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四十六章 盗窃计,国之巨贼】
    在凉公、英公、智公三人不敢也不想造反的时候,帝国银行无疑就是皇太后唯一的凭恃?;使卩谔蟮那酌米佑惫箦莆?,而帝国银行就在银行主簿蓝淀手上。

    蓝淀,字彼筳。汉元946年生人,帝大金融系毕业。毕业后在户部当了四年的主簿,之后进入帝国户部当了小小的户部外郎。汉元978年,他得到了当时的内阁首辅关歆提拔,外放到蜀中当了葭萌县县令。

    就在这个时候,他得到了智公赏识,之后青云直上,从葭萌县直到蜀中太守,一路高升。于汉元985年调回雒阳,担任户部度支司郎中??稍诤涸?90年,他因牵扯了内阁首辅关歆向帝国银行借款一事被皇帝贬黜,一度赋闲在家。

    汉元994年,他复起成为帝国银行主簿。这个时候距离他第一次当主簿已经过去了整整二十四年!

    二十四年前他是户部主簿,二十四年后,他却成了帝国银行主簿。虽然都是这个职位,但权力却已经有了天壤之别。他能够担任这个职务,除了他精通金融之外,更多的还是智公殿下的一力推荐。所以从内心来讲,蓝淀对智公是怀着感激之情的。正是这份感激之情,让蓝淀更加努力地做好本职事务,并且积极参与到对帝国银行的改革上来。

    虽然行长是户部侍郎钟真,但行长之下的六个主簿都是智公殿下推荐,皇太后安排的。其中又以蓝淀为首。所以皇帝根本指派不动帝国银行。想要换掉他们也不可能,先不说皇太后会不会同意,首先是找不到这么多熟悉银行业务的管理人才。就算有,也全都在智公的幕下掌握。

    帝国银行存在了五百年,已经有了许多积弊,最严重的便是全国五十六个分部金库的管理。

    这个时代可没有钢筋混凝土,更没有防盗门,也没有摄像头、监视器和红外线。所以之前帝国银行的金库都是用修建城墙的工匠,在银行分部之后盖一座坚固的密闭房间,分上中下三层。但又担心钱币发霉损坏,所以金库都建有地下室和通风排气管道。申请帝国派遣羽林军驻守,金库管理者每半年更换一次,每次都有十九个人一起互相监督等等……

    可即使是这样,五百年的时间里也让这些金库产生了无数的偷钱换币的蛀虫。

    从蓝淀接手帝国银行以来,不算自然损耗,全国的银行金库里每年都要凭空蒸发两千万金币!他让全国彻查金库的防卫措施也找不出任何问题,要改变这种状况,只能从钱币的存储上动手脚。

    从汉元998年开始,蓝淀着手进行改革。以前的时候,帝国银行各个分部都是每七天进行一次集中,将各县金库里的钱币集中到郡守所在的分部,一年进行一次审查,再将其中的盈利运往雒阳总部。

    而现在,蓝淀将原来分部每年一次的审查改为一季度一次,同时将各个金库的钱币进行每半年一次归总查验,一旦发现缺损额度超过了正常损耗,因库管理人员都要受罚。

    这样一来,蓝淀就将钱币的非正常损耗控制在押送的路途上,虽然押送钱币的运费增加了,但跟每年凭空蒸发的两千万金币相比,增加的运费只是九牛一毛。经过两年的改革,效果初见成效。银行的非正??魉鹫谟肴站缂?。

    面对这个情况蓝淀却高兴不起来,因为他又有了一个甜蜜的负担,那便是帝国银行雒阳总部的三个金库里,金币已经堆积如山,从全国各地运来的钱币已经快要将金库撑垮了!

    当然,面对这个情况,蓝淀很快就作出了相应的策略调整,那便是扩建金库!但雒阳城可是天子之都,土地万分金贵,轻易根本买不到。尚善坊那种鱼龙混杂之地是不在蓝淀考虑之内的,他的目标就在东城和西城这两个地方??烧饬降氐淖』Х歉患垂?,都不像是会为了钱而转让土地的人。

    每个季度从各地运来的钱币又络绎不绝,金库不堪重负,无奈之下,蓝淀只好租借了一个地方,暂时当作金库所在,这个地方就是大理寺甲级监狱?。?!

