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十一章 新老州,开疆圣战】
    经过詹姆斯的介绍,沈云这才了解了一点大概。

    原来当年汉圣祖在统一全国之后,于汉元420年发动了对西域长达三十年的征战,后世称之为“开疆圣战”!

    大汉帝国的疆土在那三十年间扩展了将近一倍,最北到西伯利亚,最南是星落城(即新加坡),最西抵近里海东岸。被征服的人口达到汉帝国当时所有人口的一半还多,主要有鲜卑人、月氏人、贵霜人、康居人等。

    和汉武帝穷兵黩武地打击匈奴,导致国库空虚、国立衰弱不同,这次圣战不但没有花费汉帝国一分钱,反而因为打仗,国库越来越有钱。究其原因还是汉圣祖将资本主义的殖民战争模式套用在了这个时代。

    众所周知,儒家文化的温和性注定了历代汉人政权的扩张会有一个顶峰。一旦发动这种征服式战争,首先要面对的就是文人阶层的谴责。以汉武帝刘彻为例,他生前为大汉开疆拓土上千里,荡平匈奴,使大汉帝国在此后数百年间都没有匈奴边患,可在死后,一样被认为“穷兵黩武,好大喜功,用刑过苛”,庙号选择上取了一个在儒家文化上褒贬兼备“武”字!

    而在圣祖时期来说,大东亚周边根本没有一个民族的文化高于大汉,所以征服他们根本不用太过费力,关键是这种征服所带来的对汉人儒家文化的冲击,让这些文人阶层感到了绝大的压力。文人又是汉帝国的精英阶层,他们的态度直接决定了底层民众的情绪。

    不过很显然,汉圣祖很恰当的处理了这些矛盾。再加上汉圣祖所处的那个时代,正是原本应该人心浮动、战火纷飞的三国时期,汉圣祖巧妙地将这种人心的燥热转移到了国外,让汉人积累了四百年的躁动,发泄到这些落后文明身上,最后完成了前所未有的丰功伟业!

    在区域划分上,汉圣祖将大汉帝国原有的九州三十六郡,定为老州。新征服地区又划分了九州十一郡,定为新州。新州居民要缴纳高于老州居民十倍以上的赋税。如果老州居民迁移到新州,给予百年低税的鼓励。而新州居民想要成为老州居民则要通过政务院的层层审核,最基本的审核条件就是必须有一技之长。财富并不在审核条件之中。就是说一个新州人即使富可敌国,但没有一技之长的话,也不能成为老州居民。

    当然,在这种殖民政策下,新州人也很难出现富可敌国的大富豪。

    张宪虽然起了一个汉人的姓名,但实际上他却是新州月氏人,他还有一个月氏名字---贡昆·阿巴斯。不过从没跟人提起过。其父虽然是大月州州牧,但却算不上帝国贵族,只能算是新州贵族。

    大月州是大汉最西北边的一个州,隔着蔡庵、突施两个小国就是罗马最东边的帕蒂亚行省和亚细亚行省。每个月都有罗马商旅都到大月州交易,大月州的主要存在意义也是维护这种国际贸易。所以身为州牧之子的张宪自然学会了罗马语,而且也相当了解罗马国内的情况,于是跟詹姆斯很谈得来。

    同为汉人,但地位和财富都极度不均衡,由此产生的新州居民和老州居民的矛盾自然越来越深。张宪不喜欢老州的贵族子弟也是人之常情。

    了解了这些之后,沈云有些无奈地耸耸肩,笑道:“看来我和他没有什么机会坐在一起吃早餐了?!?br />
    詹姆斯却说:“那倒未必。虽然我不能代表恪训的意愿,但我知道他这个人其实很热心的,只是有些不善于表达,还有一些心情上的纠结,所以才让他现在这么沉闷罢了。改天我约他出来,我们几个一起坐坐,或者一起去参加赛诗会,找点大家都感兴趣的事做一做,没准就能熟络起来?!?br />
    沈云想了想,说:“好啊,有机会的话你安排吧!”

    “一言为定!”詹姆斯笑着点头。两人又跑了一会儿,这才施施然回到宿舍楼,在楼梯口告别时,詹姆斯忽然问:“对了,等下的剑道课,你会去上吗?”

    沈云拍了拍大腿,笑着说:“当然,我现在可是生龙活虎!”

    “嗯,那太好了。等会儿见!”

    “等会儿见!”

    ……………………分割线……………………

    剑道课作为大汉学子必修的功课之一,一向深受学子们的喜爱。当然,它受喜爱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剑道课一般都是一个系的学生一起上,女生都要穿着紧身的护具。

    在这个没有电影网络的时代,穿着紧身护具的女生绝对是男生们难以抗拒的诱惑!

