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二十章 惊天变,鸿庆楼上】
    斗角飞檐,大殿回廊。这是典型的汉家建筑。假山花园,清流溪水环绕,一派宁静祥和的风光。这是渤海侯别府的景色。

    沈慕带着沈云行走在这里。气氛有些压抑。

    “云儿,等会儿让你武叔再带你去我们渤海家族在运河的港口仓库,之后就回学校吧!”

    “父亲,您呢?”

    “我就住在这里,等待陛下召见……这里离先生近些,每日也好过去上柱香?!鄙蚰谨鋈凰?。

    刚才忠伯让他们进去上香,沈慕在杜祭酒的灵位前差点哭晕过去。这种师生情谊,沈云多少很难理解,但却很能感受---一贯文雅高贵的渤海侯,竟然如小孩一样痛哭失声。周围没有任何外人,这不是表演,而是发自肺腑的感情。

    别府环境还算清幽,更有木更正留下的几个仆人每日打扫,倒也还算干净。沈云也不知道该怎么劝慰父亲,只好随着沈武出来。

    门口的街上,行人稀少。不论是淮南侯还是临淄侯,都很少回这栋别府居住。他们像沈慕一样,只有上京谒圣的时候才会在这里小住时日。

    不过今日临淄侯府上的大门开着,许多下人正在搭建木梯,准备打扫府门高处的灰尘?;褂幸恍┤私龀?,显得很是忙碌。

    一个略胖的白面中年男人,穿着墨绿长衫,站在门前大声指挥:“那边那边,哎呀,你们怎么这么笨呐!就是匾额上头嘛!”

    “把灯笼给我挂上,快点?!?br />
    “你个死丫头,手脚这么不利索,打碎了东西,夫人心善不打你,我都要打死你??!”

    ……

    沈云心中一动,转头对沈武道:“武叔,临淄侯夫人是不是父亲的姑姑?”

    沈武怔了一下,回道:“是的。不过不是至亲,只能算是堂姑姑罢了。世子问这为何?”

    “两家还有走动吗?”

    “没有。侯爷继承爵位之时,如小姐那一脉没有男丁,所以只遣人前来道贺。不多久,如小姐就嫁给了临淄侯,出嫁从夫,之后两家就没有什么来往了?!?br />
    “渤海侯家与临淄侯家关系不和?”沈云奇道。

    沈武苦笑道:“岂止不和。本来三年一次的谒圣临淄侯与渤海侯是应该一起前来的,但因为当年的一些事情,两家纷争到现在都没有调和,所以两家也就不再来往了?!?br />
    沈云没有问是什么纷争,而是奇怪道:“那为何今次他们开始打扫别府呢?难道是临淄侯要来?”

    沈武想了想说:“应该是吧。临淄夫人在帝大任教,平常都有起居所在,是不会来别府居住的。那张炯如此着急的打扫,想必是临淄侯快到了?!?br />
    “张炯?那个胖胖的男人吗?”

    “嗯。他是临淄侯在京都产业的掌柜,跟木更正差不多?!?br />
    对面那叫张炯的中年男人忙的脚不沾地,也没注意这边有两个人不住朝这里打量。

    沈云只是疑惑,但也没多想。骑上马准备离开。沈武则吩咐剩下的三个家养下人之一的沈三好好照顾侯爷。之后也跟上了沈云的脚步。

    沈三是个健壮的小伙,见沈云时总是带着一种憨厚的笑。是沈武的堂侄。听了沈武的吩咐也只是耿直地答应着。

    ……

    运河周边的繁华在中午时分达到最炽。周遭行走的脚夫,拿着算盘的帐房,骑在马上挥舞马鞭的监工,还有来来往往的行人,构成一副无比壮丽的神都繁华景象。

    沈云和沈武挤在人群里,只好下马行走。不时间,还能看见一队队蓄着络腮胡的胡人商贾,他们也穿着汉装,声嘶竭力地朝运河上的商船高喊。古怪的腔调和詹姆斯类似。

    运河上的远程商船最矮的也有十米高,长达二十多米。据说帝国的战舰更加巨大,最雄伟的帝国号更是巨无霸,长一百二十米,宽五十米,高十八米,几乎快和现代的航母一般大??!

    这么多商船是不可能全部??吭诼胪飞系?,所以两百余米的运河上密布着商船,他们按照顺序进入港口码头之内卸货。而有些等不及的商家,就会雇请一些小船,从岸边就驶过去要将货物先卸下来。当然,这种行为也是要经过船舶司批准的。

    在运河塔楼下,总有许多穿着朱红官服,戴着官帽,腆肚巡视的船舶司官员。每个见到他们的商贾,都会客气地避过一旁,满脸谄笑地将宽袍下的手伸过去。那些船舶司官员也就和蔼与骄傲地一笑,同样伸过手去,寒暄几句又收回手来,继续前行。

    至于袍袖底下两者之间有没有什么勾当,那就不得而知了。

    “武叔,我们在这里有港口?”

