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三十六章 验尸房,宫家三少】
    (ps:明天又是新的一周!大家多多支持!谢谢??!如果能冲进新书榜前十,我一天三更!决不食言?。?br />
    ……………………分割线……………………

    “大人,卑职可以断定,这几名死者就是行刺渤海侯的刺客!”

    雒阳府巡城司的验尸房里,陈乐对穿着一身周正官服的上官鸿道。

    旁边还站着唐秣和几个检吏,每个人都是满头大汗,身上的朱红官衣也都打湿了,但每个人脸上都是兴奋。

    由于鄢如月的关系,周惠、方誊、詹姆斯等人也都在场,不过他们只被允许远远的站在一旁,不能靠近。不过他们的眼神都很兴奋---找到刺客了,那不就是说沈云可以洗清罪名了吗?

    上官鸿却没有这么武断,而是看着眼前已经有些腐烂,甚至开始散发隐隐臭味的尸体,皱眉道:“有什么凭据?”

    陈乐不但是个合格的巡检,更是一个优秀的仵作,他指着这些尸体道:“大人请看,这些尸体全部身穿黑衣,死者身体健硕,指节皆有老茧,臂粗腿壮,从此种种可以推断,这些人生前绝对都是武技过人之辈。而且看这其中三个人,明显是被人用拳脚所伤,胸口的肋骨折断四根,两人的被卸了手腕,一人脖颈被硬生拧断……这些特征与公人对渤海侯遇刺的情景推断符合。

    再者,他们身上找不到任何身份证明,这本身就是疑点。但他们脖子上都有一圈极细的磨痕,大小一致,这代表他们曾长时间佩戴过同一种饰品,而这饰品的大小样式几似大汉军人才会拥有的身份铭牌,所以可以推断,他们生前都是军人!

    最后,这些死者全部都服食过剧毒。不过有三人是死后被灌入的,所以毒液只停留在喉咙处。另外四人则是生前服食,毒液中混有治疗内伤的草药,显然是有人以给他们治伤为名,骗他们饮下了毒药!”

    “这是杀人灭口!”唐秣激动地说,“大人,此案大有可疑??!沈云在当天便被羁押,如何有时间去做杀人灭口的事?这将是明日三司会审的重要证据!”

    上官鸿却缓缓摇头:“这证据还不够?!?br />
    周惠在一旁实在忍不住了,叫道:“上官伯伯,怎么还不够???这就是证明沈云清白的重要证据??!您应该立即呈报给刑部!”

    鄢如月拉了周惠一下,道:“别急,干爹自有主张?!?br />
    上官鸿道:“沈云没有时间并不代表他的同谋没有时间,这几名死者的身份无法确定,也就无法完全证明他们就是杀死渤海侯的凶手?!?br />
    “大人,或许我可以找到人来证明他们的身份!”一直在仔细观察尸体的陈乐忽然从尸体上摸出一枚细小的银针,针上密布着肉眼难辨的细小孔洞。陈乐抓在手上轻轻一摇,不多时手心便出现些许透明的粉末……

    “这是什么?”上官鸿问道。

    陈乐看向方誊,招手让他过来,笑道:“方公子,你可知道这是什么?”

    方誊在看见那枚细小银针的时候就已经露出惊讶表情,听见陈乐询问,便道:“当然知道,这是淮南宫家的‘引路针’!一旦打在人身上,人并不会有任何不适的感觉,但针内的粉末却会不时洒落出来,这种粉末无色无味,外人根本很难察觉,只要配合上宫家的特殊手法,便能追寻到踪迹!”

    这种奇闻除了陈乐、唐秣等几个人外,其他人都是第一次听说。周惠问道:“那你怎么知道这么仔细?还有这个淮南宫家我好像没听过???是什么爵位?”

    方誊解释道:“淮南宫家并不是爵位世家,而是帝国有名的暗器世家。他们之前是西域新州人,因为技艺了得,特别被批准进入老州生活,就定居在淮南郡。不过他们的技艺特别,所以宫家的每个男丁都是军籍,他们打造的物品也只能提供给军队使用……像这‘引路针’可是甲等军团斥候游骑常用之物!战场之上追踪敌人,探索敌方主力所在可是非常管用的!”

    方誊没有解释为什么他会知道的这么仔细,但也没人去询问了。

    鄢如月托着香腮道:“就是说,这些刺客跟宫家有关系,只要找到宫家的人,就能确定这些刺客的身份???”

    “没这么简单?!狈教艿?,“宫家世代都是军籍,每个男丁都是军人。即使退役也由枢密院统一安排,外人是绝难找到宫家人的!”说到这里,他忽然想到什么,讶然道:“不对,在京都好像真的有一个宫家人!”

