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三十一章 大刑狱,权力至上】
    (ps:不带这样的,点推比这么难看!既然有那么多朋友看了,那就象征性的给点票票呗?!是在下的书让各位恶心到既想看又不想投票呢?还是好看到让大家都忘了投票呢?还是多多提醒大家吧!嘶声要票?。。。?br />
    ……………………分割线……………………

    “沈世子,有客来访!”

    当胖呼呼,笑容可掬的申德申大总管出现在沈云面前,对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所有人都觉得诧异和不可思议。

    时迁还吹了个口哨,不无羡慕地说:“申总管,我进来都快两年了,可怎么就从来没人来探视呢?真是奇怪哈!”

    其实甲级监狱是根本不允许人探视的。别说像侯阚这样曾经交游广阔的江洋大盗,就算是章暨这样的贫穷掮客,也会有几个知心好友想来看他,但无一例外会被挡驾。所以像沈云这样有人探视的情况的确让人惊奇。

    申德却没有理会他们的闲言碎语,对时迁的挑逗更是不屑,只是点头哈腰地将牢门打开,还特别谦卑地鞠了个躬说:“得罪了,世子!”又把之前被时迁打开的手铐脚聊重新拴上。

    实话说,沈云脑子里闪过无数个会来看望自己的人。有方誊,有鄢如月,还有周惠,甚至还有一丝隐隐的期待,希望是步婵……但是等真正看见探访者的时候,他还是吃了一惊。

    “詹姆斯,怎么是你?”沈云惊道。

    简陋的探访室里,中间有一张长桌,四个手持刀剑弓弩,但却是聋哑的狱卒站在一旁。

    詹姆斯满头金灿灿的卷发,面带微笑,说不出的惬意。

    “为什么不能是我呢?我的朋友,你好像胖了……”

    看见他绽放的和煦微笑,沈云也不由自主的露出笑容,做了个夸张的动作道:“这两天没有地方晨练,所以长了几近肥肉?!?br />
    “哦,我可不喜欢一个胖子跟我做朋友!”詹姆斯故意露出厌恶的表情。

    “是吗?那很不好意思,我可能会是你第一个胖子朋友!”沈云耸耸肩,随意地道。

    詹姆斯哭丧着脸道:“好吧,我的胖子朋友,你不会想让我们就这么站着说话吧?”

    沈云立即做了一个恭请的姿势,只是他光着脚,戴着手铐脚聊的样子却是无比滑稽。

    詹姆斯笑着和沈云坐在了长桌前。

    这里的规矩和现代差不多,隔着桌子,两人不能有任何肢体上的接触。不过比起现代社会有狱警提示不同,如果在这里他们有肢体上的接触,那些聋哑狱卒会直接拿武器招呼的……

    “知道吗,我的胖子朋友,为了见你一面,我可是连唯一一次的觐见权都给用掉了!”詹姆斯虽然这么说,但是话语里却没有什么失落,反而因能探视沈云而高兴。

    沈云道:“觐见权?什么东西?”

    詹姆斯笑道:“我是罗马贵族嘛,来大汉求学当然是有一定特权的,你们的贵族到罗马也一样。我的特权就是有一次可以直接求见贵国皇帝的权力!不过,现在没有了,我把这个机会用在了你身上!”

    如果是别的汉人听见这句话,未免会有些惶恐。詹姆斯这可是把自己当成皇帝来对待了。不过沈云却没有皇帝至高无上的感觉,所以没有那份惶恐,只多了一些感动,笑道:“谢谢,詹姆斯!现在外面的情况如何?为什么方誊他们没来?还有,我父亲那里怎么样了?”

    说到这里,詹姆斯原本嘻笑的脸色沉了下来,头往前靠了靠,虽然明知那些狱卒听不见,但还是把声音压低:“出大事了,你将要在三天后受三司会审……其实是端平公主周惠求我来看你的,她不知道从哪里打听到我可以通过取消觐见权来探视你,所以昨天央求了半天,你不知道她当时哭的有多惨,还威胁我,说我不来探视你,就要把我大卸八块什么的,她这样做是违反大汉与罗马之间的条约的……”

    “咳!”沈云面色阴沉地咳嗽了一下,詹姆斯赶紧收声:“呃,抱歉,我跑题了……公主殿下让我告诉你,令尊遇刺这件事不简单,羽林暗卫是直属贵国皇帝的力量,他们不允许你接受任何人的探视,滕宇君,如月学姐他们都曾想过来看你,但都被拒之门外!不过你放心,他们已经在想办法帮你洗清罪名了。听说最多再过十天,令尊的至交胡公殿下就会到京都,到时候如果还是不行,他们会去求胡公殿下帮忙!”

