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二十三章 看试手,补天将裂】
    这注定是一个不平静的夜晚。整个大汉帝国的京都在这一夜里变成一座巨大的兵营。原本夜夜笙歌的秦淮河两岸,今夜也是熄灯歇业。所有港口、码头,城门,官署……都有铠甲森然的士兵驻守。

    皇城内外都禁止喧哗。所有人必须在日落之前回到居所,凡是在街上停留的,一律抓回巡城司看管审讯,确认与渤海侯遇刺一案无关之后,才能在第二天离开。巡城司的临时关押所里,早就人满为患了。

    这样的禁城搜索,效果还是很明显的。巡城司抓住了许多抢劫犯和盗窃犯,有几个还是通缉了许久的惯犯。此外,他们还找回了秦淮河飘渺居许多歌舞伶人的首饰,某大人家丢失的小狗,王麻子前天跑丢的母驴……但却没有刺杀渤海侯的凶手---帝大医院里的这个不算!

    唐秣按着绣春刀,站在救护室门外,黑脸上满是焦急,不住地往里面探头。陈乐站在他身边,白净的脸上也是凝重,但还算稳得住气,坐在救护室外的长椅上,闭目养神。

    过了很久,救护室的门突然打开了,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官走了出来,摘下嘴边的口罩,大口呼吸着空气。额头全是汗水。

    唐秣抢步上前,急问:“医官,里面伤者如何?”

    陈乐也倏地睁开眼,看向这边。

    “伤者已经脱离危险,不过失血过多,还在昏迷当中。如果两位官爷想要审问,还是等明天吧!”医官缓缓道。

    唐秣恨声道:“妈的,早知道他会割脉自杀,当初就不应该放他一个人在审讯室待着?!?br />
    陈乐走上前,拍了拍有些急躁的唐秣,转头对医官说:“敢问医官贵姓?”

    那医官道:“鄙人姓林,名萧?!?br />
    “林医官,有劳了。今夜还请林医官安排一处僻静所在,同时吩咐几个得力的医护留在这里,随时应付伤者的突发情况。我们会安排些人手,昼夜?;ふ飧錾苏?!”

    林医官拱手连声道:“救死扶伤乃是医者天职。不敢居功。只是,这伤者真是行刺渤海侯的刺客吗?”

    陈乐微微一笑:“正是。渤海侯遇刺,京都震动。所以还望医官多多费心??!有劳了!”

    “多礼多礼,鄙人一定尽力!两位官爷先忙,鄙人先行告退?!彼底?,林医官拱手告辞。

    林医官走后,陈乐这才道:“公人,你不要如此急躁。这些年来,我还是第一次看你如此沉不住气!”

    唐秣,字公人。他苦笑道:“你是没看见当时杜府的情景,那叫一个惨烈??!杜府大厅内外一片狼藉,血迹都洒在了房梁上……我可以断定,当时至少有十名刺客一起行刺渤海侯。那渤海侯也当真了得,一人应战,重创其中至少三人,还有一人应该已经当场被击毙……”

    说到这里,唐秣缓缓闭上眼睛,似乎在回想当时的画面,喃喃道:“可惜,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是训练有素的刺客!最后一击应该是在庭前的花圃里,两人在前动手,另一人绕到背后,当时渤海侯应该已经受伤,行动有些迟缓。所以堪堪躲过前面两人的攻击后,对背后那人的致命一剑再也无法闪避,于是被刺杀当场。利剑穿胸之后,渤海侯还抢过一名刺客的剑,刺中其中一人的后背。此时渤海侯的下人赶到,刺客分别散去?!?br />
    陈乐听的很认真,唐秣却睁开了眼睛:“暂时就只能推断这么多。临走前他们带走了同伴的尸体,却没能带走那个受伤的刺客……渤海侯家养下人的功夫也着实了得?!碧骑飨氲搅四歉鼋猩蛭涞娜?,由衷感慨。

    “可是,他们却没有带走那把被渤海侯抢下的剑!”陈乐幽幽道,“还有,那名刺客只是手骨被折断,腿脚却是好的。作为一个训练有素的刺客,在那种情况下即使不能快速逃走,自杀却是不难??伤疵挥性诘背⊙八?,反而到了巡城司之后才割腕自尽,公人,他割腕的那把刀是从何而来?”

    陈乐白净的脸上,突然露出一丝嘲讽。

    唐秣恍悟道:“文川,你是说,这刺客是故意让我们拿住的?”

    陈乐点点头,苦笑道:“可能性很大。但不排除别的可能……总之,这件事情背后的水太深,没准我们都要栽在这上面?!?br />
    唐秣拍拍陈乐的肩膀道:“他们都称呼我们是巡城司的黑白无常,你出智我出力就好。至于这趟水的深浅,呵呵,我们二人何曾怕过谁来?再说了,天塌下来有高个的顶着,上官大人活阎罗的绰号可不是白叫的!”

