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二十九章 青花瓷,吟唱为她】
    在监狱里的人,什么都没有,唯一有的就是时间。

    人一旦有了时间,就会想找人说说话。在这甲级监狱里,每个人至少都相处了一年以上,能说的该说的早就说完了。所以沈云就成了所有人争相说话的对象。

    沈云自身有种豁达的特质在。不然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从家破人亡的阴影中走出来。百晓生已经说过,屠天骄是一定会来的,时间早晚罢了。所以沈云也就暂时放下阴霾,与这些豪爽的江湖人士谈在一处。

    临淄的侯阚,泽州的欧阳复,蜀中的章暨三人对沈云最为熟络。只是一下午,他们三人的身世便一五一十的跟沈云说了。

    和石老三有些冤枉的罪行不同,侯阚、欧阳复、章暨三人是的确犯了重罪的。

    侯阚是个海盗,最鼎盛的时候下面有十数条海盗船,霸占了海外的一座孤岛做山寨,抢劫过往商船,手上也有百十条人命。最后是被帝国蛟龙军团围剿,这才进了甲级监狱。

    欧阳复是个采花贼。曾一夜之间偷入泽州十个大户人家女眷的闺房,虽然没有弄出人命,但造成的恶劣影响已经让泽州城人心惶惶。最后被羽林暗卫拘捕。

    欧阳复能夜御十女,算是个异人了??珊驼卖叩哪芰Ρ绕鹄?,他就算小巫见大巫了。

    章暨,蜀中一介掮客。蜀中道路崎岖,山路居多。所以有许多帮人运送财物的掮客存在。汉元985年,章暨给蜀郡官署运送粮食出川。结果一夜之间,他竟然以一己之力偷盗了一千石粮食!换算成现代的重量单位,那可是十吨?。?!而且他被捕之后,蜀郡巡检是在离官道一百里外的山洞中找到这批粮食?。?!

    这简直只能用奇迹来形容!

    而再看章暨其人,身材结实,肩膀奇宽,大概是正常人的两倍,不过身材却并不高大,按照沈云的计算,也就一米七左右,皮肤呈小麦色。当被沈云问及这件事的时候,还露出憨厚的笑,说:“那天有点吃坏东西了,路上还拉了两趟,不然还能运更多!”

    “你一次能抱多重的东西?”

    “千斤左右吧!不过那天我不是用抱的,而是背,一次背一千六百斤左右,十个来回就搬完了!”章暨憨厚笑道。

    沈云瞠目结舌。乖乖,背着上千斤的东西跑上一百里,居然还若无其事,这是人还是畜生?当年号称力能扛鼎的楚霸王估计也不过如此了罢!只是楚霸王最终问鼎天下,而他只能坐在这甲级监狱里苦耗岁月,等待时间将他力能扛鼎的能力消磨掉。

    人不可貌相啊,这可是汉人老祖宗的智慧!

    这里所有人都有着过人之能,只是将这种能力用在了不该用的地方。

    石老三桀桀道:“他们三人的事有什么好吹嘘的,最后不一样被抓来这了?!要我说,咱们这些人中,还是臭跳蚤最厉害,虽然人被抓了,但就是没吐出赃物来!这才是真英雄,真好汉!”

    沈云一听来了兴趣,看向时迁道:“欸,你到底在皇宫里偷了什么东西?”

    时迁一脸不自在,讪笑道:“世子莫听他们胡说,我真的什么都没拿,就进去转了转……一向听说皇帝住的地方如何奢华,我想去看看而已。一看不知道,看了才知道外界传闻不虚,我跟你们,那里面真叫一个……”

    “打??!不要扯开,你到底拿了什么?”沈云赶紧道。

    时迁呐呐不语。沈云只好扬声道:“百晓生,时迁到底偷了什么???”

    百晓生一挒颚下胡须,笑眯眯地道:“鼓上蚤,要我说么?世子垂问,我可是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哦!”

    时迁忙摆手:“别说别说,哎呀,其实我真没拿什么,屠老大偏说我拿了圣祖陛下当年撰写的文稿……”

    “哇,什么文稿?”沈云自动忽略去他“辩白”的话,急问道。

    时迁不敢再继续说,还是百晓生笑道:“其实是圣祖陛下当年写在宣纸上一些诗词……世人皆知圣祖陛下武功赫赫,却不知圣祖是文韬武略的真龙天子!”

