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四十一章 何曾记,大梦天下】
    (ps:委屈的无与伦比……大家看的是主角还是故事???故事还不够紧凑么?!以往有人说我的书太过拖沓,现在不拖沓了,可又说主角太过窝囊,现在我写的主角不窝囊了,大伙又觉得沈云太憋屈……

    呼,各位大大,在下也很难做??!主角的强大总是有一个过程的,而且就算超级强大了,也必然有阻碍有反复。

    山外有山人上有人,这可是中国老祖宗的智慧!

    那种一出来就无敌天下的书我是不会写,也不会看的!所以恳请各位给点时间,让在下强大起来,也让主角强大起来,让整个大汉与罗马的对决更加精彩,好么?)

    ……………………分割线……………………

    “杀我父者,乃是当今太后????。?!”

    也就是沈云历经两世,所以还沉得住气,不然早就蹦起来了。

    没办法,公甫效的话实在太过惊人。他告诉沈云,皇帝刘炬其实早就与渤海侯相识,并且关系匪浅。

    三十年前,沈慕在帝大上学,当时便认识了同样在帝大上学的刘炬。

    圣祖改制时曾明确规定,每个皇子都必须跟普通的孩子一样通过升学考试,小学、中学,然后大学。无法通过升学考试进入中学或者大学的,就必须进入军队服役。这也成为后来历代帝王选取继承者的标准之一。帝**队中也有很多尊贵的皇室子弟。

    年满十八岁之后的帝国男子都要单独立户出来,皇子也不例外。不过与平常人家子女不同的是,皇子单独立户之后便可以获得男爵爵位,每个月可以从帝国银行支取一些度日的银钱。

    当然,这些皇子在帝大读书或者在军队服役时,身份是严格保密的。除了帝大祭酒或者军队将军,甚至连教的导师和教官都不知道他们的身份。

    身为皇子,更是严禁对任何人,包括至交朋友、袍泽手足透露自己的身份,否则视为自动放弃皇族身份!这条规定除了避免让皇子因为身份而拥有特权外,更多的还是在?;に亲陨淼陌踩?。

    检察院也会严厉监督这一点,一旦有皇子违反,必定上奏皇帝和内阁---一般来说,这个时候其他皇子也会纷纷晋言,毕竟这是除掉竞争对手的好机会!

    正是有这样一个严格到变态的规定,所以五百年来没有在读或者在军的皇子被人知晓。他们都会有另一个羽林暗卫给安排好的身份。哪怕他们跟人打架打到鼻青脸肿,或者被教官揍得头破血流,也绝对不能说。

    单从这点来讲,公爵、侯爵家的子孙就宽松多了。

    当时的汉烈帝只有一个皇子,谁也不会想到,这唯一的皇子竟然也在帝大上学,而且跟自己一个宿舍。

    沈慕与刘炬同一个宿舍,除了他们之外还有另外两个人---胡公世子张昕和益公世子刘珂!这两人就是后来帝国的四大元帅之一!

    这四个人的感情都非常好。不过相对来说,刘炬跟沈慕的感情要更好一些。因为沈慕是渤海侯次子,不是世子,以后可能为官也可能经商,而身为世子的张昕和刘珂,以后注定是当皇帝臣子的人,所以刘炬对他们并不算太过热络。

    在那个时候,刘炬便隐隐有了领导者风范,处处注意言行举止,不与人过从甚密,也绝不与人结怨。

    不过在这个过程中,沈慕却是与张昕、刘珂的友情飞速发展的。后来发生的一件事,更加牢固了这份同窗之谊。这件事就是渤海侯世子沈崇在太原府遇害!

    当时刘炬与沈慕、张昕、刘珂三人一同乘过年之机去太原府游玩。结果在他们去晋祠拜祭周灵王太子姬晋时,遇上了同样来此游玩的沈崇,据说还发生了口角。第二日,沈崇便遇害了。于是沈慕被太原府府尹锁拿,并认为是他买凶杀害了长兄。

    当时这件事是轰动全国。没办法,皇家、胡公、益公三个方面都牵扯在其中。想不轰动都不可能。

    在这件事情中,张昕和刘珂是绝对站在沈慕这边的,他们力挺而出,在三司会审时大胆直言,并说“如果沈慕有罪,那我等亦是同谋”的话,硬生生地将胡公家族和益公家族也扯了进来,目的就是要保全沈慕!

