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二十六章 屠天骄,羽林暗卫】
    大汉帝国的军队分为御林军和羽林军两种。御林军是皇家的私人武装,常年驻守京畿地区。羽林军则是国防军,除了九个甲等军团作为对外征战的主力外,其他五十个乙等军团都是分别驻守在帝国的五十个州。

    羽林暗卫,区别于羽林军的存在。是负责国家安全和内部调查的隐形机构。直接受命于皇帝。羽林暗卫的经费也是由皇家提供,不用从户部拨款??梢运?,羽林暗卫其实就是一个特务组织,是皇帝维持权力的重要保障。

    羽林暗卫的组织结构与军队相同,但军衔有所不及。御林军和羽林军最高编制为军团,下设师、镇、旅、部、曲、营、连、排、伍。每个军团大约在三万到五万人左右。但羽林暗卫的最高编制只有镇。羽林暗卫一共分三个镇,每镇设统制一名,又称统领,最高只有大校军衔,不可能封将。

    羽林暗卫第一镇对外,第二镇对内,第三镇的职责没人知道,也许是监视第一镇和第二镇,又也许是监视全国官员。

    屠天骄就是第二镇的统制,专司负责对内的一切特务行动。大理寺甲级监狱里的重犯,绝大部分都是羽林暗卫抓获的。像鼓上蚤时迁这种能够潜入皇宫大内偷盗的顶级小偷,一般的巡检衙役是根本不可能抓得住的。但羽林暗卫却能。特别是屠天骄,谁也没见过他的庐山真面目,但他就像一张看不见的绞索,随时能将这些人勒死!

    “他剑术很高?”

    “剑神级别!”

    “他功夫很强?”

    “我们这么多人联手也不是他一个人的对手?!?br />
    “他杀过多少人?”

    “比你见过的还要多?!?br />
    “他的手段很残忍?”

    “把你所能想象到最残忍的手段剔除,剩下的就是他所能做到的!”

    ……

    以上就是百晓生对沈云说的一切。

    对此,沈云保持了一贯的沉默。

    虽然屠天骄已经成了这些甲级重犯心里最大的阴影,可是他们却还是一致同意,在狱卒送早饭的时候集体要求见屠天骄---他们此时此刻所能为沈云做的也只有这点。

    “他会同意见我们吗?”沈云问。

    “以往我们集体要求的时候,他还是会出现的。不过时间不确定,有可能是下一刻,也有可能是明年!”时迁不无颓丧地道。

    地平线上已经升起了骄阳,时迁也回到了囚牢里,继续靠在床沿上打盹---床很大,可他似乎不喜欢睡的太平稳,只是睡了床铺的很小一角。

    监牢里的光线明亮了许多,沈云发现昨晚差点把自己勒死的家伙似乎从未说过话。不由好奇地看了过去,却见一个身高超过两米四,浑身黝黑,如巨塔一样的壮汉正坐在床铺上,双目炯炯有神地看着自己!

    沈云大吃一惊。

    他吃惊是因为,这个他们口中的昆仑奴竟然是个黑人!而且是个只穿着短裤衩,肌肉虬起,满脸横肉的黑人!

    难怪昨天自己对他的力量毫无抵抗力,这种壮汉的力量之大,怕是比熊罴也弱点有限。

    话说通过这段时间的观察,沈云发现这个时代的汉人身高普遍较高,男子一般都能达到一米八以上,比起罗马人也不遑多让,两米多的巨汉也不是没有,像王戎就有两米。但如眼前这个黑人如此凶悍,肌肉如此恐怖的人却是很少很少了。

    那黑人见沈云也在看他,于是咧嘴一笑,露出满口白牙。这个笑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带着血腥和残忍。

    这是个极其危险的人物!

    沈云暗暗警惕自己。他甚至在想,这铁栏到底是用什么做的?到底结不结实?别被这黑人一扯就开了!

    “他是个聋子!”百晓生幽幽道。

    沈云回头望去,透过几扇铁栏,身穿儒服,头戴礼冠的百晓生就坐在那里。这是一个很秀气的文士,有着帝大学子一般的浓重气息。不过他身上的衣服都很旧很脏了,但他依旧穿的一丝不苟,显然他很重视这点。

    “他是谁?怎么到了这里?”沈云问道。

    百晓生回答:“他叫昆仑奴,至于真名叫什么我也不知道。他说的话我们都听不懂。至于犯了什么事被抓进来我也不知道?!?br />
    “他进来多久了?一直都是聋的吗?”

    “他进来快一年了,刚进来的时候还不聋,后来被屠老大打聋的---就一拳!”百晓生指了指自己太阳穴的位置上,“就一拳打在这里,当时他就倒地不起,第二天起来就什么都听不见了!”

    沈云倒吸一口气,这个屠天骄果然厉害。如果正面格斗,沈云也有办法制服这个黑人,毕竟体型不能决定胜败。只要巧劲运用得当,再大的块头也只是沙包的命。但要一拳打倒他,沈云自问还做不到??峙铝氖Ω?,那个特种兵上尉也不行!

    说到这里,他似乎想起什么,叫了声:“时迁,跟昆仑奴说一声,他不能动世子,否则我们活撕了他!”

