服里面探了进去,殷娘和如意原本在外面收拾,听到云锦然的话以后,两个人都是对视了一眼,从各自的眼睛里面看出了喜意。

    既然秦朵选择了和云锦然一辈子,那么有些事情,注定是要经历的,秦朵也是赦免不了的,所以两个人自然好似希望秦朵可以坦然的接受!

    房内的温度开始慢慢的升高,就在云锦然准备再一次深入的时候,秦朵的整个人忽然坐了家里,云锦然看着秦朵,额头上面已经有布满了细细密密的汗水。

    “怎么了,丫头?”

    “我好像葵水来了!”秦朵转过头看着云锦然,一脸哭笑不得的说道!

    本書于看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