    沈云问:“胡公是谁?你怎么称他殿下?”

    詹姆斯诧异地道:“你连胡公都不知道?胡公张辽乃是贵国圣祖皇帝亲封的公爵,凡贵国公爵以上爵位者,皆称殿下!现在的胡公殿下是胡公世家第三十代家主,尊讳昕,字破奴。贵国四大元帅之一,统帅贵国飞骑、彪骑、飞鹰三支甲等军团,乃是贵国一等一的实权人物!”

    沈云心里顿时掀起波澜。如此实权人物竟然是自己父亲的至交?那为什么父亲却还是一个没有官职在身的闲散侯爵?他不是笨蛋,相反,沈云还是个极其聪慧的人,触类旁通,举一反三,他忽然想到一个可能,顿时惊道:“詹姆斯,你这次一定要帮我一个忙!”

    詹姆斯笑笑:“当然,我的胖子朋友,我来这里就是来帮你的!”

    “你一定要帮我转告滕宇君他们,叫他们千万不要去找胡公殿下为我洗脱罪名!否则你们那不是帮我,简直是想我快点死!”

    有人说过,中国古代的政治斗争是世界上最肮脏最龌龊也是最精彩的历史。没有之一。里面的学问绝对是世界任何一个国家的历史中所无法企及的。当然,很多国家甚至都没有多少年历史。

    来自现代的沈云,自然也看多了这样的龌龊斗争,思维也更为广泛开阔。

    他突然意识到,自己无意中怕是得罪了不能得罪的人,或者说是自己的父亲得罪了那个人。凭着直觉,沈云认为这个人绝对有力量将渤海家族彻底撕碎!

    “父亲死了,没见面但能体会到浓浓母爱的母亲也将要死,而我却只能继续蹲在这个大狱里,连唯一能借助的力量都不敢借助!因为借助了,恐怕自己连苟活的权力都没有!我,该怎么办?”

    沈云差点发出呻吟。

    一股无力感从心底浮现。前世就被权力害的家破人亡,如今换了一个世界,难道自己还要再重复一次吗?

    沈云又一次感觉到了自己的渺小。在绝对的力量面前,自己似乎一直都在承受,一直都在妥协,可最后却一直都在受伤……难道,这就是自己的宿命?

    想到这里,沈云的身体都在颤抖。原本带有犀利色彩的眼眸也渐渐暗淡下去。

    “渊让君,你在害怕什么?”詹姆斯突然严肃地对沈云道,“你可是渤海侯世子,渤海家族的继承人??!为什么要害怕?拜托,振作一点!我是罗马贵族,你是大汉贵族。罗马跟大汉都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身为强国的贵族,你应该拿出你的勇气!你这怯懦的模样,实在有辱强国的名声??!”

    詹姆斯的话犹如当头棒喝。让沈云心神一震。

    他忽地抬起了头,眼神里闪烁着一种让詹姆斯都感觉到畏惧的光芒---他忽然有种感觉,自己刚才好像做错了什么!

    詹姆斯不知道的是,这种感觉会在十年之后重新出现。他今日犯下的唯一错误,就是在沈云最颓丧的时候,重新点燃了沈云的斗志和勇气!

    当然,如果没有詹姆斯的这番话,沈云也迟早能领悟到这一点,他的话只是催化了这个过程的进度而已。

    “不再让自己这么渺小,自己的命运必须掌握在自己手里!上辈子是没有这个基础,可这辈子,我可是渤海侯世子,是堂堂大汉帝国的侯爵继承人??!将有一个大家族等着自己去继承,我将拥有权力,拥有谁也不能随意凌辱自己的权力?。?!”

    沈云紧紧握拳,心底嘶声呐喊。

    ……………………分割线……………………

    “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旦夕闻鸣鼓,回首望从前。君思我亦思,君苦我皆苦。唯求君平安,卿自向天抒?!?br />
    这是詹姆斯交给沈云的一封信。是用毛笔写的娟秀字体,一看就知道是女人写的。但略带脂粉味的信笺上,并没有落款。詹姆斯也没有说。所以沈云也不知道写信的到底是谁。

    鄢如月吗?

