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八章 青纱帐,红鸾星动】
    一个女人会对一个男人萌发爱意的理由最难以捉摸的。英雄救美固然会赢得美女的好感,但一般只能得到感激而不是感情。但如果这个男人能够和她心意相通,事事跟她的观点一致,那爱意萌发的速度将会超过光速!

    “你喜欢曹/操?”鄢如月望着沈云的眼眸里已经不单单是关切,而是惊喜。

    这里是宿舍楼前的草地,沈云和鄢如月两人席地而坐,天蓝色的校服掩映在青翠茂盛的草丛中,天高云淡,正是畅谈的好景色。

    沈云询问了鄢如月关于大汉帝国的历史,特别是汉圣祖的事情。鄢如月不愧是历史专业出身,对圣祖皇帝的历史可谓是清楚至极。

    也是这个时候,沈云才知道,整个历史的改变是从汉灵帝之后开始的。

    ……

    汉恒帝刘志36岁无嗣而终,身为汉章帝玄孙的汉灵帝刘宏12岁继位,宠幸十常侍,导致党锢之祸。大将军何进为对付宦官,听从了袁绍的建议,引西凉太守董卓进京。未想这却是引狼入室。董卓包揽朝政,秽乱宫闱,并废少帝刘辩,擅立刘协为帝。

    这些都与沈云所了解的一致??墒墙酉吕吹氖虑槿从辛颂旆馗驳母谋?。

    被废的少帝刘辩受封弘农王,但没有在一年后被董卓逼死。而是在被废的第七天私自逃出雒阳。在城外找到了,“与何进谋诛诸黄门”的并州刺史丁原。也不知道刘辩对丁原说了什么,总之第二天丁原便带着弘农王引兵回并州。

    董卓闻听震怒,挟天子数度向何进索要弘农王。并且引兵十万攻打并州,却在上郡被丁原义子吕布击退。

    之后十八路诸侯反董,与西凉军大战汜水、虎牢。弘农王其年十八岁,亲领一军出河内,进逼雒阳。在执金吾吕布的帮助下,刘辩只花了三天就占领雒阳,废刘协,重新登基!刘辩,即汉圣祖!

    至此,董卓彻底败亡,西凉降军十二万全部被圣祖收编。朝廷实力大涨。董卓死后,部将李催郭汜裹挟废帝刘协向东奔逃,最后投奔曹/操。

    这个时候,诸侯割据的局面已经形成。不论是囊括四州的袁氏家族,还是占据青徐的曹氏,亦或者是坐拥江东的孙家都对刘辩这个少年天子不屑一顾。青徐曹氏更是直接打出废帝刘协的旗号,建都许昌,扶立新君与朝廷分庭抗礼,不臣之心昭然若揭。袁绍由于占据北方,直接在圣祖的兵锋之下,故而表面对雒阳朝廷臣服,暗地里却与许昌朝廷勾连颇多。江东孙氏则直接奉许昌朝廷为正统。

    天下九州,只有荆襄刘表、益州刘璋、西凉马腾、汉中张鲁恭奉刘辩旨意。在这个局势下,圣祖并没有急于一时,而是连下数道圣旨,进行被后世称道的“圣祖改制”。

    第一,改元制。规定从汉高祖刘邦登基那年为汉元元年,依次类推,圣祖登基之年为汉元390年。

    第二,改兵制。将从武帝时期延续至今的募兵制改为征兵制,年满十八的男子皆要服四年兵役,各地学子不在其列。

    第三,改军制,将全**队分为甲乙丙三等,设常备甲等军团十支,乙等军团十支,后来乙等军团加设到五十六支。丙等军团二十支,后加设到一百支。

    第四,改学制。设小学、中学和大学三等教育体制。年满八周岁的男子皆要入小学。小学为六年制,小学毕业后视成绩优异升入中学或在家务农,十八岁后服兵役。

    第五,改官制,将三公九卿制度进行调整,设政务院丞相、枢密院太尉、检察院司空。三院合组内阁,分别由丞相、太尉、司空担任内阁首辅、次辅、俊辅,辅助皇帝处理朝政。

    第六,改商制,一改往日王朝重农抑商策略,鼓励经商。之后皇帝设立大汉帝国皇家银行,统收国家财权。

    当然这些只是大纲大目,具体细节在后来颁布的一系列圣旨中不断完善。比如军制的修改就涉及军爵、军功的分配,还有官爵的调整所引发的利益团体纠纷等等。但因为圣祖已经切实掌握了兵权,所以总体来说推行改革的阻力并不大,都平稳过度过来了。

