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十八章 木更正,波云诡谲】
    来这个时代这么久,这还是沈云第一次离开帝大。说不好奇是假的??山鼋鍪呛闷娑?。从内心里,他还是有些不以为然---想当年自己也是到过北京、上海的主,岂会被这个连电灯都没有的京都吓倒?!

    可真的踏入这个时代最大的城市时,沈云还是被吓了一跳。

    夜里的京都,带着现代社会所没有的安详氛围。道路很宽,也很干净。在主要的街道上,路旁的灯台是彻夜点着的。路上行人不多,但也不少。每个行人都是汉服长衫,行走间自有大国风范。街边摆摊的也不少,可绝不拥挤吵闹,行止似乎都像是一场场优雅的戏剧。

    这里没有现代的摩肩接踵,也没有现代人疲于奔命的行色匆匆,一切都那么自然---这里简直像是一个理想国度!

    当然,由于是夜晚,整个京都的全貌沈云不能看完,但单从帝大到“渤海药房”的这段不远路上,就已经让沈云有种沁入心脾的喜爱和好感。

    “世子,到了!”沈武在边上说了一句。

    骑在马上的沈云醒悟过来,翻身下马,软靴踩在了京都大街的石板路上。渤海侯沈慕也从前面的马车里走了下来。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木更正竟只派了一辆仅容一人的小马车来接渤海侯,似乎遗忘了还有一个世子会随同前来一般。

    宽敞的大街一侧,高达三层,颇具豪奢气象的大药房就出现在沈云眼前。四个镀金大字----“渤海药房”高悬在顶,在路边灯台的橘黄灯光承托下,更显威武气派。

    大门两侧各有两座巨大的石狮坐镇,高高的门槛前,一个穿着灰色长衫,盘着小抓髻,脸上千沟万壑的猥琐老头正冲他们躬身行礼。

    “木泗见过渤海侯,世子?!?br />
    “免礼。更正,你好像又老了不少??!可是事情太多,过于辛苦??!”沈慕对这个木更正似乎颇为熟稔,上前拉着他的手笑道。

    “侯爷哪里话,为侯爷效劳而已,不觉辛苦……侯爷一路颠簸,想必也累了,小人已备好一切,侯爷,先回家吧!”木更正笑容更炽,脸上的皱纹都快把细小的眼睛给挤没了。

    沈云正在四处张望,看见这条宽阔大街的极远处,是一派灯火辉煌的样子,黑夜笼罩了一切,看的不太真切,只隐约觉得似乎是一座巍峨的高墙,不由拉住沈武低声问道:“武叔,那是哪里???”

    沈武惊讶地低声说:“世子在京都三年,莫非不知那是皇城吗?”

    沈云也吃了一惊,讪讪抓头说:“呃,我摔伤了脑袋,记不真切了?!?br />
    “哦,难怪。这里是定鼎大街,尽头便是皇城?!彼底派蛭渲噶酥富食嵌髁矫妫骸拔鞅呤窃撕?,也就是秦淮河,东边是宫虞山……”

    沈武还要介绍,木更正已经点头哈腰地走了过来,道:“世子,还是先进屋吧!”

    已经迈进门槛的沈慕也回头招手:“云儿,过来,有什么话进来说,你武叔也跟我一路奔波的乏了!”

    沈云朝木更正一拱手,赶紧跟着父亲的脚步进了“渤海药房”。沈慕埋怨道:“都这么大了,怎么还像小时候一样尽缠着你武叔??!”

    随后跟上来的沈武笑道:“不碍事不碍事,世子摔伤了脑袋,记不得许多东西,所以我就跟世子说说?!?br />
    说到这个,沈慕才想起来自己之前听到的消息,不由站定脚步,关切地看着沈云问道:“伤好点了吗?忘记了什么?”

