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朵抬起头看着云锦然,看到云锦然活热的样子,秦朵淡淡的笑笑,轻轻的摇头,道:“我的好日子,有十天!”

    听到秦朵的话,云锦然的脑袋瞬间就耷拉了下去,拉着秦朵的手放在鼻端闻了闻:“丫头,我已经憋了很久了!”

    “对不起!”秦朵轻声说道,听到秦朵话语里面的愧疚,云锦然的嘴角立刻就是漾起了一个笑容,将秦朵搂在了怀里,脸上都是笑容。

    “什么对不起对不起的,丫头,你是我心里最重要的人,以前是,以后是!”

    听到云锦然肉麻的表白话语,秦朵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微微觉得有些无奈,这话从云锦然的口中说出来,怎么就这么的别扭呢?

    “我从你的话折子里面看到的,有一部话折子,叫金钗恨,我就从里面看到了这句话,我觉得十分的好,所以就说给你听!”云锦然笑着对秦朵说道。

    “我知道,不过听你说起来,倒是十分的别扭的!”秦朵淡淡的笑笑,听到秦朵的话以后,云锦然的眼中闪过一抹落寞,很快就点头,笑着说道:“那我以后天天给你说,你就不会觉得别扭了!”

    “呵呵!”秦朵淡淡的笑笑,摇摇头:“不需要每天说,我就觉得也很好了,因为在我看来,最重要的事情不是一句情话,是你对我不变的心,如果有一天你若是不愿意要我了或者做出了什么事情来的话,我就会选择一个人重新嫁了,从此不再和你有任何的交集!”

    听到秦朵的话,云锦然那摸摸鼻子,他不质疑秦朵的话,因为秦朵是绝对会做到的,云锦然只是淡淡的摇头,苦笑了一声,道:“丫头,你放心,我会一心一意的对你好的!”

    秦朵没有接话,只是淡淡的笑笑,转身,朝着院子走去。

    第二天清晨,秦朵早早的就是起来了,将所有的事情都是准备妥当,云锦然出现在了秦朵的身边,看到秦朵凤冠霞帔的样子,云锦然的嘴角勾起了一个温和的笑容。

    “丫头,我努力的想了很久,想了很多,我发现,再多的事情,也不及你现在的样子,真的很漂亮!”云锦然一脸认真的对着秦朵说道,秦朵听到云锦然的话楞了一下,转而嘴角就是带上了温和的笑容 ,轻轻的点头。

    “能够听到你的赞美,对我来说,也是一件十分愉快的事情!”

    听到秦朵的话,云锦然笑笑,伸出手,看着秦朵,秦朵轻轻的将手放在了云锦然的手上,两个人手牵着手朝着外面走去,昭和已经在门口等着,看到两个人过来了,嘴角立刻就带上了温和的笑容。

    “我已经和皇后姐姐说了,今天一起和妹妹进宫去看望她老人家,妹妹你可不要嫌弃我!”昭和的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看着秦朵,说道。

    “走吧!”云锦然只是淡淡的说道,拉着秦朵的手朝着外面走去,秦朵没有理会昭和,跟着秦朵到了后面,大内的马车已经在外面等着,秦朵上了马车,转过头看了一眼昭和,昭和上了后面的马车,嘴角的笑容一直都是没有停止过,昭和,显然是十分的开心。

    看到昭和的样子,秦朵摇头,上了马车,和云锦然坐在一起,两个人一起朝着皇宫走去。

    “等下我会和你一起去拜会的,虽然很多事看上去是有那么一些繁琐,但是一路下来,也不多的,咱们不过就是去看看皇后娘娘,然后就出宫了!”云锦然轻声和秦朵说道。

    秦朵点点头,微微咬着嘴唇,靠在了云锦然的肩膀上:“你放心吧,我不会给你丢人的!”

    听到秦朵的话,云锦然笑着点头,轻轻的摸着秦朵的头发:“等到云城,我还你一个盛大的婚礼吧,丫头,不要拒绝我,因为那只是我想给你的一点弥补,好吗?”

    云锦然抬起头看着秦朵,笑着说道,秦朵抬起头,看到云锦然认真的样子,笑笑,道:“婚礼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以后咱们的日子可以好好的,就足够了!”

    就在两个人开始聊天的时候,马车忽然颤抖了一下,停了下来,两个人对视一眼,都是从各自的眼睛里面看到了疑惑,掀开帘子,太子一脸温和的站在外面,骑在马上,低头看着眼前的夫妻俩。

    “老七,好久不见??!”太子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看着而眼前的一切,说道,听到太子的话,云锦然只是淡淡的笑笑,转而就是转过了头去。

    “谢谢太子哥哥,不知道太子大哥可是有什么事情?”

