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秦朵的话,云锦然也是抬起了头去,整个人跌坐在了床上,一脸无奈的看着秦朵,眼睛里面都是无奈:“丫头,我是不是前世欠了你什么?”

    看到云锦然的样子,秦朵轻笑了一声,起身下床准备去了,看着秦朵的样子,云锦然一脸痛苦的躺在床上,用被子蒙住了脸,原本好好的一个开始,竟然就这么的毁了。,

    殷娘很快也进来了,脸上带着微微的无奈为秦朵重新准备了热水,她们也原本都在等着想要看好戏的,结果却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殷娘姐姐,今晚世子爷还和小姐睡在一起吗?”如意轻声问殷娘,殷娘楞了一下,转而点头,道:“大概是的!”

    殷娘做了手势,秦朵从里面出来,轻轻的推了推两个人:“好了,我休息了,你们也下去休息吧,大半夜的麻烦你们真不好!”秦朵吐吐舌头,朝着睡房走去,殷娘和如意再一次出门,将房门关好,两个人到了自己的房间去了,云锦然躺在床上看着话折子,看到秦朵出来,叹了口气。

    “老实说,丫头,你是不是故意的?”

    云锦然看着秦朵,可闻到,秦朵楞了一下,看着云锦然脸上的郁闷,嘴角轻轻的勾了起来,躺在云锦然的身边,抢过了云锦然手中的话折子,熄灭了床头的蜡烛。

    “我若是故意的,直接不让你进房间就好了,还准备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做什么!”秦朵笑着说道,“早点休息吧!”

    云锦然躺好,将秦朵整个人都搂在了怀里:“别动,丫头,我就这样的抱抱你就好!”

    秦朵僵住,整个人平躺着没有动,任由云锦然抱着,整个人都是十分的无奈,显然这样的抱着是一点都是不舒服的。

    一夜无话,第二天早早的起来,元竟然已经在院子里面开始联系起来了,秦朵坐在屋檐下,看着秦朵操练着,手中端着姜汤,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

    看到秦朵坐在屋檐下,云锦然手中的长枪朝着秦朵刺了过来,到了秦朵的面前,骤然停住,秦朵端着姜汤坐在那里,嘴角微张,一双眼睛完全瞪了起来看着云锦然。

    “好你个云锦然,竟然敢吓我,过来,赐你一口!”秦朵伸出勺子,云锦然喝了一口,眉头瞬间皱了起来,看着秦朵碗中黑乎乎的东西。

    “又甜又辣,什么玩意!”

    看到云锦然苦哈哈的脸,秦朵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将剩下的半碗,将碗给了如意,如意笑着下去了,秦朵站起来,拿着长枪,抵在了云锦然的心口,云锦然做了一个倒地的东西,将长枪放开,拉着秦朵的手,笑眯眯的说道:

    “被你给的毒药毒死的,不是你的长枪把我解决的!”

    听到云锦然的话,秦朵轻轻的笑了起来,云锦然看着秦朵的笑容,整个人都是愣在了那里,他没有想到,秦朵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云锦然不由得看痴了!

    看到云锦然的样子,秦朵只是摇摇头,笑着说道:“傻瓜,不就是给你一个笑容,你有必要这样吗?”

    “太美了!”云锦然在秦朵的眉心亲了一下,朝着里面走去:“我去梳洗,咱们吃早餐,吃过早餐以后,咱们去将京城剩下的部分逛完!”云锦然笑着说道。

    秦朵点头,云锦然快步朝着里面走去,秦朵抬起头,昭和站在门口,眼圈儿微微有些红,看到昭和,秦朵愣了一下,没有想到昭和锦然会这么早出现在这里。

    “我可以和你们一起吃早餐吗?”昭和抬起头看着秦朵,问道,秦朵楞了一下,眉头微微皱了起来,按照她的想法,她是肯定不愿意昭和过来吃饭的,不过若是昭和坚持的话,秦朵自然也是不会说什么,不过心里头难免还是有些郁闷的,看到秦朵的样子,昭和扁扁嘴。

    “我就知道你不会愿意的,秦朵,没有想到你也这么自私!”昭和淡淡的说道,话语里面似乎还有一些少女的娇羞。

    秦朵听到以后,只是淡淡的笑笑,做了一个请的姿势,“来吧!”

    昭和走了进来,左右看看,秦朵的院子很大很宽敞,但是院子里面却是没有多少的摆设,只不过在院子角落里面有个笑笑的亭子,院子后面是一脸小树林,南北通透,从前面可以看到后面,十分的漂亮。

    没有想到,秦朵闷声不响的,就是发现了这么漂亮的院子,昭和的双手捏在了一起,看到秦朵挑选的样子,心中却是闪过一抹冷笑,纵使漂亮又怎么样,终归不过就是一个地方罢了!