    沈云忙道:“就是一些琐碎小事忘记了,其他的已经没有太大问题?!?br />
    沈慕点点头,转向木更正:“更正,明日让药房里的老许给世子看看,莫要留下什么后遗症来,另外再从药房里拿些进补的药材给世子送到帝大去?!?br />
    木更正把头低的快要到地:“是,侯爷?!?br />
    这是个巨大的药房,宽敞的大厅左边是如中医店铺那样的高大木柜,足有三四米高,几个穿着青衫短打的健壮小伙站在柜台里恭谨地垂首问安。

    右边是竹帘遮蔽的诊室,几个穿着白大褂的老头也在那里站着,脸上带着和煦的笑。他们是从各个医院退休的医师,是药房高薪聘请来的。不过在这里他们不称医师,而叫大夫。

    沈慕转了一圈,表示满意,然后在众人的簇拥下进入了后堂。

    后堂与前厅之间有一面巨大的大理石屏风隔开,屏风上是一个白胡子老头的雕像,沈云一问才知那是华佗。因为华佗发明了麻沸散,而且创建了大汉帝国的外科手术学,救了无数人的性命,故而被称为医祖!每个医院和药房都有供奉他的雕像或者画像!

    真是一个充满了悖论和惊奇的时空。

    沈云对什么都很好奇,保持着一颗谦虚的心,对药房里每个人都带着和气的微笑。不过他们的脸上似乎有些尴尬,对沈云行礼时也有些拘束。这点颇让沈云费解。

    后堂是一个大庭院,院中种着花草。两边回廊上早就点起了明亮的灯笼,还有十几个杂役在两侧侍奉,院子的主厅里已经摆上了满桌精致的菜肴,细数之下有二十四样菜色,每一样都是美轮美奂,名头还繁多,沈云根本记不住。

    不过这么多菜肴,真正享用的只有沈慕和沈云两父子。连沈武都是在邻桌重新摆了一桌稍微少点的饭食。

    这还是沈云第一次和父亲大人一起吃饭,两人之间话不多。食不言寝不语是儒家教条之一。沈云自然更不会多说话。

    吃完饭,摆上了茶点,叫上沈武和木泗,这才算正式开始谈话的时候。

    此时已经是夜里戌时,相当于九点多点。平常这个时候,沈云在宿舍里也差不多该睡了。此刻更是有点昏昏欲睡。因为沈慕大多时间都是在和木泗说话,说的都是一些最近京都的新闻和药房的经营。沈武倒是习以为常地坐在一旁旁听,就苦了沈云了。练了一天骑术,本就有些疲惫,现在又在这里听天书一样听着不懂的东西,那份罪简直不是人受的。

    沈慕发现了沈云的心不在焉,于是问道:“云儿,可是困乏了?”

    沈云赶紧打起精神:“哦,是有些乏了,今天上了一天的骑术课?!?br />
    “嗯,那就先睡下吧。木泗,给世子安排房间?!?br />
    “父亲大人,孩儿想回学校睡。明日还有课要上……”

    “明日不用去了?!鄙蚰剿?,“我已跟种祭酒说过,你这几日可以不在学校?!?br />
    “???”沈云奇道,“可是有什么事吗?”

    沈慕点点头:“是的。明日,你陪为父去祭拜杜祭酒,然后我还要带你去看看我们渤海家族在京都的各处产业?!?br />
    沈云突然感觉一股被人注视的感觉,眼角余光扫去,却见木更正目光炯炯地看着自己,发现沈云的目光扫来,又赶紧低下头去。

    “孩儿有几句话要对父亲单独说?!鄙蛟仆蝗幌氲焦πУ闹鐾?。

    “哦?何事但说无妨,这里都是我的亲近之人?!鄙蚰讲灰晕獾厮档?。

    沈云有些着急,虽然不知道公甫效为何会有那样的嘱托,但从内心来讲,沈云还是相信公甫效不会害自己,他总隐隐觉得,杜祭酒遇刺一事的背后没有那么简单,于是鼓起勇气说:“孩儿恳请父亲大人明日不要去祭拜杜祭酒!这也是公甫大人的意思!”

