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云锦然的话,昭和抬起头看着云锦然,目光里面有些梨花带雨,还有一些不可置信,没有想到云锦然说不愿意就不愿意,昭和看了一眼秦朵,秦朵只是低着脑袋跟在云锦然的身边慢慢的走着,云锦然的手紧紧的我这秦朵的手,两个人看上去十分的协调。

    这一幕对昭和来说,还是十分的辣眼睛的,尽管一次又一次的告诉自己自己要忍耐,但是昭和的眼圈还是忍不住红了,低着脑袋,颇有一番我见犹怜。

    “相公,门你没有陪我,家中人都问我,为什么你没有随我国公府,我说你这几天圣上派了好些事情给你,你忙得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昭和轻声对云锦然说道。

    听到昭和的话,云锦然转过头看了一眼昭和,目光动了一下,道:“你若是觉得这件事情你要摊开了说你就直接摊开了说就是的,你直接告诉你的家人,云锦然虽然和你成了亲,拜了堂,但是那是在云锦然不知道的情况下完成的,知道你是昭和以后,云锦然没有踏入你的房间,也没有做出对不起你昭和的事情来,你和我,根本就不是夫妻!”

    云锦然那看着昭和,眼睛里面没有温情脉脉,也没有多余的表情,只是看着昭和,淡淡的说道,“我希望你可以明白,咱们的事情,如果能够善始善终,最好,如果不能,昭和,有些事情,总归是可以找到踪迹的!”

    云锦然说完,转身朝着另外一边走去,听到云锦然的话,昭和抬起头,眼睛里面都是满满的伤害还有不可置信,这个世界上,她最心心念的人,竟然是对她说出了这样的话,做出了这样的事情来!

    “云锦然,咱们认识了这么多年,我从来都不知道,原来你可以这样的狠心!”昭和转身看着云锦然,大声吼道欧安,元竟然转过头看着昭和,嘴角微微挑起。

    “其实很多年以前,你就知道了的,昭和,不过,我现在只是让你再一次了解到罢了,昭和,咱们之间的事情,就此罢休吧,我希望,所有的事情,都不要最后搬上什么地方,因为对我来说,所有的事情,都是不重要的!我的心里,只有丫头一个人,在我的心里,丫头永远才是最重要的!”

    秦朵站在云锦然的身边,听到云锦然的话,只是淡淡的叹了口气,面对这样的事情,她本来是应该畅快的,可是不知道怎么的,这个时候听到这些话语易购,她的心里也是微微有些惆怅,或许事情大概就是这样的吧,每个人都是有每个人的想法,每个人选择事情的方法也是不一样的,正是因为不一样,所以,最后的结局,也总归是有一方人要受伤的,这是无法避免的,也是她无法给出一个正确答案的!

    秦朵叹了口气,拉了拉云锦然的手:“我累了,咱们先去好好的休息吧,还没有吃晚饭呢!”

    听到秦朵的话,云肌肉男点点头,眼中虽然还有些不情不愿,不过还是跟着秦朵朝着里面走去,秦朵转过头看了一眼昭和,昭和正站在那里,一脸冰冷的看着他们两个人。

    昭和的目光有些渗人,秦朵转过身来,和云锦然手牵着手朝着里面走去。

    “丫头,你没有必要为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是顾及她的感受,在我看来,你才是最重要的!”云锦然轻声对秦朵说道,秦朵转过头看着云锦然,好一会儿以后,方才是点头。

    “我知道的,我只是有些感怀罢了,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都不是按照我们的意愿来的,有些事情,明明来的那么爽快,但是对我们来说,却是一件十分伤心的事情,可是又有些事情,明明简简单单,但是对我来说,却又那么的无可奈何!”

    秦朵轻声说道,“我只是希望事情可以好好的解决,不管最后的结果是什么,都不重要了,不是吗?”

    “丫头,我得知,昭和并没有接到圣旨,只是和王妃一起狼狈为奸,仗着天高皇帝远,方才是做出了这样的事情来,丫头,你才是我的世子妃!”

    云锦然低头看着秦朵,秦朵听到云锦然的话,只是淡淡的点头,道:“我知道,但是又怎么样呢?现在你不是我最爱的人,我不是你最爱的人吗?”

    秦朵淡淡的笑笑,听到秦朵的话以后,云锦然恩了一声,抬起头看着秦朵,秦朵低头,素手轻轻的将头发别到耳后,看到秦朵的样子,云锦然的心头动了一下,拿住了秦朵的手。

    本文来自看书网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