    大理寺卿王昭是太后心腹,帝国银行又是太后的“私人财产”,试问,除了皇宫以外,还有比甲级监狱更防守森严的地方吗?答案当然是没有。所以蓝淀就将甲级监狱的下面两层空置的牢房当作了金币库存地。

    当然,这个消息是绝对保密的。除了蓝淀外,知道这件事的五个指头就能数过来。就连防守在甲级监狱的羽林军都不知道自己除了要看管犯人之外,还在帮银行做保安,还是没薪水可拿的那种。

    这也是申德在得知有人越狱之时那么震惊的重要原因。其实他哪里是担心有犯人越狱啊,他是担心有人盗劫金库。犯人跑了,自然有各级衙门和羽林暗卫负责锁捕,但金库若被盗劫,他就是有十个脑袋也不够皇太后一次砍的。

    而且今年以来,朝堂之上对帝国银行的管理权已经发生了数次明争暗斗,最激烈的一次便是对罗马宣战一事,为此还死了一个帝大祭酒,一个帝国侯爵!实在是骇人听闻了!

    帝党方面已经有人上言奏事,以帝国银行金币多的发霉连串钱的绳索都烂了,但却不肯给户部国库半分为由,弹劾帝国银行所有管理者,并且说“银行者,圣祖亲创,乃国之柱石,岂有独饱一己之理?”所以要求户部派官“彻查银行所存钱币,以拯国库空虚”。

    虽然这些奏折都被内阁留中不发,但为了让帝国银行不至于成为众矢之的,这个月蓝淀又移空了一个金库的存钱,将整整二十亿金币偷偷运进了甲级监狱,加上原有的十六亿金币,整个甲级监狱里已经拥有三十六亿金币之巨!这已经是帝国银行这几年来库存最多的一个仓库!

    当然,为了?;ふ庑┣?,蓝淀也想尽办法让申德注意保卫工作,并且从银行方面转了一万金币给申德,希望他想办法卖通乙等军团的统帅,多派人手看护甲级监狱。如果可以的话,他甚至想让申德联络近卫军团的韩嶔少将,让他派点近卫军来做安保工作。

    对于这些钱,申德当然义不容辞的贪污了。对蓝淀则说钱已经送给了韩嶔,可韩嶔这个卑鄙小人,拿人钱财却不替人消灾,他也没办法。

    申德是太后的人,蓝淀也只能信以为真。

    不过凭良心说话,申德对这件事还是非常上心的,最明显的就是他现在晚上都不早睡了,每天都要叫上几个名伶给他唱曲儿,直到夜半三更才安寝入梦。当然,作为申德心腹,亓官毅也有了明显的变化---他这些正狱巡逻的时候都有一把军用战刀呢!

    自从那夜谎报“军情”之后,亓官毅就对巡逻有些畏惧起来。特别是对那处“活见鬼”的角落,更是埋头匆匆走过,连停留都不敢。所以当有人拉着他喊:“队正队正,你看,那有银光!”时,亓官毅连头都不抬,喝道:“你管那么多闲事干嘛?让你巡逻就巡逻,有银光有什么好奇怪的?把你娘们脱光了放月亮下一样有光,是不是也要大喊大叫让我们去看看??!”

    那个正狱讷讷闭口,不敢再说什么。

    一队人匆忙走过,浑没注意就在那处银光下方的阴暗角落正蹲着三个人。

    其中一个当然是沈云,另一个就是方誊,而最后一个,相信很多人都猜不到。不过如果你们能看见那虽然包裹了黑色夜行衣,但依然让男人会有生理冲动的身材便知道了,这最后一个人就是步婵!

    巡逻队过去之后,沈云从阴暗中探了探头,笑道:“小婵,你真有办法,居然吓得那个队正都不敢再看这里一眼!”