    太子下了马,坐到了马车里面,脸上带着笑容,道:“老七抢了我心爱的女人,你说我哦来做什么?”太子脸上的小了一只都是没有下去过,淡笑着说道。

    “不管怎么说,现在老七有了女人,而我什么都是没有,我过来看看,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朵儿,你说是吗?”

    太子抬起头看着秦朵,说道,话语里面都是柔情似水,听到太子的话以后,秦朵只是淡淡的笑笑,将身子靠在了云锦然的身上,太子看到这个样子以后,只是笑笑,似乎是对眼前的这一幕已经习以为然,或者说,在他看来,眼前的一切,不过就是简简单单的一切罢了,秦朵抬起头看着太子,目光里面都是淡漠。

    “谢谢太子的厚爱,不过秦朵享受不起!”

    “你还是这样的一个小辣椒,宣武门很快就到了,老七,你和要和下去看看吗?”太子笑眯眯的看着云锦然,说道,云锦然摇头:“我要陪我妻子去皇宫中拜见皇后娘娘,其他的事情,还是免了吧!”

    听到云锦然淡然的话语,太子只是淡淡的笑笑,放佛已经习惯了云锦然的淡然,只是闭着眼睛躺在马车里面,秦朵看到太子的样子,转过头看着云锦然,云锦然只是摸着秦朵的手,轻声说道:“没事的,你安心的做好就是了,咱们很快就是进宫了!”

    听到云锦然的话,秦朵笑着点头,靠在云锦然的身上,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她相信云锦然的话,也相信云锦然是绝对不会欺骗她的!

    车子很快就到了宣武门,马车没有停留,直接朝着里面去了,云锦然看了一眼太子,太子坐在那里,十分的悠闲,就在下一刻,云锦然忽然将太子推了出去,马车上面似乎没有发现什么一般,直接赶着马车朝着里面走去,秦朵想要朝着外面看去,云锦然抱住了秦朵的身子。

    “丫头,不要朝着外面你看,咱们只管进宫就可以了!”云锦然一脸温和的和秦朵说道,秦朵点头,后面的刀剑声似乎越来越响,秦朵没有说话,咬着嘴唇,点点头。

    “这是我们男人之间的交易,丫头,我只希望,你开开心心的做个小商女,日子过得安静祥和就好!”

    听到云锦然的话,秦朵点点头,轻轻的将身子靠在了云锦然的怀里,道:“我也希望咱们的日子安静祥和,但是有时候,我还是希望,咱们的手头心头,都是可以少带点无奈的好?!?br />
    “我知道的,丫头,我的无奈,只对你说,只让你看见,其他人,是绝对无法见识我的无奈的,因为我的世界,有你就足够了!”

    听到云锦然的话,秦朵笑着点头,轻轻的拉着云锦然的手拍打着,时不时的想要朝着外面看去,但是却是被云锦然挡住了。

    “世子爷,前面有个宫女揽到,请世子爷和世子妃去兰贵妃的宫中!”门外传来了马车夫的声音,马车也是停了下来,云锦然楞了一下,转过头看着秦朵。

    “丫头,你若是不愿意见的话,咱们就转头去吧!”

    听到云锦然的话,秦朵只是淡淡的笑笑,道:“既然都来了,就去吧,你放心,我会处理好所有的事情的!”

    听到秦朵的话,云锦然笑着点头,马车掉转头,朝着另外一边走去。

    “这些年兰贵妃一直都是隐居深宫之中很少出来,甚至很少管事,所以不管是哪个妃子都是不喜欢去找兰贵妃的麻烦,兰贵妃,大概也只是想见见你而已!”

    听到云锦然的话,秦朵点头,神色如常,道:“你放心吧,我没事的,我若是有事情的话,肯定不是现在这般模样了!”

    听到秦朵的话,云锦然点头,马车很快就停了下来,云锦然率先下了马车,扶着秦朵下了马车,秦朵抬起头,看着眼前硕大的褚兰宫,嘴角勾起了一抹淡淡的苦涩,不过苦涩很快就是消失了下去,就是云锦然,也没有捕捉到。

    “是秦朵吗?”马车刚离开褚兰宫的门口,一个温和的声音响起,一个雍容华贵的妇人缓缓朝着外面走了过来,秦朵抬起头,看到走过来的妇人,楞了一下,她倒是第一次看到这个妇人,眼前的人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和她有七八分像,两个人站在一起就好像一对姐妹一般,这样的对视,让秦朵整个人都是愣在了那里,看着眼前的妇人。

    “朵儿!”张兰的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看着秦朵,轻声喊道。

    本部小说来自看书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