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十四章 乌江堤,为你写诗】
    明亮清幽的月光下,篝火晚会还在继续。

    在这个与众不同的大汉帝国,男女大防虽然还存在,但却远远不如明清那般严酷。

    晚会前詹姆斯这些组织者已经购买了足够多的肉串和茶水点心,但依然供不应求。越来越多的学子围拢过来,事先准备的二十几堆篝火已经不够,后来的学子们自发的点起篝火,三三两两围坐在一起烤肉畅谈。

    他们之中有男有女,相谈甚欢。当然,酒是没有的。更没有人搂搂抱抱。

    这里是帝大广场,圣祖皇帝的雕像就在正中。谁敢在圣祖皇帝像面前做蝇营狗苟之事呢?!

    当然,欢声笑语跟沈云这堆篝火前是绝迹的。

    一刻钟过去了??陕砉毯椭罡鹪室谰陕娉钏?。沈云出的这个千古绝对让他们想破头皮都想不到能够对仗工整的。

    最苦恼间,马固还抬头望着一旁的吕振。吕振却回瞪一眼:“看俺作甚?俺是个老粗你又不是不晓?!?br />
    这个吕振的确是个老粗。粗眉粗眼,粗胳膊粗腿,脸上还长着络腮胡,袒露的结实胸脯上还长着粗黑的胸毛,在篝火光下闪着黝黑发亮的光泽。

    若不是所有人都知道他是武功吕布的嫡系子孙,仍谁都不会认为这么一个粗汉竟然是“人中吕布”的后代。当年武公吕布是“头戴三叉束发紫金冠,体挂西川红锦百花袍,身披兽面吞头连环铠,腰系勒甲玲珑狮蛮带”,端是威风凛凛,不可一世,弓箭随身,手持画戟,坐下嘶风赤兔马,征战沙场、所向披靡。现在可好,生个儿子跟人猿泰山似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基因变异。

    不过沈云还听说吕振的大哥,也就是这一代武公世子吕娴也是人中龙凤,英气逼人,不输先祖。不过他这个世子可没有在帝大求学,可是进了大汉帝**事学院。没办法,人家是武将世家嘛!

    吕振的这番话让马固更加难堪。沈云也不催他,只是笑眯眯地品尝着手里的烤肉。诸葛允长叹一声,正要说话,忽听一声脆啼。

    “好一个千古绝对!沈渊让,你什么时候这么博学了?”

    众人齐齐扭头,却见端平公主周惠身穿裁剪合体的天蓝色校服,腰间青云拢纱丝带,云锦薄纱披肩,上绣云凤彩纹,端是飘渺欲仙。夜风吹拂下,丝带袅袅,堪称佳人。

    在她身边,鄢如月似空灵明月般站在那里,没有过多的修饰,只是随意的对襟穗花披肩,加一条毫州薄纱外套,但那倾国倾城的容颜已经堪比一切美丽,略施粉黛的精致脸庞更是完美无瑕,晶莹剔透堪比灵珠的眼眸扫了一眼沈云,却快速地转了开去,嘴角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两人身后,步婵却是一身平素的打扮,长发盘起,衣服也还是白天上课的那一身,连丝带和披肩都没有换,就那么背着手随意地走了过来。迈开的**修长,简直夺人眼球。

    三个美女,各有千秋。周惠娇蛮,如月温柔,步婵火辣,三人走来,顿时吸引了无数眼球。

    马固赶紧站起,正要对端平公主作揖,周惠却一屁股坐在了诸葛允的身边,娇笑道:“南山哥哥,你也对不出沈渊让这家伙出的对子么?”

    英公家族与智公家族可是世家交好,这一代智公之女诸葛颖嫁给了英公幼子周冲,周惠跟诸葛允算是表兄妹关系。两人自小就有来往,所以周惠喊他“南山哥哥”。

    鄢如月和步婵也走了过来,詹姆斯已经拉着沈云站起来,有些紧张地搓着手说:“那个,学姐,步婵姑娘,你坐我这边吧!”那羞涩模样,就像第一次谈恋爱的初哥。

    鄢如月见那位置就在詹姆斯和沈云边上,那股羞涩之意涌上心头,正要拒绝,步婵却无所谓地说了句:“好啊,谢谢!”迈开长腿便坐了下去。不过她坐的却是沈云身边,反而把詹姆斯边上的位置留给了鄢如月。

    沈云冲詹姆斯点点头,重新笑着坐下。鄢如月眼眸里闪过一丝失望,但还是坐了下来。

    诸葛允有些头疼地望着这个一向刁蛮的表妹,苦笑道:“是啊,表哥对不上。你开心了吧?咦,你们早来了?”