    步婵冷冷地在后面说:“有办法的是你不是我,若不是那些羽林军故意不将光线打到这个方向,我是怎么也照顾不了你们两个人的……还有,我们似乎不是很熟,所以还是请沈世子叫我步婵!”

    沈云咧嘴一笑,根本不在意,只是道:“到了这里,你看有什么办法进到里面去?”

    步婵道:“我好像只答应你带你们到这里,可没说再帮你进去!”

    沈云道:“既然都到了这里了,我当然要进去会会我那些老友,难道我来这里看风景么?莫说你来之前没想过,用屁股想也知道那是假话!”

    步婵脸一红,啐了他一口却没再说话。有了遮脸黑布,那羞意满面的情景沈云是看不见了,不过他现在可是兴奋的要死,就算看见估计也不会有什么别样的心思。

    甲级监狱这栋蘑菇式建筑的下两层是金库的事,沈云也是无意中得知的。告诉他这个消息的不是别人,正是那个昆仑奴。

    ……………………分割线……………………

    昆仑奴,其实并不是人名,而是汉人对所有黑人的统称。虽然现在不是殖民时代,但黑人的地位一样不高。甚至在以非洲领土为主的哈里发王国,黑人也是二等公民。由于历史改变,原本应该在盛唐时期才会大量出现在中国的黑人,在圣祖西征时期就开始出现了。如今在雒阳,这种黑人至少也有上千之数。

    将银行金库搬到甲级监狱的事情是去年就开始进行了的,一直以来,偷偷将金币运进来的就是这些黑人。当然,他们本身也不知道自己背进来的东西是什么,不过沈云遇见的这个昆仑奴是例外。

    一年前的某一天的夜晚,他帮帝国银行运送金币到甲级监狱。因为怕人多嘴杂,而且金币包也不多,所以当时银行方面就请了他一个人干活。他那体格,也的确能够一人顶十个人用。本来一切顺利,可就在运送最后一包金币的时候,他被绊了一下,结果整个人扑倒在地,肩上的金币包也散了开来……于是他就被送进了甲级监狱。

    为什么不干脆杀了他?

    这是沈云当时的问题。不过很快昆仑奴就用实力回答了沈云的问题---粗如孩童手臂的铁栏杆在他面前就像野鸡的裤带一样松垮,轻轻一扯就掰了开去。要杀这样一个壮汉,即使他是一个没有地位的黑人也绝非易事。一旦惊动更多的人,就肯定会让羽林暗卫也插手进来。要知道,羽林暗卫对帝国银行这件事可并非一无所知,只是找不到介入的理由罢了。所以蓝淀就让申德关进甲级监狱了事。

    至于他为什么会被屠天骄一拳打聋,纯粹是因为这个昆仑奴太过憨厚,之前被抓进来的时候屁也不放一个,但那天屠天骄来巡查监狱(其实是来逼问时迁),他就想要从牢房里出来找屠天骄申冤,可他的脚还没从拧弯的铁栏杆里迈出来,屠天骄的拳头已经打在了他太阳穴上……

    这就是事情的经过。这些内容还是时迁结结巴巴地帮沈云从他嘴里套出来的---不得不说,这个时迁还真是一个语言天才,做贼做到他这个份上也算是古今无匹了。

    闲言少叙,书归正传。步婵仔细看了一眼周围,这是一个呈九十度的立体面凹角,对面五十米外就是羽林军的灯塔,可他们的灯光总是有意无意地躲开这个角落。步婵紧紧贴在了已经有些斑驳的监狱墙壁上,也不见她有什么太大的动作,就那么背朝墙壁,双臂张开,手脚一动便朝上蹿了几米,再一动,又是几米……

    被夜行衣紧紧包裹的玲珑躯体缓缓向上移动,细长的秀颈,高耸的胸脯,然后是平坦的小腹,紧致修长的双腿,那深凹进去的神秘三角洲以一种隐约的感觉呈现在沈云面前时,竟然让他有种狼嚎的冲动……妈的,这简直是一种折磨!

    方誊紧张地望了沈云一眼:“怎么了?”

