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二十一章 丘山铠,内阁中旨】
    日暮时分。残阳如血。

    原本幽静祥和的渤海侯别府,此时一片肃杀。

    沈云已经将马赶了又赶,催了又催,甚至踢翻了两三个街边的小摊子,惶急飞快地赶回来??勺钪?,还是连沈慕的最后一面也没有见上。

    木更正耷拉着眼帘,佝偻着本就消瘦的身躯,跪在沈慕的尸体前。十几个仆人惶恐地挤出几滴眼泪,跟着跪在一旁。

    沈云迟疑的脚步迈进大厅时,四五个身穿朱红官服,头戴乌纱冠,身配绣春刀的汉子登时齐齐转头望向他。

    其中一个脸庞周正,皮肤黝黑的中年男人,一甩身后黑色披风,大步走到沈云面前,抱拳躬身道:“世子,节哀!”

    沈云的脚步有些迟疑,眼神里闪烁着犹豫。似乎没有看见这个人,而是茫然地盯着躺在大厅里的沈慕。

    宽大的白布将他的身躯覆盖,露出的脸上没有人和表情,只有嘴角还残存的血迹让人望之惊心。

    这就是自己在这个时代,认识还不超过三天的父亲!

    三个月前,沈云刚刚失去过一次父亲,也失去过一次母亲。当再度面临这个情况的时候,沈云似乎已经有些麻木了。

    沈慕是他的父亲,但父子之间的亲情却还没来得及培养?;蛘咚瞪蛟苹姑焕吹眉敖飧鲇喝莼蟮哪腥说背勺约旱母盖?,他就去世了。他实在无法立即悲伤起来,或者说,他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此时自己该是什么样的心情去面对。

    所以,他的脚步犹豫着,矛盾着。

    这一切,都看在那个黑脸汉子的眼里。

    “世子,节哀!”那黑脸汉子再次踏前一步,大声道?;耙衾锒嗔艘凰坎宦?。

    沈云有些茫然地看了他一眼,问道:“你是?”

    语音里带着一丝难言的哽咽和苦涩,直到这时,沈云才意识到,自己似乎真的很悲伤。

    “在下巡城司巡检唐秣。特别处理渤海侯遇刺一案?!焙诹澈鹤犹骑魃钌羁戳松蛟埔谎?,躬身道。

    “遇刺?对!遇刺!”沈云忽然想起什么了,一把抓住唐秣的胳膊大吼:“有人行刺渤海侯,他杀了我父亲!快把他们给我找出来,老子要剁了他们,不,要活剐了他们!诛九族,不,十族!诛十族?。?!”

    “世子,世子……”沈武从后面一把抱住了已经快要暴走的沈云,哭泣着道:“世子莫要乱了分寸,侯爷走了,您更要挺住。这个家,以后就靠你了!”

    跪坐在地上的木更正突然从地上跳了起来,原本猥琐的眼睛里绽放出让人心悸的光芒,枯瘦的手臂指向沈云,嘶声竭力地大喊:“唐大人,是他,就是他派人行刺侯爷!我能作证,我要告他!沈云阴狠狡诈,弑父夺位,简直天理不容!”

    “轰”一下,沈云的脑子顿时懵了。瞪大的眼睛看着木更正,脑子里却是一片空白。

    随后跟进来的周惠和鄢如月正好听见这句话,顿时站在当场。马固他们三人却只听见个大概,小东尼用怪异的腔调嚷嚷:“咦,抓到刺客了吗?让我看看,让我看看……”

    沈武原本通红的脸颊瞬间煞白,怒喝:“木泗,侯爷刚刚薨逝,我本不想与你纠缠,但你若再从狗嘴里吐出半个污蔑世子的脏字,我立即将你执行家法!”

