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五十二章 接舷战,世子神威】
    “挂旗?。?!”

    一声长啸在出云号上空回荡。

    在倭船还在大致十里外时,镖师队伍里一个卷袖袒胸的壮汉高声咆哮起来。

    “升旗咯!”身边的镖师也跟着大声呼喊起来。

    只见一面蓝底红图的大纛缓缓在出云号上升起,旗上是一副猛龙汲水的画像,在海风吹拂下,那条龙仿佛活了过来!

    看见旗帜升起,那些镖师更加兴奋地大叫,分列在三排,中间一排已经抽出战刀,左右两排则弯弓搭箭,做好战前准备。

    侯阚见沈云不解,便解释道:“这面猛龙汲水旗是所有镖局通用的旗帜,跟帝国水师蛟龙军团的旗帜颇像,不过蛟龙军团的大纛有花穗,他们的没有,而且猛龙汲水旗上会有镖局的名称,唔,四海镖局?嗯,听说过,是东海一带比较有实力的镖局呢!”

    “那帝国水师不干涉吗?”沈云问。

    “这些海上镖师大都是从蛟龙军团中退役的军人,所以很早以前帝国便同意他们悬挂这面旗帜,以壮胆色!至于见敌挂旗,乃是海战的规矩,有‘直挂云帆济沧?!?,也有告诉对手,这艘船由谁在保卫!

    四海镖局交游广阔,每年都会有各大小海盗的程仪奉上,他们把面子做足了,我们自然也要给面儿,这是规矩。以前的时候,这面四海镖局的旗帜挂出来,普通的海盗都不敢招惹!”

    侯阚的笑容里带着一丝难以察觉的戏谑??蠢此案珊5恋氖焙蚓兔挥性趺唇补馓豕婢?。

    方才那个长声咆哮的镖师望见沈云这边还在窃窃私语,已经忍不住大声道:“那位公子,你们是战还是闪?若是战就让你的人赶紧按照队型站好,若是闪就赶紧回舱里躲起来。等会儿打起来老子可没工夫照顾你们!”

    沈云是渤海侯世子,并且搭坐出云号回渤海的消息还算是小保密的事,洪科自然也不可能到处去说。所以这四海镖局的镖师并不知道沈云的身份。

    沈武大怒,正要回嘴几句却被沈云制止:“大敌当前不要意气用事,让我们的人听从那个镖师的指挥,摆好队形,准备应战?!?br />
    沈武重重点了点头,赶紧带着手下几十个家丁学着他们的模样,守护在前甲板的右侧。

    此时,倭船更加近了。那面似乎目空一切的月经期已经赫赫在目,在海风的吹拂下散发着一股让人作呕的臭味。船上那些衣衫褴褛,干瘦如柴,但是嗜血凶悍的倭寇都站在了甲板上,许多倭寇手里甩着飞爪,正对这艘急速靠近的大船跃跃欲试。

    侯阚赶紧拉上沈云往驾驶室跑,沈云却甩开了他的手,侯阚冲昆仑奴一使眼色,昆仑奴拦腰抱起沈云,三步并作两步冲向驾驶舱。

    “放开,放开老子!”

    沈云挣扎着要下来,忽然听见驾驶舱方向传来洪科嘶声的咆哮:“准备撞击,抓紧了!咱们冲过去??!”

    话刚说完不到一会儿,沈云就感觉船身重重的撞到了什么,整艘船都剧烈的摇晃了一下,船体发生了很大规模的侧移,浪花一下打了起来,溅起十几米高。甲板上严正以待的诸人早就有所预料,反倒是抱着沈云跑的昆仑奴因为听不见,所以压根没有防备,这下撞击让他猛地向右倒去,沈云却在这一刻被昆仑奴侧倒的巨力给甩到了半空,浪花席卷,打湿了沈云的全身。

    就在冰冷海水触及身体的一刹那,沈云浑身打了个冷战,没等他从冷战中清醒过来,整个后背又重重撞在栏杆上。

    “咚”

    变故迭起,让沈云根本措不及防,剧痛之下他还能保持清醒,手死死抓住栏杆不放,整个人一下挂在了出云号前甲板右侧的船舷之外!

    “世子!”

    侯阚大惊失色,沈武也吃了一惊,也顾不得队形不队形了,所有沈家家丁抛掉手里的武器,一起朝沈云这里抢了过来!

