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五十一章 海盗船,倭寇进犯】
    蓬莱是乐浪郡最大的海港城市。跟其他大汉帝国的商城一样,这里富有而又喧闹。全城共有居民十八万户,近两百万常住人口。比起乐浪郡的首府临淄来说也不遑多让。

    应该说海运业的发展才造就了蓬莱港的繁荣。不过与沈云印象中青岛、大连等才是海港不同,木制大船吃水线浅的原因就足以让蓬莱登上乐浪最大海港的宝座。

    据沈武说,整个帝国最大的海港有六个,分别是星落港、越州港、广州港、基隆港、宁波港和渤海港。蓬莱在它们之中只能算是中等罢了。

    望着眼前千帆竞渡,几乎把港口都遮蔽起来的雄伟画卷,沈云深深沉醉在大汉帝国无比强盛的盛世情怀里。

    他们的官船是胡公殿下从帝都开出来的。高十八丈,长十九丈,这已经是沈云所见过的最大船只,可到了蓬莱港,看见那些动辄以百丈计的海运大船,沈云才深感井底之蛙的痛苦。

    他们所乘坐的只是河运大船,如今要出海,自然要寻觅更加结实坚固的海运船只。幸好这些事情根本不用沈云去操心,沈武已经驾轻就熟地去安排了---在蓬莱港也有沈家的产业,正好有一艘商船已经满载了货物,准备回渤???,于是沈云等人也没有下船,直接登上了这艘名为“出云号”的商船,直抵离岛。

    汉元千年七月一日,沈云带着渤海侯的棺椁从蓬莱港出发,随员五十六人。云号商船高三十六丈,长二十七丈,远看像一只大海螺。这是一艘近海航船,靠风帆的力量前进,底舱还有人工的划桨,不过现在七月,天高气爽,风向正北,所以还用不着。

    船长是渤海平壤县人氏,叫洪科,粗手大脚只披着一件薄薄的绸衣,卷起袖管和裤腿,露出的肌肤有种海边人特有的酱紫色,脸上胡茬很密,但却没有长须。渤海侯世子坐他的船扶灵还乡,虽然是丧事,但洪科还是感觉非常荣幸,船甫一驶出蓬莱港,便来到沈云居住的舱房里问安。不过却发现沈云已经到了甲板上看海景,于是也跟了过来。

    “洪科见过世子!”

    “呵呵,老洪不必拘礼。是我打扰了你做生意才是!”沈云在沈武的陪同下,正在甲板上望着一望无际的大海出神,此刻看见洪科行礼,忙也回了一礼。

    洪科见世子也给他回礼,颇有些局促地道:“不打扰不打扰,出云号本就是侯爷家的商船,这次拉满了货物,本就是要回渤??さ摹洗魏钜┶耸?,坐的也是小人的船呢!只是,唉,天妒英才……”

    这个时代的汉人都受过些教育,所以说起话来也颇有水准。

    沈云穿着孝服,脸上闪过一丝悲戚,但很快镇定下来说:“洪船长,咱们几时才能到的离岛?你们可是在离岛卸货么?”

    洪科赶紧回道:“按照风向,如果没有大风大浪的话,五天左右就能到离岛。船上都是些生丝和茶叶,还有一点鄢家的布匹,都是销往扶桑州的,所以我们会在渤海港下锚卸货?!?br />
    洪科解释的很清楚,沈云点点头,看他这么拘谨,又随意地问:“我们船上有多少人???”

    “回世子,出云号固定船员有八十六人,再加上二十几个镖师,有上百号人吧!”

    “镖师?”沈云意外地问。

    沈武在旁解释道:“这几年海上不太平,常有倭寇出没,所以现在只要押送货物,我们都会聘请几位镖师随行?!?br />
    倭寇?那不就是倭奴吗?

    沈云蹙眉道:“帝国不管吗?咱们船上可有武器?”

    洪科道:“帝国已经派了水师在围剿这些倭寇了,但这些倭寇大都是从倭国过来的,不是流亡在这附近海岛上的海盗,一旦有大批战舰驶近便逃回本国,又或者装作是出海捕鱼的渔民,所以很是难抓。出云号是商船,不能安装强弩和弩炮。长枪大刀倒是有几件,不过都算不上精良,还是那些镖师手上的弓刀更有威力些!”

