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四十八章 君之代,倭国国歌】
    这个时代的黄河,还远远不是后期那条泛滥成灾的地上悬河。炎黄民族的母亲河此刻依旧清澈。

    黄河真正开始泛滥成灾应该是唐朝以后的事。从先秦开始,直至唐末,黄河中原地区都是战乱最多的地方,特别是长安、雒阳一带,几乎是每隔几年便有一场大战役,尸横遍野百姓流离的同时,绝大多数的树木都被砍伐下来制造攻城武器。如果是盛世,这些树木也同样被砍伐下来营造宫室殿宇。树木的逐渐稀少,黄河上游开始沙漠化以后,黄河才开始泛滥成灾。

    圣祖皇帝统一天下之后,非常重视黄河的?;?,还专门在户部设立了营造司,专门负责对黄河周边地区树木的?;すぷ?。所以现在呈现在沈云面前的黄河河水清澈,水流平缓,即使是夏汛期间,水流也没有暴涨。不过望着头顶炽热的骄阳,沈云还是不由发出一声叹息。

    从他到这个时代开始,至今也有三四个月了,可他却连一场小雨都没有看到。也不知道这贼老天到底什么时候肯普降甘霖,帝国西北已经半年没有雨了,再这样下去,不知局面会变成什么模样……

    “渊让?!焙钕碌纳粼谒砗笙炱?。

    沈云赶紧转身,恭谨道:“张伯伯!”

    “等会儿就到孟津了,我会让宫三跟着你,如果有什么事就让他来通知我!”

    “知道了,张伯伯!希望张伯伯一路顺风!”沈云道。

    刚才胡公叫时迁通知他的也是这件事,渔阳方面传来消息,有急事需要胡公赶回去处理。所以到了孟津之后,胡公便要轻车简从,以最快速度赶回渔阳。本来说时迁、侯阚、百晓生等人也要随着胡公去北疆的,但考虑到他们也很久没有见过父母妻儿,所以胡公特别批准他们先随沈云回渤???,到弥兰农场见过父母之后再去北疆。

    沈云自知资历不够,所以没有问渔阳出了什么急事,但胡公却没有避讳地告诉了他。

    渔阳,即燕州首府。就在现在的宣化附近。也有说北京的。事实上渔阳就在燕山山脉南麓,掌管着整条燕山山脉的防卫工作。汉圣祖统一天下之后,将疆域向北扩展了四千里,最北抵达了贝加尔湖,所以燕山对于汉族农耕文明的?;ぷ饔媒档?。

    不过这一带是农耕文明与游牧文明的天然分界线,平原、山地、荒漠应有尽有?;谡獾?,圣祖皇帝将这里作为军事训练的场所,驻有甲等军团飞骑军在此,同时建了一所全帝国最大的军事学院---昭武大学!

    胡公殿下就是昭武大学的祭酒!

    当然,这是四年前的事。之前昭武大学的祭酒都是由英公殿下担任。这也是皇帝找不出足够的将领来取代原先军团统帅的重要原因之一。

    昭武大学的学员每年都固定在两千人,但真正能熬过四年时间,毕业出来的合格学员只有八百人!这八百人只要合格毕业就能获得最低少尉,最高上尉军衔,分派到部队中最少也是个连长。低到吓人的毕业率虽然让很多人畏惧,但更多心有抱负的学子却纷纷选择到这座全世界最严格也最大的军事学院进行学习。

    昭武大学分有多个科目,骑兵科、步兵科、辎重科、参谋科等等。其中尤以骑兵科为最。骑兵是大汉帝国的骄子,更是全世界各国的头等战力。

    按照沈云的说法,英勇善战的骑兵就是冷兵器时代的核武器!没有骑兵的国度注定要被动挨打!

    所以历年以来,骑兵科毕业的学员更加少,最多的一次是圣祖皇帝还在位的时候,那一届有一百七十人合格毕业。而这次胡公殿下担任祭酒以来的这一届却是个例外,足足有二百名骑兵科学员撑过了艰难的四年,今年将是他们的毕业之年,只要通过大学最后一次考核---无负重穿越草原两千里,然后安全反转就能毕业!

