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十九章 散手击,扶灵回乡】
    这段时间的晨练习惯,让沈云不到六点就起来了。在大汉帝国,应该寅时三刻左右。

    天才蒙蒙亮,夏日的京都已经有点复苏的迹象。远远的从街上传来一些声响,显示着这个城市惊人的活力。

    从檀香木的床上起来,沈云自己走到旁边的洗浴盆上洗漱。托穿越前辈圣祖皇帝的福,这个时代已经有了牙膏牙刷。牙刷是用猪毛和木柄制作的,牙膏则是装在盒子里。

    塑料,这个被现代人深恶痛绝的东西在这里可是想见都见不到。

    打开房门,与帝大校园完全不同的生活气息扑面而来。院子里的花草前,已经有仆人在打理。廊道、厅堂之间,也能看见许多来回忙碌的佣人。不过他们的脚步和动作都很轻,尽量不弄出声响。

    沈云穿着短打服装走了出来,那些仆役佣人都惊讶地看着他,直到走到近前,他们似乎才想起要行礼。

    “世子,早!”

    “早安,世子!”

    ……

    男人作揖行礼,女人则裣衽半蹲,他们的动作有些生涩,而且对沈云有些畏惧的样子。

    难道老子以前就真的这么不受人待见?

    沈云郁闷地摇摇头,脸上却是带着微笑朝他们一一还礼??觳阶叩搅送ピ阂慌缘男』ㄔ?。

    从这里也可以看出渤海侯家族的实力---在寸土寸金的京都,这间药房的规模和布置绝对都是按照贵族豪奢标准来建造的。

    花园里的佣人就比较少,沈云走了一段,忽听前面有些动静。不禁走了过去,在一个假山前的空地上,沈武一身劲装,手握长剑侍立一旁,看着在空地上练的虎虎生风的沈慕。渤海侯沈慕一改昨日的雍容华贵的气度,掌中长剑上下翻飞,似入海蛟龙,似天中闪电。沈云也算是上过剑道课的,单看这份气势他就明白了,自己这个父亲的剑术造诣怕是比王戎只高不低。

    沈武看见了沈云,面露惊喜,唤了一声:“世子,你怎么这么早起了?”

    沈慕停下招式,反手握剑,看沈云也是一身短打劲装,不由也跟着露出了欣慰的笑:“你也起来晨练?”

    沈云恭敬地走过去:“是的,父亲大人。孩儿没想在这里会遇上父亲,所以有些……”

    沈慕摆手,笑道:“你以前可是最爱睡懒觉的,日上三竿,太阳都晒到屁股了仍不愿意起床。你母亲又宠你,连饭食都给你打到卧室……呵呵,说这些做什么,既然起来了,那就跟着一块练练,小武,给世子拿把剑!”

    “不了,父亲大人?!鄙蛟聘辖敉拼堑?,“孩儿剑术不精,晨练之时还是活动活动手脚筋骨就行了。父亲的剑术出神入化,孩儿实在无颜在父亲面前献丑……给孩儿些时日,下次见父亲时再陪父亲切磋可好?”

    沈云这是实话,在这个时代越久,沈云就越觉得自己往日的肤浅。剑术这种东西可不是像以前电影电视讲的那般容易,力道、准度、乃至于剑锋的偏转角度都有极高的要求,和沈慕对练,那纯粹就是找虐呢!

    看沈慕那样,也不像是会为了讨好儿子而趴在地上装大马的父亲,压根就是一标准的严父??戳松蛟频慕J鹾?,没准还会恨铁不成钢,当场把他给废了也不一定。

    沈慕听他说的诚恳,也不勉强,笑道:“活动手脚筋骨也好。小武,你陪世子去练几趟拳吧,这里不用人服侍了?!?br />
    “是,侯爷?!?br />
    “父亲大人,孩儿告退!”沈云有礼地退过这块空地,在另一处找了个僻静的地方,与沈武分别站定。

    “世子,你最近可学得什么拳术?”沈武看沈云气息淡定地站在那里,不由好奇问道。

    沈云知道沈武乃是跟随父亲最久的仆人,父亲的剑术已经是如此精绝,想必这个沈武也差不到哪里去。他也正想学点这个时代的格斗技巧,所以老实地说:“嗯,最近在帝大遇上一个导师,教了我一些简单的格斗技巧?!?br />
    “哦?那好,我们对练试试!”