    “放肆!”沈慕突然用力一拍椅背,怒视着沈云道:“你可知自己在说什么?筱阙先生乃是为父的导师,当初若无筱阙先生指点,为父可能至今还在……”

    说到这里,沈慕却突然停顿下来,收敛起怒容,冰冷着脸道:“尊师重道乃是我朝根本所在。你不想去就不想去,竟拿长者作谎,实在顽劣至极……罢了,明日之事毋须多言。你且先下去休息吧!”

    “可是公甫大人他……”

    沈慕不怒自威的神色让沈云止住了话头。

    “是,孩儿谨遵父亲之意?!鄙蛟沏氐?。

    他算看出来了,渤海侯就是渤海侯,决定的事,绝不会因为自己儿子的几句话而有所更改。更关键的是,这个儿子之前在他心里的印象似乎并不是很好。

    ……………………分割线……………………

    “侯爷,您要带大公子查看京都产业?”沈云走后,木泗小心翼翼地问道。

    沈慕若有所思,没有察觉到木泗对沈云的称呼变化,而是点点头道:“嗯,他再有一年就毕业了,这偌大的家当迟早是要交给他来打理的……”

    “可是,二公子也已成年,侯爷真忍心让他单独分离出去?”木泗依旧低垂着头道。

    沈慕霍然转头,目光如电地看向木泗,感受到那逼人目光的木泗将头低的更下了。

    “木泗,你似乎有话想说?!?br />
    木泗深吸了一口气,似乎是鼓足了勇气,这才道:“侯爷,本来您做的决定,小人断不敢有丝毫异议。只是这世子之位实在关系甚大。大公子虽是长子,可风流成性,为人放荡不羁,族中众人一向不喜。侯爷您之前不也对大公子颇多微词么?可今次进京,似乎又对大公子有了改观,还让大公子陪您用膳……侯爷,非小人多嘴,凭小人在京都这数年的观察,大公子实在难堪大任,反观二公子,年少聪慧,足智多谋。今年就可获得渤海大学学士头衔,相比之下,高下立判……小人多嘴,这世子之位谁属还请侯爷细加斟酌!”

    说完这番话,木泗已经快要把头低到脚面上了。

    沈慕一直淡淡地听着木泗的话,最后冷笑道:“你这番话,可是夫人教你说的?”

    木泗赶紧离座,单膝跪地急道:“小人惶恐,这确是小人自己所思所想,没有人教?!?br />
    沈慕却没有再多说什么,摆摆手:“罢了,你且先下去吧!我乏了,明日再说!”

    “是,侯爷!”木泗不敢再多嘴,起身退了出去。

    沈慕就坐在厅中的太师椅上,静默半晌,忽道:“小武,你是不是也有话对我说?”

    刚才的一幕,沈武看在眼里,却一言未发。听沈慕问起,他弯腰拱手道:“回禀侯爷,小武没话可说。一切听侯爷吩咐?!?br />
    沈慕看了他一眼,竟而苦笑摇头,问道:“小武,你我主仆多年,早已亲如兄弟,又有什么话要憋在心里不说呢!我今次进京,无非就是不想再听夫人在耳边呱噪,可没想到了这里还是逃不开……小武,你觉得云儿如何???”

    沈武沉默良久,缓缓道:“侯爷,世子似乎长大了!”

    只是简单的一句话,但已经将沈武的态度立场表露无遗。他还称呼沈云为世子,而不是如木泗那般叫大公子。这种区别,沈慕一听便知。

    “是啊,长大了。连公甫那种不轻易夸人的家伙都对他赞赏有加呢!依着以前他的性子,怕是也不会对药房那些伙计如此和气吧!”沈慕似乎是跟沈武说,但又好像是跟自己说。

    又沉默了半晌,沈武忽然嗫嚅地说:“侯爷,明日祭拜之事,是不是暂缓……”

    “哦?”沈慕抬头,“你是何意?”

