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十二章 剑道课,惊鸿初现】
    正在方誊担心沈云暴走的时候,出人意料的情况出现了。

    沈云并没有暴走,反而另一个人站了出来,气愤地说:“人生有贵贱吗?王泾川,这就是你执教官的本色?”

    沈云奇怪地望去,却发现说话者正是刚才对自己怒目而视的超模女子。

    “你又是谁?”

    “范阳民女,步婵!”声音带着磁性,吸引着众人的目光。

    王戎奇怪地看了她一眼,发现她是站在周惠对面的,不由把目光转向了周惠。

    周惠却是苦笑着摇了摇头。发自肺腑的说一句,王戎会骂沈云,完全是本性使然,绝对没有她的唆使。她的确有想过这几日让王戎重新对沈云下挑战书,可绝对没想过在剑道课上让沈云难堪。更没想到步婵会突然跳出来。

    跟步婵在同一个宿舍相处了这段时间,周惠算是摸清步婵的性格。这是一个非常好强的女人,外表冰冷,但内心却是火热。也如鄢如月所说,她很豪爽,待人处事有种军人般的雷厉风行。但是同样,对待自己看不惯不喜欢的事情,也是直来直往,说话不留情面。在宿舍这么长时间,周惠就因随手乱丢衣物被她训斥了四次。周惠自然心有不忿,可随后步婵却又会跟没事人一样跟她说话,让这个并没有坏心眼的公主想发火也发不起来。

    都说女人心眼小,那是要分事情的。

    沈云诧异地望着这个为他出头,还有着超模身材的女子,心里万分纳闷:这是不是弄反了?好像应该似乎是我被骂啊,怎么她比我还激动?再说了,一般来说是她被骂,然后我为她出头,最后她以身相许这才对吧……

    不提沈云在那里胡思乱想,在看见周惠摇头的动作后,王戎两眼一瞪,恶狠狠地盯向步婵。而这个娇滴滴的美女也毫不示弱地回瞪他,两人身上那股气势就如同强流气场,周围的人不约而同的同时散开。

    “很好,你想对我发出挑战吗?”王戎嗡声道。

    “有何不敢!本姑娘正想领教帝大首席剑士的风采!”看来转学来这里之前,步婵早就打听好了一切。

    在剑道课上,学生和老师互相切磋是常有的事,不过女生和男老师切磋就比较少见了。特别是一个新转学来的女生竟然挑战帝大的首席剑士,这更是爆炸性新闻。

    步婵手持木剑,食指贴住剑柄,缓缓抬起胳膊,剑尖已经遥指王戎。单臂擎剑,剑尖却丝毫不晃,单是这份腕力和定力就可以看出,步婵绝对也是一个剑道高手!

    果然,王戎顿时严肃起来。在真正的剑道高手之间,单单一个姿势就能看出部分实力来。虽然还没有和这个叫步婵的女生真正交手,但就以这份定力来说,至少浸/淫剑道五年以上才会有如此淡定的定力!

    “请!”王戎调整好呼吸,双手持剑,绵长了音调。

    步婵也不答话,修长的左腿往前迈了一步,突然娇叱一声:“呔!”单手握剑直刺,玲珑的身躯带着一定的倾斜度朝王戎扑去。

    王戎双眼一肃,表情凛然。木剑往步婵剑尖上一磕,随后身体直进,剑身已经切到步婵的面前,当胸直劈!

    这个王戎竟是打着势大力沉的路子,以力破巧,中宫直进,一举破开步婵的凌厉剑锋,想要一招制敌。

    女人在和男人比剑时往往就吃亏在气力上,所以一般来说女人都不会和男人直接比拼气力,而是采用游斗战法。王戎这一剑势大力沉,步婵出手时身体已经有了倾斜,只要稍微偏转一步就能避开王戎这一剑。虽然初次出击就受挫闪避,在接下来的过招中肯定会输在气势上,但却是最稳妥的法子。

    这点在场所有人都想得到??墒窍乱桓鏊布?,就见步婵已经偏转的身体忽然摆正,蛮腰往后一收,在后的右腿突然抬起飞踹,穿着鹿皮长靴的脚尖,正点在王戎持剑的手腕上!