    沈武将前襟一撩,塞进腰带里,然后双拳一握,脚步分蹬,瞬间冲到了沈云面前,一拳如雷霆来袭,直扑沈云胸口。

    沈云没想到沈武说动手就动手,心底小小惊了一下,不过手脚上却不慢,这近两个月不间断的晨练总算是出了成果,沈云此刻的身体比以前壮实不少,灵活性也有了极大的提高。面对沈武的重拳,他后退一步,右手抬至胸口,左手手腕贴了上去??此剖且驳舱庖换?。

    看这起手,沈武就有些失望了,根本毫无章法嘛!转念间,沈武已经卸去一半的力道。

    可就在两拳甫一相交之时,沈云后退的右腿发力,身体似陀螺一样旋转向前旋转了360度,贴着沈武击来的右拳转了前去,抬至胸口的右手已经屈臂成肘,重重打向沈武的太阳穴!

    沈武大吃一惊,这种怪异的攻击方式是谁教世子的?

    不及多想,沈武立即一个铁板桥,往后弯下腰去,堪堪避过这一击。不过他心头好胜心已起,想当年沈云在他手下可是连一招都过不了的,现在却逼得他如此狼狈,实在让他有些无地自容。所以在弯腰下坠的同一刻,右腿似鞭地抽向了沈云。

    此刻沈云与沈武是极其接近的,几乎就是身体贴着身体的情况,所以这一记鞭腿他避无可避,只能用左臂屈肘硬挡。

    “嘭”一声后,沈云身体晃了晃,连带胸腹都有些翻江倒海的感觉---沈武这记的鞭腿可没保留,十足十的力道带起的震荡让沈云有些受不了。幸好有这两个月的锻炼,否则单是这一下,沈云就非倒地不可。

    不过还没有结束,格挡下这一记鞭腿后,沈武腰身一拧已经翻转过来,刚刚站直身体,沈云已经似闪电般扑至,左拳画圆前袭,右臂屈肘猛击。招招直奔沈武的要害。

    沈武顿时有些手忙脚乱,不过常年的习武让他有着超乎常人的反应速度,虽然有些左支右绌的狼狈,但总算没有被沈云完全击中。

    沈云发挥出了泰拳的肘击、膝撞,跆拳道的长踢,以及中国小擒拿手中的抱摔,一阵疾风暴雨般的击打之后,沈云大步一踏,单腿挤进沈武两腿之间,拦腰一个“鲁达拔柳”,爆喝一声,将沈武竟然抱起来,摔了出去!

    “云儿住手!”沈慕的清啸从旁边传来,原来他还是关心沈云最近的情况,所以偷偷过来看看,却看见沈云竟然如此勇猛,不禁出声叫道。

    那边沈武并没有被摔倒,在摔出去的瞬间,他已经在空中做了个翻转的动作,然后站住了身形。只是他似乎还有些懵懵的感觉,气息不乱,但脚下有些踉跄。他稳了稳心神,抱拳对沈云急道:“世子,教你的导师名唤何人?这种格斗方式小人从未见过,可否给小人引荐一下?”

    沈云累的够呛,气息都有些不均匀了,但看沈武的气息却依旧绵长持久,心里不由苦笑,看来这身体素质还是有待提高??!

    听他问起,只好道:“导师他老人家已经仙逝了,我也是去年才得以偶遇,从他那儿学了几手这种格斗术,似乎叫散手?!鄙蛟葡怪叩?。

    “散手?”沈武喃喃自语,脸上失望的表情却是显露无遗。

    沈慕走了过来,眼光里已经充满了慈爱:“云儿,这套散手很对你的性子,你以后要多加练习。知道吗?!”

    “是,父亲!”

    “不过,为父刚才看了一下,这套散手招招欲置人于死地,攻击狠辣,一往无前,虽然正合你放荡的性子,可终究是过于毒辣,完全没有儒家宽宥为本的道理所在。以后若非逼不得已,不能以此出手,万一惹下祸患可是大大不妙。为父这些话你必须牢记!”

    “是,孩儿牢记!”

    沈云发现,这武功也是不分国界和时空的。当初教自己功夫老头也是这么告诫自己的。

    沈慕拍了拍还在一边懊恼失望的沈武,笑道:“好了,别想那些了。收拾一下,去祭拜先生?!?br />
    ………………………分割线……………………

    昨日对京都只是粗略的朦胧印象。今日才彻底感受到这个东方第一都的豪华气派。

    京都,又叫雒阳。分为内外两城,环环相扣。圣祖时曾发动民力三十万,挖通了运河,使得黄河跟洛河相连?;坪铀┬谐侵?,成为帝国重要的京都运河区。洛河则从北面的端门贯穿到南面的午门,形成对京都雒阳内外两城的护城河功效。帝国各地许多地方的物资都是通过这条水道运送到这个天下之都。

    运河最宽处两百米,有六座石板桥横亘其上,其中最高最大的一座称为天桥。运河最窄处也有一百米,设有码头七个。每个码头上都盖有两座对称高耸的塔楼,楼高六丈,可屯兵一千。塔楼下就是密密麻麻数之不清的楼宇仓库。

    壮阔的运河上,千帆竞渡,百舸争行,往来如织。银白色的帆在太阳下闪闪发光……好一派盛世豪华景象!