    虽然只是管中窥豹,但沈云已经看出来了,这个运河港口绝对是利润极其丰厚的所在。那么多商船,可正规港口只有七个,谁家在这里拥有港口,那富可敌国只是时间问题。

    沈武回答:“是的。我们在南边有一处港口,不过商船只有三艘?!?br />
    沈云忽然指着一个港口上空的旗帜问道:“武叔,那是什么旗帜?”

    那是一面用鸟篆体写出来的字,可七弯八扭,沈云也不甚认识。这个时代有皇旗他是知道的,但这面旗帜通体金黄色,字体却是黑色,明显不是皇家旗帜,为什么能挂这么高?

    沈武道:“那是鄢家的商旗。这三个港口都是属于鄢家的!”

    鄢家?鄢如月的父亲鄢准?

    沈云第一次体会到方誊所说的,鄢家富可敌国,乃大汉第一首富的具体概念。运河七个港口,鄢家独占其三,用日进斗金来形容鄢家的财富已经是**裸的侮辱和诽谤,富可敌国都算是轻的。

    沈云甚至在想,不知道比尔盖茨和鄢准比起来谁更有钱?后面得出的结论是:一样有钱,或许鄢准还略胜一筹。因为比尔盖茨开的是公司,很多财产是属于公司的,但鄢准可是封建社会的金融巨头,只要是鄢家的产业都算是他一个人的。

    沈家的港口在运河最南边,同样是商船云集,人声鼎沸。负责这里的是沈家一个家养下人,年过五旬的沈湛。

    这是一个精明到极点的老头,两只眼睛里常?;岱懦錾倘颂赜械木饔虢普?,看见沈武带着世子过来,忙派人先管理着,自己将沈云两人领到了港口边的一个大酒楼上面。

    “鸿庆楼?”沈云看见这个名字时吃了一惊,这不是他当初跟詹姆斯打架的地方吗?小东尼还说这里的菜是整个京都最好吃的呢!

    “这酒楼也是我们的产业吗?”沈云问道。

    回答的是沈湛,他笑眯眯地说:“世子说哪里话,这鸿庆楼是鄢家的产业,只是开在此处,我们沈家沾了就近的便宜罢了,包下这一层只需一个金币,往常船舶司的人来往,我们也都是带他们到这里招待的。从这里能够俯瞰港口全貌,下面人多杂乱,让世子挤着就不好了?!?br />
    沈云点点头。鸿庆楼有六层,比运河最高处的灯塔也只低了四五米。从最高处的望下去,下面的人声的确稀少了许多,那些卖苦力的脚夫更是如蚂蚁一样往来。

    沈云想,自己当初不也是下面蚂蚁的一员吗?那些高高在上的富豪们,是不是也曾像现在的自己一样,俯瞰过呢?

    就在这时,一个奇怪的腔调在楼梯口处响起。

    “我们就想去上面聚会,为什么不让我们上去?”

    沈云忽然觉得这个声音有点耳熟,正要去看看,一个更熟悉的声音响起。

    “这位堂倌,我乃锦公子孙马固,欲与几位友人在此喝酒饮宴,上面寂静无声,想必还有空位吧?既然有空位,何不让与我等一席之地呢?我愿出双倍价钱!”

    堂倌小二尴尬地声音说:“哎哟,原来是马公子!小人有眼不识泰山,还望恕罪……只是,这楼上确实已经被人包下了。主人家不想别人打扰……我们做买卖的讲究一个诚信,进门即是客,既然已经答应了人家,即使您出十倍的价我们也不敢再转给您??!要不,您下次请早!”

    不得不说,这个堂倌小二还是很会说话的。而且这个时代的商人讲究一诺千金,唯利是图也是有底线的。

    沈云微微一笑,精明的沈湛已经看见,低声问道:“世子可是认识那锦公家的人?”

    沈云冷哼一声,却不说话。他实在不想见马固。这个小子自以为是锦公的子孙,又有些文采,所以屡屡看自己不顺,那晚篝火晚会上的情景他还历历在目。

    沈湛已经看出了自家世子并不喜欢马固,所以也就不动身了。在往常,如果遇到这样的事情沈湛还是好说话的,让一桌就让一桌嘛,生意人讲究和气生财,何况锦公的子孙也算有些来头,没准这个面子卖下了,以后还能跟锦公家族拉上关系呢!

    楼梯口的争吵声还在继续,那古怪的腔调,沈云一听就是小东尼?;褂衅渌父鋈?,有些杂乱,沈云也没有仔细去分辨谁是谁。无论他们怎么说,堂倌小二就是不让他们上去,即使马固威胁要去找掌柜老板,这小二也依然固执不让步。在现代,这样忠于职守的人可是少了。

    “湛叔,如果这酒楼掌柜真要辞了这堂倌小二,咱可得把这人请了去。人才??!”沈云淡淡说。

    沈湛了然,精明地点点头道:“世子说的是。小人明白?!?br />
    就在这时,一个熟悉至极的声音出现了。

    “小童,你上去跟上面的客人商量一下吧!如果他们不同意,我们走就是!”

