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四章 剑阁路,烈焰魂惊】
    剑阁,是大汉帝国每个大学里必备的地方。传说是大汉圣祖皇帝亲自下旨修建的,是给各个大学学子练习剑道,修身养气的所在。

    剑阁并不是一个阁楼,而是一个大型的室内体育馆,馆中木板铺地,四周有螺旋状的看台??扇菽砂税偃送痹谡饫锇诳苁屏废敖J?。

    天色已黑,宽大的剑阁里却人头济济。粗一看至少不下千把人。这些人都在周围的看台上。中央的练武场周围已经点起了火盆,将整个剑阁都照的亮堂堂。

    练武场中央站着五个人,四男一女。其中一个男人身型雄伟,一身护具包裹,结实发达的肌肉在火光下散发着凛然的气势。他的脸庞是国字脸,两道剑眉漆黑如墨,直指天空,长发用青巾随意包裹着,显得无尽英气!

    这个人自然就是剑阁首席剑士王戎。在他身边的三个男人是他的同窗,也都穿着护具。另一个女孩淡蓝色的校服,胸前朱红对襟披肩,正是端平公主。

    端平公主被丢下水,护花使者王戎一怒为红颜,下战书向渤海侯世子挑战的事情早就全校皆知??刺ㄉ暇蟛糠秩硕际抢纯慈饶值?。不过看台上男生占了绝大比例,估计他们大部分是为了讨好端平公主才来的。

    在靠近练武场的最前面看台上,还是有一群女学生,莺莺燕燕地朝这边指指点点---别说她们是啦啦队,其实她们也是好奇而已---在任何时代,女人的八卦之魂都是在时刻熊熊燃烧的!

    眼看时间逼近,王戎身边一个男生向端平公主挪移了几步,低声问:“殿下,你说他会不会来???”

    端平公主翻了翻可爱的眼睛,哼道:“我怎么知道?那个纨绔子弟我也是今天才正式认识。倒是你荣达,之前你不是有跟他一起去校外鬼混过吗?”

    那叫荣达的男生赶紧辩白:“没有没有,殿下你可别诬赖好人!我一向都是站在泾川君这边的……”

    “是吗?”端平公主斜睨着眼,用很不确定的语气说,“可是我怎么听卞仁说你之前是跟着沈家世子混的呀?”

    荣达正要再分辨,剑阁的大门忽然开合了一下,一个人走了进来。

    众人顿时看了过去。端平公主脸上喜色一闪,转头望去,却又重哼了一声。

    王戎没有被那大门开合的声音所影响,看都没看一眼,只是拄着竹剑闭目凝神,一副宗师风范,当然,也有叫装b的。

    荣达却朝来人大喝一句:“方誊,沈云呢?”

    来人正是方誊。他一身利落的长衫,没有说话,只朝场中央拱了拱手,然后就坐在了看台的第一排位置上。

    喊话那人见方誊如此嚣张,正要再说话,王戎却突然低喝道:“噤声,荣达!”

    荣达悻悻闭了嘴,站在端平公主身侧不再搭腔。被这一打扰,端平公主也忘了之前的话题,只是无聊地用小脚搓着地板。

    场中陷入了一种奇怪的静默中。只有场地四周的火盆发出噼啪的声响,更带出一丝压抑。

    时间过了原来约定的酉时三刻。场内外顿时有些嗡嗡作响起来。所有人都在猜测和议论,这个渤海侯世子是不是不敢来了?

    方誊坐在第一排位置上,紧锁的眉头越来越深重。有两个人挤到方誊身边偷偷捅了捅他的胳膊低声道:“滕宇君,渊让不来了吗?”

    方誊转过头,一看却是同宿舍的室友何宽和窦冼。这两个书虫不是应该在图书馆看书的么?怎么也跑到这里来了?

    “不知道。别问我!”方誊心里气苦的紧,紧锁着眉头撇过脸去。暗道:渊让君,你不会真的要当那胆小懦弱的怕事之人吧?如果真是这样,那就算我方誊看错了人!

