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二十五章 馨兰草,簋街毒龙】
    簋(gui)街在京都南边的尚善坊,紧靠着京都的天门。是一条胡汉杂居的街道。

    不管什么时代,杂居所在一般就象征着贫穷,落后,野蛮。事实上,簋街的确挺乱的??用晒掌?、吃喝嫖赌抽,只要能想到的下九流行当在这里都能找到。巡城司一般只在白天管理,到了夜间,这里就是混混的天下。从世界各地流到这里的廉价商品是这里的抢手货。当然,肤色各异的廉价妓/女也是簋街兴旺的重要原因。

    有地下事业,就离不开抢地盘开械斗的恶**件。由于这里胡汉杂居,龙蛇混杂,巡城司的管辖力度有所不济。如果发生大规模的械斗,只要范围不蔓延出簋街,巡城司的衙役们一般也不管,大都等到白天天一亮,叫上几个苦力拉着板车进去把尸体和伤者运出来,往簋街附近的行脚医馆里一送了事。

    这些行脚医师是簋街最受欢迎的职业。这些医师都是从各个医学院正规毕业的,只不过可能发生了一些医疗事故或者得罪了某个惹不起的人物,于是被迫离开正规医院,到了这种混乱地方开医馆。

    这样的事情在大汉帝国各个地区都存在。甚至还有些来自西域的医师也流浪到这里赚钱谋生。这些行脚医馆的医师医术过硬,收费也较便宜。当然,主要是在这里居住的人可能大都没有大汉帝国颁发的官身(相当于身份证),来这种地方治病会方便许多。那些得病的妓/女和械斗受伤的混混也都乐于在这种地方挥洒他们的血汗钱。

    石老三就是这些行脚医师中的一个。他本名叫石晶,字子路,家中排行第三,所以有了石老三这个诨号。他是帝大医学院毕业的,二十六岁就进了帝大医院当医官,三十二岁就获得了医师资格。本来前途光明的职业,却因为在一次治疗中,他对一个女患者有不轨的企图,所以被医院辞退。注意,是“企图”,而不是举动。至于他当时是不是有不轨的“企图”,那就没人说的清了。石老三自己也对这件事三缄其口,不肯再提及。

    在簋街,石老三一待就是八年。背负着一个“色/情医师”的名头,除了没钱治病的妓/女,还真没有女人肯来找他。他自己也看不上这些女人,所以治病归治病,断没有别的想法。四十岁了,依然是孤身一人。

    他在青州老家还有一个老母亲,不过其母可不知道自己的儿子已经被医院辞退,还骄傲地跟村里人炫耀自己的儿子多么出息,现在已经是帝大医院的医师云云。石老三没脸回家,但每个月还是会准时寄钱回去供养老母。日子虽然颓废,倒也不至于过不下去。

    可一个人的到访让他的生活发生了彻底的改变。

    那是汉元985年的夏天。(终于出现年号了,庆一个。)

    天气很热。石老三正在用几块破布遮起的手术台上休憩??珊顾谰刹欢洗由砩狭鞒隼?,等他睡醒,那块已经有些泛黄的床单已经湿透了。他正想拿着这块布去外面晒晒---洗是懒得去洗的,反正也没有官署的人会来这种地方检查医疗卫生情况---就在门口,一个全身包裹着白布,只露出眼睛的胡人正准备进来。

    一看这身行头,石老三就明白今天怕是有生意做了。

    这明显自哈里发王国的胡人。哈里发王国在大汉与罗马的南边,根据汉圣祖绘制的地图和定下的名称来讲,它在如今世界的中东地区,东、南两个方向和波斯帝国接壤,北边和罗马帝国的埃及行省毗邻,西边靠海。国土疆域大概只有大汉一个州大小。在汉人眼中,它只是个小国。

    这个国家信奉什么叫真主的神,女人出门必须全身遮盖,只能露出眼睛。她们的身体只能给自己丈夫看,如果让别的男人看去了,就是不忠的荡妇,会为人所唾弃。不过正是因为这个,来自哈里发的妓/女一般都很抢手。在簋街就有两三家哈里发女人开的皮肉生意,夜里经常是爆满,还有过几次因为抢上嫖时间而决斗的事发生。

    至于火爆的原因,自然是男人那点阴暗心理在作祟。

    石老三因为图新鲜,也去过两次。不过后来就没去了。因为那些女人整天包在厚衣服里面,又不怎么喜欢洗澡,身上老有股臊臭味,难闻的很。

    乍一看这个胡人,石老三就明白肯定是来看病的。在簋街,哈里发女人无疑是最容易患病的一个群体。

    “这位贵人,感觉哪儿不舒服???”石老三提溜这汗津津的床单,面带职业微笑问道。

    所谓上门就是客,况且这些客人付钱还比较爽快,就冲这点,石老三也没理由对人家板着脸。

    来人包裹在长长宽宽的衣服里,看不出男女,也不说话,侧身挤进了石老三的医馆,也不管手术台上没有床单,直接就往上面这么一躺。

    “这位贵人,床单还没铺呢!”