    而身为皇太子的刘炬这次也站出来,以太子之位做担保,力证沈慕无罪!这件事让汉烈帝大为光火,认为刘炬这是在拿皇家尊严做儿戏,甚至罚他在宫中面壁思过了三个月。不过沈慕最终还是洗脱嫌疑,十年之后顺利继承了大汉渤海侯的爵位。

    再后来就发生了汉烈帝头疾突发,无法理政的事情。刘炬开始以皇太子的身份出现在众人面前。汉元980年正月初三凌晨,汉烈帝突然驾崩!

    按照祖制,皇帝驾崩的当天,太子便要登基。国不可一日无君就是这么说来的。

    可因为汉烈帝驾崩时正好是正月初三,皇太子刘炬在初二那天已经启程代替病重的汉烈帝,去长安祭拜皇室先祖。

    从雒阳到长安,快马只需要一天。这一来一回,皇太子最快也要初五才能从长安回到雒阳登基。所以在这段时间里,国政暂时由汉烈帝的皇后窦子左掌握。

    但没想到,就在刘炬从长安出发赶回京都的当天,已是太后的窦子左竟然下令将皇太子的生母娥贵妃绞死殉葬!

    等刘炬兴冲冲地回到皇宫时,慈爱的母亲已是满脸青紫,浑身冰凉气息全无了!

    当时他就愣在当场,连身边的太监唤他更衣,举行登基大典的声音都没有听见……

    ……………………分割线……………………

    “皇帝与其母感情极好?”沈云问。

    “嗯,非常好。本来皇子年幼时都会有奶妈照看,可娥贵妃却坚持要亲自抚养孩儿。原本娥贵妃身体很好,跟皇太后当年一样都是喜欢舞剑之术的女人,自从生了皇子之后,疏忽了自身的调理,反而日渐衰弱下来。特别是先帝重病之后,娥贵妃的身体更加虚弱。就算窦皇后不下旨杀她,娥贵妃也很难活过那一年!

    唉,陛下何其悲也,贵为一国之君,大汉皇帝,却连自己病重的母亲都?;げ涣?!其心其情简直让人思之逾愤!”公甫效恨声道。

    “既然如此,那为何不干脆让她消失?”沈云的语言愈发不逊,而且声音里也有些森冷。

    是她,害死了自己的父亲,而且还想害死自己!虽然还不知道原因是什么,但她这么做已经让沈云无法容忍!不是她死就是我亡,有进无退,拼了!

    公甫效看了沈云一眼:“陛下思母心切,所以你明日不要在陛下面前提及母亲之类。切记切记!”

    沈云看他避过自己之前的话不回答,反而又扯到这边来,便也没有继续再说。

    其实他也知道,自己说的都是废话。要是皇帝真能动的了皇太后,还会等到现在吗?他又不傻!

    或许父亲当初进京的时候就应该想到这点了的,可他为什么还要赶来京都?难道他就不怕那老太婆对他不利吗?

    沈云不解。

    公甫效解释了沈云的这个疑惑:“这朝堂之上是最为诡异,最为叵测的所在。当众人在全力争夺一个某个东西的时候,其实那件东西只是一个幌子罢了……或许你还记得,当初我们第一次见面是什么原因?!?br />
    “当然,蔼成君看中了我那篇《驳大汉对罗马宣战文》!你是坚定的反战派嘛!”沈云道。

    公甫效苦笑道:“反战派?呵呵,好词!不错,我当时的确是反战派。就连你父亲也是反战派。外人看来,似乎是我们这些人胆怯了,不敢对罗马宣战,但实际却不是这样?!?br />
    沈云点点头:“嗯,我明白,主和者未必怯,主战者未必勇。只是所图不同罢了!”

    公甫效惊喜的眼神闪过,笑着道:“不错,主和者未必怯,主战者未必勇。那你可知我们所图和那些主战者所图是什么?”

    沈云想了想:“为人所图不过权财二字而已。我看蔼成君也不会例外。不过既然是战争,而军权又掌握在益公和胡公手上,所以我断言,蔼成君此次所图乃是财,掌握全帝国金钱的大财!”