    这一下若踢中,王戎的攻势被破解不说,手腕还能否握?;故橇剿?。剑道本就是格斗术的一种,步婵用上腿并不算违规。

    王戎只能回收一下剑锋,避过这一踢,同时木剑由劈变扫,步婵轻轻一跳弹开数步。

    短短一瞬间,两人交手三个回合,竟是平分秋色,旗鼓相当!

    所有人顿时收起了对步婵的轻视,有些好事的男生已经开始高声叫好,拼命给步婵高声鼓劲。

    这些不嫌事多的人中,以沈云的声音最为嘹亮。

    “好!步婵姑娘好棒??!加油?。?!”

    窦冼在旁边纳闷地说:“渊让君,这‘加油’出自什么典故?”

    “呃,加油,加油就加油嘛,哪来这么多典故。是我们渤??さ耐粱?,意思就是努力!”沈云随口敷衍道。

    “哦,那为什么是加油而不是加水呢?光是油,不嫌腻的慌吗?”

    沈云:“……”

    何宽却道:“不然不然,此时此刻说加油乃是鼓劲之意,试想本已热火朝天,若是加水岂不溅开?那会伤着人的!”

    窦冼深表同意地点点头。

    沈云:“……”

    这边在讨论着“加油”还是“加水”的问题,那边步婵已经又一次揉身扑上,两人战在一处。

    一个身强体壮、势大力沉,另一个身材玲珑,招术精妙,一时间竟是谁也奈何不得谁。

    正以为此战要坚持些时候,突然,步婵的一个直刺被王戎偏头避过,同时如熊一样的身躯低伏着朝步婵胸口撞去,右手长剑压低,也朝步婵腹部刺去!一连串的动作简直像教科书一样经典!

    这时两人的姿势是交错的,步婵刺空的一剑来不及收回,小臂都已经探过了王戎的肩头,而王戎的身体虽然全在步婵的手臂覆盖之下,但她中门已开,门户不守,只要王戎想,随时能在她身上护具上捅出七八个印子来!

    就在瞬间,步婵猛地一抬长腿,膝盖顶在了王戎俯低的肩膀上,同时手腕一抖,前伸的木剑由直刺变为下劈,直朝王戎后心而去!

    “咦!”沈云惊讶出声,这招好熟悉啊,好像在哪儿见过。

    王戎被这一顶,顿时身形不稳,踉跄一下就要摔倒,倒地前一秒,右手木剑挽开一个?;ā?br />
    “叮叮?!辈芥康碾旨?、胸甲、腹甲上发出一连串的被刺声。王戎在那一瞬间竟然劈出了至少七剑,速度着实快若闪电。

    “停!胜负已分!王戎胜!”旁边有人大叫。

    两人同时退开,步婵不置可否地站在当场,护具下的饱满胸部不断起伏,显然累得不轻。

    王戎却恭敬地朝步婵一鞠躬,然后目光复杂地看着她,嗡声道:“如果这是战场,我已经死了!”

    步婵轻轻一笑,将木剑往地上一扔,道:“可这是剑道比赛!我身中七剑,你却一剑未中,是你赢了!”

    说完转身离开,自始至终都没有再看沈云一眼,但她那飒爽英姿和格斗时的冷酷,却已经深深印在了沈云脑海里。

    这场剑术比试,如果以汉帝国剑道赛场规则来说,那的确是王戎赢了。但王戎也知道,自己那几剑都不致命,自己背心那一剑却是对准胸口下去的。如果真是在生死瞬间的战场,自己不但输了,而且连命也要送掉。

    一时间,王戎也没了执教的兴趣,丢下几个训练项目,快步离开剑阁。

    周惠莫名地看了一眼沈云,然后追着步婵的脚步离开了。

    詹姆斯这时凑到沈云身边,看着步婵的背影低声道:“哇呜,这个美女好够劲!渊让君,她是你的情人吗?”