    陈乐看了看这个最好的拍档,还是摇头苦笑道:“别想的太乐观。上官大人的确铁面无私,不然也不会容忍我们二人在他麾下……我就怕,这次的事,就连上官大人也扛不动??!”

    唐秣惊道:“怎么可能?上官大人可是丞相的门生……”他的话头倏然停住,迟疑地看着陈乐,“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了?”

    陈乐压住话头,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四处望了望,这才附耳在唐秣耳边低声道:“我猜,此事可能与宫内有关……”

    “???你是说太后那边……”

    “嘘!这么快就想找死??!”陈乐怒斥。

    唐秣也知失言,闭嘴沉默一会儿道:“文川,我越想越觉得这事儿跟沈世子无关,那凉公家的端平公主,还有智公家的诸葛南山不都作证事发当时沈云在鸿庆楼么?我不想昧着良心让他背负这弑父的罪名!”

    陈乐低低道:“端平公主和诸葛公子的话并不能算证据。刺客明显只是工具,使用工具的人可以在任何地方……我明白,自从你我当差以来,从来没有办过一件冤案错案,我会尽力弄清楚事情的原委的!只是,你也看见了今天傍晚的情况,连近卫军都插进手来……唉,王司空就是担心事情扩大,所以才立即签发中旨,让我将沈世子交到大理寺……”

    说到这,陈乐突然睁大了双眼,惊道:“糟了!”

    “怎么了?这一惊一乍的!”唐秣听的真起劲,陈乐这样还真是吓了一跳。

    “大理寺卿王昭可是太后的人!”

    唐秣也突然惊醒,跳了起来:“哎呀,我怎么没想到!这个直娘贼,向来不跟我们对付,簋街毒龙那种毒死满街七十八口的疯子都敢包庇,还有什么是他干不出来的?不行,我们赶紧去找上官大人,怎么也得把沈世子弄到巡城司来看押!”

    陈乐这次没有推辞,赶紧安排了几个人手守在医院,跟着唐秣直往巡城司跑。

    ………………………分割线……………………

    巡城司隶属雒阳府,相当于现代社会的公安局。巡城司下设巡检、巡吏、检吏三个官职,还有一些吏兵和衙役。雒阳府由于是京都所在,所以不设巡抚和郡守,只设府尹。

    现在的府尹大人叫上官鸿,字卿如。过完今年四十八岁,正值年富力强的岁月。他在雒阳府尹的位置上已经坐了五年,口碑甚佳。不但各级官员对他心服口服,连治下百姓都交口称赞,说他是千古难得的好官!

    在高官多如毛,贵胄遍地走的京都,能得到这种上下一致的称赞,上官鸿的确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奇迹。他治下极严,严于律己,而且处事公正,百姓称他“青天大老爷”,而那些在阴暗下生活的人,则畏惧地叫他“活阎罗”!

    这个外号的称呼来自于上官鸿刚上任那一年对四十三名重案犯判决---“斩立决!”“凌迟??!”“族诛?。?!”

    虽然这些判决结果最后大部分都被刑部否决,他们认为量刑过苛。但这些重案犯后来还是被上官鸿处以挖眼、割舌、断肢等极端肉刑。在他的力主坚持之下,这些重案犯虽然没有全部被斩首,但幸存的都被投入了大理寺甲级监狱,终身监禁。从这点来说,上官鸿对待犯人的杀性的确很重,不愧为“活阎罗”!

    不论是犯人还是下属,都对这个府尹大人非常敬畏,就算是他最得力的下属唐秣和陈乐,在他面前都毕恭毕敬,不敢有丝毫逾矩。在他们心里,上官大人绝对就是大公无私,铁面无情的形象??墒墙裢?,他此时的形象如果被看见,肯定会让所有人大失所望。

    雒阳府官署后堂是府尹的居所。分进重叠共有三个庭院。最后面的一处院子是上官大人的内宅,上官鸿两个妻子都住在这里,平常这个时候,有六七个上官家的家养下人在这里服侍老爷夫人,但是今天,却是一个人影都没有。

    其中一间卧室里灯影憧憧,声音亦是不低。

    上官鸿只穿着睡袍,露着并不健壮的胸脯肉,神情萎靡。脚上拖着木屐,木屐明显小几号,脚后跟几乎都拖在了地上,黑糊糊的一片,却是半点府尹威仪也没有的。

    一贯威严的他此刻愁眉苦脸,无奈地冲身前的娇小人影拱手道:“我的小姑奶奶,你消停点行不行??!我是雒阳府尹,可不是刑部尚书,更不是检察院检察长!你就算让我明天不穿衣服办公,我也无能为力??!”