    公甫效哈哈大笑,笑道眼泪都快出来了,还朝沈慕灵堂方向连续三个鞠躬,长声高呼:“清泉兄,你生了个好儿子??!你若泉下有知也该瞑目了!”

    “蔼成君?”沈云呼唤了一声。

    公甫效笑着对沈云道:“不错,你说的对。此次战和之争的确就是财权之争。帝国一向是帝国银行与户部分别署理全国财政,这样财权不能统一,必然导致国家经济基础不稳。

    帝国银行很大程度上是属于皇家私人产业,所影响甚重,随着帝国商业的蓬勃兴起,帝国银行所能涉及的财力也越来越大,到如今已经到了能够影响帝国决策的地步!户部却因为帝国银行的干涉,每年收入日渐稀少。实不瞒你,户部已经连续十五年入不敷出,全靠与帝国银行赊借方才度过难关!

    宇文丞相自当首辅以来,每年都与帝国银行揪扯这利息与偿还之事,烦的是早生白发,痛苦不堪。帝国银行在年初提出,让户部拿未来五十年的田赋作为抵押,帝国银行给予户部未来十五年的无偿支持。又还提出,用一亿份盐引、铁引来偿还这十五年来户部赊欠帝国银行的利息!

    这样一来不就等于户部成了帝国银行的户部了吗?宇文丞相自然不允。并且严厉呵斥了帝国银行主簿蓝淀。并以首辅之尊免去了蓝淀户部郎中的兼职。

    可没多久便发生了匈奴叩边之事。今年年初,匈奴从极北之地呼啸南下,席卷北海州,进逼新罗度信等地。益公和胡公领兵出征,击退了匈奴进攻。并在俘获的战俘身上搜到了罗马人提供的武器和兵刃,于是那些不知帝国艰难之徒便鼓嚣尘上,要与罗马宣战!

    哼,这战可是轻易宣得的?一旦宣战,就必须派兵,派兵就要后勤,要辎重,如有军人战死还要抚恤……一万大军一月所需粮秣就要耗费百万金币还多,更别说与罗马宣战需要动用帝国多少军队,要耗费多少时间才够??!益、胡两位殿下只出动了两支甲等军团,户部就已经连明年的田赋都垫了进去,若是战事扩大,帝国糜烂简直不敢设想。

    而那些主战狂徒,都巴不得让帝国银行吞并了户部,好遂了他们那不可告人之心意!简直是一群国家蠹虫,该杀,该杀,该杀?。?!”

    公甫效越说越急,越说越快,到后来简直是神色俱厉!

    沈云总算明白了,原来公甫效和父亲反对宣战并不是因为他们怕打不过罗马,而是根本没有那么多钱来供应战争进行。而现在看起来,胡公和益公也是反对战争的,所以才会由两位元帅亲自统兵打击匈奴,并且动用的军队不多,不出国境太远,这样依靠户部和地方的供给,勉强还能支撑。

    那父亲冒死进京谒圣的理由也就充分了,胡公、益公不在朝,渤海侯就代表了两位至交好友的态度。这个时候,他更应该站出来,向文武百官表明态度,这样一来等于将军方的态度展现给朝中百官,让他们心里也有一个衡量!

    可是,他还没来得及站在朝堂之上表态,就已经被主战派用借刀杀人计除掉了。这到底是这个时代的悲哀,还是父亲一人的悲哀?

    沈云幽幽叹了口气,这个汉圣祖前辈创建的全新帝国,在经历了五百年风雨之后,似乎也已经耗尽了它所有的精力,正如一辆迟重的马车在崎岖的山路上行驶,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出溜到万丈深渊里去……若是圣祖泉下有知,会有什么感慨呢?

    “何曾记,金戈铁马铺睡榻。惊梦晓,却是大道梦天下!”沈云轻轻吟道。

    这时,忽听房外有人声传来。

    “公甫效,我那沈云侄儿在哪儿?快给老夫带出来,不然我就撕了你那张欠揍的衰脸!”

    声音粗犷有力,蕴含威势,仿佛一头咆哮的狮子。

    沈云错愕,公甫效却倏然变了脸色,先是震惊,而后却又狂喜,不等沈云发问,他已经抢先一步打开房门,朝外面大喊:“胡公殿下,公甫效在这此!你家侄儿也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