    洪科说起倭寇也是恨的咬牙切齿,但似乎并没有太多的悲愤在里面。这个时代的倭寇,还远远没有明朝时期的倭寇那么嚣张。整个日本列岛都是缺铁矿的,所以这些倭寇的武器也都是从帝国购买的粗制品,算不得精良。洪科虽然恨,但对于他们还不是那么上心。一般来说,只要船上有二三十个镖师,那差不多安全就有了保障。因为倭寇所能出动的海盗船绝对比普通的商船要小很多,而且人数大都也在百十人左右。

    说起那些镖师,大都是从蛟龙军团退役的军人,寻常倭寇见到他们的旗帜都要掉头就跑。更何况,这艘出云号可是渤海侯家的船,哪个倭寇敢得罪倭国的财神爷呢?

    洪科说轻松,但沈云却有些愤怒。沈武看得出沈云在气什么,便附耳道:“其实这件事侯爷已经上报过朝廷,但朝廷除了加大打击力度,别的也做不了。除非一鼓作气把整个倭国灭了,否则也没有别的办法能够根治?!?br />
    沈云暗暗点了点头,也不再说话,看了一会儿海景却又无法让心情平静,只好回房休息。

    舱房里,沈云在船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倒不是因为晕船,虽然这船上颠簸的厉害,可也许是之前的沈云坐惯了的关系,此时也没有什么不适。沈云所思所想,无非就是那个叫“明治”的家伙。这家伙不但将现代日本的内阁首相制度搞了出来,还想出以领土换进步的法子,如果说这些倭寇背后没有他的影子,沈云打死也是不信的。

    如果放任他再这么下去,没准还真会让他哪天咸鱼翻身呢!

    但是又有什么法子让这个明治国王知难而退呢?不,他肯定是个穿越者,穿越者怎么可能知难而退?一旦让他得知自己也是穿越者,没准还会有所警惕,所以必须一鼓作气将这个隐患摘除掉。但又有什么办法能够将倭国一举铲除?除非是……

    沈云眼前一亮。想要灭掉倭奴,单靠沈云一己之力显然是不行的,必须借助国家的力量。以如今帝国的国力,想要灭掉倭奴易如反掌,但是有什么办法让国家力量介入其中?必须要有一个能让帝国对倭国宣战的理由,但这个理由是什么为好呢?就凭《君之代》里面的歌词吗?恐怕不行?;Р咳鼻?,皇帝现在最不想的就是战争,为了避免将战事扩大,他连罗马人都能忍,怎么会忍不了倭国这个从现在看来还是“外表谦恭”的属国呢!但如果动用羽林暗卫的话……

    沈云兴奋地捏住了怀里的墨玉牌。用羽林暗卫去寻找倭国野心难伏的证据,一定能找到足以打动皇帝宣战的理由。

    还有倭寇,哼,自以为漂流在海上,帝国水师就拿他们没办法了吗?老子就用个以寇制寇,我倒要看看是倭寇厉害,还是咱们大汉土生土长的海盗厉害。

    想到就做,沈云立即铺开纸笔又给胡公殿下写了一封信,交给宫三之后就把侯阚叫进来,细细对他分说了半天。

    侯阚听的一愣一愣,大眼睛里满是疑惑:“世子,你是让我再当海盗?”

    沈云笑道:“不错。不过你这个海盗不是抢劫汉人商船,而是倭奴的。必要的时候,我希望你还能到倭国境内去,杀人放火、**掳掠我都不管,只有一条,必须让倭国不得安宁?!?br />
    侯阚犹豫地说:“做这些倒是我的拿手事,但如果帝国水师围剿怎么办?”

    “放心,我会对胡公殿下明说的。实在不行,你可以带人到渤??ざ悴?,我一定会妥善安排你们的!”

    侯阚道:“世子,如果我真的再做海盗,你又窝藏我等,那可是大罪,刑部就算顾及渤海侯的面子也无法从轻判罪……世子,你可想好了?”

    沈云坚定地点点头:“不错。我已经决定了。老侯,也许你现在不明白,但终有一日你会知道,我这个决定是对的。对付倭奴,绝不能心慈手软,一定要斩尽杀绝。恨只恨圣祖陛下未能千秋万代,否则照他老人家的意思,肯定是要将倭奴斩草除根的!”