    所谓无负重不是没有武器和战马,而是没有任何后勤补给,也没有向导,全靠自己觅食和辨别方向。茫茫大草原只有一些早就归附大汉的游牧部落在放牧,在这个没有电气化的封建时代,这些学员所要面对的困难可想而知。

    胡公殿下所要处理的急事就是这些骑兵学员---按照估计,他们在一个月前就应该回到渔阳了,但直到如今,他们仍然杳无音讯。整整两百个种子,是胡公担任祭酒以来悉心培养出来的优秀骑兵军官,就算穿越大草原遇到了不可预料的危险,但也不至于一个都回不来??!所以胡公殿下必须紧急赶回去,带齐队伍去寻找!

    面对这件事,沈云也无法对胡公有更多的慰藉,只能说:“他们可能路上迷路了,过段日子也许就……”

    说到一半,沈云还是闭嘴了。因为他发现胡公的脸色非常难看。

    沈云随便一想便明白了。如果在自己领土上都还会迷路,那怎么指望他们以后在指挥战斗的时候不犯相同错误?不管这次胡公能不能找到他们,这些学员都将面临无法合格毕业的命运!

    说话间孟津到了。这是上党郡、泗水郡通往雒阳的最大港口,也是各地商船进入帝都必须经过的关卡,所以这里的繁华竟不比雒阳逊色。高城大阜,商贾遍地,码头上人头济济,热闹非凡。

    胡公殿下的官船驶进港口时,早有两艘挂着巡城司旗帜的小船迎了上来,将官船接应到一个单独的泊位。两个健硕的巡检踏上官船,对站在船头的胡公行礼道:“殿下,马匹已经备好,只是天色已晚,是否在孟津休整一夜,明日启程?”

    胡公道:“不必了,我立即出发。这是渤海侯世子扶灵还乡,你们好生安排,明日再派些人送世子去延津渡船?!?br />
    “是,殿下!”那巡检非常恭谨地退到一边。

    胡公是标准的武夫,没有丝毫扭捏作态道:“渊让,我先走一步了?;瓜缰笕粲惺裁词虑榫腿霉依葱?,渤??だ胗嫜粢膊辉?,飞骑军朝发夕至,说什么我也会照顾你周全!”

    胡公这么说显然是对沈云这次还乡有所担忧,沈云如何不知,但此刻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躬身道:“殿下慢走!一路顺风!”在人前,沈云还是要称呼殿下的。

    胡公带着所属亲卫已经上岸,连头都没回,径直挤开人群往北而去。这次胡公带的亲卫足有四百多人,这些军人纷纷下船,下船时还两人一组扛着大木箱---里面装着的正是沈云这次“作案”的赃款。

    三十六亿金币,羽林暗卫要走了一半,沈云又单独拿出八亿给胡公殿下,还分了两亿给方誊,其他人各分了其中一部分。这个时候沈云也只剩下两亿而已。

    对于这些金币,沈云听从方誊的建议,找一个商城大阜,将金币分批存入帝国银行。从银行偷了钱出来,又要存回去,不知道是不是一种讽刺,但是除了帝国银行,沈云也想不到更好的地方存放了。

    这就是垄断性行业的厉害之处,不管这钱属于谁,它永远都在自己手里抓着。

    起初沈云还觉得几十亿金币非常多,但是在船上一听胡公殿下说起,他才知道,自己给的八亿金币其实仅够飞骑军进行一次长达两千里的作战消耗罢了!而且还必须是速战速决的那种,一旦战斗打成僵持状态,那花的钱就更加没数了!

    不过对于普通人来说,两亿金币已经可以安安稳稳的度过下半辈子了。

    这些钱沈云全部交给沈武保管。沈武在看见这些钱的时候竟然也没有吃惊,更没问这些钱从哪儿来的。对此沈云很有些不好意思。但后来方誊告诉他,“这就是身为主人的好处,你只有下命令的份,而下人永远不会问为什么!”