    “没事没事,可能扭伤了脚!”沈云赶紧低声摆手,再抬头的时候步婵已经上去十几米,已经隐没在黑暗之中。此刻沈云就觉得自己是在望着天使飞升天界一般,虽然这个天使是穿着黑色衣服的……

    “对了,你怎么知道步婵一定会帮我们?还有,她怎么会有这么好的功夫?”方誊忽然贴着沈云的耳朵问,“你让我一回来就去找她,难道就不怕她泄露了我突然回京的秘密吗?”

    沈云懊恼地道:“滕宇兄,你怎么变得这么多问题???我记得你以前很干脆简洁的……这样吧,等做完这件事我再回答你好不好?”

    方誊道:“早知道你会这么说……罢了,淮南侯家与渤海侯家……”

    “同气连枝嘛!”沈云打断了他的话,“滕宇兄,别再强调这点了,耳朵都快听出茧啦!”

    方誊莞尔一笑,黑漆漆的上面忽然垂下一根麻绳,沈云将麻绳利落地往身上一栓,然后伸手扯了扯,顿时就觉如腾云驾雾一般飞了起来。

    若不是早有思想准备,沈云差点就大叫出声了---这绝对比坐过山车刺激!

    等沈云稳定心神,发现自己已经到了一个窗户边,昆仑奴那张几乎和夜色混为一体黑脸陡然出现,又吓了沈云一跳---不知道是不是做贼心虚的原因,沈云今晚很容易受惊。

    刚才那股将他扯上来的巨力就是昆仑奴所为。步婵已经在屋顶上又拴好了一根麻绳,沈云爬过仅容脑袋进入的圆窗,来到屋顶。中国式建筑就是这点不好,屋顶永远都是屋瓦,掀开便是房梁,许多偷人偷财的贼子就是这样登堂入室的。时迁已经在这里接应,很快就将沈云和步婵接应进来,方誊也如法炮制,顺利进入。

    重回这个囚牢,沈云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江湖主簿百晓生,簋街毒龙石老三,鼓上蚤时迁,东海鲛王侯阚,偷香少帅欧阳复,千斤力王章暨……”沈云将这些人一一介绍给方誊,然后大声笑道:“兄弟们,沈云没有食言,终于回来了!”

    方誊听见沈云如此大声说笑,有点担忧,但沈云却将这牢中都是聋哑副狱的事告诉他,方誊便也笑道:“如此一来,岂不是天助我等?!”

    百晓生笑道:“正是。世子定下的‘珍珑局’果然天下无双!”

    这明显就是在拍马屁。这个计策的前后,沈云一点力气也没出,全是侯阚时迁他们在忙活。只是做这件事的确需要有人领头,而这个领头人还必须有一定的胆气和匪气罢了!

    步婵冷冷道:“想要叙旧还是等到外面去再说吧。现在你们已经在这里了,接下来怎么做?”

    沈云问方誊:“滕宇兄,我让你带的东西带了吗?”

    方誊点头,从怀里摸出一排插在布囊上的银针递给沈云。

    沈云接过,又交给了牢房里的石老三,笑道:“接下来就要看时迁和石老三的手段了!”

    时迁一个筋斗从房梁上翻了下来,抱拳笑道:“得令!”

    之后他便打开了石老三求了五年都没给他打开的牢房,背着石老三从屋顶爬了出去。不多时,甲级监狱的大门从外面打开,时迁和石老三笑嘻嘻地站在门口,恭候着众人。

    门外的副狱全部倒在了地上。

    方誊吃了一惊:“这,你们杀了他们?”

    石老三嘿嘿笑道:“没有,只是在他们的昏睡穴上扎了一针。这些又聋又哑的家伙,被时迁一惊就弄出了动静,一下便成!”

