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十章 伤情愈,晨钟警告】
    半个月后,沈云的伤终于好利索了。这几天,沈云已经开始晨练和上课。

    经过这几次的经历,沈云对身体是越来越重视。经常天还没亮就起来绕着未名湖晨跑,之后再到论社里练一趟拳。

    自从祭酒大人遇刺之后,论社被关闭了半个月。现在开放了,但是新的祭酒大人一直没有上任,所以这里一直空置着。在论社前有一片规整的草地,过了草地就是论榜,这里相当僻静。特别是早晨的时候,那些早起背书的学子也都不会来这里---是啊,谁会没事跑到这个死过人的地方读书呢?

    祭酒大人的葬礼还是很隆重的。出殡那天沈云没去,但听去参加的方誊、何宽他们回来提过。全校老师都参加了,朝廷也有上百位官员去吊唁,连皇帝陛下都派了宫中掌司前往祭奠。至于其他各地的公侯们也都派人捎来了祭礼!

    渤海侯还没有到。从帝国最东边的渤??さ骄┒?,至少要走两个月。虽然拜帖是已经递进京了,但那是通过快马送过来的。等他到了,肯定还要再隆重祭拜一次的。

    公甫效自从离开帝大医院后也没有了消息,期间派人给沈云送过一次伤药,也没有捎什么口讯。似乎把他这个忘年交给彻底遗忘了。沈云也图的自在。这些事还太大,沈云没那个兴趣,更没那个心思去研究。至于朝廷因为这次刺杀事件有什么变动和震荡,那更不是沈云所想了解的。

    不过隐隐从论榜上传来的消息里,沈云还是知道了一些。比如巡城司统领(相当于京都公安局局长)被撤职,枢密院少参被弹劾了三个,一个军机处情报司外郎被撤职?;褂衅渌恍┏欠啦慷拥牡鞫鹊?。

    沈云对这个帝国虽然已经有了大致的了解,但还没有系统的印象,特别是对官制和军制更是两眼一抹黑,只知道因为汉圣祖这个穿越前辈,整个大汉帝国似乎提前走上了类资本主义道路。三权分立,军队国有等等就是明证。所以沈云对这些变动意味着什么根本毫无感觉。只是安心地在学校里当一个纨绔少爷。

    当然,如果纨绔能够泡到鄢如月这种级别的大美女,沈云还是非??牡?。不过自从那次有了不算肌肤之亲的肌肤之亲后,鄢如月对他有了莫名的警惕和疏远,半个月以来就和周惠来探望过他一次。沈云对此感到很沮丧。

    其实他不知道,就这么一次其实就已经引起了全校男生之间的轩然大波。

    冰清玉洁,从来对男人不假辞色的鄢如月,何时主动去看过人???上次沈云被她砸中脑袋住院,她去看望还算情有可原,但这次呢?

    大汉帝国的女人结婚都比较早,十六岁就为人母的比比皆是。虽然因为教育开化的原因,大城市里的女人,特别是像鄢家如此豪富家族里的女人,晚点结婚也是有的。但是最迟也就到大学毕业,鄢如月肯定要嫁人的。难道会被渤海侯家那个纨绔大少抢了先手吗?

    所有男生都在咬牙切齿地痛恨沈云。特别是有些财富地位,自认为配得上鄢如月的男生,更是视他如仇寇?;褂腥搜镅砸胰诵蘩硭?,应者如潮,甚至开出了一百个金币的高价!不过因为渤海侯进京的消息已经传遍,所以让人有些顾忌,不敢动手罢了。

    幸好鄢如月被亲脸蛋的事只有周惠一个人看见,不然被那些处于思春期的色狼知道,别说修理,就算是找人干掉沈云,估计也有人肯出更高的价格!