    昭和四处看了一番,云锦然出来,看到昭和,愣了一下:“你怎么过来了?”

    “妹妹在这里住了这么多天,所以我过来看看妹妹有什么需要的!”昭和的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看着云锦然,说道。

    云锦然点点头,坐在秦朵的身边:“那你看看吧,缺什么东西就补上,丫头三心二意的,也不知道要好好的打理,麻烦你了!”

    听到云锦然的话,昭和愣住,看着云锦然,没有想到云锦然话说的这样的直白,昭和的脸色微微有些僵硬,虽然这么说,她也不过就是找了个理由坐在这里罢了,但是没有想到云锦然竟然敢就这么的当真了!

    看到云锦然衣服完全不在乎的样子,昭和的双手微微握在了一起,低头,脸上很快就带上了笑容。

    “这样啊,那我等下就看看,妹妹,你有什么要补充的吗?”昭和转过头看着秦朵,秦朵微微摇头。

    “谢谢你的关心了,我不需要补充什么,如果你觉得要送我些东西来补充补充,我也是没有意见的!”秦朵的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看着昭和说道,昭和愣住,抬起头看着秦朵,秦朵的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坐在那里,手里捏着包子,好像刚才的话就只是随意的说说的罢了,看到秦朵的这个样子,昭和低头吃东西,眉头却是淡淡的皱了起来,秦朵的这个样子,让她现在十分的不爽快!

    秦朵只是淡笑着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她倒是没有多少的压力,也没有多少的想法啊,看到这个样子只是淡淡的低头吃着早餐,昭和转过头,看到秦朵的样子,脸色微微有些冷,不过还是很快就是调整了过来。

    “妹妹,你可是缺点什么?”昭和抬起头看着秦朵,再一次问道。

    “不知道,你看吧!”秦朵以及时这样的答,抬起头看着昭和,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你看着办就好了,不需要问我,你也可以问问云锦然缺点什么,你准备好给他就可以了!”秦朵笑着说道,昭和转过头看着云锦然,云锦然坐在那里,脸色淡然。

    “该准备的丫头都准备好了,你就不要太关心了!”云锦然抬起头看着昭和,轻声树洞奥。

    “我知道了!”昭和低头,轻声点头道,看到昭和的样子,秦朵只是淡淡的笑笑,云锦然的眉头却是皱了起来,昭和今天怎么就这么好心了呢?这让云锦然的心情微微有些好奇,昭和到底发生了什么!

    吃过早餐,云锦然站起来,转过头看着秦朵,“丫头,走吧,咱们现在就出去!”

    秦朵笑着点头,如意已经将准备好的东西拿了出来,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看着秦朵说道:“小姐,东西我都已经准备好了,您和世子爷玩的开心!”

    如意将手提袋放到了秦朵的手里,秦朵结果,看着里面准备好的东西,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

    “好了,我和云锦然出去了,你们好好的看着院子,若是有什么需要的地方,去和郡主娘娘说,昭和,我们先走了!”秦朵笑着和昭和挥手,和云锦然两个人朝着外面走去,昭和坐在那里,嘴角的笑容渐渐的僵硬,看着两个人走出去,脸色渐渐的冰冷了下来,就在这个时候,严氏踏进了院子,看到秦朵的院子,眼中也是闪过一抹惊讶,显然是没有想到竟然还会有这么单调的院子。

    看到这个单调的院子,严氏走到昭和的身边,慢慢的坐了下去:“怎么了,昭和?”

    “娘亲,你说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他要这么对待我?”昭和低着头,眼中都是落寞,看到昭和的样子,严氏楞了一下,转而就是转过头看向了外面,目光悠远。

    到底是什么呢?感情的事情,谁又能够娘强呢?

    “昭和,咱们家吧,这件事情,根本就没有人知道,你和娘亲家吧,找一个爱你的人,不要在云锦然的身上浪费心思了,云锦然这样的人,不值得你托付终身!”严氏看着昭和,轻声说道。

    “我就喜欢他!”昭和猛地站了起来,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严氏,眼中都是疯狂,“我就是爱他,从小我就爱他,我为了他活着,我知道他爱吃什么,他爱玩什么,他什么样的性格,他的开心,他的不开心,只要他动手,我就知道他想要什么,我的所有的一切,都是围绕着他的!”

    昭和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严氏,话语凄厉,殷娘和如意站在不远处,看到昭和的样子,两个人只是惊讶了一下,转而就是低下了头不说话。

    昭和这个人,现在完全就死一个疯子,一个彻彻底底的疯子!所以他们一点都是不想和昭和说话!

    怒吼完,昭和又是开始哭泣了起来,扑在严氏的身上,梨花带雨。

    看书罓小说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