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三十七章 登堂鼓,三司会审】
    (ps:新的一周,第一天五千字更新??!求票?。。。?br />
    ……………………分割线……………………

    詹姆斯的这句话让屠天骄发出一声轻笑。

    “呵呵,谢谢你的夸奖,詹姆斯!不过,你怎么会在这里?”

    詹姆斯挠了挠头,想想后回答:“因为我也相信渊让君是无罪的!”

    “他有罪与否不是你定的,詹姆斯?!蓖捞旖舅?,“你应该知道,你已经使用了觐见权,罗马公爵之子在帝国并没有别的额外优待,若是犯了事一样要接受大汉律法的制裁!”

    屠天骄的话似乎别有所指,但詹姆斯却耸了耸肩,随意地道:“我了解,不过这里是雒阳府衙,我也是得到府尹大人允许进来的……倒是你,屠大校,你好象并没有经过府尹大人同意。按照贵国官制,府尹大人可是正六品官员,你虽然是大校军衔,但进入这里前是不是应该先递交拜帖呢?”

    屠天骄遮盖在黑纱背后的脸似乎有了不愉,这种不愉从他的语气中透露出来:“哼,小子,别以为你归第一镇管辖就可以在这里大放厥词。老实地在这里待着,否则就算是令尊也?;げ涣四?!”说完,他转向正对他怒目而视的上官鸿,道:“上官大人,可否移步一叙?”

    上官鸿却根本没给他好脸色。这个屠天骄,一进来竟然就跟詹姆斯说话,浑不把他这个府尹放在眼里,实在太过分了。就算如今屠天骄极得圣宠,他也不能这样对待堂堂雒阳府尹吧?!所以他沉声道:“不必了,在此的都是本官亲近之人。某行端坐正,无不可对人言之事,屠大?;故窃谡饫锼蛋?!”

    屠天骄低低叹了口气,忽然从怀里掏出一张朱红布帛,高举过顶,大声道:“大汉皇帝旨,上官鸿接旨!”

    所有人都是一震,然后同时躬身下来,上官鸿以降则双膝跪地。大声道:“臣,上官鸿接旨!”

    在屠天骄拿出圣旨之际,方誊拉着詹姆斯,鄢如月带着周惠闪到了一边。

    没办法,圣旨就是圣旨。在帝国拥有无上权威!虽然帝国不兴跪拜礼,但皇帝同样也不会随便颁下圣旨。一旦圣旨出现,那肯定是要跪接的。他们不是接旨者,所以必须躬身退避。

    屠天骄并没有让上官鸿跪太久,而是将圣旨直接交到上官鸿手里,然后扶起他道:“上官大人,现在可否移步一叙?”

    上官鸿就算再有不满,也不能对着圣旨发泄,毕竟屠天骄可还没宣读呢。他只好站起,沉着脸对唐陈二人道:“看住这里,没本官的命令,就算天塌下来这些尸体也必须守着!”

    “是,大人!”唐陈以降轰然应道。

    唐秣虎视眈眈地看着那些暗卫军人,检吏们也满心的紧张??赡切┌滴谰巳凑孟喾?,他们在屠天骄出现之后便收起了武器,一脸板正地站在那里,就像一杆杆标枪。真让人怀疑,如果没有军令,他们能站在那里直到死……

    周惠眼神不善地看着屠天骄,低声对鄢如月道:“鄢姐姐,你觉得屠天骄在对上官伯伯说什么?”

    鄢如月微蹙秀眉:“干爹很有主见,不论他说什么,干爹是不会动摇自己的决定的?!?br />
    方誊低低“唔”了一声,符合鄢如月的说法。

    詹姆斯却凑了过来挤眉臊眼地说:“我们打个赌如何?我觉得上官大人会同意将尸体交给他们?!?br />
    周惠睨了他一眼:“凭什么?就凭那份圣旨吗?哼,我才不相信陛下会干涉这种小事!”