    “侯爷,我总觉得世子不像撒谎。也许真是公甫大人不方便明说,所以嘱托世子向侯爷发出警示……”

    沈慕摆摆手,苦笑道:“我何尝不知云儿没有撒谎??窗删袢漳怯杂种沟哪Q?,我便窥探一二了。只是,明日祭拜,我却不能不去??!”

    沈武没有说话,而是静静听着。

    “筱阙先生这一生,育人无数,最得意的弟子便是三人。你可知是哪三个?”

    “知道。侯爷说过,筱阙先生平生最得意的就是能够教出胡公殿下,益公殿下以及侯爷你!”

    “呵,我哪算得上先生的得意弟子啊,家里那点事都理不清楚?!鄙蚰阶猿暗匦α诵?,接着道,“胡公和益公都是先生的得意之作,如今胡公手掌飞骑、彪骑、飞鹰三支军团,益公又手握御林军兵权,两人同列当朝四大元帅,风光无限。两人又是同窗之谊,交情深厚。这次先生遇刺,两人大为震怒,誓要查出凶手??墒?,这凶手真是这么好查的?

    五年前乐丹城一战,飞骑军遇伏折损过半,检察院已查明是有内鬼通风报信,这才让匈奴人围歼得手,可就算如此又怎样?至今这个内鬼依旧杳无音讯。

    小武啊,朝堂这衮衮诸公已经变啦。个个争名夺利,内斗起来比谁都厉害。就拿这次对罗马宣战一事,你以为就真的只是宣战与否这么简单吗?哼哼,若是真这么简单,陛下也就不用连夜将胡公殿下调到渔阳练兵了?!?br />
    沈武悚然一惊,喃喃道:“难道,陛下是担心……”

    “不错。陛下是担心胡公与益公兵权太盛??!京都地处北方,飞骑、彪骑、飞鹰又是骑兵军团,益公又手掌御林军,你让陛下如何不担心?”

    “那这筱阙先生……”

    “哼,肯定是那人所为。只有他才敢如此揣测圣心。此人必是我大汉之祸!”沈慕咬牙切齿,恶狠狠地道。

    沈武露出担忧之色,道:“侯爷,若真是那人所为,你明日去祭拜筱阙先生就真的……”

    “怕他何来!”沈慕长身站起,正色道,“师尊遇刺仙逝,作为弟子难道连祭拜都不允许了吗?这大汉还是陛下的大汉,而不是他的!”

    “侯爷噤声,小心隔墙有耳!”沈武赶紧上前阻拦。

    沈慕这么一喊,心里的郁结也释放了许多,低低叹了口气:“唉,胡公和益公得知我要进京谒圣,所以托人给我带信,希望我能代表他们一起去祭拜先生。如今匈奴蠢蠢欲动,他二人又被朝臣猜忌,实在无法回京祭拜,我也只好代替他们敬一敬这师道了!”

    “那明日我亲自带队护送侯爷过去!”沈武正色道。

    “哼,这是京都,堂堂天子脚下,我就不信他真敢明目张胆对我动手。你且宽心吧!只是,若万一有事,你记得一定要护得云儿安全!”沈慕脸上闪过一丝不忍,竟如交代后事的语气对沈武道。

    “侯爷千万别这么说,小武……”

    “唉,我就这么说说。你且下去吧,我真要去休息了!记住我说的话!”言罢,沈慕疲惫地走向寝室。

    一灯如豆,沈慕高大但有些萧索的身影在灯下拉的很长很长……

    ……………………分割线……………………

    ps:开始进入波云诡谲的朝堂了,大家投票支持一下可否?

    啊……我也困了,先去休息了。记住我说的话哦!要投票……

    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