    沈武还是第一次直接称呼木更正的姓名。这在汉礼里,是非常不礼貌的行为。沈武一直不喜欢木泗,但最起码在人前还会喊一声木更正??墒钦獯?,沈武真的生气了。

    木更正却冷哼数声道:“侯爷今日一早才决定来这里祭拜杜先生,中午才决定在别府小憩数日,可下午就出了事。偏偏沈云在此刻还不在。试问,此刻在京都,除了大公子还有谁最想置侯爷于死地?!”

    说到这,木更正又转头向唐秣拱手道:“唐大人,你抓住的那名刺客不是也有口供吗?请拿出来就是!”

    抓住了刺客?

    沈云如被电击,一下清醒过来,死死瞪向唐秣:“抓住了刺客?在哪儿?在哪儿?”

    唐秣的黑脸上露出一丝尴尬,恶狠狠地瞪了木更正一眼,这才对情绪有些激动的沈云道:“世子莫急,刺客是抓住一名,不过还没来得及审讯,已经送往巡城司,稍后……”

    “唐大人,刚才那刺客已经招供就是沈云指使的么!既然如此,为何此刻还不将此疑凶拿下?”木更正大声道,“莫非唐大人在这天子脚下还能只手遮天?。?!”

    “木泗!”唐秣终于也爆发了,怒喝道,“渤海侯遇刺身亡,此案事关重大,岂是凭一人之言就能断定?我等公门中人尚且如此谨慎,你一个下人又怎么能为我等做决定!木泗,沈公子乃是渤海侯世子,也就是下任家主,你如此言之凿凿此事乃沈公子所为,如果没有那可是谤主之罪,按大汉律要杖毙当??!你真肯承担?”

    唐秣的怒喝让木更正原本挺直的胸膛稍弯了弯,随机又道,不过语气却是软和了许多。

    “唐大人,在下只是一时激愤。那刺客之语我与诸位伙计都有听见,是以一时嘴误?;骨胩拼笕吮?,尽早还我家侯爷一个真相……”

    他口口声声让唐秣秉公处理,可话里话外却一点没有否认沈云买凶弑父的事情。

    沈武气的已经浑身发抖,又痛心沈慕去世,一时间竟然僵在当场,语咽不能言。精明的沈湛却明白这件事实在复杂透顶,识趣地没有搀和进来,而是开始张罗着让周围的下人去腾挪地方,好让沈慕的尸身有一个更加合适的安放地点。

    其他人根本插不上话。马固冷眼旁观,不发一言。周惠紧紧抱着鄢如月,小脸煞白。鄢如月皱着秀眉,担忧地看着沈云。诸葛允却托着下巴,仔细打量着四周。唯有小东尼显得有些悠闲,不住踮脚想要张望一下沈慕的尸身。

    他们都被巡城司的官吏推在大门附近,不许靠近。

    这边过了良久,沈云才总算平复心情,沈武缓步过来,低沉地道:“世子,侯爷不在了,您看该做点什么?”

    沈云摇摇头:“武叔,我现在很乱,脑子里一片空白……你看着办吧!”

    “我已派人快马通知夫人,月旬前后,夫人就会赶到京都?!闭驹谔幸唤堑哪俱艉鋈谎锷?,“唐大人,不管沈云是不是凶手,但于情于理,您似乎也应该带他回巡城司做一些调查吧?”

    沈武终于忍无可忍,暴跳而起,健壮的身躯如利箭一样蹿到木泗身前,闪过面前的两个仆人,直接一拳将木泗砸躺在地上,嘴里暴叫:“你这背主的畜生,我今日就替侯爷执行家法!”

    沈武的速度已经算非???,但却有人比他更快。唐秣在木泗倒地的下一秒就出现在了沈武身后,伸手一拦,顿时将沈武接下来的拳脚都挡了下来,然后顺手一带,便将沈武绊了个趔趄。沈云忙上前扶住,嘴里道:“武叔,不要冲动!唐大人自会还我一个清白!”