    时迁从床上跳起,道:“呀,我怎么把这茬忘了?!彼底潘媸钟职迅账系奶糯蚩?,闲庭信步的模样真跟走自家后院一样轻松。

    时迁从怀里摸出几张纸片片,然后蹙着眉头思考了半天,最终举起几张纸杵到黑人监牢里,不断的比划了一下。

    黑人扭头仔细看了看时迁手里的纸片,半天才不甘不愿地点了点头。

    沈云好奇:“时迁,这是什么?”

    时迁将纸片塞回怀里,笑道:“一点小玩意儿。不值一提!”

    “那是他从罗马使节府偷来的汉语译文?!卑傧媸鼻ɑ卮?,“上面有几句简单的汉语跟罗马语的翻译……昆仑奴应该是罗马人,看得懂罗马文字?!?br />
    沈云“哦”了一下。时迁回到监牢里却道:“哪有汉语译文,明明都是罗马文,我在罗马使节府的房梁上整整待了六天,都快饿死了才将这些蝌蚪文的汉语意思记住。要不是这昆仑奴听不见,我还能用罗马鬼话跟他掰扯几句呢!”

    沈云又一次对时迁刮目相看---没想到这个时代的贼竟然就有与世界接轨的念头啦?为了偷个东西都跑去学外语了,实在难得!

    这时,远处有脚步声传来。狱卒来送饭了……

    ……………………分割线……………………

    又是一天清晨。阳光刺眼。

    方誊没有早起晨练的习惯,不过还是在上课前半个时辰准时起身,洗漱完毕后拿上课本往课堂走。

    一切都还是如往日般平静,除了没有沈云,一切都还是老样子。直到课堂上导师爆出了昨日发生的惊天大事---渤海侯沈慕遇刺身亡,世子沈云被大理寺缉拿!

    “什么?这不可能?。?!”一声尖叫刺穿所有人的耳膜。

    那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方誊都还记得那一声充满了质疑、吃惊还有一点点悔恨的尖叫!

    这声惊叫的主人,是步婵!

    导师是个男的,看见步婵这样的美女在课堂上尖叫,倒也没有太过责难,只是不悦地说:“安静,这是课堂。这件事已经交由三司会审,沈云是否有罪还要等三司查明才行!好了,继续上课……”

    导师虽然说最后结果要等三司查明,可话里话外打的语气却也是认为沈云有罪的。

    没办法,谁都知道渤海侯沈慕对沈云这个世子不满,而且很多从渤?;乩吹墓僭币捕妓?,沈慕有更换世子的想法。而这次进京谒圣,都还不到一天就离奇遇刺。沈云有不可摆脱的嫌疑。

    下课之后,方誊忧心忡忡地从课堂里出来,在回廊边的竹林里,步婵突然迈腿出来拦住了他。

    “滕宇君,我有话问你!”步婵的声音很淡,像是在极力压抑着什么。

    方誊愣了一下,下课的学子们看见步婵都纷纷避让,经过上次篝火晚会的事,步婵的人缘的确也不怎么样。

    “嗯,有什么话呢?”方誊虽然隐隐猜到她要问什么,可还是礼貌性的反问了一下。

    “这里不方便,能陪我到处走走吗?”说完这句话,步婵也不管方誊会不会答应,直接扭头往未名湖畔走去。

    方誊苦笑一声,只好跟上。

    已是仲夏,碧绿的湖水散发着阵阵凉意。湖边碎石小路上,方誊和步婵并肩走着。树林的青绿和湖水的碧绿融合在一起,借着阳光洒在他们身上,远远看去,倒是一对金童玉女的形象!

    只是这对金童玉女都明白对方心里想的并不是那档子事。

    “滕宇君,你认识沈云多久了?”步婵问。

    方誊想了想,道:“儿时就认识了?;茨虾钣氩澈:钍来缓?,子女都会在暑假或者寒假的时候互相拜访。到今年,差不多十五年了!”

    然后又是一阵沉默。

    方誊平时就是个不多话的人。步婵也同样心事重重。两人几乎快把未名湖走了一圈,话却只有这么两句。

    在第二圈时,方誊停下脚步,拱手道:“步婵学妹,如果没什么别的话要问,我就要先告辞了?!?br />
    “你去看沈云?”步婵也停下来,眼睛却不看方誊。

    “嗯。我先去了解一下情况,若是可以的话我当然要去探视一番?!?br />
    “那,你去吧!”步婵转身离开,干净利落的样子让方誊有些吃不准她到底想干什么了。

    可就在方誊也准备离开时,步婵却突然回头问道:“滕宇君,你相信沈云吗?”

    方誊回头,笑道:“当然。他不可能买凶弑父,这点毋庸置疑?!?br />
    “那你相信沈云当初对我姐姐的感情吗?”步婵的声音里带着一丝颤抖。

    方誊知道这才是关键问题,他彻底转过身,站直身体道:“步婵学妹,以前的事情我不敢做定论,但我知道,如果是现在的沈云,他对慕容学妹的感情绝对是真的!看,那边就是未名亭,他在那里的亭柱上留下的血迹都还在……不知这样的回答能否让你满意?”

    步婵点点头,无声地离开了。只是在碧绿与青绿的映衬下,苗条的身影有些踉跄和无奈。

    ……………………分割线……………………

    ps:昨天停电,从下午一点开始到今天早上七点……我都郁闷的要死。这章是今天写的。实在抱歉,欠大家一章,下周分类推荐期间会补上来!请大家勿怪!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