    剑道课都是在剑阁上,和往常一样,今天的课依然人头济济。沈云这几天才弄明白,自己是政法系,专业是政策考量学。这个专业到底要学点什么,到现在沈云都有些莫名其妙。心里还对汉圣祖这个前辈腹诽不已。

    结实的肩甲,紧束的胸甲、腹甲,贴身的胫甲,精制的牛皮长靴,让沈云提拔的身姿得到了很好的展现。方誊、何宽、窦冼他们三人也都是政法系的,所以今天一起来了。

    詹姆斯就在沈云身后不远处,两人相见还互相点头致意。相对比时,沈云讶异的发现,这个时代的汉人身高其实普遍较高,一米七八的个头在这里只算是中等罢了。大部分的汉人男子都能达到一米八或者一米九,詹姆斯的西方体格在这里也显现不出绝对优势。

    上课的队列是男女分开,各自占据半边场地。男女能够一起上课已经算是这个时代的极限了,如果想男女一起混合练习,那简直是不可想象的事。

    沈云的对面是方誊,两人又不会真动手,而且现在这堂课上的是起手式,剑诀的拿捏,没有具体剑术的教导。所以沈云感觉有些无聊,睁着眼睛四处打量。

    周围亮晃晃的护具,将他们承托的倒像是一支即将出征,正在接受检阅的军队!当然,如果没有那些娇俏女生的话就更像了!

    扫视间,沈云忽然发现有人在注视他,偏过头去,正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左手边不远处。

    端平公主周惠?!

    沈云讶然。他没想到这个周惠竟然也是自己一个系的,以前怎么没发现呢!

    此时周惠正在用一种得意的目光扫视着他,嘴角露出的微笑更像是一种嘲讽。

    沈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很快,这种预感得到了证实。一个高大的身影从另一边走出来,用嗡嗡作响的声音说:“诸君,申屠剑师今日有事,所以由我王戎暂时作为执教官,教导大家的剑术!还请诸君与我共同努力!”

    方誊一看王戎,又看了看那边的周惠,低声说:“渊让,今天这气氛有些不对??!”

    “废话。我当然知道!”沈云咬牙切齿地瞪着周惠,周惠却挑衅地冲他一吐舌头,就扭过头去了。

    沈云气的冲那边笔了个中指……

    周惠的动作惊动了与她对练的那个女生,她奇怪地回头看了沈云这边一眼,正好看见这个明显不友好的动作,不由俏脸一沉,目光如电地射了过来,形若有质的雪亮眼睛,让沈云有种被猛兽盯住,随时会被撕碎的惊悚感。

    “妈的,这妞的眼神真辣!”沈云暗道。

    待他想要仔细看时,那女生却偏过头去,只留给他一个梳着盘丝髻的美丽背影。

    闪亮的护具将这个女生堪称完美的身材勾勒出来,特别是那双堪称顶级模特身材的长腿,合身的胫甲让她的修长**浮现出金属质感,更像一尊美轮美奂的雕像!这种顶级长腿如果拍下来,放到现代的网络上,绝对不会比什么孔燕松差了。

    就在沈云胡思乱想时,王戎嗡嗡震耳的声音突兀地出现在他耳边:“渊让君,你在看什么?没有在听我讲解吗!”

    王戎本来就凶狠异常的双眼此刻就像要凸出来一样,瞪得沈云心头一阵乱跳,半天才压下去道:“执教官,我们每天练得都是这些基本姿势,能不能换点别的?”

    王戎刻板的脸上浮现出惊讶的表情,嗡声道:“你的起手式练得很好了?”

    “还行,你看!”沈云用手里的木剑随便挽出几个?;?,最后捏了个标准的背剑剑诀,动作干净利落,帅气至极。

    没吃过猪肉也看过猪走,上辈子的互联网时代可不是虚的,这套经典的挽?;ǘ魃蛟剖炝芬鸭?,也漂亮已极。身边几个男生已经纷纷叫起好来。

    沈云朝四周抱拳作揖,表示感谢。

    但王戎却依旧面无表情地看着,最后道:“耍完了!”

    沈云愕然,有些不明白他的意思。

    “花架子再好看也只是花架子!”王戎毫不留情地贬低着,“剑道追求一击制敌,花哨的动作越多就越容易让敌人得手。也不知道你这个废物到底在干什么,上课不专心,只学会这些糊弄人的伎俩吗?果然不愧是全校出名的浪荡公子!废物一个!”

    王戎毫不留情面的辱骂一出口,所有人都沉默下来。熟悉王戎的人都知道他是个武痴,在剑道上的追求是非??袢鹊?。这种狂热也同样带到了教学中,任何一个不努力学习剑道的人,在他看来都是对剑道的侮辱!

    但熟悉沈云的方誊等人却也知道,沈云这人自从被砸了头之后,原来的嚣张跋扈都不存在,为人还颇为宽厚和善,但这种和善却不是软弱。王戎的这番辱骂显然会激起沈云的怒火。再加上那边有端平公主周惠,谁又能证明王戎的这番辱骂不是周惠故意唆使的呢?

    王戎故意找茬收拾沈云!

    这是方誊的第一念头。相信沈云也是。

    ……………………分割线……………………

    ps:开始工作了,有些忙。今天就更新这么多。晚上十二点之前尽量争取再更新一章。

    呐喊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