    木泗倒在地上,嘴角流出了鲜血,却依旧冷哼哼地嘿笑道:“沈武,莫不是行刺侯爷之事你也有份?所以听我揭穿就这么激动?”

    “够了!”唐秣黑脸上都是蓬勃的怒火,他按住腰间的绣春刀,喝道:“木泗,事情一日没查清之前,沈云就是渤海侯世子,你身为下人若再多说一句话,某立即以欺主犯上之罪将你锁拿!你可听清?!”

    木泗神色一紧,低下头不再吭声。

    这时,门口一阵骚动。沈云转头望去,却见进来一队铠甲森然的军人。

    这还是沈云第一次看见这个时代的军人。红色的翎羽在圆盔上闪动,身上的银色丘山铠(注1)异常威武,紧束的腰带之下是包裹着铁制胫甲的链叶甲裙,长筒镶有铁片的马靴敲的地面嚓嚓作响。

    这些军人全部都握着长枪,配有腰刀,一进门就将包括周惠在内的所有人都挤到一旁,气焰颇为嚣张。

    为首一人,头上有两根红色翎羽,头盔下的脸庞仿佛钢铸的一般,没有一丝表情。胸甲上有一个异常醒目的标志---一只张牙舞爪蟠龙形徽章就在右胸上!

    一看这人,黑脸唐秣顿时有些怔住,快步迎了上去,恭敬地弯腰行礼道:“刘少校,不知何事惊动了近卫军?”

    这个叫刘少校的军人铁着脸,也不看唐秣一眼,**地道:“渤海侯遇刺,陛下震怒,已下旨全城禁严。我等受将军军令,立即带渤海侯世子沈云往近卫军营复命!”

    唐秣脸色一暗,站直身体道:“刘少校,渤海侯世子沈云与此案有所瓜葛,我巡城司也奉命查办此案,所以世子不能跟您走。我得带他回巡城司协助调查!”

    刘少校似乎没有那份耐心跟唐秣多说话,事实上,看他那板正严肃的脸,很可能他也没那个耐心去解释这么多,直接挥手:“行动!进!”

    在刘少校说出“行动”的时候,一众军人已经将长枪整齐密集地已经对准了唐秣等人。等“进”字出口时,所有军人也跟着大吼一声“进”,如林推进的枪阵顿时散发出逼人的杀意!

    “慢!”唐秣“铿”一声抽出腰间绣春刀,其他几个巡城司的官吏也纷纷抽刀,挡在唐秣身前。不过军人和普通检吏的素质对比非常明显。他们虽然也气汹汹地等着如林推进的军人,但那只是煞气,而不是杀气!

    刘少校这才用正眼看了一下唐秣,森然道:“你想阻拦我等?”

    唐秣黑脸上都是煞气,哼道:“刘少校,你是军人,我等却是治吏,按说本是井水不犯河水。我等自谓也非大汉近卫军的对手!可渤海侯遇刺,事关重大,我唐秣身受查案重任,却不能坐视少校将人带走。再说,韩将军与渤海侯有旧,自然也不希望他的子孙被莫名冤枉吧?”

    沈云在一旁听的云山雾罩,这个傍晚的太多事情都让他有些无法接受?;故巧蛭湓谂员叩偷徒馐?,沈云才明白过来一些。

    原来京都雒阳是分军政两种体系的。一般来说,近卫军是守卫皇城安全的军队,对于民政和治安一块都是由巡城司和雒阳府负责。当然,全城禁严的话,近卫军就要协助巡城司检吏封锁城市各个要害。只是,军是军,吏是吏,绝没有军队插手帮检吏抓人的理由。

    渤海侯中午遇刺,到了傍晚这事就宣传的满城皆知了。甚至连沈云买凶弑父的消息也不知为何传到了近卫军第一镇少将韩嶔耳朵里。

    禁卫军的统帅是益公刘珂,而益公刘珂是渤海侯沈慕的至交好友。虽然益公刘珂现在不在京都,但韩嶔却知道此事不论真假,必须先将沈云保住。所以就派了第三曲曲长刘桢前来。

    刘桢是个以服从命令为天职的军人,见有人阻拦,也不再多话,突地抽出腰间佩刀,就要下令动手。那边周惠却尖叫出声:“刘桢,不要!”