    ………………………分割线……………………

    方誊看错人了吗?

    当然没有。

    方誊离开后不到一刻钟,沈云就一跺脚,咬着牙帮出了宿舍。

    妈的,了不起让他先揍一顿,等老子三个月,三个月一定把债讨回来就是了。相信老妈也是会原谅自己的!

    沈云心里已经做好了去挨揍的准备,连护具都没带,直接穿着淡蓝色校服过去---死也要死的帅点嘛!

    剑阁在帝大西北角,从沈云的宿舍过去最近的路是走未名湖畔的石子路,转到帝大广场,然后穿过帝大图书馆到达剑阁。

    今夜无云,月光清冷地洒在四周。虽然这个时代没有电气化,但却并不黑暗。道路两旁每隔十数步就会有一个石质的灯台,高约5米,石质宝顶下由油皮灯罩包裹,内里点着灯火,橘黄色的光线铺洒在路上,混合清冷的月光,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清宁与幽静!

    突然,这份清宁与幽静被打破!

    一架由两匹马拉的马车从论社方向朝帝大广场疾驰,马车上的马夫不停地甩动长长的马鞭,划破空气的甩鞭声下是马匹低低的哀鸣。包裹着铁皮的车轮碾压着碎石路,发出令人牙酸的隆隆声。马车车厢上栓挂的铜铃发出脆响,回荡在整个未名湖上……

    沈云正走着,突然出现的马车声让他一怔,茫然回头,就见那架马车已经冲他冲了过来。

    “靠,不是这么倒霉吧?难道一天之内要两次被马撞?”沈云暗叫一声,快速朝路边一闪,嘴里骂道:“赶着去投胎??!在这种地方驰马,小心摔死你!”

    话音未落,突听一声木头碎裂的脆响,然后沈云就看见这架马车左边的车轮突然解体,整架马车就这么失去平衡倒在碎石路上。马匹被这股巨力拖拽也哀鸣着倒了下来。车厢侧翻的力量巨大,路边的石质灯台被砸个正着,里面的灯油洒了出来,顿时将马车车厢上包裹的绸布引燃?;鹗坡拥暮芸?,几乎在沈云还在错愕的关头,大火已经快要将车厢淹没。

    “救,救命??!”沈云这才反应过来,跺着脚嘶声大叫。

    就在这时,从倒地马匹不远处,一个人突然窜了出来,冲沈云大叫:“快来救人!”

    这个人穿着短打衣服,脸型瘦长,一双三角眼在弥漫而起的火光中尤其醒目。更特别的是他不像沈云之前见过的所有汉人那般梳着发髻,反而是留着一个小平头,身材不高,但给人一种阴鹜凶狠的感觉!

    沈云还没作出反应,那人已经扑向正在熊熊燃烧的车厢,不管不顾地扯掉已经开始燃烧的车帘,钻了进去。

    在他背过身的瞬间,沈云清晰地看见,这个有着难看三角眼的男人背上竟然插着两支黑色翎羽箭!箭体没入身体颇深,只留一簇在外面,鲜血已经将这个精壮汉子的后背全部打湿,在火光下显现出一股诡异至极的紫黑色……

    妈的,果然是赶着去投胎??!

    沈云看见碎石路上洒落的血迹不由心惊。

    这时那汉子已经从马车里拖拽出一个穿着墨绿色长衫的人来。沈云赶紧上前几步帮忙,拖拽着这个已经陷入昏迷的人进入路边的树林。

    借着月光和火光,沈云赫然发现这个陷入昏迷的人竟然就是上午在论社见过的那位“长者”!

    沈云脑子里充满了疑问,可没等他开口,那三角眼已经森然道:“小子,你是帝大的学生?”

    “呃……是!你们是?”