    石老三赶紧又提溜着脏床单冲进来,却看见那人已经撩开了身上的长袍,露出一具光洁到极点的玲珑躯体。

    “这……”石老三的眼睛一下就直了。这是一个女人,而且是一个极品女人!浑身上下洁白如玉,两点樱桃地和一片芳草丛竟是无比诱人---奶奶的,她长袍里面竟是一件衣服也没穿!

    石老三当时就怔住了,半天也没反应过来。那女人脸上还蒙着黑色面纱,所以看不真切。只听她用又甜又糯的音调喃喃道:“医师,我想要你的馨兰草配方……就用我的身体做交换,可以吗?”

    馨兰草,是石老三自己配的一种药粉。主治妇科病。是石老三的独门秘药。整条簋街都知道石老三有这种药粉,而且功效独特。不过对于配方,那绝对是石老三的不传之秘。曾有好多人出高价跟他购买,不泛一些达官显贵家的人以权势相逼,但他都没有交出。因为馨兰草的成分其实包含了大量的罂粟汁!而罂粟可是汉圣祖陛下明令禁止配药的东西,一旦发现就要满门抄斩,决不姑息!

    石老三甚至说过,就算把他老妈杀了他也不会交出馨兰草秘方??墒悄翘?,他就像着了魂一样,竟然鬼使神差地点头同意了。

    也许是天气太热,又也许是这个完美到极点的女人让石老三失了魂……总之馨兰草的配方最后被那女人拿走了。

    第四天,簋街四十八口人全部毙命,而且死的都是妇孺孤寡。巡城司调查之后,发现死者在当日都使用过馨兰草……于是“簋街毒龙”的称呼就此传开。石老三毫无悬念的成了杀人凶手!

    后来的审讯过程中,无论石老三怎么回忆,他也说不清楚那个穿着哈里发长袍的胡人女子到底长什么模样。在簋街里,也找不到他所形容的身材完美到极点的哈里发女人。于是,所有人都认定,他在说谎!

    ……………………分割线……………………

    “天可怜见,我真的是被冤枉的!那女人就像有魔力一样,在那天把我吸了个通透,之后的几天我都窝在房里补觉,连门都很少出,更没有把馨兰草给别人……”石老三委屈地趴在铁栏上,满脸悲愤。

    “那些死者真的是死于馨兰草中毒?”时迁也趴在铁栏上,听的津津有味。

    在牢里住了这么久,石老三却从未跟别人说起过这段隐情。若不是沈云问起,他估计会把这个事情带进坟墓。

    石老三想了想,摇头道:“我也不清楚。但听那些检吏描述的死者情状,的确是服食罂粟汁过量才……咦,世子,你的脸色怎么变了?”

    沈云的确变了脸色。因为他听到了罂粟。罂粟是什么?对于来自现代的他来说,没人比他更了解罂粟这种外表漂亮的植物了。

    “那个,咳,子路君,罂粟汁好得么?”

    “世子不必叫的这么正式,我们这些罪囚,哪值得您称呼表字??!叫我老三就行……罂粟这东西我也是通过百晓生弄来的,具体情况你问他就是了?!?br />
    自从确认了身份,沈云得到了这些人的一致尊敬。时迁甚至帮沈云将手铐和脚镣打开了,只不过没有打开监牢。沈云知道他还在畏惧那个“屠老大”,所以也没有强求。

    百晓生浑厚的男中音响起:“世子,你问罂粟做什么?”

    百晓生,姓白,名晓,字生人。人称“江湖主簿百晓生”,意思是对江湖上的人或事无所不知。

    沈云道:“我只是很好奇。帝国为什么禁止罂粟流通,那东西不是能够当作麻醉剂吗?”