    “我不管!干爹,你要是不帮我,就真的没人帮我了!沈云他真的是无辜的。渤海侯遇刺的时候,他就跟我们在一起,他怎么可能是凶手呢?你是雒阳府尹,有断决刑狱之权,这点事还办不了吗?”

    “我还真就办不了!”上官鸿摊手叹息道,“月儿啊,不是干爹不管这事儿,要不我会一接到通知就让唐秣和陈乐去渤海侯别府吗?可是,当近卫军掺和进来以后,这事就已经变的不受我掌控了……入夜时分,我就已经接到了内阁的谕令,渤海侯遇刺一案,从今日起交给三司会审,我这雒阳府尹已经被排除在外了!”

    鄢如月惊诧的瞪大眼睛,过了很久,她才幽幽道:“干爹,难道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吗?”

    上官鸿紧了紧露出胸脯的丝袍睡衣,无奈地点点头。

    看得出来,他身为雒阳府尹,平素里都是铁面判官的形象,所以很不习惯在女人面前展露现在的仪表---最关键的是,站在他面前的除了干女儿鄢如月之外,还有凉公家的宝贝孙女周惠!

    “上官伯伯,你说我去求我爹爹行不行???”周惠神色紧张地站在鄢如月身边,语带商量。

    上官鸿惊讶地说:“公主殿下,我听说那沈云只是个纨绔放荡儿,为何你二人都这么担心于他?”

    鄢如月和周惠同时神色一紧,呐呐不言。那古怪的神情明显就有猫腻,上官鸿顿时了然。但心里不但没有欢喜,反而平添了些许忧虑。

    还是周惠直爽些,略去了那份尴尬,问道:“上官伯伯,你就告诉我,求我爹爹行不行?”

    上官鸿正色道:“凉公殿下德高望重,朝野上下素有威望,他若肯出面周旋一二自然对沈云大有裨益??墒?,公主殿下,你可要思虑清楚。一旦让凉公家也介入了这场风波,那事情可能又会变得更加复杂也说不定……其实,如果你真想为沈云做点什么,不如去求大理寺卿王昭?!?br />
    “王昭?王元德?”周惠一下就叫出了名字,疑惑道:“找他何用?”

    “他乃是太后的心腹,又主管大理寺,专司负责侦破渤海侯遇刺一案。你是太后的亲孙女,你若去求他,他必会应允?!?br />
    鄢如月想了想道:“干爹,这样好吗?听说渤海侯遇刺,连陛下都惊动了,此时让惠儿去找王大人,会不会让局面更加不可收拾?”

    上官鸿没好气地看了她一眼道:“那你觉得大半夜将干爹从床上拉起来,穿成这样跟你们两个女娃说话就好吗?”

    鄢如月以从未有过的撒娇语气道:“哎呀,干爹,我这不是知道您疼我嘛,不然你看我为什么不去吵我爹爹,反而来吵你呢?!好啦好啦,改天我从爹爹那里再给你弄点波斯过来的咖啡豆,当作补偿好了!”

    上官鸿疼惜地看了她一眼,无奈道:“唉,说不过你这妮子……告诉你吧,陛下虽然震怒,不过却不是完全因为渤海侯遇刺的事。事实上,陛下对渤海侯早就颇有不满,当年……呃,总之天将裂,却非彼之罪。你们两个小女娃若是想补天将裂,就看你们自己的本事了。

    但是要记住一点,万万不要和军队有所牵扯!特别是你,月儿,我知道你爹爹有几个枢密院的朋友,对你也很是疼爱,但是切记切记,千万不要去找他们!”

    “为什么呀?”鄢如月不解。她之前还真是有过去找这几位叔叔伯伯的念头,反正不是连近卫军都出动了吗!可现在看干爹如此慎重的表情,她又有些犹豫了。

    “别问这么多,总之切记就是了?;褂?,最好还是不要去烦你爹爹!”上官鸿叮嘱道。

    “嗯,知道了干爹!”鄢如月笑了笑,“干爹早点休息吧,打扰你了!先代我向两位干娘道个歉,改天月儿再来赔礼!惠儿,走吧!”

    周惠却笑着对上官鸿说:“上官伯伯,你好兴致啊,居然和两位姨娘住一个屋……嘻嘻,你们继续玩!再见!”

    上官鸿老脸一红,佯怒道:“碎嘴娃娃,小心打你们屁股!赶紧走,小心我报官了!”

    “嘿嘿,您不就是雒阳城最大的官儿么!”

    两个美少女银铃般的笑声从远处传回,带着一丝事情得到初步解决愉悦感觉。

    上官鸿看她们离开,脸上的神色逾趋凝肃。坐在房里好半天也没动一下,最后长出一口气,缓缓走向了书房,掌灯开始书写奏折……

    ……………………分割线……………………

    ps:今日签约了!现在是a级状态。这是在下在起点的第三本a签小说,大家多多支持!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