    “这是我家大人,帝国政务院礼部郎中公甫效!我们遭刺客暗算,你快将我家大人抱走,只要到了帝大广场,那里人多,刺客定然不敢贸然动手!快!”三眼角说话的语速极快,说完猛地推了沈云一把,手劲奇大,一下就把沈云推了个趔趄。

    沈云猛然想起一件事,急问:“祭酒,祭酒大人呢?”

    三角眼扫了一眼沈云,突然侧耳倾听了一番,冷声道:“死了。尸体就在论社里……别说废话,快走,他们追来了!”

    话音刚落,沈云就看见还在熊熊燃烧的马车旁突然有三个黑衣人靠近。大火是如此巨大,将他们裹在黑衣下的身影完全暴露出来。他们只在马车边扫了一眼就快速朝树林里冲了过来,每个人手里还拿着一把短小的手弩!

    “走!”三角眼将公甫效往沈云身前一送,抄起不知道什么时候捡在手里的长杆马鞭冲了上去。

    沈云不再迟疑,背起公甫效就往树林里狂奔。

    遇刺的帝国官员,黑色翎羽箭,熊熊燃烧的马车,还有受伤但剽悍异常的家仆……这一切都让沈云有种看电视剧的不切实际感。但在一枚黑色翎羽箭带着寒气擦过他耳边时,这一切才变得真实清晰起来。

    “妈的,老子不能死!”沈云咬着牙急速往树林里跑。身后传来隐约的怒吼和弩箭的破空声。

    “往右!”就在沈云慌不择路,茫然向前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一声虚弱至极的声音。

    “你,你醒啦?”沈云惊喜地喊道,正要停下来却听背上的公甫效低喝:“别停,继续跑!宫三顶不了太久的!”

    宫三?刚才那个三角眼的名字么?

    也许是身边还有个能喘气的人,这让沈云更加有了底气,在公甫效的指点下快速奔逃。幸好这半个月来他不间断的锻炼才让他能坚持下来。

    说来也奇怪,平常这幽暗的未名湖即使到了晚上也是有不少人出没的,特别是这种树林里,不正是情人幽会的好场所吗?可跑了有两分钟,连对野鸳鸯都没看见。

    他不知道,今晚大部分学员都跑到帝大剑阁看“比武”了,剩下的也都在课堂或者图书馆备战年考,谁还有这心思大晚上跑到这鬼地方来消遣??!从这点来看,这个时空的大学生比起现代来说更加好学!

    树林并不大,沈云眼看就要跑出树林,帝大广场上那尊骑马将军雕塑都隐约可望了。

    就在这时,沈云突觉小腿一痛,整个人顿时倒了下去,面前就是一棵树,沈云双手要抱住身后的公甫效,顿时就撞在了树干上。

    “马勒戈壁的,老子中招了!”不用看沈云就从小腿处传来的剧痛感觉到了什么,倒地的瞬间他将公甫效往边上一拱,整个人翻转过来,借着稀疏的月光,一个身材颇为高挑的黑衣人正站在三十米外,手里那把短弩还高举着!

    那名黑衣人有一双非常明亮的眼睛,看见沈云两人倒地后伸手往腰后一摸,似乎想要拿箭矢,但下一秒他却丢掉了手中的短弩,从腰后抽出一把六尺长剑扑了上来。

    公甫效踉跄地站起来挡在面前,朝沈云大喝:“快跑!”

    沈云这才看见,公甫效墨绿色的长衫背后早就破烂,他的大腿处也插着一支黑色翎羽箭!敢情刚才也替自己挨了几箭??!

    公甫效挡在沈云身前,朝扑来的刺客冷声喝道:“宵小之辈,行刺朝廷命官行同谋反,你不怕被抄家灭族吗?”

    刺客丝毫不为所动,瞬间逼近,六尺长剑当头劈下。公甫效虽然是帝国政务院礼部郎中,可也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之流,帝国官员可都是诗书礼乐射御全面发展的全才,这名刺客的猛劈虽然来势凶猛,但公甫效还是快速避过,同时一弯腰用肩膀猛撞向刺客腹部,嘴里大叫:“沈云,快跑!”