    雒阳城的中轴线是在整个都城的偏西部分。定鼎门大街直从南边的天阙门直通内城。内城就是皇城,皇城周围有一条一百米宽的护城河,河上架有高桥。

    汉人遵循“天人合一”思想,使雒阳城遵照“天上七星,地上七天”的原则,建有天阙、天街、天河、天桥、天门、天宫、天堂七个地标式建筑。而且这七个地标分别与北斗七星相对,是京都雒阳城的标志性建筑。

    洛河作为主要的运河,其南北两岸分别设了北市和南市,其中尤以南市最为繁华。在南市各坊之间,胡商遍地,商馆多不胜数。宛如回到现代的上?;破纸?。

    在洛河的东西岸,则是连绵不绝的房屋聚落,各种街道宛如密密麻麻的蜘蛛网,铺成在城中的每一个角落。

    “这是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伟大神都!”沈云骑在马上,看着身边的一切,由衷感慨。

    他们此行的目的地在城西,靠近雒阳城中唯一的人造山---宫虞山附近。

    宫虞山是当初用挖掘护城河的泥土堆积出来的。上面长满了茂盛的林木。林木掩映间还能看见不少巍峨的庙宇殿堂,间或还有些青瓦小楼点缀,端是个静心养气的悠养之所。

    “东富西贵,城东多为富豪之家。城西则多是贵族居所。侯爷在宫虞山下也有一套别院,不过很少回来住,都是木更正在打理?!迸员呱蛭涓蛟频蜕馐妥?。

    沈云缓缓点了点头,却不多说话。

    这次跟随父亲去祭拜杜祭酒的随从有二十人之多。除了沈武,还有四个精壮的汉子也是从渤??ご吹南氯?。其他人都是木更正安排的仆役。这些仆役都没有骑马,而是挑着担子,紧紧跟在马后。担子里都是送给杜祭酒家里的礼物,当然,缺不了香宝蜡烛之类。

    杜祭酒的家就在渤海侯别府的旁边。这是一条安静的有些过分的街道。和之前大路朝天,热闹无边的场景形成鲜明对比。街口有两颗高大的梧桐,枝繁叶茂。知了藏在上面,不停的呱噪,更增添几分夏日的燥热。

    “这条街上,一共只有四户人家。渤海侯别府,临淄侯别府,淮南侯别府,最后一家就是杜先生的府邸?!鄙蛭渌?。

    经过自家宅院时,沈云看见门口已经有两个仆童小厮站在门口奉迎,但沈慕看都没看那里一眼,径自穿过自家大门,往最后面那栋相对要小些的房子走去。

    “杜府”两个字是用粗体篆书写上去的。匾额很大,匾额下方还有一个朱红色的大印。整个大门显得大气又不失儒家风范。门口没有镇门的石兽,只有几块已经磨得光滑的拴马石。门口立柱上还挂着素白色绸带。匾额上方更有白色大花。一切的一切都显示着这家主人去逝的哀凉。

    所有人下马,沈武已经率先走上去,敲响带有硕大铜钉的大门。大门开处,一个全身缟素的白发老者颤巍巍地出现,睁着迷蒙的老眼问道:“敢问客从何来?”

    不待沈武说话,沈慕已经抢先上前一步,拱手道:“忠伯,我是清泉??!”

    叫忠伯的老者看了好一会儿才露出恍悟的喜色:“哦,是清泉??!你,你怎么来了?”

    沈慕有些激动,上前握住老者枯瘦的手说:“我本上京谒圣,路上听闻先生遇刺身故,所以有些迟了。忠伯,家中还好?”

    忠伯长叹了口气:“清泉啊,你来迟了。主母一家在月前已经搬回庐州去了。如今这栋宅院里只剩我一人看管而已?!?br />
    沈慕一怔,忙道:“怎会如此?师母为何要走?”

    “具体我也不详。只听说庐州家中有些纷争,等老爷过了头七便扶灵回去了!”

    “什么?先生灵柩也运回了庐州?”沈慕惊讶。

    “不错。清泉啊,老爷一声育人无数,可到了却只有你一人来祭拜,也真不知这世道是怎么了……唉,人走茶凉,世事无常??!”说着,老者反手拍了拍沈慕,低语道,“若是清泉有心,就到里面老爷的灵位前上柱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