    沈云心底划过一丝暖流。应该就是她了吧。青纱帐里的那暧昧触感,让他到现在仍觉心跳不可自抑。

    这算是自己收到的第一封示爱情书吧?就为了她,我也不应该认命!凭什么老子就要成为那些家伙的砧板肉?哼,我倒要试试看!

    沈云将信笺塞进怀里,就瞧见时迁扒着铁栏正望向自己。

    时迁发现了沈云的眼神,贼笑道:“世子,在看什么???是家书吗?”

    沈云竟然鬼使神差地点点头:“不错,我妻子写给我的!”

    “呀,”时迁喜道,“原来世子成亲啦?啧啧,羡慕死我了!”

    “没有成亲,只是互相爱慕罢了!等毕业之后,我就会娶她过门!”沈云也颇有些自豪,忽然问道:“对了,你们有没有妻室?”

    就这么一个简单的问题,竟然将这帮江湖豪客们都给问住了。欧阳复就不必说了,他要是有老婆也不至于变成采花贼。石老三就更别提了,章暨是自己都养不活,哪来的钱娶老婆??!他们这些人大都是家中有老母或者老父需要供养,却是没有妻室的。倒是侯阚颇有些自豪地说:“我倒是有三房妻室,也为我生下了两对子女,可是……”

    “可最终还是离他而去啦!”百晓生带着嘲笑意味道,“若不是渤海侯仁义,将他的双亲子女都带到渤??ど难?,估计他现在已经是孤家寡人一个咯!”

    侯阚怒道:“百晓生,休再卖弄你的唇舌。我岂不知你在衡水老家亦有儿女一双,妻妾四人分了你的家产,让你老母流浪街头,差点饿死。这些事情我们都晓得?!?br />
    百晓生顿时有些讪讪难言,支吾着道:“渤海侯高恩厚意,我等自不会忘……”

    沈云目光灼灼,他忽然想到了一些方法。虽然未必有效,但总好过在这里坐以待毙。

    这个时代的汉人,言出必践,一诺千金。又至孝至诚,“士为知己者死”不是一句骂人的话,而是他们会用生命去实践的真理。特别是这些江湖豪客,感恩心极重?!笆苋说嗡?,涌泉以报之”的事情比比皆是。更何况渤海侯沈慕所做的可是代替他们赡养父母,抚养子女这种比天高比地厚的大恩!

    有这个大前提下,沈云央求他们做几件事应该不成问题。果然,当沈云问及时迁等人肯不肯帮他一个忙时,这些豪爽汉子无一不拍着胸脯应承下来。

    “世子,莫说是一件,哪怕你是让俺砸了这牢房,救你出去,俺也绝不皱一下眉头!”章暨信誓旦旦地说。

    时迁显然还有些顾虑,但也道:“世子,令尊于我有大恩,今世子有命,时迁便也豁出去了吧!”

    侯阚更是粗着嗓子嚷道:“世子可是想离了此地?我‘东海鲛’虽然已被关了五年,但在江湖上还有些名头,若是世子真想离了此地,我便陪着世子闯出去,定保得世子平安!”

    百晓生也微微蹙眉,道:“世子离了此地想去哪儿?罗马还是哈里发?我倒是有些人脉,可让世子安全逃出去!”

    沈云连连摆手:“莫要胡说莫要胡说,我可不想移民到国外去……我是汉人,还是待在这里比较妥当……其实我央求各位的事并不算太难,只是可能有点风险。我深知依照各位的能力,想要逃离此地是易如反掌,只是顾及父母妻儿的安全和羽林暗卫的手段,所以才屈尊待在这里。我沈云亦不是恃恩勒索之人,我所说之事,各位若能办到就极力为之,若实在不成,我也不会强人所难!”

    “世子说这话就见外了。我等都是重刑犯,除非皇家特赦,否则这一生是只能在这鬼地方了此残生了!今日既能报了世子大恩,还说那些见外的话作甚?但有所命,我等无不遵从!”侯阚大声应道。

    所有人也都纷纷应合。沈云这时才发现,自己那个父亲还真给自己留了一大笔弥足珍贵的“遗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