    “嗯哪?!敝芑莺孟窈芤览嫡飧龈绺?,笑着说,“来了有一会儿了,正听见沈渊让出对子呢,结果把你们都难住了。不过,‘烟锁池塘柳’,哇,真的好难哦!鄢姐姐,你才思敏捷,能对上吗?”

    鄢如月蹙着好看的秀眉想了一会儿,摇头道:“对不上,渊让君这个对子实在算是千古绝对了!”

    詹姆斯这个东道插嘴道:“哈,那步婵姑娘应该能对上吧!”

    步婵白了他一眼,**地说:“连帝大对子王诸葛南山都对不上,凭什么我就对得上?这五个字蕴含五行偏旁,工整至极,意境还有深远,我肯定是对不上的。所以也不想对!”

    她本来是不想来的,不过禁不住周惠和鄢如月的软磨硬泡,最终还是来了。一来就听见沈云出的千古绝对,心里瞬间一过便知道自己对不上,所以压根就没想那边去。而这个詹姆斯情人眼里出西施,自以为自己所喜爱的女人无所不能,这下把马屁拍到马脚上了。

    马固看见鄢如月坐在那边,早就有点火冒,再听所有人一说,顿时冷笑数声道:“渊让君,你出的这个上联,不会连自己也不知道下联吧?按照规矩,如果自己对不出下联,我们可是不给钱的!”

    沈云奇道:“还有这种规矩吗?那南山君不也没有给出下联吗?”

    “如何对不出,”诸葛允站起身道,“听好了,长风展卷风云画,大海扬声潮浪歌?!?br />
    言罢,看了沈云一眼道,“渊让君,你不会是在哪本古书上看过这么一句无人能对的千古绝对来为难大家吧?如果真是这样,你这可是借用前人智慧作弊,是可耻的笔蠹!”

    蠹,即虫。笔蠹就是骂沈云抄袭了。这在珍视个人信誉的汉帝国,已经算是非常厉害的骂人之词。

    鄢如月忍不住蹙眉道:“南山君,渊让君不是这样的人,你这样说似乎太过了吧?”

    周惠也嘟起嘴,似乎对自己的哥哥这样说人家颇为不满。虽然她也看沈云不顺眼。

    马固看鄢如月如此护着他,一股无名火起,恨声道:“如果不是就让他对出下联来??!哼,沈渊让,你若对不出,那你就是笔蠹之辈,为人所不齿!”

    沈云本有些羞愧,这对子本来就不是他的,他的确也是抄袭,可是看马固那种嘴脸,他又实在气不过,起身道:“哼,我既出得了上联,自然对得了下联。听好了,上联是烟锁池塘柳,下联我对炮镇海城楼!”

    马固一滞,他现在气息混乱,也不知这下联对的是不是好,所以赶紧回头看向诸葛允。

    诸葛允沉吟道:“烟锁池塘柳,炮镇海城楼。规格倒是工整,但这意境却差了许多……”

    “别急,我还有别的下联。烟锁池塘柳,桃燃锦江堤!”

    一语既出,四座皆惊。这下没人怀疑沈云了。这两句下联都是工整至极,特别是后一句意境上也跟上联匹配,虽然还欠缺一些华丽优美,但已经是无可挑剔的极限。

    诸葛允不再吭声,静静坐了下来。马固咬着牙恨声道:“好,这次算你略胜一筹。十个金币我明日给你!”

    那边小东尼也赶紧道:“既然这样,渊让君,我的十个金币也明日给你吧!”

    “哈哈哈哈,不打紧不打紧,有了南山君和显钰君的十个金币,已经够我一个月之用。你那十个金币还是留着吧!”沈云痛快至极,长笑坐下。

    詹姆斯见气氛有些难堪,赶紧道:“要不,咱们玩点别的吧,我听说……”

    “不!”马固道,“对上对之后便是赛诗,渊让君可敢与我一赌?”