    百晓生道:“罂粟少量服用的确能够起到麻醉效果,可是其性状会让人产生依赖,对身体也极其有害。所以在有麻沸散的情况下,一般很少人会去使用。江湖上会用罂粟的,也就只有蜀中唐门。他们也只是提炼罂粟作为丹药的配合剂罢了?!?br />
    沈云暗暗松口气。原来这个时代的人已经意识到了罂粟的危害,这就好。

    百晓生忽然道:“对了世子,聊了这许久,我等还不知世子为何会来到此地?”

    这是所有人都关心的问题,只是一直没人敢问罢了。那边时迁调笑道:“哟,还有你百晓生不知道的事???这可真是稀奇了!”

    百晓生冷哼道:“我进来已经一年多,这屠老大的本事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我从何得知外界的情状。倒是你,鼓上蚤,别以为硬顶着不交出那件大内珍品就平安无事,告诉你,你偷的那件可是当年圣祖陛下所使用的圣物,除非你肯将下落交代出来,否则你这辈子就别想出去了!”

    鼓上蚤脸色微变,支吾道:“什么珍品,我可没见着。那天我只是去皇城里走一遭,可什么都没拿……”

    周围一片嘘声。连石老三都哼声道:“得了吧你,鼓上蚤时迁也算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人物,贼不走空可是你们贼祖宗说的。去了皇宫大内,你还没拿东西?鬼都不信,更别说屠老大了!”

    沈云微微诧异地看着这个瘦不啦叽,其貌不扬的时迁,果然是人不可貌相。他还去过皇宫大内?沈云来时看过,皇城内外的戒备程度绝对不亚于中南海,这小子是个人才??!

    时迁连连摆手:“别胡说……欸,不是问世子的事儿吗?怎么又转到我身上了?”

    “对对对,世子,你因何进来???”石老三赶紧问。

    沈云想了想,道:“我父昨日上午遇刺身亡了!他们说是我指使的!”

    静默,绝对的静默。蹲坐在铁栏外的时迁仿佛失去了意识。沈云也觉得这状况太过诡异,不由连“喂”了数声。

    所有人都在静默之后发出了动静---鬼哭狼嚎!

    “到底是谁害了渤海侯?我要杀他全家?。?!”

    “大人啊,你怎么就这么走了??!我侯阚还没来得及报答你??!”

    “百晓生,到底是谁要害渤海侯,快告诉俺!俺活劈了他?。?!”

    “我……我也不知道??!”百晓生已然啜泣。

    ……

    不一而足的声音喧闹一时。这些重刑犯真的被激怒了。他们每个人都有一段不堪回首的历史,个个说不上穷凶极恶,但也是舍得一身剐的汉子,乍听他们的大恩人遇刺,哭闹者有之,激愤者更众。

    沈云忙道:“低声些,低声些,小心吵了狱卒!”

    时迁已经黯然低着头在啜泣,半晌才道:“放心吧,这甲级监狱中的狱卒都是聋哑,不然这么闹腾他们早就进来了……世子,到底是谁要害渤海侯?”

    石老三哭叫道:“你个臭跳蚤,若是世子知道又岂会被关进这里?”他突然停住了哭声,蹭一下利落地跳起来叫道:“我知道一个人一定知道谁害了渤海侯!”

    牢中的哭声顿时停止。所有人都齐声喝问:“是谁?”

    “屠老大!”石老三桀桀的怪音中带着一丝颤抖,那是因为恐惧。但更多的却是决然。

    所有人一下反应了过来。沈云进来之前,他们就得到了“屠老大”的指示,务必将新来的犯人弄死在监狱里。屠老大一定知道些什么。

    沈云霍然站起,森然道:“时迁,我要见屠老大,他在哪儿?”

    时迁有些畏缩地往后一躲,但随即又站前一步,道:“世子,此事我们大可从长计议……”

    “还计议个球啊,渤海侯都身亡了,他竟然还想害死世子……臭跳蚤,我不管你如何,总之我是定要向屠老大讨个说法不可!”石老三第一个道。

    “对,必须向他讨个说法!”

    “不错,渤海侯于我等又再造之恩,为我等全了孝道,此事不弄个水落石出,那他还有何面目活在这世上?!石老三,我挺你!”

    ……

    “百晓生,这屠老大究竟是何人?我要见他!”沈云突然问道。

    众人一片沉默。

    最后只听百晓生用断然的语气道:“屠天娇,大汉羽林暗卫统领!若是世子想要见他,我等一定安排!”

    ……………………分割线……………………

    ps:牢狱之灾止于此。明日一大早,故事会有意想不到的转折!

    另,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