    堂倌小二,有人也可以称之为小童。这小二似乎惊讶了一下,突然道:“呀,原来是小姐……好好好,我这就上去跟客人商量一番!”

    “鄢如月?她怎么跟马固他们混在一起了?”沈云的心情没来由地阴沉下来。

    堂倌小二走过来,还不待说话,沈云已经走到楼梯口,朝下面大声道:“原来是诸君到了,云先来一步,倒是自专了些。来来来,请上来!堂倌,上好酒好菜!”

    “好嘞,客官您稍等。马上来!”堂倌一看事情解决了,高兴的屁颠而去。

    “沈渊让,你怎么也在这儿!”

    上来的人有五个,除了马固、小东尼,还有周惠和鄢如月,另外一个却不是步婵,而是诸葛允。转念间,沈云已经有些明白为什么鄢如月会跟他们在一起了。

    肯定是马固想约鄢如月,又怕被拒绝,于是让诸葛允邀请他的表妹周惠。而周惠是肯定会带上好姐妹鄢如月的。至于小东尼,听说小东尼是跟马固他们一个宿舍的。小东尼又是对鸿庆楼的菜情有独钟,于是五人会来这里也就顺理成章了。

    想明白这些,沈云也觉得有些轻松。笑着对他们五人道:“今日来看看自家的港口,所以顺便就来这里了。如月,听说这鸿庆楼可是你家开的,呵呵,我请你吃饭,算不算借花献佛???!”

    鄢如月看见沈云就有些激动,看他有说有笑,似乎摆脱了慕容婉莹对他的影响,顿时也是高兴至极,笑道:“你若觉得不妥,我让掌柜的送你一壶陈酿就是。这样我也算入伙蹭饭了,你看如何?”

    “哈哈,妙极妙极!”沈云拍手笑道,“那就却之不恭了,来,坐!”

    那边周惠也跳了过来,笑道:“沈渊让,渤海侯呢?你昨天一夜没回,可是去别府了?”

    说到别府,鄢如月忽然想起什么,问道:“渊让,你家别府可是在宫虞山下,与临淄侯别府相对?”

    “是啊。怎么?”

    “哦,那你等下要回别府吗?”

    沈云挠挠头:“应该会回去吧!”

    鄢如月笑道:“那好,我跟你一起走?!?br />
    沈云愕然:“干嘛?这就跟我走了?我可没钱做聘礼的!”

    鄢如月俏脸一红,嗔道:“胡说什么啊你,是我的导师今天回别府居住,我正好有些问题想问她,所以想登门拜访一下罢了!”

    沈云故作懊恼地一拍脑门,丧气道:“唉,自作多情了!”

    惹得周惠和鄢如月齐声娇笑。

    他们三人旁若无人地调笑,似乎将马固、诸葛允还有小东尼都忘记了。沈武和沈湛,在那些人上来之前就已经起身,站在了沈云身后,一看便知是下人,倒也没人去看他们。

    马固气急败坏地拉着小东尼在另一张桌上坐下,恨声道:“渊让君,这里临窗景色不错,要不一起坐过来吧!”

    沈云看了那边一眼,微笑道:“不了,这里江风习习,倒也凉爽!”

    两人简直势成水火。诸葛允这次却没有对沈云冷言冷语,而是笑道:“渊让君,今日在下做东,可否赏面移步一叙?”

    他的笑带着真诚,反而让沈云有些不好意思了。正要答应,突然从楼下闯上一个人来,正是早上刚刚分别的沈三。

    沈三望见沈云,奔跑过来单膝跪地,脸上惶急地道:“世子,快,侯爷他,他快不行了!”

    “什么?!”沈云轰然站起。所有人皆是一惊。

    沈武更是一把揪起沈三,咆哮大叫:“沈三,你胡说什么?侯爷,侯爷怎么就不行了?”

    沈三被沈武提在半空,带着哭腔说:“武叔,你和世子走后,侯爷心绪不宁,说是要再去先生家看看,他不让我跟着……可是去了没半个时辰,忠伯却满身是血地闯进别府,大叫有刺客。我带人赶过去的时候,就看见,就看见侯爷全身筋骨都被折断,背心还插着一把?!雷?,快回去吧!侯爷他……他快死了!”

    说到后来,沈三已经泣不成声,沈武一松手,他哭瘫在地。

    而沈云,在他没有说完之际就疯了一样冲下楼去。沈武沈湛紧随其后。

    鄢如月和周惠也是震惊莫名,对视一眼也急忙跟下楼。

    诸葛允喃喃道:“渤海侯在京都遇刺?天呐,这可是……不行,我得跟去看看!”

    马固也一脸惶急,拉上小东尼一溜烟地跑了下去。

    ……………………分割线……………………

    ps:故事还算紧凑,不拖沓吧?!

    有意见就提。在下很谦虚的。

    呵呵,最后还是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