    “这么说你知道圣祖陛下的文稿上写了什么?”沈云问。

    “当然。那些文稿上的诗句早就传遍坊间,我们此刻说话的方式亦是圣祖陛下留下的?!卑傧襞嘏淖畔ジ?,唱了一段。

    这一唱差点把沈云的魂儿都给唱出来了。

    “素胚勾勒出青花,笔锋浓转淡。瓶身描绘的牡丹,一如你初装。冉冉檀香透过窗,心事我了然,宣纸上走笔至此搁一半?!薄?br />
    我靠,居然是《青花瓷》???

    沈云突然对素未谋面的圣祖陛下产生一丝亲切感---这家伙肯定跟自己一样是个80后?;嵯不丁肚嗷ù伞返拇蠖际钦飧瞿炅涠蔚娜?。

    莫名的,沈云突然很想多了解点这个穿越前辈,当然,不是关于汉圣祖,而是那个穿越灵魂的背后,他到底是谁?

    而要了解这些,最快最准确的数据无疑就是时迁偷的那些圣祖文稿。

    “时迁,你究竟把圣祖文稿藏哪儿了?”

    夜幕再次降临的时候,时迁又开了牢门,四处遛达。沈云就借着这个机会,将他拉到铁栏前,贴耳问道。

    时迁脸上又浮现出那种尴尬、委屈、不敢说又不愿意说的复杂笑容,说:“世子,我不想骗你,可我真的没拿……”他抬头看了看沈云戏谑的笑容,只好咬牙低声道:“好吧,我承认,我的确拿了一点东西,但那绝对不是圣祖文稿!是屠老大要将我留在这里,所以故意编出来的理由罢了!”

    沈云奇道:“那你究竟拿了什么,才让他要将你留在这里?”

    时迁四处看了看,这才小心翼翼地贴在沈云耳边道:“世子,我就告诉你一人,不过你千万要替我保密---我拿了当今圣上的传位诏书!”

    沈云瞪大了双眼,嘴张的比鸡蛋还要大。

    ………………………分割线……………………

    京都的七个地标建筑,天阙指的是皇城正南的大门,天街则是皇城直通雒阳正南天门的定鼎大街---据说这是全世界最宽最平整的街道,连罗马城的大道亦有所不如!天河就是运河,天桥是跨越运河两岸的巨石拱桥,天宫是皇宫,天堂则是建在皇宫东侧的巨大祭祀性殿堂!

    天堂由凌烟阁、武烈堂两部分组成。凌烟阁上供奉的是自汉高祖时代起,至汉圣祖时出现的六十一位公爵。武烈堂上供奉的是从汉圣祖至今为帝国征战而死的军人灵位!

    每年年关,皇帝都要亲自带着满朝大臣来此祭祀!彰显帝国不忘军人流血卫国之意!

    当然,由于阵亡的军人实在太多,足有上千万。所以京都的武烈堂上不可能将所有人供奉上去,只有校级以上军官才能有资格列位其间。其他阵亡军人,枢密院会将他们的灵位进行公祭,然后送回各自家乡,供奉在各郡城内的武烈堂中。

    这是帝国激励军人报效国家的一种手段!效果非常明显!以往的军人视当兵为下等职业,现在却是人人以当兵为荣,以逃兵为耻!

    天堂的西侧,就是京都雒阳府的治所所在。这是一座巨大的官衙公署,巡城司就在雒阳府的东面,也有一栋单独的庭院。庭院里有隔离室,审讯室,办公室等等区域。院子中央摆放着一圈圈练功用的木桩。此刻在木桩中间,唐秣和陈乐穿着护具在练拳!

    木桩外,方誊负手站立,满面愁容的看着在木桩中间拳风霍霍的两人,也不出声,只是这么看着。

    月上柳梢,庭院四周的灯台都点了起来。

    陈乐的拳脚功夫显然比不上唐秣凶猛,三招两招就败下阵来。陈乐扯下头罩,扔在地上恨声道:“不打了不打了,每次都输!你就不能让着我点吗?”

    唐秣笑着把护具拆下,道:“你的动作还是力量不足,以后多练点吧!”

    陈乐看了一眼那边的方誊,对唐秣无奈地说:“还是你去跟他说吧,我去洗洗!”

