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五十三章 大盗鼬,内中情由】
    ps:看来是必须解释一下了,不然大家会一直误会。这不是一个双穿为主线的故事。日本人的出现只是让主人公在与罗马正面对决之前获得相当的实力和地位。日本人这个在汉时极为幼小,但又让在下痛恨的民族就是沈云成功的第一个台阶……“明治”这个人物安排只是想让虐倭战役比想象中更有难度一点,这样才更爽!老是欺负弱者也没太大意思嘛,是吧?呵呵

    ……………………分割线……………………

    古语有云,自作孽不可活。这句话的真实含义沈云算是体会到了。

    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的身份一曝光,居然比唐僧肉还更吸引这帮海盗---如果这个时代有唐僧的话。

    沈云第一次感觉到“民不畏死”的力量,这些海盗简直像见了野鸡了流氓,猛扑过来丝毫不顾及沈云劈砍在他们身上的长刀,豁出性命似乎只为了撕下沈云身上一块肉也好。往往刚将武士刀从一个倭寇的肚腩里抽出来,下一个倭寇已经扑上,沈云只好飞脚乱踹,幸好这些倭寇的体格实在太矮小了些,沈云腿长手长,左支右绌下竟也勉力支撑了下来。

    再看昆仑奴那边,应付的还算游刃有余,只是手里当作兵刃的尸体怎么看都像两瓣刚从肉铺里拿出来的两坨烂肉,甩动下已经没有血珠溅出,倒是有一团团不知何物的污秽甩的到处都是,臭烘烘的差点将沈云熏晕过去。

    当这个情况只是暂时的,沈云注意到披头倭寇那十几个精锐还没有动。这个倭寇头子看来还颇懂一些兵法,居然知道车轮战,妈的。

    侯阚等人在外一看,惊得大呼小叫,恨不得立马冲上来救出沈云。只是另外三艘龟船也知道了莫名其妙出现在广田弘一船上的汉人是沈云,于是不要命地缠上去,将出云号拦在外围。洪科毕竟只是一个船长,没干过海盗的活计,更没接触过海战,一时间还真有些慌了手脚。侯阚见情况危急,也不管什么越俎代庖之类的尴尬,直接跑到驾驶舱指挥起来。

    “升帆,划桨,加速!”

    “你们快用飞抓勾住龟船!”

    “把那边的帆给我升起来,什么?速度太快怕撞船?去死吧,老子现在就是要撞过去!”

    “我来掌舵,看怎么把两边的龟船甩到一边!”

    ……

    在侯阚的指挥下,出云号就像冲进了蚂蚁窝里的螃蟹一样横行无忌,四艘船围在广田弘一这艘旗舰外玩起了碰碰车。不时有沉闷的撞击声响起,一块块木屑飞溅,出云号毕竟是商船,虽然仗着皮糙肉厚,吨位够重冲到了沈云所在这的龟船旁边,但也已经伤痕累累,底舱已经被撞破,汩汩的海水开始灌进来……出云号要沉了!

    在这个过程中,沈云这边也是险象环生。这艘倭寇旗舰上至少有一百二十个倭寇,虽然除掉航行的水手,但也有七八十人之多,沈云和昆仑奴毕竟也是人,在干掉四十多人之后已经累的气喘如牛。

    所谓“万人敌”在此时的沈云看来的确是他妈的扯淡。这七八十个倭寇没一个能在沈云和昆仑奴手下走过一个回合,但就算这样杀起来一样消耗气力,当然,更多的还是心理上的紧张,毕竟是拿着武器的人,不是站在那里不动的草垛,带着血迹的刀斧砍过来,心里不紧张的那都是变态。

    沈云自认不是变态,所以他还是很紧张的。特别是在看见那披头倭寇居然让十几个精锐去搜集弓箭以后,他额头顿时冒出了汗珠,妈的,站在这里都费劲,等他们张弓搭箭,那自己不是死定了?