    陈乐笑嘻嘻地看着方誊,微微点点头:“不错,公甫大人身边的随从就是宫家三少主!”

    鄢如月惊道:“那岂不是说这些刺客是公甫大人安排的?不对不对,如果是他安排的,断没有将‘引路针’留下的理由。那就是说……这些刺客还刺杀过公甫大人?”

    众人都想到了两个月前发生在帝大校园的那起行刺事件,杜祭酒也在那次受到牵连而死亡。沈云则在阴差阳错下救了公甫效,没准就是在那个时候就惹祸上身了!只是怎么拖了两个月这些刺客才被找到?当时公甫效什么都不肯说,所以巡城司也对此毫无所知。一度以为这些刺客肯定远遁他乡,却没想到他们一直待在京都,伺机作案,竟然将渤海侯也刺杀了!

    唐秣黑着脸道:“只要找到宫三,让他作证便可证明这些刺客与行刺公甫大人的是同一批人,这样便能洗清沈世子的冤屈了!大人,请上奏刑部吧!”

    鄢如月也兴奋地看着上官鸿,激动地道:“干爹,快写奏折吧,月儿帮您研墨!”

    上官鸿却在沉吟不决,似乎有什么万难决断的事情在。

    “干爹,沈云是被冤枉的,渤海侯也不希望自己的儿子不明不白的背上弑父的罪名??!”鄢如月看出上官鸿还有所顾虑,所以上前几步,挽着他的胳膊道。

    上官鸿叹了一口气,正要说话,门口一个检吏突然冲了进来,也不行礼参拜,而是着急忙慌地对上官鸿道:“大,大人,羽林暗卫的人冲进来了!”

    “什么?”众人皆是一惊。

    这时,只见从验尸房门口涌进来一大群穿着铠甲的军人。

    这些军人与之前的近卫军是完全不同的。近卫军,包括整个羽林军所穿的都是丘山铠,银白色,身后还有大红色披风。而这些军人则是黑色铠甲,身后披的也是黑色披风,胸口的徽章也是蟠龙形状,不过却是通体黑色。

    这些如黑色幽灵似的军人一闯进来就立即将整个验尸房都包裹在当中,气势煞是惊人。连站在一旁的鄢如月等人也被挤到了当中。

    唐秣和几个检吏已经挡在上官鸿身前,方誊和詹姆斯也将两个女人护在身后。

    上官鸿怡然不惧,沉着脸上前一步喝道:“你们意欲何为?这里可是雒阳府衙!”

    从黑甲军人中走出一个面沉如水的男人,沉郁的气息中总带着一股让人有些不舒服的阴冷。他先行了个军礼,这才冷冷开口道:“府尹大人,我等奉命将几个同袍的尸身带回去!”

    “同袍?”上官鸿看了一眼那些已经发臭的尸体,断然道:“不行!莫说他们并没有你们羽林暗卫的身份铭牌,就算有,他们已经牵扯礼部官员遇刺和渤海侯遇刺两起命案,就算是你们羽林暗卫一样无权带走他们!本官会立即上奏内阁,将这些尸体作为证据送交刑部!”

    那阴郁男人道:“府尹大人,请别让我们为难。我等也是奉了屠大校之命。今日我等必须带走这些尸体!”

    “本官说不行!”上官鸿勃然大怒。这里可是雒阳府衙,他就是这一方天地之主,这些羽林暗卫竟然不经通报就闯了进来,还将他们保卫在里面,实在太过目中无人了,佛也有火,更何况一向铁面无私的上官青天!

    “那,只有得罪了!”阴郁男人一摆手,所有羽林暗卫纷纷抽出腰刀。

    唐秣大吼:“?;ご笕?!”也抽刀在手。

    门口早有检吏衙役得了消息,已经堵在门口,看见这状况也纷纷抽刀,有些人甚至从库房里拿出了手弩,搭上弩箭对准那些军人。

    一片金属摩擦声将这里的气氛搞的无比紧张,大战似乎一触即发。

    可就在这时,一声清啸从远处传近,阴郁男人脸色一变,冷哼一声道:“府尹大人,屠大校有请!”

    上官鸿此时已经气急,愤然道:“本官就在这里,哪儿也不去。让屠天骄来见我!”

    “上官大人好大的火气,屠某在此!”一个平缓有力,不疾不徐的声音突兀地出现在门口。

    永远的一袭黑衣,头戴黑纱,看不清面容。脚步沉稳,呼吸内敛,气度不凡。那些检吏衙役愣是没发现他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甚至连他怎么走进验尸房都没注意。

    詹姆斯终于说了来这里的第一句话:“我的神呐,你的动作好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