    欧阳复嘟囔道:“若是我的**香没被收缴的话,哪里需要这么费劲……”

    牢房外便是通往一层和二层的楼梯,那些铁门大锁在时迁面前全部形同虚设,一碰就开。

    众人涌下,只见满满两层的大麻袋出现在众人面前。

    侯阚一马当先,冲上去撕开了其中一个麻袋,黄橙橙散发着诱人柔和金光的金币顿时倾泻出来,晃的众人心里不断发颤,那一声惊呼就堵在胸口,怎么也喊不出来!

    侯阚一把扑在钱堆里,带着哭腔从喉咙里闷吼:“入他娘,老子一辈子也没见过这么多钱……早知道钱来的这么容易,老子何必在海上打生打死,最后落的妻离子散,连老娘都要靠别人赡养??!天杀的,天杀的……”

    侯阚如此失态,没有人去责怪他?;蛐碚飧鍪贝泻芏嗳擞涤猩弦诮鸨?,但若要一次性见到这么多钱,估计连皇帝都没有过这种经历。甚至连步婵都目瞪口呆了半晌,望着满屋满谷的麻袋,喃喃道:“这么多钱,我们怎么搬得走???”

    沈云嘿嘿直笑:“放心,有章暨在,我还怕东西不够多呢!更何况,这个昆仑奴也不是瞎的!”

    章暨憨厚一笑,兴奋的直搓手。他当年一夜偷了千石粮食,估计也不够这里一麻袋有价值,现在有这么多金币供他索取,他这个老实人都有点快把持不住了。

    “可是,这么多钱我们怎么运出去?门外的可是羽林军!”方誊兴奋之后就是担忧。这么多钱就算是从不担心金钱的方誊也眼红了,但眼红之后就是担忧得不到?;嫉没际窍衷谒那榈淖既沸凑?。

    沈云拍拍他的肩膀:“放心吧,东海鲛王和百晓生早就安排好了,那些羽林军今夜绝对比这些副狱还要安静。至于那些正狱,呵呵,石老三的银针还剩不少呢……”

    ……………………分割线…………………………

    第二天,蓝淀刚一到帝国银行的主簿房,一个满头大汗,紧张的连笑容都有些变形的胖子就站在他面前。

    “蓝,蓝大人,昨夜甲级监狱的重犯全部越狱了!”

    蓝淀心里咯噔一跳,张着嘴想问但又不敢问出那个问题。胖子带着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突然嚎号道:“没了,三十六亿金币,全没了……”

    蓝淀噗通一声摔倒在地,顿时昏死过去!

    ……………………分割线……………………

    由于将甲级监狱当作银行金库的行为是保密的,所以帝国银行也不能将此事公布出去,只能让大理寺暗中调查。同时蓝淀也奏请皇太后,希望皇太后能够出面,让羽林暗卫第二镇将那些重犯全部抓回来,或许还能将金币索回。

    皇太后乍听之下也差点气的昏死过去,尖叫着要彻查到底。羽林暗卫在得知了此事之后也“积极”行动,最起码表面上是这样?;实垡病袄做鹋?,对皇太后一再表示必定将凶手绳之于法,勒令屠天骄必须破案。屠天骄也一再对皇太后表示,一定尽快抓住凶手,还说:“此乃国之巨贼,末将抓之立斩,决不姑息!”

    ……………………分割线……………………

    屠天骄口中决不姑息的“巨贼”此刻正坐在前往渤??さ穆沓瞪?,兴致勃勃地数着手里的金币。

    “1、2、3、4、5……12968、12967、12968……妈的,怎么这多钱??!当富翁真讨厌!”某个纨绔世子满脸坏笑地道。

    “渊让,这就算不过来了?那步婵要你一半的时候你还满脸不同意……呵呵,看不出来,这次行动竟然连羽林暗卫都参与进来!”方誊呵呵笑道。

    “这才叫官匪一家呢!妈的,要不是他们答应给胡公殿下一笔军费,我才不肯将辛苦钱给他们呢!唉,这个世上最不能得罪的其实就是女人??!”沈云呵呵偷笑。

    ……………………分割线……………………

    而其他“巨贼”也坐上了前往北疆的官船,官船上插着的是一面威风凛凛的大汉皇旗,胡公殿下抓着一把金币笑的合不拢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