    想到这里,沈云只好冒险一搏,率先对披头倭寇发动冲击。刚才不是他不想冲,而是他没法冲,那些倭寇的凶狠劲确实地挡住了他和昆仑奴前进步伐。

    这时杀的人稍微疏松了点,沈云大叫一声:“昆仑奴,给我递刀!”说罢当头劈倒一个倭寇,然后箭步如飞,以诡异的步伐拐进另一个上前的倭寇身前,伏低身体,右肩猛撞对方胸腔,只听几声肋骨碎裂声和这倭寇的凄厉惨叫混在在一起,整个人被沈云撞飞起来,砸在后面想要前冲的倭寇身上,阻住了倭寇的冲锋势头!紧接着,沈云踩在一具尸体身上高高跳起,武士刀猛地甩出,又正中一名倭寇的面门。高高跳起的沈云抓住驾驶舱边的栏杆,借着高跳的力道就这么将自己甩飞到了披头倭寇的面前!

    这一连串的动作一气呵成,快如闪电,若沈云自己在一旁观战估计都要喝彩了??纱耸鄙蛟撇坏挥泻炔实男乃?,反而出了一身冷汗---他这才想起来,昆仑奴是个聋子,他要是听不见自己刚才那声大喊,那自己跑的这么近不是找死么?手头上连个武器都没有,怎么搞?

    其实不单单沈云错愕,广田弘一也愣住了。虽然两者之间相隔只有十步,但至少还有十几名倭寇隔着呢,怎么这个沈云一下就站在自己面前了?

    沈云和广田弘一就这么眨巴着眼睛错愕地对视着,两人脸上的表情都精彩极了,可惜没有照相机,不然拍下来放到网上绝对让人笑喷。

    下一秒,两人仿佛商量好了一样,一起放开嗓子嘶叫起来。只是沈云喊得是“昆仑奴,给我刀!”而广田弘一喊得是:“世子饶命!”

    喊过之后,两人又震惊的对视了一眼。沈云是没想到广田弘一会向自己求饶,而广田弘一是才反应过来,沈云手上并没有武器。

    “操!”

    “八嘎!”

    两声经典国骂之后,广田弘一和沈云同时向对方甩出一记飞腿。不过显然广田弘一今天在身材上吃亏吃大发了,沈云一脚踹中他脑袋的时候,他的腿才刚刚伸到沈云的裆下,幸好没踹中!

    下一秒,广田弘一身边那些精锐才发一声嘶喊,朝沈云扑了过来,可是沈云一击得手又怎么会再给他们机会?被踹飞出去的广田弘一还没有落地,沈云便又贴到了他腾空的身体前,重重一个肘击撞在他胸口,等他砰一声落地后,惨叫声出口前,沈云又单手将他提起来朝扑来的倭寇一挡……

    “啊……”

    广田弘一的惨叫这个时候才发出来,嘴里的血沫子喷了他那些嫡系一脸,然后艰难地看了看插在自己身体里的那几把刀,痛苦地挣扎了几下,然后又很不甘心地想要转头看沈云一眼,最后没有成功,噗通一声倒在驾驶舱前的甲板上,倒腾了几下小腿,没气了。

    沈云第一次体会到技多不压身的道理,若不是自己从小练武,来到这个时代之后又从来没放弃过体能训练,剑道训练如何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完成这么多高难度动作?哪怕是成龙附体估计也就这样了吧?!

    广田弘一一死,所有倭寇顿时没了战斗下去的意志。再看昆仑奴已倒提着如猪蹄膀一样的尸体冲过来,所有倭寇一哄而散,可是茫茫大海又能去哪儿?着急的扒着栏杆就往海里跳,不急的噗通一声就跪了下来,双手举过头顶,嘴里用汉语大叫“投降,我们投降!”妈的,这姿势倒是熟练的很!

    直到这个时候,出云号才靠了过来,船上的镖师用飞抓勾住龟船,跳帮过来---接舷战终于打响,可问题是,原本以为的跳帮对象掉了个个儿。

    其他三艘龟船看见了广田弘一死亡,立即驾船逃跑。但有一艘因为之前跟出云号撞的太狠,把主桅给撞断了,速度慢的跟龟爬,开了半个时辰才开出去不到十里,一下就被后来居上的侯阚给拦下了,船上的倭寇纷纷跪地投降,竟没有一个人敢于抵抗,侯阚轻松俘虏了这艘龟船。

    这两艘龟船也成了侯阚后来重当“东海鲛王”的资本之一……

    ……………………分割线……………………

    “世子神勇,乃万人敌也!吾等佩服!”