    对于这些,沈云自然是一无所知。他每天晨练完就去上课,上完课就回寝室,跟方誊何宽他们聊天打屁,生活规律到如苦行僧一般。以前那个夜生活丰富多彩的纨绔大少已经消失了,根本无从和外界联系。

    ……………………分割线……………………

    这天一早,沈云还是天才蒙蒙亮就起床,穿着短打,将长袍前襟塞在腰间就出了宿舍门。先围着未名湖小跑一圈,然后转到论社里练了一趟拳。这套拳是那个特种兵老头教他的,不知道什么名字,每次练完之后都会觉得全身发热,全身的筋骨好像都舒展开了。到这个时候,沈云才会开始练习老头教他的搏杀技。

    选择这里练拳还有一个考虑,就是隐秘。这里前有论社小楼,后有论榜遮挡,不虞有人偷师。要知道,老头教沈云的这套搏杀技不但包含了中国的形意八卦等内家散手功夫,还糅合了西洋拳、泰拳、空手道、跆拳道的一些格斗招式,招招都是致人伤残,甚至会让人就此殒命的绝大杀招。沈云不想图惹麻烦,所以挑选了这里。

    不多时,论社前的草地上就响起了类似毒蛇吐信般的“嘶嘶”声。这是老头教沈云搏杀时的吐纳方法。正常人在进行剧烈运动,特别是格斗这种超负荷剧烈运动时,如果强忍住一声不吭,是很容易受内伤的。除非是内家高手,已经将气息练到内息循环的境界。所以一般练拳的人都会配以呼喊声,不论中西,概莫能外。

    老头告诉沈云,这套吐纳方法,借鉴了泰拳的呼吸技巧,采用腹腔呼吸,双唇微启,将气息通过鼻腔和口腔发出淡淡的毒蛇吐信声。这种声音不但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干扰对手的听觉,还能减少因大声嘶喊引起的面部肌肉扩张过度,从而导致的视线模糊情况。

    清晨湖边的露水有些浓郁,练到酣处的沈云几乎没注意到自己身上已经被露水打湿,当然,这也与他此时浑身冒汗有关。沈云打完最后一个姿势,双脚一并,长吸入腹,顿觉全身通泰。

    薄薄的青雾中,突然响起一阵突兀的掌声,同时一个声音透过露水传了过来:“好拳法!没想到渤海侯家的纨绔大少竟然是一个深藏不露的高手!虽然力度和速度方面还有所欠缺,但假以时日我定然不是你的对手!”

    声音似夜枭,桀桀刺耳。

    沈云霍然转身,论榜巨大的石墙边上,一个不算高大,但非常精悍的男人穿着一身土色长衫,正倚在墙上看着他。这个男人长相很普通,普通到看一眼就会忘记的程度??伤幸凰浅O灾娜茄?,阴狠、残酷的含义都能在这双眼睛里找到。

    “宫三?!”沈云皱着眉头叫了一声。

    这个人就是当初和他一起救公甫效的宫三。当时他挥舞着马鞭冲向刺客,沈云本以为他死了,却没想到他现在却完好地出现在自己面前。

    宫三朝他笑了笑,不得不说,他真的不适合笑,实在太难看了。

    “不错,是我!沈公子,我们又见面了!”宫三坦然地走了过来,在沈云五步之外站定,仔细打量了一下沈云,忽道:“我很奇怪,你的功夫既然这么好,当初怎么会被刺客弄伤了腿?”

    说起来这个宫三也不算敌人,但他怪桀的声音还是让沈云提不起好感来,他淡淡笑道:“我不是个爱显摆的人!”

    “哦?是吗?”宫三睁着三角眼,似笑非笑地瞄了沈云一眼,似乎想要把他看穿。

    沈云被他的眼神看的毛毛的,不耐烦地道:“你今天来不是为了问这个问题的吧?是公甫大人叫你来的吗?”

    宫三收回目光,道:“是的,公甫大人让我来告诉你一件事?!?br />
    “什么事?”

    “千万要劝阻你父亲,不要去祭拜澜山居士!”

    沈云反应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澜山居士就是那天遇刺身亡的帝大祭酒,杜文杜筱阙。

    “为什么?”沈云皱了皱眉。

    宫三笑了笑,没有回答。

    他没说不知道,也没说知道。其中的奥秘就只有沈云自己体会了。

    沈云还要再问什么,宫三却抢先道:“对了,我私人再送你一个忠告吧,这段时间最好多注意安全,不要去人少的地方。特别是你现在功夫还没有恢复的时候!”说着他用三角眼又扫了一眼沈云已经有些健硕样子的身体。

    “为什么?”沈云心里的好奇都快溢出来了,急忙补充了一句:“别跟我说不知道?!?br />
    “哈哈,这个我倒是知道。因为我发现了上次刺杀大人的刺客还在这里出没。你自己小心些吧!”