    事实上沈武之前侍奉沈慕的时候也是这样,从不问为什么,只问该怎么做。慢慢的沈云也就习惯了。

    等沈云将事情安排妥,特别是将父亲的棺椁安排好已经是月上柳梢的时刻。

    百晓生已经在孟津城最大的怀远客栈租下了一个独立的院子,包括这些江湖人士在内,一共五十六人,全都住了进去。

    百晓生、侯阚、章暨、欧阳复、时迁,石老三,还有那个壮汉昆仑奴都跟着沈云,除此之外还有沈武从沈湛那里要来的二十几个护幡的家丁,人手倒也不少。

    晚些时候,沈云带着众人对渤海侯沈慕的棺椁灵位祭拜了一番,这才洗漱吃食,忙碌完后已经是月上中天,夜静虫语时了。所有人纷纷回房,沈云却还在停放棺椁的临时灵堂守夜。

    这时,房外传来一声咳嗽声,沈云听出了声音,扬声道:“宫三,你怎么还不睡?!?br />
    沈云也是昨日才知道,原来宫三并不是公甫效的仆人,而是胡公殿下留在帝都负责帝党与胡公等人联系的联络人。这次胡公回帝都不知道和皇帝商量了什么,宫三反而开始跟着沈云。从这个角度来说,沈云倒觉得这个宫三更像一个双面间谍。

    宫三,的确是淮南宫家的季子。一出生就是军籍,而且一直就在胡公殿下麾下服役,算是胡公殿下最贴心信任的下属之一。

    宫三穿着常服,左臂上绑着一块黑纱,算是给渤海侯戴孝,迷瞪的三角眼依旧让人看着很讨厌,不过深知他能力的沈云却没有流露出这种情绪。

    “这么晚了,世子还不是没有睡吗?”宫三带着笑容道。

    沈云道:“按照礼制,我必须守孝三年,每日都必须过了子时才能入睡……你连这都不知道?”

    宫三道:“我们宫家的男丁时代为兵,当兵的哪有这么多讲究。这些孝制也就你们才有资格去享受、去执行,若是我们,呵呵,一块马革也就是我们的棺椁了,哪有这些护幡灵堂!”

    “马革裹尸,倒也不是为一种悲壮!”沈云听宫三的话语里似乎有种淡淡的哀伤,所以只好说着这些没营养的话,半晌才道:“胡公殿下让你留在我身边,那帝都那边怎么办?”

    “帝都那边自然有人负责?!惫坪跤谢跋胨?,但又止住不声。

    沈云刚想询问,就在这时,院子外却传来异乎寻常的喧闹声。

    已经夜深人静,谁在外面喧哗?

    沈云蹙了蹙眉,举步往外走。宫三紧随其后。

    院子外通过一个走廊就是怀远客栈的大堂,此刻大堂里灯火通明,有一群穿着汉服,但举止却有些不伦不类的男人,有十数个之多。他们围坐在一张桌子前,有节奏地拍打桌面,边拍边唱,调子很有些古怪,沈云似乎在什么地方听过,细想又想不起来?;褂腥母鐾犯呛谏?,身材娇小的人跪坐在大堂角落里,不住啜泣。

    堂倌小二面带不悦站在柜台前,不住跟掌柜的说着什么。掌柜的也面带愠色,可似乎有些忌惮,没有靠前。

    沈云不管那么多,带着火气走过去道:“掌柜的,这么喧闹,我们还怎么休息?”

    掌柜的姓江,是个四五十岁的中年人,带着高冠,面貌忠厚,看见披麻戴孝的沈云过来,知道这个人就是跟胡公殿下的官船一起下来的渤海侯世子,赶紧陪着笑道:“世子见谅,不是小人不去制止那帮倭奴,只是这些倭奴带着朝贡的贡品在身上,若是靠前,他们定然将贡品摔碎,然后讹诈小店……!”

    倭奴?日本人?

    沈云好奇地望向那边还在大呼小叫的人堆。那些人的汉服穿的的确很有后世和服的模样,不过却更加邋遢,背后那个小枕头好像也没有了。得知了他们的身份,沈云这才想起他们刚才唱的歌好像是---“君之代”???

    日本国歌?

    靠!

    沈云差点蹦起来。日本人唱“君之代”本没有什么大惊小怪,可问题是这里是大汉帝国,不是现代的日本!他们怎么会唱“君之代”?

    ……………………分割线……………………

    ps:百度大婶说,“君之代”被定为日本国歌是1999年的事。不过不管是什么时候,总之出现在这里的确很不合理,呵呵……这是个很复杂的故事,我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