    侯阚再无顾忌,站起身道:“既然世子都能舍了这富贵荣华不要,俺侯阚粗人一个,又有什么好再顾忌的?!说干就干,不过这一切得等回了渤??ぁ宦雷铀?,当年被帝国水师围剿,我手底下还有是一些兄弟逃出去了的,就在渤??ぞ幼?,到时候登高一呼,他们肯定响应。就是这起步的费用……”

    “这点你别担心,我会先给你一百万金币,打造几条性能好的海盗船。从倭国打劫来的货物我跟你四六分账,我四你六!”

    侯阚兴奋的直搓手,嘿嘿大笑。

    接下来,两人就具体的细节和一些联络方式仔细研究了一番,这才各自回房睡了。

    第二天天一亮,沈云洗漱完毕出舱门时,就见宫三已经站在门口等候,手里拿着两张纸条,对他道:“世子,陛下和殿下都有消息传回来了!”

    “嗯?”沈云望了望四周,整个大海上风平浪静,连只鸟儿都没有。这个宫三是怎么接到消息的?难道这个时代已经有了卫星电话吗?

    疑惑归疑惑,沈云还是接过两张纸条看了起来。第一张是皇帝的回复,只有寥寥几个字:“卿所奏已知,朕自有思量”下面是皇帝落宝。纸张有些旧,边角还有卷过的褶皱痕迹。也不知道宫三是怎么搞成这样的。

    胡公殿下的纸条字就比较多了,不过都不是什么好话,大意就是骂沈云狗拿耗子多管闲事,让他专心回渤??ぐ鸭易宓哪切┏ふ吒愣?,不要惹是生非胡思乱想,倭国如何不需要他去理会。不过对沈云想要调用侯阚的事,胡公殿下没说??蠢凑夥饣匦攀嵌陨蛟粕洗位匦诺拇鸶?,昨天让宫三转交的信笺他还没有收到。

    按照日程,胡公殿下一行应该堪堪踏入渔阳境内才是,但怎么就这么快回复了呢?沈云真的很想问问宫三是用什么法子联络的,但看宫三阴冷的三角眼,和笑比哭难看的面容,还是忍住了没问。

    这时,洪科亲自送来早餐,就是简单的一碗清水和几个馍馍。

    沈云道:“洪船长不需要如此客气,让别人来就可以了!”

    洪科憨厚地笑道:“没事,能为世子效劳是我的荣幸!”

    从这点看,渤海侯在渤??せ故瞧牡萌诵牡?。但为什么那个对渤海侯不利的谣言会到处流传呢?

    沈云正要说话,忽然从顶部桅杆上的瞭望台传来刺耳的金鸣声,瞭望台上的一个船员尖声大叫:“有倭寇!准备御敌!”

    洪科的笑容猛收,将早餐往沈云身边的宫三手上一递,抱了抱拳就赶紧向驾驶舱跑。

    沈云也是一怔,顾不上宫三,跟着洪科来到驾驶舱。

    出云号的驾驶舱就是前甲板上的一个木屋,屋里有操控方向的船舵,还有四五个神色紧张的船员。这里是出云号除了瞭望台以外视野最开阔的地方。站在这里,沈云凝目望去,只见海平面上出现了几个小小的黑点,还不甚明了。

    这时,之前瞭望台上尖叫的船员跑了下来,冲进驾驶舱里对洪科道:“船长,是倭寇的船只!有四艘,都是千石规模的战船!”

    石(dan),不但是大汉帝国的重量单位,也被用来形容船只的吨位。以一艘船能够装载多少东西来衡量。按照划分,出云号是四千石商船,而帝国最大的战舰“大汉号”则有十万石之巨。

    沈云注意到洪科的脸色有些凝肃。虽然出云号有四千石,不论是体积还是人员都肯定比一艘千石船要厉害的多。但战船跟商船是不能比拟的。弩炮、投石车、火龙等等远距离武器是船只是否为战船的衡量标准。一旦被称之为战船,那这些东西肯定是必备的。一艘千石战船就足以让一万两千石的商船沉没,更别说现在有四艘了!

    沈云使劲看了半天,那四个黑点似乎就没动过。但这是视觉效应,沈云知道,那四艘倭寇战船正在飞速超这里赶来。至于那些瞭望员为什么能够这么快分辨出船只的归属和大小,除了对船只的熟悉外,他过人的眼力也是不可缺少的。

    洪科已经冷静地下达了一连串的命令:“把所有帆都升起来,让大副以下的所有船员下到机轮舱,准备加速?!?br />
    “通知护镖师,让他们立即到甲板候命。我们的船员也配上武器,准备接舷战!”