    刘桢转头看去,正看见满脸煞白的周惠站在人后朝他拼命摇头。

    “端平公主?你怎么在这儿?”刘桢刻板的脸上终于有了点反应,露出惊讶地道,“来人,护送公主殿下离开此地!”

    “是!”立即有两个军人走向周惠,也没有什么怜香惜玉,只是抓住周惠的两只藕臂往外拽。

    周惠一脚踹开一个士兵,大叫道:“刘桢,你不能动手……无圣旨而在京都与巡城司动手形同造反,你会被诛九族的!你放开我,你们放开我!”

    周惠这句话果然起了作用,刘桢不禁犹豫了一下。那边马固和诸葛允也赶紧抢上前,推开那两个似铁塔一样的士兵。那士兵见他们没有带武器,也就没有伤他们,退开几步回头看向刘桢。

    就在这时,又有人从渤海侯别府门外冲了进来。却是一队穿着和唐秣衣服一致的检吏。

    带头的是一个白面书生式的人物,见里面剑拔弩张的气氛不禁吃了一惊,大叫:“且慢,我有内阁中旨(注2)!”

    唐秣看见来人这才大松一口气,忙收起绣春刀??吹贸隼?,这队近卫军给了他非常大的压力。

    “文川,我在这儿。陛下有何旨意?可是让我等带沈云回巡城司?”唐秣高喊。

    来人叫陈乐,字文川。也是巡城司的巡检,平素与唐秣的关系不错。不过此刻他却没有心情与唐秣说话,而是拿出手里的一张黄纸,递到刘少校面前道:“内阁中旨,渤海侯遇刺一案移交检察院大理寺查办。沈云嫌疑甚大,立即送交大理寺甲级监狱看管。任何人等不得阻拦,此令!”

    刘少校验看黄纸上的印章无假之后,只好推开一步,“收!”

    那些军人这才把长枪收起,又如铁塔一样站在一旁。

    刘少校这才看了一眼站在内堂大厅的沈云,无奈地叹了口气。

    那边周惠在马固等人的帮助下重新挤了进来,朝沈云大喊:“沈渊让别怕,我们会给你作证的!”

    沈云朝他们苦笑一下,不再出声。

    ………………………分割线……………………

    注1:丘山铠,大汉帝国制式铠甲的一种。这种铠甲完全抛弃了板甲和鱼鳞甲的式样,而是大量的使用了“锁甲”的样式。这样的甲胄,以柔韧性极好的软钢为主要质地。穿上之后,身体不会变得僵硬臃肿,作战的时候不会限制个人高超武技的发挥。同时一个一个细小的软钢片,如锁一样钉在一起,一环勾一环,在遇到正面重武器的砍杀时,可以将承受的力量通过那无数锁环瞬间分散出去。受力扩大,减低损伤。而因为锁片是紧紧的锁在一起,缝隙密集,所以对于弓箭这样尖锐的穿透性的狱也具有很强的防御力。在大汉帝国,一般正规军人都会穿铠,只有临时征召的部队才会穿甲。

    注2:内阁中旨,内阁颁发的命令条文称为中旨。关系重大的中旨,例如诏书、封赏令、律法令等是需要皇帝披红才能生效。但一般性的临时命令则不需要。只要有内阁的蓝印即可。内阁中旨的适用范围只在政务上面,对于军队是无效的,它不能调动军队。渤海侯遇刺案,到目前为止还属于内政,所以内阁中旨能够限制近卫军的行为。

    ……………………分割线……………………

    ps: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