    就在这时,巨大的出云号已经撞开了迎面开来的倭船前船头,甲板上木屑四溅,倭船上响起更大规模的声浪,简直要将这次交锋推向最**一般……

    撞开横亘在前的两艘龟船,龟船像被分流一样,贴着出云号向两侧滑行,船体与船体剧烈摩擦,发出刺耳的让人心悸的“嘎吱”声。

    沈云正挂在船体外呢,那摩擦着出云号船体过来的龟船转瞬便到了沈云眼前,眼看他就要被活活碾死在两船结合部时,昆仑奴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气力,一下跳起来,大腿用力一蹬,整个人如出膛的炮弹一样撞向了沈云手抓的那根栏杆!整个硬木制作的栏杆竟当不住他这一记猛撞,“喀嚓”一声便碎裂开来,昆仑奴和沈云顿时抱团掉向了大?!?br />
    “世子?。?!”侯阚大叫一声,与沈武一前一后扑到,却看见沈云和昆仑奴竟然没有掉进海里,而是砸在了与出云号相撞的龟船甲板上!而在他们身下,竟然还有几个呻吟出声,已经被砸的气息奄奄的倭寇……

    世子掉贼窝里了?!

    沈武和侯阚顿时傻了眼。

    这算什么?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么?但世子可不是那套狼的孩子啊,这倒好,仗还没打呢,世子先没了!这颗如何是好?

    ……………………分割线……………………

    广田弘一怎么也没想到,汉人这艘商船会如此激烈的反抗,竟然对着两艘横亘在航道上的龟船直冲过来。出云号可是商船,并没有安装撞角,怎么能这么蛮干呢?看见我们龟船在此,最起码你应该打个方向,避一避吧?

    作为这次海盗行动的指挥官,广田弘一对出云号这种不按规矩出牌的行为感到很不满。

    他哪里知道,作为出云号的船长,洪科也没想过要直直的撞上去??墒窃诟詹欧缢僖幌录哟?,洪科若是打帆或者转移方向,那速度势必慢下来,龟船就会有跳帮接舷的时间,这是洪科不想看见的。

    不过不管怎么样,跳帮接舷战是不可避免的,即使出云号能够在刚才的时候抛开龟船一段距离,等龟船掉转船头,顺风追赶时,一样能够缠住出云号。

    至于用弩炮攻击之类,广田弘一是不予考虑的。笑话,好不容易聚集起来这么多人,在这片海域快十天了才找到这艘船,岂能一通乱砸把它打沉掉?

    好吧,广田弘一承认自己低估了汉人的勇敢,出云号结结实实的跟龟船来了一次大碰撞,结果是出云号前挡船体受到轻微碎裂磨损,但并不影响它的航行。龟船更加坚固,自然也没什么大问题,可是从天而降的两个汉人又是怎么回事?

    广田弘一一度发懵,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以为那些汉人才是海盗,自己是被抢劫的对象……跳帮接舷战不是应该我们上演的吗?怎么变成他们了?

    沈云此刻也是懵的。从昆仑奴肩膀上凌空摔进海水里开始,一切的行动都是身体自己的意识去支配。等他有了清醒意识的时候,就看见一大帮浑身散发着腐臭,牙齿腥黄,吊眉臊眼的家伙拿着已经生锈的铁制刀具,畏畏缩缩地围在他身前。

    这是一帮猥琐犯,而且是一群穷的连裤衩都穿不起的猥琐犯,脑袋上顶着的小抓髻很传神地将他们的身份公布出来---倭寇!

    沈云迷迷糊糊地站在龟船甲板上,还没搞清楚到底是倭寇上了船还是自己上了倭寇的船时,忽听背后有人发出一阵鬼叫,然后那些倭寇就猛地朝沈云扑了过来,已经锈迹斑斑的刀具上还有点点血迹,裹挟着凌厉的杀气就这么劈向沈云。

    我靠!

    沈云心里大叫一句,不间断的体能训练终于让他在第一时间作出了最正确的举动---往后倒退一步,避开刀锋,然后身体向右一侧,右拳直冲,顿时砸在了那猛扑来的倭寇脸上。那倭寇的脸与沈云的拳头做了亲密接触的时候,刀还离着沈云有十公分呢,然后就见他如杂技演员一样来了三个后空翻,再加四个托马斯全旋,最后华丽地以狗趴姿势跟甲板来了个近距离接触……几颗腥黄的牙齿混着浑浊的血滴飞溅出来,看的人触目惊心!

    一拳制敌,沈云都有些发懵。自己的拳头什么时候这么强壮了?