    “立刻点起狼烟,让附近的船只火速向我们靠拢,人多力量大,这些倭奴未必敢来!还有,仔细观察周围有没有我们帝国水师的巡逻船,有的话就大妙了!”

    “准备好逃生船,一旦不敌,先让世子他们坐船逃走?!?br />
    ……

    从这一连串的命令来看,洪科的确算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船长。船员们也在快速精密的行动。不多时,出云号的速度已经提升起来,十张巨帆鼓足了风力,开始向前冲。

    沈云本想问为什么不朝相反的方向跑,后来发现是风向的原因。风是朝倭寇所来方向的,如果掉头就等于是逆风,依靠底舱的人力划桨,速度根本快不起来。而一般来说,能够做海盗的船只,速度都不会很慢,特别是这种千石战船,他们的速度也就比小型巡逻船慢点有限。

    甲板上很快聚起了二十几个头包青巾,一身短打紧身装扮的汉子,他们身上那种干练的气息让所有人都有些心安。

    沈云看在驾驶室里帮不上什么忙,便跟洪科告辞出来,到了甲板上。洪科认为刀剑无眼,希望他在舱房里等候,可沈云却不太乐意,他说:“洪船长你指挥妥当就行,我沈云还真想见识见识这帮倭奴到底有什么能耐!”

    甲板上除了已经严正以待的镖师,侯阚和昆仑奴都站在那里,沈武则带着一帮沈家家丁,正积极地帮着那些船员解索挂帆,收拾甲板上的不需要物品。

    看见沈云到了甲板,沈武赶紧过来道:“世子,这里危险,还是先回舱房吧???”

    沈云没有回答,而是四处看了看道:“时迁他们呢?”

    “时迁、章暨还有欧阳复因为晕船,正在舱房里休息呢,石老三眼睛不便,我也让他躲在房中暂时别出来……”沈武焦急地说,“世子,还是先回舱房吧?!”

    沈云笑道:“武叔,别紧张。我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的,只是我堂堂渤海侯世子,若是连倭寇都没看见就躲了起来,那岂不是会让人笑掉大牙?这点胆色都没有,怎么让家族那些长者满意?”

    沈武看他坚持,便跺脚叹息一声,手持一把开山砍刀死死地跟着他身边。

    说话间,迎面而来的倭寇船只已经大了一圈,隐隐如龟的船体已经慢慢显露出来了。

    侯阚正站在甲板前的护栏上,眺目远望,沈云走过来问道:“老侯,这仗有危险吗?”

    沈武在一旁不断给侯阚打眼色,目的是希望侯阚把危险说大几分,好让沈云回到舱房去。

    侯阚指了指前方,严肃地说:“不好弄啊世子,那四艘倭船叫平底龟船,航速奇快,而且船身结实,是倭奴特有的战船。即使用帝国水师最强大的战船也必须三四炮直接命中才能将那层龟壳打碎。一般如果遇上这种倭船,帝国都是直接靠上去接舷作战的!但现在我们人手不够啊,这种平底龟船每艘至少有百十人,四艘就有四五百人,我们出云号一共才百十号人,若是接舷战实在太过凶险!”

    沈云问:“既然这种平底龟船如此好?我们为什么不造?难道它就没有弱点吗?”

    侯阚道:“这种平底龟船的船身是用铁杉木造的,这种铁杉木只有倭国北海道、帝国渤??げ庞?,原料极其不易。而且这种船不能远航,帝国水师也造了几艘,不过都在越州港做巡逻使用。它们也有弱点,那就是船底。他们的船身极重,想要在海上漂浮,吃水就不能太深,是以船底是极浅的。若在平时,只需几个水鬼潜下水去,在它们底下凿开几个口子,他们就是再坚固也不顶用,可是这里……”侯阚望了望周围,蹙眉道:“我们本来人手就不足,若是下的水去有什么闪失,不但不能制敌,怕是自己也是要被制住了!”

    侯阚的话很中肯。而且指出,倭奴旨在抢劫,所以只要不遇到太激烈的抵抗,应该不会想要打沉出云号,但是跳帮接舷战想必是在所难免了。

    沈云纠结地望着越来越近的倭船,心下有些茫然。倭船越来越近,陡然出现在沈云眼前的龟船让他不禁勃然大怒---妈的,每艘龟船的船头竟然挂着日本经典的月经膏药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