    汉元393年,圣祖彻底收服西凉诸羌,五年之后,即汉元398年,积蓄了足够实力的圣祖开始重新统一全国的平叛战争。当时圣祖已经将贾诩、郭嘉、荀彧、诸葛亮、刘备、关羽、张飞、马超……等等谋臣猛将收入囊中。先从荆襄出兵平定江东,之后横扫幽燕,孤立青徐曹/操。

    后人一直无法理解为何刘辩会对仅有青州、徐州两地根据的曹/操如此重视。因为按照正常进军方略,应该是扫除了江东孙坚之后,立即挥师打击占领了中原腹心的曹/操才对的。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让荆襄吴楚之地的兵力得到解放,从而全军向北打垮袁氏。

    但圣祖却将青徐曹氏留到了最后。等在渤??せ靼茉霞藕?,圣祖才集中了全国物力打垮曹/操,于汉元410年重新一统天下。

    ……………………分割线……………………

    后人很难理解圣祖的这种做法,沈云却非常理解。没有人比穿越者更了解曹/操的可怕!

    如果圣祖穿越在汉灵帝身上,或许他还会想办法将这个“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纳入自己麾下??伤词谴┰降搅肆醣缟砩?。

    人的野心总是伴随实力的增长而逐次累积的。诸侯反董的时候,曹/操已经算是有割据一方实力的诸侯,当初那个想在墓碑上刻下“大汉征西将军”的曹/操已经消失,剩下的是心怀天下的枭雄!

    即使让沈云去选,他宁愿选择“轻狡反复”的吕布也绝不会选有天下野心曹/操来做属下。虽然不知道圣祖用了什么方法将吕布这样的反骨仔收服了,但对比起心计深沉的枭雄来说,一个勇武过人却智力欠缺的武将显然更好掌控一些。

    ……………………分割线……………………

    当时割据一方的诸侯有很多,不过以袁曹孙三家为典型罢了。后世关于这三人的评论也非常多,不过大多是负面的。但沈云却持不同意见。

    “曹孟德其人是奸雄,并非英雄。但奸雄也是雄?!涛腋禾煜氯?,不叫天下人负我’,这是其野心的写照,不是其为恶天下的罪证。至于挟天子以令诸侯那更是情势使然。试问如果圣祖无丁原相助,更无吕布这等绝世猛将,他站在曹孟德的位置上一样会作出相同选择。

    青徐之地为曹孟德占据之后,屯田农桑,兴修水利,养民蓄民,乃为一时之雄。废帝刘协是由太后准予册立,从正统上来说也是成立的。大胆推测,如果没有圣祖的横空出世,那这如画江山终将会是曹氏的天下!”

    说到这里,沈云忽然醒悟过来,跟一个女孩子说这些会不会太过沉重了一些,特别是这个女孩子还是历史系的高材生,她如果是圣祖的忠实拥护者,那就糟了??膳す啡捶⑾舟橙缭抡靡恢指丛拥哪抗饪醋抛约?。

    “呃,我说错什么吗?”沈云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

    鄢如月微笑着摇摇头:“没有。你说的,很像我导师当年告诉我的?!?br />
    “你导师是谁?”沈云愕然,心想,这个导师也够大胆的,竟然敢跟给自己的学生灌输这种思想。不过同时也很佩服这个导师。自己是穿越者,自然能够清晰客观地讲述曹/操的功过,但这个导师却在这个时代就有这种见识了?有点惊人,就像在现代大学里,老师跟学生们宣传蒋介石的伟大一样不可思议。

    鄢如月嫣然一笑:“我导师是沈筠如,说起来也是你们渤海侯家的人呢。她是第二十七代渤海侯的亲孙女,令尊管她叫姑姑!不过她十八岁就嫁给了临淄侯张珂,现在在帝大任教。我很喜欢她的课,因为她总是能告诉我们一些我们想不到的正确事情。比如青徐曹氏,如果不是她,可能我会一直认为曹/操只是一个白面奸贼!”