    站在沈云面前的是四海镖局的镖头,昂然八尺大汉,豹头环眼、燕颌虎须,端是一副好相貌。只是嗓门奇大,脾气似乎也有些大---他就是刚才呵斥沈云的那个人。他在船上看见了沈云的打斗过程,无比精彩不说,那一往无前的气势也让这个曾经从军的汉子感觉对脾气,所以一等安顿下来,便立即过来向沈云行礼。

    此时他们才知道沈云的真实身份,但这并不妨碍镖师们对沈云的崇敬。他们曾是军人,现在是镖师,崇拜的都是强者。如果不是勇武过人之辈,即使贵如皇亲国戚,他们也照样不予理睬。反之,即使对方一贫如洗,邋遢落魄,只要对了脾气,一样会得到他们的尊重。

    沈云自然不会倨傲,拱手道:“过奖过奖,区区倭寇罢了,不足挂齿!敢问镖头如何称呼?”

    那镖头见沈云如此礼贤下士,丝毫没有世家公子的倨傲,顿时也倍感亲切,呵呵笑道:“不敢劳世子动问,鄙人姓林名冲,字冠濡,豫郡人氏。前些年在军中退伍之后,便到四海镖局做了镖头,混碗饭吃!今日能与世子相会,实在三生有幸,刚才在船上不知世子身份,多有冒犯,还请世子原谅则个?!?br />
    林冲?

    沈云跟第一次听见时迁的声音一样,错愕了半晌才看着林冲的手道:“呃,你怎么没使枪?”

    林冲手里抓着的是一把军用战刀,长三尺有余,刀口煨有钢料,所以极其锋利。他也有些意外地道:“世子为何有此一问?林冲一直都是使刀的,枪倒是会耍一点,可惜不精!”

    这……这林冲到底是不是那个林冲???

    沈云糊涂了。不过后来一想,这个时代已经被圣祖皇帝改变过,既然准时迁进皇宫偷盗,自然也准林冲不会使枪,也不是八十万禁军教头---话说大汉可不是大宋,哪来的八十万禁军??!

    这时沈武急匆匆地赶过来,手里拿着一大堆药棉纱布之类的要给沈云看伤。沈云却笑着摆手说不用。

    说也奇怪,这场大战下来,别说刀伤,连蹭伤都没有,只是身上的孝服有些破损,而且浑身血迹斑斑,看着有点渗人而已。倒是昆仑奴,他用身体完全遮护着沈云,虽然体壮力猛,但还是受了颇多伤,若不是他不要命地挡住了绝大部分倭寇的冲击,估计沈云也没这么轻松了。

    此刻昆仑奴就蹲坐在甲板前的绞盘上,欧阳复正苍白着脸给他上药。

    出云号快要沉没了,他们当然不能再躲在舱里,跟着侯阚跑到了这艘龟船上。洪科已经带着船员开始抢修出云号,看能不能救下这艘船,即使救不下来也必须把货舱里的货抢出来一些??!

    沈云走到昆仑奴身边,欧阳复晕船病好了一些,但还是脸色苍白,勉强给沈云拱手行礼,沈云却笑着制止:“身体不舒服就先下去休息吧,不用上来的?!彼底庞挚聪蚶ヂ嘏?,这个如铁塔一样的黑人正朝沈云呲牙而笑,嘴里那六颗白牙晃得沈云眼晕。

    “呵呵,这次多亏了你……”沈云说到一半才想起昆仑奴听不见,只好拍了拍他的肩膀,冲他伸了个大拇指,夸奖的意思很明显。

    昆仑奴激动地站起来,叽哩哇啦地说了一通,然后又指指大海,指指脚下。

    “这一下天一下地的,他在说什么???”沈武纳闷道。

    “他说作为奴隶,他?;な雷邮怯Ω玫?,自己当初不小心伤害过世子,这次算是补偿。海天为证什么的,大概就这样吧!”时迁精神不振地缩在一边,无精打采地说道。

    沈云眉头一簇,然后舒展开来笑道:“告诉他,他不再是奴隶了。他用自己的勇武证明了自己的价值,从今以后,他跟你们一样,是我的兄弟!昆仑奴这个名字太难听,这样,你以后就叫‘奥尼尔’吧!”