    “哦?赌什么?”

    “就赌诗词歌赋。任意出一题,谁能够在一炷香之内作出绝句佳篇,让众人心悦诚服,那便是赢家。如何?”

    “你与我赛诗词歌赋?”沈云挑眉。

    马固哽了一下,才道:“当然是你跟南山君赛,我下彩头?!?br />
    这就有些难度了。沈云还没自负到这个地步,所以有些犹豫。

    马固挑眉:“怎么,怕了?”

    谁都以为下一句沈云肯定硬气地说:“怕什么,赌便是?!?br />
    可是,沈云却轻轻点点头:“嗯,怕!”

    所有人愕然,马固差点没背过气去:“你,你怕什么?”

    “我怕输!”沈云很老实地说,“我已经赢了二十金币,若是答应跟你赌,万一我输了肯定不止输这二十金币。你也说了,我一个月也只有这点钱过日子。我不想这么快向家里伸手,所以……我不赌!”

    所有人都无语。周惠看向沈云的目光里更加带着鄙夷。其他人更是这样。

    马固心里恨极,但嘴上却装作无所谓地道:“既然渊让君承认是无胆匪类,那我也不勉强了?!?br />
    沈云无所谓地耸耸肩。他发现,鄢如月和步婵的眼神同时看了过来。但却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意思。鄢如月的是安慰,步婵的却是……欣赏?!

    沈云不参加,但并不表示别人就不能玩。所以赛诗还是进行中。

    “知荣辱,懂进退,这才是真正的大丈夫!”

    乘人不注意,步婵偷偷凑近沈云耳边说了这么一句。

    被美人夸奖,沈云自然心里甜丝丝的,刚才本来有点郁闷的心情也随之一扫而空。本来嘛,自己不会写古体诗,诗词歌赋就九年义务教育的那几首。这种出题作诗的事他肯定做不来,还不如直接不赌。

    当然,沈云还有一个安慰自己的理由:“我最讨厌命题作文了!”

    步婵和沈云交头接耳能够瞒过别人,却瞒不过一旁的鄢如月??醇芥吭谒叩陀锪艘痪涫裁?,沈云就笑的差点合不拢嘴,那种淡淡萦绕心头的醋意又升了起来,以至于马固跟她说话都没听见。

    “……如月,如月?”

    马固叫了两声,鄢如月才回头:“???显钰君,有事吗?”

    詹姆斯道:“学姐,该你了!”

    “什么该我了?”

    马固赶紧说:“哦,现在是我出题,就以当年叛贼青徐曹氏为题,作诗一首。现在轮到你了!”他脸上带着一股讨好的笑,可不知这一题却是戳到了鄢如月最不愿意提及的柔软部位。

    鄢如月怔然,不易察觉的苦涩浮上心头,眼眸上的水汽也有点浮起,张了张嘴,却始终没有没有出声。

    沈云是知道鄢如月的苦衷的,看见她哀怨凄苦之色,不由怜惜心起,站起身道:“这首我帮如月作吧?!?br />
    “你?”马固正在奇怪鄢如月的表情,再看沈云突然出声,不禁奇怪地看着他。

    “不错?!?br />
    马固讥讽道:“你不是不会作诗吗?”

    沈云道:“不是我不会。而是不想将诗文作为赌博的工具罢了。不过你说以青徐曹氏为题,我倒是有一首诗可供大家一听?!?br />
    他不看马固,巡视一圈,最后将眼光落在鄢如月身上,款款道:“当年青徐曹氏曾起兵诛国贼董卓,后坐镇青徐,劝课农桑,大兴水利,于国不敢言功,于民却是大益。今乌江堰便是青徐曹公所修,当地人称曹公堤。我便以此堤作诗---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言罢落座,不发一语。

    鄢如月却大滴大滴的泪水滴落,然后快速掩袖拂去。脸上怆然,心头却是甜蜜如潮。

    他为我作诗,为青徐曹氏作诗了!

    ……………………分割线…………………

    ps:这里说的乌江是安徽和县东苏皖的那个乌江,不是贵州那个。也就是项羽自刎的那个地方。古时,这条江便是江东和中原的分界线。真实历史上,曹魏最南边的势力也也就延伸到这里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