    “你好象很在乎别人对曹/操的看法!”沈云奇怪地问。

    鄢如月充满飞舞神采的眼神有些黯淡下来,低头在脚边抽了一根杂草,随意地在洁白的笋指上缠绕。

    “嗯,我母亲就是青徐曹氏的后裔。虽然此事已经过去数百年,但青徐曹氏依然为人所不耻。母亲一生清苦,对祖上所为无力反驳,只是默默的承受所有人的淡漠?!彼档秸饫?,她扭过头,眼眸里已经蓄着泪水,“我父亲也是青州人氏,他的原配正室本应是我母亲,可就因为我母亲是青徐曹氏,所以只能当妾。即使这样还屡屡被主母欺侮。我每次回家看见体弱的母亲还要干一些下人干的活,心里就好痛好痛!但我又不知道该怎么去帮她……几百年了,难道青徐曹氏的罪还没有洗清吗?”

    一滴滴圆润如珠的泪水噗噗滚落,鄢如月紧咬嘴唇,不让自己哭出声,樱唇上出现两个苍白的齿印??吹娜吮都有耐?。

    沈云没想到自己随便一个问题竟然会让她如此伤心,顿时也有些手忙脚乱起来,想帮着擦泪又不敢,着急上火地道:“哎呀,别哭别哭,再被端平那死丫头看见,非让王戎活撕了我不可!到时候我四仰八叉的往医院一躺,你又得一趟一趟找借口来医院看我,多费事儿??!”

    鄢如月破涕为笑,将手指上的杂草往沈云身上一丢,啐了他一口道:“呸,不要脸,谁要找借口一趟一趟去医院看你了!”

    说着突然想起自己之前还真是找借口去医院看过他,顿时有些羞红了脸,忙转过头去,留给沈云一个梳着堕马髻的美丽的……后脑勺。

    虽然仅仅是后脑勺,可沈云还是看的有些呆了,都说含羞带怯的女孩是最美的,此刻的鄢如月就是这样。

    午后的阳光穿过青草抚摸在她纤秀的身躯上,玲珑有致的娇/躯在阳光下宛如一件精美的瓷器,青草所做的纱帐就是盛装这件绝世珍品的宝箱。沈云的视线跟着青草微动时带起的游离尘埃,慢慢漂浮,最终停在她那修长纤美的后颈。颈部淡淡的茸毛在阳光下折射出迷离的光彩,一时间让沈云都有些看痴了。

    “咳……”沈云重重咳嗽一声,转过头不看这幅让他快要流出口水的画面,用有些紧张的口气道:“那个,我感觉好多了,还是先回宿舍吧!谢谢你帮我打水,还告诉我这么多历史知识!谢谢!”

    说着沈云撑着要站起身来,小腿的伤口只是重新绷开一点,有一点点疼。

    鄢如月带着一丝丝羞意的心里突然有种淡淡的失落,看见他起来赶紧站起身道:“来,我扶你吧!”

    “欸,不用不用。让人看见……哎呀……”

    沈云脚下一滑顿时重重向鄢如月倒了下去,鄢如月也刚刚起身,根本来不及站直就被沈云这一压,也跟着倒在了绵软的草丛里。而更巧合的是,沈云的嘴唇竟然就贴在了鄢如月的如温玉一样的脸上……

    静默,绝对的静默!

    周围的空气好像一下都停止了流动。突如其来的变故让鄢如月连尖叫的反应也失去了,沈云也有些茫然,两人就保持着这种暧昧姿势躺着。

    温热的鼻息喷在鄢如月的脸上,但那股悸动却仿佛渗入了她的心里,将她那颗单纯的心拨撩的一颤一颤……

    “啊……”

    一声尖叫划破苍穹。

    但这声音的主人既不是鄢如月,也不是沈云,而竟然是端平公主!

    “登徒子!找死!”端平公主一个箭步冲了上来,重重一脚踹在了沈云还裹着纱布的小腿上。

    “啊……”

    凄惨的狼嚎传遍整个青纱帐。

    ……………………分割线………………

    ps:现在推倒好像有点快。这种事总是需要铺垫的嘛!呵呵,最后求票。

    那个啥,今天再没票就说不过去了吧?!

    谢谢各位看官的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