    ……………………分割线………………………

    最后清点战利品,俘获龟船两艘,俘虏倭寇四十六人,自己却只有三个人受伤---这三个家伙是撞船的时候不小心,在船帮上撞的。

    如此辉煌的战绩让人兴奋,抓住这么多倭寇送到官府可是会有一大笔奖金的。已经是亿万富翁的沈云却无所谓地将这些战利品都给了林冲他们。

    林冲高兴地对沈云说:“四海镖局铭感世子厚爱,他日若有吩咐,四海镖局上下定无二话,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这一点点小钱就让林冲如此感激吗?当然不是。林冲也是有林冲自己的考虑,渤海侯世子等于是渤海家族的继承人,若是能跟世子拉上关系,那以后渤海家族的货物都交给四海镖局来保,那还怕没有生意可做吗?!

    沈云也没时间去理会林冲心里那点不算坏的思量,他现在最关心的是为什么这些倭寇在听见自己的身份之后会有那种表现?;褂?,他们这么多倭寇聚在一起到底是故意的还是凑巧?

    后来通过审问俘虏,沈云知道了广田弘一之前喊得那番话是什么“吾皇圣旨”之后更是火冒三丈。但心里也泛起层层疑虑:这个明治国王难道已经知道了我穿越者的身份?不然怎么会下这样一道圣旨呢?这摆明是冲着我来的!妈的,老子不找他,他居然来找老子,真他妈是活腻歪了!

    “世子,事情弄清楚了?!鄙蛭涔碓谏蛟贫叩?,“这些倭寇都是受了渤海大盗鼬的指使,聚集在这片海域等候世子扶灵还乡的?!?br />
    “大盗鼬是谁?”沈云疑惑问道。

    “大盗鼬是纵横渤海与辽州之间的土匪头目,杀人放火、**掳掠,无恶不作,是个恶贯满盈之辈。渤海太守已经发了甲级通缉令抓捕此人,但他一直在逃,有确切情报显示,他躲在了倭国。这次更是有人出十万金币,要他杀了世子!”

    “谁这么恨我?”沈云疑惑地说。恨他的人有的是,比如皇太后估计就巴不得他早死,但以皇太后的身份是绝对不会和这种江洋大盗做交易的,没这个必要。

    沈武欲言又止,沈云道:“武叔,对我你还要隐瞒什么吗?”

    这声“武叔”让沈武定下了决定,牙齿一咬道:“虽然那些倭寇没有说明是谁卖通了大盗鼬,但他们描述了与大盗鼬接触的那人,应该是木泗木更正!”

    沈云一惊:“是他!那岂不是说是大夫人要杀我?”

    沈武点点头,沉声道:“世子,我看这次回渤??げ幻畎?。据那些倭寇所说,估计大夫人还跟倭国国王也有某些交易,以此换取倭国国王的帮助……世子,依我看不如先不要回家了,去渔阳找胡公殿下!不然就这么冒冒失失的回去,岂不是羊入虎口吗?”

    妈的,最毒妇人心,老子没招你没惹你,居然派人来杀我!更他妈可气的居然是跟日本人勾结,操,简直是大汉奸!

    沈云一想到那从未谋面的对手竟然跟日本人勾结就气的须发冲冠,但仍旧强自忍住,冷哼道:“谁是羊谁是虎还未可知呢!哼,武叔,你现在告诉我大夫人的一切,还有咱们家族中还有谁能帮助我!一定要详实一些!”

    沈武看他坚决的表情,知道他要跟大夫人硬碰硬了,想劝阻却又不知该如何开口,只好将自己所知的一切如实说出,希望能够帮到他。