    哪知这名刺客却是剑道高手,劈剑只是虚招,公甫效弯腰肩撞时他已经抬腿膝撞,正顶在公甫效的肩上,同时手腕一抖,下劈的长剑转为下刺,目标直指公甫效背心!

    所谓刺死砍伤,这一剑若是刺实了,公甫效的命也就交代在这儿了。就在这时,沈云突然从公甫效身后扑了出来,一把抱住这名刺客的腰身往后一压,整个人翻转到刺客后背,同时手脚一缠,顿时将这个刺客的手脚都锁住。

    马勒戈壁的,虽然自己身体弱,可还没到要一个四五十岁的老头舍身救自己的地步吧?再说了,今晚到底是我救你,还是你救我???

    沈云这手突袭是柔道里的锁字诀,将对手扑倒之后必须以最快的速度将其手脚都锁住,使其失去攻击力。沈云最强时能够依靠这招直接将敌人的手脚都勒断。

    这是他在少年时在柔道馆学的,后来跟隔壁老头练习拳脚时,这招又有了新的名称---“小擒拿”。老头对沈云说:“什么狗屁柔道,穿了和服练咱中国的小擒拿就不是小擒拿了?还有,你这小擒拿的‘锁’字诀旨在拿人关节,若是真实搏杀中,一击致命才是关键,你这招用在街头打架还差不多。搏杀?哼,差远了!除非……”老头没有接着往下说。

    说到底,这个老头也没有教沈云怎么将“小擒拿”的“锁”字诀转为一击必杀的绝技,所以现在沈云一通手忙脚乱也就只将他握剑的右手扣到后脑,自己的右手则从他右边腋下穿过,反扣在左肩上,左手压住对方左手,双腿死死夹紧对方腰腹以下---这个动作真是暧昧至极,有点像侧卧的“老汉推车”……

    刺客先是一惊,但很快冷静下来,不愧是常年以杀人为职业的高手,短暂的挣扎之后,握剑的右手掉转剑柄朝身后的沈云脑袋上用力一磕。

    “日!”沈云吃痛,手上的劲就松了,就在这瞬间,刺客翻转身体,如离水的鱼一样从地上弹了起来,可他刚刚起身,沈云又如同八爪鱼一样缠了过来,两人再次倒地,还是同样的“老汉推车”……

    刺客再磕,再起……

    沈云再缠,再倒……永恒的“老汉推车”啊……

    在第三次完成这个高难度动作之后,刺客终于忍无可忍,低声叱喝:“放开!”

    沈云一怔。声音清脆,叱喝中带着女性特有的柔媚……

    他千想万算,却没有想到,这个刺客竟然是个女人???

    难怪刚才感觉有点怪怪的,自己手脚并不算特长,却能一下子将对方缠住,穿过对方腋下的胳膊还时常感觉一股绵软……原来对方是个女人!

    还没等沈云回味怀中女人的缠绵,头上又是一疼,那女刺客又弹了起来。沈云想跳上去再缠,可是想到对方是个女人又多了一丝犹豫,就是这一丝犹豫让他错过了最佳机会。女刺客可不会对他有任何怜悯,错身间长剑递出,直刺沈云胸口!

    生死一瞬间,沈云硬生生扭开已经有些干硬发直的身体,长剑顺着腋下穿过,接着就见他如跳独步舞一样往前蹦达了几步,一头撞进了那女刺客的绵软的胸脯里,同时右手已经悄无声息地贴到了她的大腿内侧,用力这么一掐……

    “??!”一声尖叫划破苍穹,直抵树林深处。

    ……………………分割线……………………

    ps:看到这里还没有放弃的朋友,给俺投张票吧?!

    什么?今天没票了?

    哦,没事,我明天会继续提醒大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