    “不是吧,我去?你看我这黑脸就知道我擅长的是暴力啦!这方面我不擅长的!还是你去吧,我帮你拿护具哈!”说着,唐秣抓起陈乐拆下来的护具往另一边跑掉了。

    陈乐手脚没他快,郁闷地嘟喃:“每次都是这样,要是这次我能说的清,还用躲吗!”牢骚归牢骚,陈乐还是走到木桩外,对方誊拱手一礼。

    方誊还礼,强自笑道:“陈大人,练完拳了,是否能够带我去见渊让君?”

    陈乐深深叹了口气,道:“方老弟,我跟你说过了,这次的案件不归我们管,调查取证工作也由检察院、大理寺和刑部的人来负责……”

    方誊急道:“可我只是想去大理寺探望一下,难道这点陈大人也不能给予安排吗?”

    “方老弟,有时候我真的很怀疑你是怎么在淮南侯世家长大的,大理寺甲级监狱是由羽林暗卫第二镇负责看押的,我一个小小的雒阳府巡城司巡检,又怎么能帮到你?”陈乐望着方誊道,“实话告诉你吧,今日一早,我和公人已经接到府尹大人的正式训诫,渤海侯遇刺案巡城司将彻底放手。我们也爱莫能助!实在抱歉!”

    方誊顿时黯然,低低的叹了一声,拱手行礼:“既然如此,打扰了,陈大人!告辞!”

    看见他如此落寞的样子,陈乐竟觉得有些发堵。本来他和唐秣也信誓旦旦地要查明这个案子,可是最终却发现这个案子不用他们负责了。连帝大医院的疑犯在今日一早都被刑部的人提走了。他们又能做什么呢?

    “方老弟!”陈乐忍不住心头的愧疚,扬声道。

    方誊回头,陈乐上前一步道:“我有一句良言忠告,听与不听都在你。渤海侯遇刺案非同小可,绝不是你我这种等级能够牵扯的,若是你真想为你兄弟洗冤,不妨等淮南侯进京谒圣之时才考虑吧!如果我所记不错的话,淮南侯这几天也该到京都了!”

    方誊不是笨蛋,陈乐把话说的这么明白,他如何不懂?心里泛起一丝凉气,让他的额头都开始冒汗,连忙拱手道:“谢过陈大人提点。誊谨记!”

    方誊走后,唐秣突然匆匆跑了过来,胫甲和腹甲都没来得及拆,一把抓住陈乐道:“发现了,我发现了……”

    陈乐的心情正在低谷,所以没好气地说:“你又发现什么了?是你老婆偷汉子还是怎么地!”

    “呸呸呸,你老婆才偷汉子呢!”唐秣急道,“刚才有稽查司的弟兄过来汇报,说在城外十里发现了几具尸体,非常像行刺渤海侯的刺客??!”

    陈乐一惊,但转瞬又安静下来,叹道:“公人,此案已经不归我们查了,你去上报给刑部吧!”

    “文川,你真不想查清这件事的真相吗?昨天你可不是这么说的!”唐秣板着黑脸问道。

    想起刚才方誊抑郁的背影,陈乐心里又觉得不甘,蹙眉道:“可是,发现刺客尸体应该及时通报刑部和大理寺,我们擅自调查会不会……”

    “什么都不会!”唐秣拍了他肩膀一下,“你忘了吗,渤海侯遇刺案虽然不归我们管了,但礼部郎中公甫效遇刺案还是我们在调查??!我们完全可以说我们怀疑这几具尸体是行刺公甫大人的刺客,这不就结了?”

    陈乐眼前一亮,哈哈笑道:“行啊你,唐公人,你什么时候脑子这么灵光了!快走,出城看看!”

    “哎哎哎,我先把护具脱了??!”

    “脱什么脱,穿着吧!我不也穿着肩甲和腹甲吗!别浪费时间了,再拖下去,万一被刑部和大理寺的人抢了先,咱们就什么都捞不着了!”

    陈乐不由分说,拉着唐秣就往外跑。

    “可是,你总得让我先吃点东西吧,我饿啊……”唐秣的哀嚎远远传来。

    ……………………分割线……………………

    ps:关于《青花瓷》这首歌,是本人比较喜欢的一首中国风歌曲。对于歌手其人我向来是不做评价的。歌曲我也从不分谁唱的,只要唱的好听,我就喜欢。仅此而已。

    另外,这首歌的歌词在后来的故事里还有点用!大家不妨多听听!呵呵

    最后,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