    “???谁是刺客?”沈云一惊,四周环顾。

    宫三正要说话,突然脸色一变,“有人来了……后会有期!记住大人交代的事!”说完脚尖一点,瞬间隐没在论社小楼之内。

    那速度,百米七秒八也不是对手??!

    正在沈云茫然无措的时候,从未名湖方向传来隐隐约约的说话声。沈云暗道:这个宫三好强的耳力,来人至少离这还有一百米,他竟然都能感觉到?不过他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公甫大人为什么让我的父亲千万不要去拜祭祭酒大人?

    声音已经越来越近,沈云也赶紧收拾一下,顺着未名湖方向小跑出去。

    未名湖通往论社的路上,两个人影并排朝沈云过来。走近一看,却是熟识。

    “嗨,詹姆斯,张宪,你们这么早来这里做什么?”沈云率先打招呼道。

    来人正是詹姆斯和张宪。说起来两人都是沈云的救命恩人,自从出院后,张宪没有来看过他,不过詹姆斯倒是来探望过两次,因为詹姆斯的宿舍就在沈云楼下。每次两人都还算谈得来。虽然此时罗马帝国的国语并不是英语,但在现代看多的美国大片的沈云,很容易在说话方式上跟他靠近。

    张宪这人有些阴郁,不喜言谈。最起码他不喜欢和沈云交谈。刚才还跟詹姆斯有说有笑,一见沈云就闭起了嘴巴。

    詹姆斯看着沈云的打扮,又指了指自己:“你来做什么,我们就来做什么咯!锻炼身体可不是你一个人的专利!”

    “哦,上帝,我还以为你跟我的室友一样喜欢睡懒觉。不过值得欣慰的是,以后我晨练就不孤单了!”

    詹姆斯偏偏头,笑道:“如果上帝知道,一定会同意咱们一起结伴晨练的。虽然咱们之前干过一架!”

    “嘿,詹姆斯老兄,别提那件伤感情的事,别提!”沈云作出一副很不开心的样子。

    詹姆斯忙道:“哦,抱歉!我不提了!”

    “哈哈,逗你呢!那时的我的确有些狂妄,我问过滕宇兄了,那天是我要跟你抢位子,还辱骂你来着,是我不对。我正式向你道歉!”

    詹姆斯作出一副难过的样子,眨着湛蓝色的眼睛道:“哦,一定是上帝听见了我每天晚上的祈祷,我等这个道歉很久了!”

    “那你晚上多祈祷几次,看看上帝会不会送你个大美妞。很火辣的那种。呵呵”

    两人如老朋友一样同时哈哈大笑。

    沈云在上辈子读过历史,知道此时的罗马人对待女性方面是非??诺?。其开放程度甚至不逊色于现代的美国人。从罗马人,不论男女都喜欢穿长袍,而又不穿长裤就能窥见一斑。当然,这说明不了什么,只是举个例子罢了。最能证明他们开放的,是罗马的公共浴池。那可是世界上第一个有记载的公共浴池---男女混浴的那种也有。

    看他们聊得这么开心,旁边张宪忽然冷冷地道:“詹姆斯,等会儿还有剑道课,我先回去调试护具!”说完也不跟沈云告别,径自跑开。

    沈云微微蹙起眉头,很是疑惑地对詹姆斯道:“他好像很不喜欢我?!?br />
    詹姆斯耸了耸肩,无奈地道:“不好意思,渊让君,我代替他向你道歉,你知道,他是新州人,所以一向对你们这些老州贵族不是很感兴趣!”

    “哦,为什么?那个,詹姆斯,你应该知道,我以前是个不学无术的坏孩子,所以这个新州老州的事情不是很明白。如果你可以告诉我的话,今天的早餐我请,怎么样?”

    詹姆斯诧异地看了他一眼,然后道:“哦,这也没什么不能说的。不过,你真打算请我吃早餐吗?今天有剑道课,我可是要吃的很饱的!”

    沈云一拍他的肩膀笑道:“放心吧,依你的饭量还吃不穷我,怎么说我也是个贵族呢!”

    ……………………分割线……………………

    ps:说实话,很担心故事内容会乏味。但事情总是要循序渐进的。我会努力写好!很快,故事就要进入**部分了。

    请大家投票支持一下吧!谢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