    “公主殿下,这可不是小事……我们拭目以待吧!”詹姆斯信心满满。倒让周惠吃不准起来。

    果不其然。在角落低语一番后,上官鸿面无表情地下令,让唐陈二人将尸体交给羽林暗卫带走。

    唐陈二人很不甘心,唐秣甚至当场叫出来:“大人,为什么要交给暗卫?卑职不服!”

    上官鸿呵斥道:“本官是雒阳府尹,唐公人,你不服也得服!”

    屠天骄就站在一旁,也不吭声,就这么站着。那些暗卫军人得到同意后靠近那些尸体,阴郁男人从怀里抽出一块黑布,屠天骄接过来抖开,亲自盖在这些尸体身上。

    詹姆斯“咦”了一句,低声道:“怎么盖的是黑布?羽林暗卫也是军人,他们阵亡,不是应该盖贵国皇旗的吗?”

    方誊一愣,也不禁看的痴了。

    圣祖定制,凡阵亡军人尸首在入殓前皆可盖大汉皇旗!盖黑布只对非正常战死的军人才会这么做。难道这些人违背了军法,是被羽林暗卫暗中处死的?

    ………………………分割线………………………

    三司会审历来是最受关注的一种审讯方式。圣祖改制以来,整个帝国只出过六十四起需要三司会审的案件。

    最近的一起在二十四年前,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相传当年还是渤海侯次子的沈慕,涉嫌勾结江洋大盗,猎杀其兄---第三十代渤海侯世子沈崇于太原府。此事当时轰动全国,许多贵族都牵扯其中,到后来甚至牵扯到了当时已是皇太子的刘炬……

    而这次三司会审,它所受到的关注丝毫不亚于当年,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因为这次的受审对象又是渤海侯家的人!

    甚至有好事者传言,渤海侯家族受到过袁氏子孙的诅咒。当年正是渤海侯第一代家主沈傲,阵斩袁绍大将颜良,致使袁氏大败,最后被圣祖灭族。袁氏子孙临死前诅咒沈傲家族不宁,岁岁受扰,代代不安!现在这个诅咒开始应验了!

    当然,这种说法是不会被采信的。因为当年就算没有沈傲阵斩颜良,袁氏家族的败亡已经不可避免。再说,下达灭族令的又不是沈傲,而是圣祖皇帝!袁氏子孙怎么不敢诅咒皇帝呢?淮南侯第一代家主方振也斩了袁绍大将文丑,怎么没受到诅咒呢?

    不过这种说法在渤海侯乡间很受欢迎。很多平民喜欢去传播这种没有根据的谣言。特别是这几年,这种说法开始蔓延开来,甚至传到了京都!

    带有神秘色彩的渤海侯家族顿时成了四方关注的对象。街巷小道的商贩们都能随口说出几句。

    于是在三司会审的这天,刑部大堂的门口在天未亮之时就围满了围观的百姓。熙熙攘攘,好似赶集庙会般热闹。

    三司会审不是一般的刑事案件审理,这次审讯的又是渤海侯家的事,所以普通百姓是不被允许进入观看的。不过这并不妨碍他们等在门口,以获取第一手资料的热情。

    鄢如月和周惠挤在人群的第一排,紧张地望着禁闭的刑部大门。在她们身后,方誊、何宽、窦冼、詹姆斯四个男人摆成一排,将她们两人护在前面,阻挡后面的人挤上来。甚至连一向淡漠对人的张宪都被詹姆斯叫来当了护花使者。

    小东尼、诸葛允和马固三人从人群另一头挤了过来,满头大汗。

    马固摘下头冠,汗珠滚落,他伸手擦去发着牢骚说:“怎么这么多人,早知道就在学校等消息就好了!在这里简直挤死个人,这快午时了,等会就该到最热的时辰,唉……”

    诸葛允倒是满脸无所谓,不过同样满头大汗地说:“这贼老天也是,似乎整个夏季就没下过雨,听说西北数郡都起了旱灾了……”

    小东尼还有心思笑,喘着粗气对詹姆斯道:“伙计,这里可比元老院热闹多了!等回了罗马,我一定要把今天的情况好好跟他们说道说道……汉人的好奇心比我们罗马人一点也不逊色!”