    沈云也望着步婵的背影出神,喃喃道:“我倒希望是,可惜……”

    “那她为什么帮你出头?”詹姆斯奇怪地问。

    “是啊,为什么呢?”沈云不解。

    ……………………分割线……………………

    剑阁比武事件之后,步婵的名气一下直追当初的沈云。帝大首席剑士王戎事后一再表示,剑道应以实战出发,这场比赛,严格来说应该是步婵赢了。

    初来乍到,便力挫帝大首席剑士,这个步婵简直比沈云还像是个穿越者!

    沈云这个当初的风云人物则慢慢淡出了人们的视线。加上沈云本人也非常低调。除了每天早上的晨练之外,没有再如往常那样呼朋唤友,彻夜不归,课堂、食堂、宿舍三点一线的规律日子让很多人都快忘了还有这么一个渤海侯世子。

    自从沈云表示步婵并不是他的情人之后,詹姆斯开始疯狂追求步婵。用他的话说:“这个女子很有我们西方女人的干练和气质,我喜欢!”

    喜欢就追,这是罗马人的性格。就算在如今的大汉,男人追求自己喜欢的女人也是正常的。圣祖的开化教育让这里的风气和现代颇似。

    不过有一点不同的是,现代男女始乱终弃并不会为人所唾弃,但在这里,始乱终弃的男人是会被所有女人集体排斥的。甚至连男人都会看不起这样的人!

    女人就更加不可能了,一个女人若是嫁给一个男人后,如果做不到从一而终的话,是会遭到刑罚的!

    从这点来说,大汉帝国的法律还是偏向于男尊女卑。但这是封建时代,谁也不会说什么。女人自己也认为从一而终是天经地义。虽然三从四德的观念还没有出现,但从一而终的观念却已经流淌在所有汉人女子的血液里,永远不会消散。

    沈云当初就是追鄢如月不成,随便找了个女人,结果又将人甩掉,于是就有了浪荡公子的名声。

    必须说明一点的是,男人对女人从一而终并不是说他只能娶一个妻子,而是他一旦对女人作出娶她的承诺就必须兑现。大汉帝国的男人视身份地位而定,可以娶三妻四妾,一正妻、两平妻、四个侍妾。普通平民就算娶得起也养不起。

    詹姆斯的追求的确可以用疯狂两个字来形容,他每天早上都会去采集新鲜的鲜花送到女生寝室楼下,中午则会拿着新写的火辣情书交给步婵,晚上就拿着横笛去女生寝室楼下吹情调,偶尔还会唱上两嗓子。那股热情劲头让出入女生宿舍的人都会掩嘴偷笑。

    甚至有些女生已经对这个罗马帝国的公爵之子产生了某些别样的兴趣,暧昧的眼神乱飞。但詹姆斯始终不为所动。这个罗马贵公子倒有着一股不撞南墙不回头的精神。

    步婵是什么反应呢?

    “把这个给我丢出去!”

    这是这段时间以来,步婵说的最多的一句话。丢出去的当然是詹姆斯送来的早餐、情书,还有一些表白心意的小玩意。甚至为了避开詹姆斯,步婵在吃完晚饭之后会离开宿舍,偷偷前往图书馆学习,反正绝不与詹姆斯碰面。

    鄢如月看詹姆斯一片痴情,也有心撮合,但步婵说的一句话却让她打消了这个念头,她说:“他是罗马人,我是汉人。如果我答应他,一旦哪天大汉和罗马宣战,我该帮谁?”