    没等他想明白,更多的倭寇冲了上来,嘴里叽哩哇啦地鬼叫,状极凶狠。很快,沈云就发现自己为什么这么厉害了,他自身的功夫素养自然是至关重要的原因之一,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这些倭寇的体格实在太瘦小了,常常是沈云的拳头都打在了他们脸上,他们的手伸直了都够不着沈云一根毫毛。

    一时间,沈云都有种欺负小孩的负罪感。

    不过这种负罪感在他打到第四个倭寇之后消失了。方才发出鬼叫的身后,突然跳出六七个武士打扮的倭寇。这些倭寇一看就与众不同,因为他们身上竟然穿着粗制的皮甲,双手握着长刀,腰畔还有一把短刃插着,除了身后没背两面小旗以外,简直跟日本古代的武士一模一样。

    这几个武士比刚才那些人难对付的多,一上来就死死封住了沈云可能挪动的线路,然后齐声大喝一声,长刀举过头顶,以疾风般的速度砍将下来……

    说来漫长,其实也就是几个呼吸间的事,沈云从刚才到现在,连打量一下四周的时间都没有,六七把长刀封死了他所有的退路,避无可避的情况下,忽听旁边一声暴叫,昆仑奴那铁塔也似的身躯乌云盖顶般地扑向那六七个武士。都不用他出手,重达两百四十斤的体重,压都把他们压死了!

    只听“咚”一声响,整艘龟船都发出一阵类似哀鸣的颤栗,那六七名武士竟然就这么被昆仑奴压在了身下,挣扎了几下胳膊腿儿,就再没了声息。

    沈云刚想叫声好,忽听身后一阵类似口哨的尖锐声音响起,围着沈云和昆仑奴的倭寇顿时四散开来。沈云身边顿时空出一个大空地。一个怪异的腔调响起:“你到底是什么人?”

    沈云这时才有时间打量四周。如侯阚所说,这艘龟船有宽阔厚实的船体,他们所处的正是前甲板位置,有半圆形的木板挡在四周栏杆上,形成半圆状的船体护甲。高耸的驾驶舱就在半圆护甲的正对面,两侧有楼梯可以上去。驾驶舱前,一个披头散发,穿着颇为完整,不似其他倭寇那般褴褛的男人正用眯眯眼瞪着沈云。

    周围至少有二十三是个倭寇,还有更多人正从后面涌来,每个人都抓着各种各样的武器,甚至驾驶舱前、楼梯上已经有倭寇弯弓搭箭,瞄准了这里。

    披头倭寇看见沈云四处打量却不回答自己,不由再次拔高声调,一字一顿问道:“嘿,我问你,你是什么人?”

    沈云怡然不惧,冷哼道:“如你所见,我们是汉人!”

    披头倭寇正是广田弘一。他看见沈云那股傲慢的模样,不但没有更加怒气勃发,反而气焰消下去不少。

    “汉人”这两个字,压在他们身上已经五百年,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岁月里也必将继续压在倭人头上,永远不能摆脱。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眼前这个年轻人,广田弘一竟然有种不敢直视的畏惧感。

    也许是感觉到了自己的畏惧,这让以武士自居的广田弘一万分恼火,恨声道:“汉人,你现在是我的俘虏了,只要你们听话,我收到赎金之后就会放了你们!现在,把他们押下去!”最后一句他是用倭语跟周围人说的,说完他就转过头去看已经穿过龟船而去的出云号。

    “俘虏?笑话!我沈云何时当过别人的俘虏!倭奴贱种,下来受死!”

    沈云爆喝一声,捡起地上的武士长刀,突然冲向了驾驶舱。昆仑奴虽然听不见,但他能看,见到沈云冲了上去,他也抓起两具倭奴尸体当成兵器,挥舞着跟在沈云身边。

    也许是从没见过两个人敢向几十个人发出挑战的,又也许是沈云的速度太快,总之站在最前面的几个倭寇甚至连举刀格挡的反应都没作出就被沈云一刀劈倒!

    腥臭的血液从倭寇的脖颈里喷洒出来,溅在沈云身上、脸上,鼻息里全都是这个浓浓的味道。都说第一次杀人的时候会有不习惯,甚至会有严重的生理反应。但沈云却丝毫没有!

    上辈子打架没少见血,更何况遇到了这么多事,沈云早就将意志练的如钢铁一样坚硬。再说了,在沈云眼里,这些倭寇根本不能算是人,只是一群会说话的畜生罢了!

    直到沈云闯到了驾驶舱下的楼梯时,这些倭寇才跟沸锅里的蚂蚁一样动了起来。

    “杀**!”

    “呐尼!”