    詹姆斯却无心调笑,勉强看了小东尼一眼,叹声道:“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情况?!?br />
    “没什么好担心的,”小东尼附耳在詹姆斯边上低声笑道,“难道你没看出来么伙计,鄢小姐的心思可不在你身上。今日若是少了一个竞争对手,对你来说未必是件坏事!”

    詹姆斯扭头正色对小东尼道:“不,你错了。你我都知道沈云是清白的,如果他会被确认罪名,那我只能对汉国表示遗憾!这样一个能够依靠伪造罪证而去诬陷别人的国度,也不值得我们继续留学下去。它的败亡之日也快到了!”

    他们两人的对话是用罗马语说的,所以能听懂的很少。旁边的张宪却能听懂,若有所思地看了看小东尼和詹姆斯,嘴角露出一抹若有所思的微笑。

    这时周惠转过头,恼怒地瞪了詹姆斯一眼:“你能不能安静点,这里已经够吵的了……等会儿要是听不见登堂鼓我唯你是问!”

    小东尼缩了缩脖子,不再吭声。对于这个刁蛮公主,小东尼也是敬而远之的态度。

    鄢如月握住周惠的小手,有些紧张地喃喃道:“应该快开始了吧?怎么还不开始呢?”

    “哎呀,鄢姐姐,你捏的我好疼!”周惠低低的痛呼一声,然后埋怨地看了她一眼,道:“别紧张嘛,上官伯伯昨日不是说了吗,屠大?;岚锷蛟频摹瓪G,我到现在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屠天骄要答应帮沈云???不就是他抓的人吗?怎么现在倒是跳出来做好人了,哼,黄鼠狼给鸡拜年,未必安的什么好心!”

    方誊却道:“上官大人的意思不是说屠大校要帮沈云,而是他真的认为沈云无罪??窗?,应该很快就有结果了……”

    这时,闷如滚雷的登堂鼓终于响起,刑部大堂要开始三司会审了!

    ……………………分割线……………………

    “大胆罪犯沈云,你一无官爵,二无官职,见到本官为何不跪???”

    毫无新意的一句开场白。端坐在堂中最高处案几后的王昭勃然喝道。

    刑部大堂的布置就跟沈云在电视上看见的几乎一样。头顶是正大光明匾,正面的影壁是旭日腾云图案。两侧站着手持水火杀威棒的衙役。堂上三张案几,每个案几后都坐着一个身穿朱红官袍的官员。

    正中的是个白胡子老头,微闭双眼,坐在那里几乎快要睡着的模样。他是这次的主审,刑部尚书冯籍,六十五岁,是个人老成精的家伙。已经递了致仕条陈,就等着混完今年就准备回泗水老家养老了。

    冯籍左侧的是年近五旬的中年,结实矮壮,他是象郡泰康府人,姓左名慈,字炯明。乃是当今大汉检察院检察长。当朝司空王显的得力下属。冯籍右侧的便是双目喷火的王昭王元德。

    沈云还戴着手铐和脚镣,昂然站在堂中,巡视一圈后拱手行礼,大声道:“回禀三位大人,云无罪!既无罪,又何须下跪?云虽无官爵官职在身,可也是堂堂帝大学子,渤海侯第三十一代世子,见上亦有免跪之由,更何况在此时此地耶?!这一跪云是断断不受的,若是受了,岂不承认了某有买凶弑父之滔天大罪!云孟浪了,还请三位大人明察!”

    这三个主审的身份和背景,沈云早就摸了个通透,这次侃侃而谈更是做足了功课,这下说来,倒也理直气壮,昂然不屈。

    王昭双眉一紧,眼神若有若无地瞟了一眼冯籍,却发现这个成精的老头已经微闭双眼假寐,似乎对沈云的话无动于衷。只好将眼神转向左慈。

    左慈却在暗中感慨。这个沈云倒也是仪表堂堂,一派正气,单看外表倒不似会买凶弑父的禽兽。只是昨日司空大人怎么会派人给我送来这么一封信呢?

    那是一封“独言信”,信中只有一个字---“听”!