    步婵的话总是这么尖锐直接。

    这可不是到处讲和平讲稳定讲和谐的现代世界。这里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大汉至上的封建时代。大汉和罗马分属世界东西方两大强国,矛盾本身就已经是不可调和。两者之间必有一战。更何况现在罗马还在资助大汉的死敌匈奴!两国之间爆发战争的可能性很高!最起码现在看来是这样。

    周惠也同意步婵的观点:“就是,他虽然是罗马公爵之子,但我们大汉的一个伯爵都比他们公爵要高贵的多,凭什么嫁给他?!哼,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让他做梦去吧!”

    煌煌大汉的荣耀,让这个时代的汉人浑身上下都充满了自信。嫁给异族的事情并不是没有,但那都是底层穷苦的汉家女子。就算是这些女子,她们嫁给异族人都是要做正妻的,妾侍绝对不可能。宁可穷死饿死,她们也绝不做异族人的妾侍!

    詹姆斯的这番追求举动可以说是人尽皆知。帝大里从各国来求学的异族学子颇多,前后也有上千人,他们在得知这个消息之后都非常支持詹姆斯。

    这天,他们为詹姆斯在帝大广场举行颇具罗马色彩的篝火晚会,邀请所有女生参加,当然目的还是冲着步婵去的。

    篝火晚会定在夜里酉时开始,但太阳刚刚落山,帝大广场上已经聚满了人。不论是罗马人还是汉人,都纷纷聚拢过来。一堆一堆的篝火边上,酒水茶点无数,他们各自寻找熟识的人坐在一起大声谈笑。说到高兴处还唱起家乡的歌谣,气氛相当热烈。

    这些人里,很多都是自发参加的。目的除了在课业繁重之余休息一下,还有一些人不泛有想在这里追求几个女生的念头。特别是帝大第一美女鄢如月,端平公主周惠据说都会来参加,这让他们如何不兴奋?

    这些异族人里,有罗马人,安息人,蔡庵人、突施人……都是本国贵族子弟或者富商子弟。这些人中,来自罗马的占了一大半,据说还有几个是罗马元老院元老的嫡子,个个都是显贵非常。

    当然,那是对于罗马人来说。在同样贵族云集的帝国大学里,这些人还真不够看。最起码围在詹姆斯身边的十几个人里,大汉帝国的公爵之子就有三个呢!

    马固,字显钰。锦公马超第三十代子孙。

    诸葛允,字南山,智公诸葛亮第三十一代子孙。

    吕振,字克武,武公吕布第三十三代子孙。

    这三人都不是家族的世子,和方誊一样,在去年的时候已经从家族里单独立户出来,成为大汉平民。但是他们的贵族身份却还能保持到毕业那天。更何况,他们家族虽然让他们单独立户,可是家族关系却不是说断就能断掉的。他们在家族中一样有不可替代的影响力。

    “罗马不是一天之内建成的。詹姆斯,别泄气。汉人女子害羞呢,你应该继续努力!不过,汉人讲究从一而终,一旦你确定是步婵姑娘的话,一毕业就必须娶她,可不能再去沾花惹草了。这点你受得了?”

    说话之人同样来自罗马,是罗马元老院首席元老安敦尼的儿子,叫小东尼。

    詹姆斯肯定地点点头:“当然,我会娶她!好好对待她一辈子!”

    “可是,公爵大人会同意吗?如果你娶一个汉国贵族女子,你们家族或许会开心,但一个汉国平民女子……你母亲劳拉似乎并不喜欢汉人!”小东尼担忧地问。

    这个问题让詹姆斯有些答不上来,吭哧半天才道:“家族的事我一向不想管的,我娶谁是我的自由,父亲大人会支持我的!”

    沈云作为渤海侯世子,又与詹姆斯关系不错,自然也参加了这次篝火晚会,听着詹姆斯那吭吭哧哧的话,心下闪过一丝了然。

    ……………………分割线……………………

    ps:话说现在的女人啊……算了,不感慨了!大家投投票吧!谢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