    ……

    一大串鬼叫响彻整艘龟船。

    那些弯弓搭箭的倭寇在这突如其来的情况下,手一抖,竟然连瞄准都没有就将箭射了出来,利箭破空,却将自己人射了个对穿!

    “杀!”沈云举刀咆哮,兴奋莫名。

    鲜血在面前喷洒,利箭排空的声响不时钻进耳膜,濒死者发出的惨叫……这一切混合在一起,却让沈云更加兴奋,血液里的战斗因子完全活跃了起来。在这一刻,沈云什么都不想,只知道要往前冲,任何挡在面前的人都是一刀劈开,冲上去冲上去,冲上去抓住那个披头倭寇!

    擒贼先擒王!这是千古不变的真理!

    沈云之所以敢冒这个险,就是看见了那个披头倭寇出现。若是不知道正主在哪里,他还真不敢轻易冒险。但现在嘛……

    广田弘一一下就慌了。他没想到这个年轻人竟然敢在绝对劣势的情况下发动冲击。这一手的确让他措手不及。

    他干的是海盗,向来都是人多欺负人少,说好听点是以绝对优势打破敌人的脆弱防守,说难听点就是欺软怕硬,柿子尽捡软的捏。他还从来没见过这么不怕死的人!

    即使是汉人的商船,他也不是第一次抢劫,但从来都没碰到过这么疯狂的汉人!以往的汉人商船是最难抢劫的,因为他们都会反抗,直到最后不敌才会任由他们抢去财物。不像西方商船,遇到抢劫就乖乖把帆降下来等候处置……

    不过广田弘一也算是个惯匪了,在海盗界里也是当了多年老大的人物,经过最初的错愕之后,立即清醒过来,呵斥着让那些瘦弱的明显不堪一击的倭寇冲上去拖住沈云两人,同时大声呼喊,让自己的嫡系力量向自己靠拢。不多时,广田弘一身边就聚拢了十几个衣服周正,身体强健的倭寇。

    这时,沈云已经冲上楼梯,站在驾驶舱的甲板前,与广田弘一那堆人只有不到十米的距离。昆仑奴挡在沈云身后,稳稳地守住楼梯口。即使如他这样的壮汉,这一番冲杀下来也已经是气喘吁吁,手里当作武器的尸体早就砸的血肉模糊,鲜红的血液洒的到处都是,倍觉刺目。

    来路上已经是尸横遍野,沈云劈倒的人其实很少当场致命,反倒是被昆仑奴用尸体砸飞出去的,轻则筋断骨折,重则当场殒命,绝无幸理。幸存的倭奴全都畏缩地躲在楼梯下,连望都不敢望站在楼梯口如绝世杀神一样的昆仑奴---倭寇,已经胆寒了!

    望着露出畏惧之色的广田弘一,沈云嘴角挂着一丝冷笑,眼神微微一挑道:“倭奴贱种,过来领死!”

    “八嘎!”广田弘一跳脚大骂,“你到底是什么人?”

    沈云冷笑:“我说过了,汉人!要你们这些倭奴贱种性命的汉人??!”

    这时另外三艘龟船发现了这艘船的异样,不断打来旗号询问,同时升帆转向朝它驶了过来。而出云号也在前面转个大圈回来!五艘船在这片海域划出一个个大的水圈,出云号在最外面,沈云所在这艘龟船在中间,看样子仿佛是它被包围了一般!

    广田弘一差点就哭给沈云看了,那把还滴着鲜血的长刀就在沈云手上抓着,配合上他那张带着冷酷笑意的脸,不论是广田弘一还是他的嫡系都满脸惶然。

    沈云缓缓平举长刀,道:“不要浪费时间了,来吧!让你们见识见识什么叫真正的剑道!”

    就在这时,出云号已经打正方向,朝这里直直冲了过来,站在船头看见情况的侯阚顿时兴奋地一拍栏杆,大吼:“世子威武!”

    其他沈家家丁也同声高呼:“世子威武?。?!”

    巨大的声浪混杂着海风吹来,顿时让广田弘一眼前一亮。

    不但是他,连那些原本已经胆寒,有些畏惧的倭寇也都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起来。

    只听广田弘一瞪大小眯眯眼,用难以掩饰的激动心情问道:“你,你是渤海侯世子沈云?”

    沈云对他们的情绪变化非常敏感,蹙眉冷声道:“不错,那又如何?”

    广田弘一突然暴叫一声,大吼道:“找到了,就是他!吾皇有旨,抓住沈云官拜上卿,封华族!大家上??!”

    所有倭寇顿时争先恐后,不要命地朝沈云两人冲了上来。广田弘一带着他的嫡系第一批扑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