    左慈想破了脑袋也不明白司空王显到底想告诉他什么。难道是让他左慈也学冯老做一个只听不说的木偶吗?可是冯老是即将致仕,自己却还要在这里干十年??!没准还能高升一步,为什么这么快就要开始“只听不说”呢?

    不明白,真是不明白。

    王昭的眼神递过来,左慈也只好咳嗽一声,正色道:“沈云,你不认罪?”

    沈云道:“云无罪!”

    “好,既然你自辩无罪,那本官且问你,已故渤海侯对你不满之言,你可曾听闻?”

    “没有?!?br />
    “你说谎!”左慈正色道,“带证人渤海药房掌柜木泗!”

    木泗从侧堂出来,沈云如电的目光扫向他。木泗赶紧缩着脖子,走到堂上,却与沈云隔了十步远,对三位主审长揖到地。

    “草民木泗,见过三位大人!”

    “木泗,本官且问你,沈云可曾在你面前说过对其父不逊之言?”左慈沉声问道。

    木泗低着头道:“有。一年前,世子……哦不,沈云回家过年,年初回京都时来草民柜上支取生活费用五百金币。当时草民柜上并无那么多钱,便请他隔日来取,未想他却口出恶语,骂草民是狗奴才,还动手踢打草民,说,说沈慕对我不满,难道你这狗奴才也要造反吗?小心他日我一并送你二人归西……这事草民店中两位医师可以为证?!?br />
    “胡说八道!”沈云勃然大怒,伸指大骂:“老子什么时候直呼过家父的名讳?更什么时候说过这种混帐话?木泗,你要是再污蔑我,小心你的狗头!”

    “大胆!公堂之上岂容你咆哮!”王昭见状立即大喝,但心里却在冷笑。沈云这样毫无贵族礼节,破口大骂已成佐证之一。

    连堂上闭眼假寐的冯籍都轻微地摇了摇头。左慈更加坚信沈云是个行事鲁莽的放荡儿,对沈云的第一感迅速恶化。

    沈云的确是被气的不轻。虽然他早就猜到木泗会来作证,但他竟然捏造谎言这事却让沈云有些意外。他以前问过方誊,从前的沈云的确混账,可在人前是绝对很有贵族式自律的,不然也不可能和那么多人打成一片。更无可能会说出那种混蛋话!心里有没想沈云就不知道了,但说是肯定没说过的。

    王昭挥挥手道:“木泗你且下去签了保证书,必须作保此证言唯实,否则一定以藐视公堂罪论处!”

    “是,大人!”木泗恭敬地又鞠了一躬,退下时稍稍和沈云充满怒火的眼神对碰了一下,眼中带着一丝戏谑和得意。

    沈云强压住怒火,心头暗暗冷笑。妈的,倒要看看谁笑到最后。今天我就看看你们还有什么底牌!等将你们的底牌都揪出来,老子就一下整死你们!之前的沈云,是肯定不会自称老子的!一定要记住,我现在是贵族,是世子!不是上辈子的流氓大学生……他就算是个登徒子,也是高级贵族式的那种,切记切记!

    沈云在心底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虽然也知道已经安排好了一切,跟百晓生也仔细谋划过,把每个细节都考虑到了,应该不会留下什么破绽,但毕竟是第一次上公堂,而且一下面对的就是三个主审官,沈云脸上看似镇定,但心底还是有点犯怵的。

    任何一个时代,当官的都会有种威势在,特别是像大理寺卿、刑部尚书这样的高官。他们在现代可相当于最高法院**官和国家公安部部长级别??!

    沈云相信,就算是那些九品芝麻官也绝不会像那些蹩脚电视剧里演的那样猥琐。所以他一再告诫自己,千万要冷静,不管他们叫什么人上堂作证,自己也一定要冷静面对,千万不能再犯错……

    可当王昭将第二个证人叫上堂时,沈云还是暴跳起来---第二个证明沈云有买凶弑父罪名的人,竟然是杜祭酒府上的老管家忠伯?。?!

    那个两眼浑浊,老态龙钟的忠伯?那个在父亲遇刺时也受了伤,并且及时去别院通知沈三等人的忠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